为什么是小咖秀这种“按声音来表演”的应用火了?

36氪的朋友们2015-08-12
如果你想爆发,降低门槛,去做辅助社交的工具吧。

编者按:小咖秀火了,那么就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是这种APP提供声音、用户来表演的应用火了起来?而不是APP提供视频图像,用户来配音的应用火了起来?

在应用商店里面,有各种各样很小众很有意思的应用,有的人可能注意到过有一个应用叫做“玩电影”。这款应用并没有流行(流行到小咖秀的地步),“玩电影”正是一款“给视频配音”的应用,它为用户提供了经典的电影镜头的素材,让用户用自己的声音来配音,同样可以分享给朋友。可以说,“玩电影”和“小咖秀”都是在做有趣的视频,但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的产品。

其实“玩电影”这种模式,同样可以做出很出色的视频。大家都接触过很多很搞笑的视频,比如新白娘子传奇的画面配音,给西游记配音的很多病毒视频。百度贴吧中的胥渡吧是这种原创视频的根据地之一。或者你应该记得搞笑漫画《日和版本西游记》《日和世界末日》等等配音、剪辑出的动画短片,“坑爹”“我了个擦”等等网络用语藉此更加的流行。再久远一点,《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等等堪称原创搞笑视频的鼻祖。只不过这些应该都是用Premiere这样专业的视频剪辑软件,是在对剧本的精雕细琢之后产生的作品。

虽然每一个都很经典,但是这样的视频总数并不多。所以,换一个角度来理解的话,并不是给视频配音不搞笑,而是给视频配音门槛太高了。

如果牵强附会一点,“开拍”和“玩电影”的名字,似乎都是“导演立场”的应用。而“小咖秀”从名字到功能,都非常明显的就是一个让“演员拿着剧本表演”的应用。

除去编剧这个极高的门槛。人类对声音本身,实际上是非常挑剔的。所以很多电影为了追求好的效果,不惜给演员——不仅仅是外籍演员——专门找一个配音演员,或者让演员在拍摄完成后专门录制声音来后期制作。

这么多年进化到现在,人们都可以做到闭上眼睛,不去看画面,但肯定没办法很自然的“用意念来关闭耳朵”,不听声音。一个人正常说话的声音,很容易的会折射出他的情绪,他的修养,甚至他的性格和阅历。长久以来的经验积累,也让人们越发的擅长识别声音。

扯的远一点,没有声音的视频,是很老的“默片”电影。而有剧情的声音,就可以完整的称之为一个“娱乐产品”了。所以现在仍旧会有人听评书、听相声听广播,但很少会有人去看“默片”(除了少量艺术片)了。

这样对比一下,如果把一个完整的视频当做最后的目标,“小咖秀“让用户来配“视频图像”,比“玩电影”让用户配“剧本和声音”要更容易一些。

所以从产品角度来解读,小咖秀的使用门槛更低,更容易让用户兴奋起来,让用户享受自己表演,让“明星“配音的感觉。让普通用户也可以参与视频内容的产生,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运营。

当然这并不是说“玩电影”这种给视频配音的产品就肯定不会火起来。“玩电影”在降低“配音”制作门槛的前提下,也会同样的吸引对“配音”感兴趣的用户,来创造出有趣的视频,形成独特的社区。

这里,我们不妨多聊一下微视频应用的历史。

我不太记得中国第一个微视频APP是什么了。从时间上来讲比较难考证, 2011年底的时候国内开始有了“微拍、“一下”、“剪客”、“爱拍”等等各种拍字辈的应用。当时大家的推广策略很传统,就是让很多美女入驻。但2012年对微视频创业来说太早了,用户习惯、互联网文化、手机流量带宽支持、iPhone用户数量等等甚至连大多数微视频应用功能本身都并不成熟。

第一批视频社交应用并没有吸引特别多的眼球。到了2012年12月,“VINE”未上线即被Twitter收购的消息重新刺激了行业,才有了随后的腾讯的微视和蔡文胜的美拍和陈士骏的玩拍等等。

