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张庭夫妇微商大网:把代理商称家人,定期聚会,明星站台,有人在闲鱼清库存

三言财经·2021-12-30 08:23
貌美庭姐与白发大哥

昨日(12月28日),“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话题登上热搜首位,引发热议。

据报道,根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管局的一份回复函显示,因TST庭秘密涉嫌传销,已被该局立案调查。并且市监局也向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了涉传资金。据悉,涉及被冻结的资金达到6亿元。

对此,今日(12月29日)凌晨,TST庭秘密官微发布声明回应涉嫌传销被查处一事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公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此外,张庭、林瑞阳也转发该条微博进行回应。

据极目新闻报道,今日(12月29日)上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表示,该传销组织具有跨度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最早从2013年开始。

该工作人员称,今年6月份就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不过“具体人数不便透露,涉案金额我只能告诉你他涉案金额比较巨大。”

据介绍,目前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下一步要该局将以审计数据为准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进行处罚。而由于涉及范围大,最终处罚结果或要等待一段时间。

此外,达尔威的涉传资金已被申请采取保全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有关“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的多个话题仍然在微博热搜榜中。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从目前的调查来判断,这个传销组织属于一种经营性传销行为,经营性的传销目前来看还不足以构成诈骗型的传销。

从明星到微商,TST在名人效应下撑起一个大网:常线下聚会,把代理商当“家人”,夫妻二人被称“大哥、庭姐”

张庭在1989年正式出道,1991年,因出演电视剧《戏说乾隆》而被观众熟知。2000年,出演古装喜剧《绝色双娇》,凭借该剧在内地走红。后来出演中国内地第一部穿越剧《穿越时空的爱恋》,在国内拥有较高的人气。

而林瑞阳有“中国台湾第一小生”之称,曾在琼瑶剧《一帘幽梦》等黄金档电视连续剧中饰演男主角,备受关注。

不过后来林瑞阳改行经商,最后一个荧幕角色就是在《绝代双骄》饰演燕南天,而张庭也正是因此剧而红。

2003年,林瑞阳张庭成立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拥有日化用品品牌“TST庭秘密”,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二人的名气就是他们创业的最好武器,在那个微商刚刚崛起的年代,有什么比当红明星的背书更有力的。

对于TST来说,张庭既是创始人,又是品牌的代言人。

TST的品牌理念是“选择美丽,天生美丽”,而张庭当年的青春形象确实有一定广告效力。

明星夫妻两个。一个负责貌美如花,体现产品好用;另一个则塑造成一个好男人的形象,获取了广大女性特别是家庭妇女的信任。

另外,凭借自己的圈层关系,很多明星为TST站台。

至今我们看到,有代理商在招揽下线时,仍然贴出这样一个海报:三对夫妇、六位明星股东。

在《穿越时空的爱恋》这部剧中,张庭和徐峥曾演对手戏,或因此徐峥陶虹夫妇成了TST的背书。

事实上,张庭在很长一段时间与陶虹都保持了较为亲密的关系,经常是你上直播我助阵、你跳舞我伴舞。

张庭个人也十分活跃,她在微博、抖音等平台高频率的分享生活,向外界展示了一家四口幸福生活。

张庭狂爱发短视频,从2018年5月份到现在,她总共发了2600多条短视频,每年平均近700条,每天两条。

此外,TST还请过蒋依依、林志玲、罗志祥等人代言过旗下的产品,以往活动中明道、胡海泉、曹格等都曾站台。

2019年4月,TST还成为《极限挑战》第五季特约赞助商。

通过名人效应,TST与普通微商产品划分了界限。

为了凸显正规和正能量,TST还会经常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在TST官网上的荣誉一栏中,排名第一的就是TST在2018年2月获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政府颁发“2017年度青浦区纳税百强企业”。

当时甚至有传闻说,达尔威一年“纳税21亿”,引发热议。后来有报道称,达尔威2018年纳税额12.6亿元,成为青浦区的纳税冠军。

此外,张庭林瑞阳的高调还不止如此,比如给员工发十个月年终奖、17亿买下上海总部大楼……

在TST的微商世界里,所有人都是家人,而不是单纯的商业伙伴。张庭林瑞阳把代理们称之为家人,代理们则把他们两个成为大哥、庭姐。

TST还会经常搞线下聚会,还曾组织豪华巨轮出海游。周年庆典还会请不少明星参与。

TST官网称,“7年多帮助1246万人实现就业,辅导逾3300人成立创业公司,覆盖消费人群1亿”。

来到直播时代,张庭也没落下。2020年张庭直播首秀就创下了2.56亿元的销售额,且此后的三场直播销售额都连续过亿。

可以说,从微商到电商再到直播,张庭林瑞阳夫妇可是一个风口没错过,赚的盆满钵满。

而就在今年初,张庭还在直播前哭诉,“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

有钱人世界,咱们真的不懂。

而在张庭成为微商女王之外,TST的代理模式一直以来都广受争议,它和传销到底有多近?

