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一场概念炒作的狂欢

时代周报·2022-01-24 20:25
元宇宙并不意味着变革,或许只是一种期待

元宇宙,当之无愧成为2021年全球互联网和科技行业追捧的概念,也是资本市场上最喜欢炒作的概念。

全球各国在疫情期间持续“大放水”引发的通胀,让人们更倾向于投资而不是储蓄。许多人可能在炒作元宇宙概念股上赚了或赔了几轮钱后,也没法明确解释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自从社交网络巨头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格高调宣布,公司一切事务都会以元宇宙优先,人们对于元宇宙概念的探讨与发酵从未停息,势头丝毫不输当年的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甚至到了一种玄幻离谱的程度。

可能连扎克伯格自己都想不到,元宇宙能被全社会玩出这么多花样。

01担心落后的应激反应?

元宇宙,最早出自著名科幻作家史蒂芬森1992年的小说《雪崩》,书中描绘了一个全球经济崩溃的世界。面对绝望的现实世界,人们更愿意活在一片名为元宇宙(Metaverse)的虚拟网络世界里。

这本科幻小说在互联网圈内几乎是家喻户晓,不少人认为书中的描述很有预言性质。

当扎克伯格将自己的公司改名为元宇宙之后,《雪崩》的作者史蒂芬森却公开澄清,“我和脸书之间的交流为0,没有任何商业关系,他们只是使用了我在《雪崩》中创造的术语”。

△《雪崩》的作者史蒂文森发推撇清与脸书的关系。(图源:社交媒体)

连元宇宙概念的发明者都站出来撇清关系,那扎克伯格所谓的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于是,各种各样的解读铺天盖地而来。

有人认为,魔兽世界这种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就是元宇宙;有人认为,2021年3月在纽交所上市的共创游戏平台Roblox就是元宇宙;有人认为,元宇宙就是一个高配版的3D社交网络;有人认为元宇宙是一个覆盖全球的虚拟世界,在那里,人的身份和现实世界毫无关联,有着独立的经济系统和货币体系,可以让你的人生重来。

还有更具概念性质的解释,比如元宇宙是平台的平台,它能够打破平台的壁垒,让数据和数字资产跨平台流动。角度更清奇的人,会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时间点,当人们愿意在虚拟世界花费的时间超过现实世界时,就意味着人类社会进入“元宇宙阶段”。

不同的人、资本、组织根据各自的理解,拓展着元宇宙的概念,在自己臆想出来的赛道上拼命地抢占先机。

比如微软、百度、腾讯,这些科技巨头都表示要推出各自的元宇宙;传统服装业巨头耐克收购了虚拟鞋业公司RTFKT,打算在元宇宙里卖虚拟运动鞋;歌手林俊杰甚至在一个名叫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的元宇宙空间里买了三块虚拟土地;韩国首尔政府更是直接启动了一个5年计划,要把首尔打造成元宇宙城市。

但在脸书把公司名字改成Meta(元宇宙)之前,这些解读和思维发散统统都没有出现。

换言之,无论元宇宙是一个产品、一个平台、一种社会形态还是一个时间点,它可能根本不在当前人类社会自然演化的必然趋势上。这些解读都是脸书改名引起行业震动后,人们担心自己落后于时代才做出的应激反应。

或许,元宇宙并不意味着变革,而仅仅是一种对变革的期待、对未来的描述。

02脸书被迫转型的无奈之举

当人们无法理解一个陌生的概念时,类比通常是一个易于切入的手段,但用作类比的对象本质上又和这一概念不同,最终就可能导致理解的偏差。

比如许多人直观地认为,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世界就是元宇宙,于是就按照电影中所描绘的那个“绿洲”世界来决定自己押注的技术路径。

△大多数人对元宇宙的解释:就像电影《头号玩家》里那样。(图源:《头号玩家》海报)

事实上,如果运用奥卡姆剃刀的思维模型,用最简单的解释去理解扎克伯格所提的元宇宙,其本质就是Meta未来发展的形态。

作为传统社交媒体巨头的脸书正在走下坡路,所以扎克伯格不得不带领公司转型去做元宇宙。

2019—2021年间,脸书的美国青少年日活用户数量比前三年下降了13%,预计到2023年时将下降45%。年轻人代表着科技行业的未来,而被年轻人抛弃就意味着脸书正面临巨大危机。

自2019年以来,脸书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广告收入就在下滑。脸书又是最早拿真金白银来投资VR产品的公司,因此通过发展这条产品线将公司原有的核心社交平台升级,打造成一个需要VR设备和服务支持的社交元宇宙,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脸书未来的发展方向。

△Oculus的VR设备。(图源:Oculus官网)

扎克伯格早在2014年就非常看好VR产品,高价收购了VR眼镜公司Oculus。但VR产业在随后6年内的发展都十分缓慢,Oculus的两个核心创始人也最终离职。直到2021年末,在扎克伯格的亲自操刀和大力补贴下,Oculus的VR眼镜销量终于达到全年1000万台,预计2022年Oculus就可以实现扭亏为盈,并在未来的5-10年内持续增长。

与绝大多数市面上蹭元宇宙热度来“割韭菜”的企业不同,高调宣传元宇宙的Meta确实下了血本押注这条赛道。

目前,Meta内部隶属于VR部门的现实实验室在2022年的研发预算已经提高到了100亿美元。在2026年之前,该公司还打算在欧洲雇佣1万名元宇宙开发人员。

在扎克伯格的构想中,Meta将最终成为一个同时拥有最大规模社交平台、最好用的VR设备以及能提供完美服务的超级巨头,其最终的产品形态也只能被冠以“元宇宙”之名。与那些还只会玩概念的同行相比,对于现在的Meta而言,这是一个实现路径十分清晰的未来。

因此,在理解了扎克伯格所谓的元宇宙后也就不难看出,元宇宙炒作泡沫或许将迅速破灭。

每一个受到热捧的新兴概念和产业都会产生泡沫,但当泡沫消散后,谁又能避免重蹈覆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刘沐轩,36氪经授权发布。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以专业视角解读中国资本趋势和产业变革。
特邀作者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旗下,以专业视角解读中国资本趋势和产业变革。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