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初创企业的榜样应该是Google而不是Facebook

boxi · 2013-09-18
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这个10年过去后大多数的业界领袖都会被人遗忘。只有那些在研发上投入重金且愿意承担巨大风险的公司才能生存。在这一点上,再也没有比拿Facebook和Google来阐释其区别更合适的例子了。Google不断开拓未知领域,争取下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而Facebook则固步自封,想要榨干客户的每一分钱。除非它撞彩买对了公司,否则的话,在我看来,Facebook注定是要灭亡的。

注:本文作者Vivek
Wadhwa是奇点大学负责创新及研究的副总裁,原文发表在VB上。

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这个10年过去后大多数的业界领袖都会被人遗忘。只有那些在研发上投入重金且愿意承担巨大风险的公司才能生存。在这一点上,再也没有比拿Facebook和Google来阐释其区别更合适的例子了。Google不断开拓未知领域,争取下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机会,而Facebook则固步自封,想要榨干客户的每一分钱。除非它撞彩买对了公司,否则的话,在我看来,Facebook注定是要灭亡的。

我希望不出几年我的特斯拉电动车就能用上Google的软件自动驾驶。是的,我说的是科幻电影里面看到过的自动汽车:Google把它变成了现实。它的自动汽车已经在加州行驶了50万英里,未出一单事故,很快它就将给全球城市的交通带来变革。

感谢Google Fiber,有朝一日我家里也许就能用上千兆的互联网。Google的Wi-Fi气球,所谓的Google Loon,能在我勇攀高峰时也能保持连接。我希望Google Glass的后辈能取代我的笔记本电脑、iPad和电视;把语音识别和手势功能融入,然后为我提供沉浸式的3D观看体验。

在我看到邮件之前Google就已经先读了,通过分析我的搜索,访问过的网站,它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还“知道”其他人怎么看我。如果我的朋友,著名的未来学家Ray Kurzweil在Google的使命成功的话,它将能够理解我的需求。它会预测我想搜索什么,我想去哪里,我要吃什么。能理解我的大脑思考方式成为我的个人助手。

是的,这是Google本10年将要实现的技术。它从事的研究正是令施乐PARC因而著名的类型。它的思想甚至比苹果还要远大。

相比之下,看看我们从Facebook身上能指望什么:更多的广告,更多烦人的赞助商文章,对隐私更多的侵犯。也许Facebook还会继续装饰自己的Timeline,改进其搜索能力。当然,还会收购或山寨Instagram、Pinterest及Foursquare等热门产品。但它不会开放任何震撼的技术,因为它并没有Google式的“登月计划”—它就没那种文化和DNA。它还是那个小孩在学生宿舍开发的社交网络。

现在Facebook已是上市公司,要承受巨大的压力来证明其高企股价的理所当然。我认为它会试着从现有客户身上榨取更多的收入,而后者无疑会对广告和隐私侵犯变得更加沮丧(注:这位老兄似乎没有意识到同样一种行为在Google那里就变成了用户的助手)。他们最终会摒弃它转向私有社交网络或下一个大事物。Facebook可能会重蹈AOL和Myspace的覆辙。

在企业社会责任和被认知方式上这两家公司也有区别。

Google上市的时候留下了300万股份(现在价值30亿美元,后来又承诺追加利润的1%)给慈善事业。它把股份捐献给了社区,并用慈善资金资助全球的健康、贫困、食品及能源工程解决方案。一位名为Google for Entrepreneurs的组织传授并支持全球各地的创业者。该组织一直在跟我在奇点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团队合作来帮助女性创业者。

Google自早期以来就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在开发者和本地社区中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Facebook继续疏远客户的错误,滥用客户的信息,不断失去声誉。在慈善和社区服务方面做得也不多—只有一些活动,却为了得到积极的媒体宣传而炒作。它开始支持诸如移民和互联网可达性之类的事情,但却因为缺乏敏感性而表现笨拙。

Facebook饱受硅谷诟病,比方说,Facebook建立移民倡导团体FWD.US时。Facebook支持极右政客倡导的可疑运动。尽管我是移民改革的坚定支持者,但对此我仍然要严厉批评Facebook。用传奇风投家Vinod Khosla的话来说,FWD.US会不会“拿牺牲气候等价值来争取多一点的工程师及移民改革”呢?

微软取得巨大成功时受人憎恨,其自私、垄断的行为和对客户的自大让它得到了“邪恶帝国”的称号。出于许多同样的理由,Facebook用户也不喜欢Facebook。但Google设法避免了这一点:尽管它也侵犯隐私,在某些领域也形成垄断,但它的客户并不恨它。Google树立的声誉让它走得很远。

因此Google和Facebook的区别几乎不能再大了。你可以把Facebook视为取得成功后不该干哪些事情的反面典型,而把Google作为继续争取更大胜利的正面楷模。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买对了

攀高峰

下一篇

Shadow将自己的终极目标称为“Understood Self(自我理解)”,为了找到一个整合并能够分析所有关于人自我数据的方法,去试图理解它们,Shadow将为这此提供全面的个人数据,出发点,就是人的梦。

2013-09-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