躺在致富梦里的代理们,很多没赚到钱,有的在闲鱼甩货,有的依然力挺tst:总有刁民想害朕

李旭反传销团队曾分析过TST的奖金制度。

TST的代理分为蓝卡和红卡。在TST庭秘密APP注册会员后,加入到一个代理团队后就能升级为蓝卡用户,蓝卡会员通过个人业绩领取工资。

而要想赚更多的钱,可以升级到红卡。红卡不同于蓝卡,红卡有开卡功能。

蓝卡和红卡的共同点是首次单月业绩满2500元,享受160元的额外奖励。但是蓝卡与红卡的奖金制度差距较大,所以代理在推广过程中,会极力推荐新人升级为红卡代理。

蓝卡代理指的是不具备开卡资格的人,其所享有的业绩返点就只有个人销售部分的提成。

而红卡除了能开卡,发展线下外,而随着销售额和等级越高,提成也就越高。另外,红卡还有批零差奖金和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

在TST的模式中,红卡才是核心。在红卡模式中,会员可以通过发展下一级代理,增大销售额,从而享受更高的提成比例。

而很多人为了达到更高的级别,就不得不通过大量发展下线或者囤货的方式来实现。

而如果红卡会员发展代理到100人、连续三个月团队业绩到10万,还可以组建自己的公司,成为公司创始人,还能额外得到另外的提成。

有报道称,为了获得所谓的“董事长”头衔,不少代理商会费劲心力发展下线,而为了业绩需要,不得不自己囤大量货。

躺在致富梦里的代理们,却发现钱都花在囤货上,根本没有挣到钱。

据报道,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称,达尔威具备传销的三个特征,即拉人头、缴纳入门费和团队计酬的金字塔结构。

就在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消息热议的同时,还有代理在为TST力挺。“TST经得起考验的微商”。

这个胡里花哨的海报也是微商味十足,看来微商终究是微商,包装的再高大上基因也改变不了。

在疑似TST的代理群中,有人坚称“合法合规”,“这种新闻每年来一次没事的”,“总有刁民想害朕”。

网友也是看不过去了,这个时候还在发展下线?

朋友圈里也有代理出来为TST主持正义了,依旧勤勤恳恳的发朋友圈。

在微博搜索“TST”,出来了清一色的代理。也有代理跑到了闲鱼上,有人不做代理了,要清理库存;有人称自用囤多了出手一点。

笔者询问了几个代理,几乎所有人的口径都差不多。大概意思都是做代理是自用,顺便赚点零花钱。没有人认为这是传销,包括那几个要“退出清库存”的代理。

这也许就是传销的魔力之处,又或许是一种清醒的糊涂。

不过,据李旭反传销团队的最新消息。现在TST又更换了新模式,但是新模式依旧有涉嫌传销的风险。

张庭林瑞阳夫妇的商业版图

天眼查App显示,张庭相关公司有90家,其中,由其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77家,均位于上海市。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21年的公司多半已注销。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9月8日,由张庭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9家企业注销,包括上海浩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运凡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振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名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注销原因均为决议解散。这9家企业均成立于2021年,注册资本均为4500万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份,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了通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

而在几个月后,薇娅、雪梨等头部主播相继被查出存在偷税漏税的情况,遭受了重罚,直播事业前途未知。

目前,张庭所有任职企业中经营状态为存续或在业的有70余家,涉及生物科技、投资管理、文化传媒等领域。

林瑞阳(林吉荣)关联69家公司,其中,张庭、林瑞阳夫妇与陶虹均在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任职。此前的11月,陶虹曾退出另一家与张庭林瑞阳夫妇的合伙公司的股东行列。

不过,陶虹只是改以公司代持股份,仍然是“淘不庭”第二大股东。据说,张庭当时还送了TST大楼的整一层给陶虹。

陶虹目前是TST主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

截至目前,包括达尔威贸易公司在内,张庭与林瑞阳夫妇共同关联11家公司。

事实上,伴随TST的争议一直未停止。

TST曾多次陷烂脸风波,还曾拖欠货款被判赔

除了涉嫌传销外,TST还多次深陷烂脸风波。

早在2016年,就有多位消费者反映在使用TST活酵母产品之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症状。

而对此,TST的解释是“这是正常现象,排毒反应,排毒期停掉所用的产品,只用活酵母与保湿水。”

此外,据媒体此前报道,达尔威旗下十数个产品曾被出具了“责令改正”的检查结果。

通过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中发现,在2015年~2016年期间,由达尔威生产的TST逆龄系列、雪绒花系列等数十个产品,在进行备案后检查时,都被出具了“责令改正”的检查结果。

另外,达尔威曾诋毁竞品被判赔15万。

据悉,林瑞阳的微博“庭秘密微商林大哥”曾转载“慕己公司出品的活酵母均为假货”文章,慕己公司认为严重影响了公司声誉,要求判令达尔威公司和林瑞阳道歉并赔偿损失。最终法院判决达尔威公司赔偿慕己公司15万元。

今年7月份,TST因拖欠供货商货款36万遭起诉。

判决书显示,达尔威公司拖欠銮威公司“电动睫毛卷翘器礼盒装”订单货款36万余元、“洁面仪数据线”订单货款783元等,原审法院认为,达尔威公司以关联公司与銮威公司存在其他纠纷为由拒付系争款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达尔威公司支付所欠货款及相应违约金。达尔威公司上诉,被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三言财经”(ID:sycaijing),作者:三言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1
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游戏文化与城市文化的双向奔赴

2021-12-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