而最早期的那一批微视频应用中,只有“一下”坚持了下来,除了“一下”以外,大部分都已经消失或者不再运营。

而一下的名字,大部分人可能也没听说过。小咖秀就是“一下”团队出的。“一下”的CEO韩坤历任搜狐总编和酷6联合创始人,显然他更了解在微视频领域,门户和流量的价值。“一下”在B轮的时候就接受了新浪的战略投资,从而获得了新浪的大力支持,新浪拍客、秒拍等多个客户端都是出自这个团队。

13年8月,新浪微博客户端内置了秒拍,凭借新浪的流量支持,秒拍眼里的对手就只剩下了腾讯的微视与蔡文胜的美拍。随后的市场上一直处在一个拼滤镜技术、配乐和剪辑模板的状态,在这段时间里,产品最出色的其实是美图美颜美字家族的美拍。

GIF快手是另一个神秘选手,也是产品型互联网创业的典范,GIF快手仅仅依靠一个录制视频转GIF动态图片的功能,打下了千万用户的江山。甚至可以说,国内的大部分手机录制的原创GIF图都来自这个APP。

之所以说这个公司神秘,是这个公司在今年之前从未见诸报道,但是却有着非常强的用户数和活跃度。

很早以前的GIF快手,只录GIF动画,没有声音。CEO宿华是典型的清华Geek创业,以前在Google后来在百度,他的初心可能只是想做个视频转GIF图片的工具而已。大胆猜一下华仔在面对微视频选手时的心情,“别惹我啊,惹急了我把录音加上,分分钟转型成微视频应用”。

于是“GIF快手”愤而改名“快手”,勇敢的参战。

由上述的众多例子可以看出,微视频的产品路线无非就是两条,做社区还是做拍摄工具。联想到Vine被Twitter收购的速度,和Vine在Facebook被封杀的速度,在大的社交平台上引流去做自己的社区基本属于与虎谋皮。所以我一直很由衷的佩服美拍和GIF快手,都是用工具硬碰硬,生生在新浪秒拍和腾讯微视中杀出来,培养了自己的用户群。

当然,运营也是关键要素。在迭代了两个版本后,小咖秀很快就想清楚了,我就是做拍摄工具的。同属一个公司的秒拍在appstore的名字很快就改成了“秒拍——看明星小咖秀”。而微博站在小咖秀的背后,默默的用“新浪娱乐”和旗下的各种账号转发着捧场的明星们的“小咖秀”。随之而来的就是快乐大本营的“小咖秀”模仿游戏节目播出,然后就是越来越多的人高唱着五环之歌摇头晃脑(包括我)。

我们为什么说互联网环境决定了能有什么样的APP,意思就是,现在的方方面面,包括iPhone性能的提升、移动网络速度加快和资费降低、网络恶搞文化和自黑文化的流行、娱乐行业的发展,方方面面的合力之下,才有了“小咖秀”这样一个产品的诞生。

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爆款如此的水到渠成。

用户使用小咖秀,还是想做一个搞笑的视频,分享到微博上或者朋友圈。就像到现在,绝大多数人仍旧是把“足记”理解为一个“大片模式”的图片处理工具,朋友圈才是用户希望发布的最终位置。用户并不在乎在这个APP里面会有几个人去看他的作品。

所以如果给爆款做一个比较粗浅的定义的话,所有的爆款,包括小咖秀、足记脸萌魔漫相机等等,全是工具属性的。

如果你想爆发,去做辅助社交的工具吧,工具能让你一个月拿到1000万用户,即使被抄袭即使留不住用户即使只有一夜疯狂又有什么可怕。

写到这里大约可以收尾了,最后这几句话其实和产品没什么关系。

当大平台携入口流量以令创业者的时候,不管是“开拍”还是“玩电影”还是什么新的应用,大家需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本文作者李杨,做过友群,以及运动 App “开练”,欢迎交流。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