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工厂们,停工了?

真探·2021-12-22 19:54
大量试错屡碰壁,风口仍有但难追。

“预告”多时的抖音电商独立APP“抖音盒子”终于上线了

今年字节跳动上新的APP并不多,“抖音盒子”是其中颇受关注的一款,此外据公开信息统计,今年字节跳动还有云游戏平台嗷哩游戏、汽车交易产品卖车通以及悟空浏览器等7款产品上新。但无论是体感角度,还是统计数字显示,字节跳动“上新”APP的速度确实放缓了。

不仅是字节,腾讯曾在2018年陆续推出10多款APP死磕短视频,2019年更是在两个月内推出了7个不同类型的社交APP。但今年,腾讯完全没有这两类APP“上新”,总共推出的APP也不过只有7款,包括腾讯日历这样的管理工具、以及腾讯地图关怀版这样适用于中老年人的特别版等等。

而此前同样频繁推新产品的微博、陌陌,从去年开始也都停下了脚步:2019年时陌陌陆续推出过ZAO、对对、牵手、瞧瞧等多款社交APP,今年却只有一款想对标小红书的APP树莓;微博去年只上新了短视频APP星球视频,今年则没有上新。

在2018年至2019年间,“APP工厂”是众多互联网巨头的共同昵称。如今你很难回想起那几年密集推出的APP还剩下哪些。互联网放慢了脚步,猛做新APP不断下注也不再是大厂的头号法宝。

01大起大落

2018-2019年大厂们的密集上新,主要集中在短视频和社交赛道上。

彼时的短视频领域,腾讯有速看、腾讯时光、下饭视频、火锅视频等10多款短视频APP,百度推出了全民小视频,快手陆续推出光音Mulight、笑番视频、态赞等等,网易推出网易戏精,新浪推出爱动。

社交领域同样是大厂“混战”模式,阿里巴巴上线音乐社交APP唱鸭、微博上线绿洲、百度推出匿名社交产品听筒、YY推出追吖、陌陌推出ZAO,腾讯则有上线猫呼、回音、轻聊、有记、朋友等一众产品。

2018年正是短视频风口极盛之时,抖音和快手快速增长的用户数据让互联网大厂都看到了短视频的巨大想象空间。尽管已有玩家领先,大厂们还是要开启一场狂飙式竞赛,以各种方法尝试赶超。

而2019年则是社交大年,一开年便有马桶MT、多闪和聊天宝三款产品在同天发布,之后行业热度也持续居高不下。

追赶大风口向来是共识。有相关业务布局的公司从更垂直细分的角度入手,极有可能会在某一细分领域抢占先机。没有相关业务布局,追赶风口说不定也能押中。

马桶MT、多闪和聊天宝在同一天发布

赛马内卷也好,激发创新也罢,那段APP百花齐放的时间值得怀念。但逐渐地,APP工厂们发现了“人海战术”的问题——字节跳动你学不会,太多的产品左右开工,反而让自己失去焦点。

互联网毫无疑问地进入了存量时代。当新增量不足,新产品的冷启动更难,成本也更高。在存量时代里,不只是前期开发环节,后续的引流获客都越来越不易,APP必须的买量成本自然水涨船高。能否押得中依然还是要看运气的事,但从一开始的资金资源投入就已经注定要比以前高。

过去的APP很多都是流量玩法,只要变现的金额大于买量的金额,这生意就能做。但现在,追求流量粗放式增长就已不可行,转向精耕细作、从追求“量化”走向“质化”已是大厂必选项。因此,与冒险投入探索新的可能相比,在成熟产品中收割更多用户时长显然更为划算;与其在新领域找新增量,不如把重点更多放在如何提升存量的留存和活跃度上。

互联网低垂的果实基本都被摘完了,好做的生意已经越来越少,APP产品同样也进入了“深水区”。大厂们早已把最大公约数的生意做完,各个垂直赛道上也都有头部玩家。以新产品在别人的领域撕开一个缺口,可谓难上加难,留给“创新”的空间也越来越少。

互联网大厂也已“不再年轻”。如今的大厂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创业公司了,业务多样,组织架构更为庞大。更成熟的公司往往就更关注当下的竞争和生意,复制成熟的产品模式,投入资源看产出效果,再视效果决定是否继续投入,这种ROI思维衡量方式反而让自身易陷入创新窘境之中。

而“人到中年”的大厂也有了更轻松的玩法——投资。凭借已有的流量和资本为核心动能,不论是重点业务中需要补足的,还是未踏足的、重复的、不擅长的,大厂其实都不用自己做,投资或者直接买来公司及产品就行。

例如陌陌收购探探,快手收购A站,且不论整合是否顺利,至少是金钱换时间,让自己手里多了一张成熟的牌。

02不做APP工厂,做什么?

大量试错皆碰壁,风口仍有但难追。与其四面出击,不如巩固大本营,给自己的超级APP添砖加瓦。虽然APP的数量上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但大家似乎都走向了更加务实的思路。比如腾讯对于QQ和微信等超级APP的生态建设一直在持续。字节则是为抖音开足马力。

除了巩固超级APP,大厂们还有一个思路是把超级APP里的重点板块拿出来成为独立APP。比如阿里的淘特,比如字节的抖音盒子。

抖音盒子强化了电商属性,包含直播电商与货架式电商两种形态,也就能满足不同消费心态的用户所需,去拿下更大市场。同时,独立做电商产品也确实可以为主APP减负,抖音本质上还是内容平台,若电商内容占比过大也会影响平台的生态和用户的体验。

抖音盒子APP

当然,也有不少大厂是以已有的优势、积累的经验作为切入点持续推新。

快手今年上新6款,包括中长视频产品今视频、音乐K歌产品回森、语音社交产品飞船、修图工具原片、音乐社区小森唱以及在线医疗产品快手小愉。能够看出,社交领域快手都是结合音乐、语音、视频等等来做细分切入口;音乐K歌和社区产品需要内容产出以及用户之间有互动性,这些内容形态和功能都是快手上已有的。

总结来看,大厂们按下APP的上新暂停键,既是大环境所致,同时也是自身在主动变化。不过,作为用户,人们会始终期待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APP诞生,也希望看到一些新芽能破土而出,给当下沉郁的互联网带来些许生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真探AlphaSeeker”(ID:deep_insights),作者:吕玥,36氪经授权发布。

+1
3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特邀作者

独家财报解读,新鲜财经资讯,深探商业本质,一切与你的财富有关

下一篇

2021年第3季度,生鲜电商企业加速对行业渗透,多元化布局企业业务。

2021-12-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