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互联网人,相亲赛道弱势群体

脉脉人才智库·2021-12-20 15:27
相亲的“挂面”,比面试吃得还多。

这是许茹第三次回绝亲戚的建议了,面试的“挂面”没吃过几次,相亲的“挂面”倒是比生日吃的还多。

从“火箭班”到985金融专业,许茹从小到大没让父母操心过,唯独在相亲这里栽了跟头。过年回家,她尝试着和父母熟人的儿子在餐厅坐下聊天,不出五句,寒暄就会绕回工作展开。

短短的五句话寒暄里,她就听出对方理想伴侣的条件是:在中小学或者某本地国企上班,三年内有生育想法,能和男方一起在老家组建家庭。

而许茹工作的互联网公司在一线城市,离这里太远,她无法保证在老家的未来。看着对方面露难色,许茹明白,这次相亲又给她来了一次“挂面”。

听到“打拼”,叔叔阿姨就从征婚启事前走开了

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在BAT公司做中层的章国伟,绝对不会想到,89年出生刚过而立之年的自己,在相亲角会无人问津。

章国伟的身高信息和工作学历背景被列在一张A4纸上,放在海淀公园相亲角的入口。“我们不看女方工作,”章国伟妈妈满脸自豪地在给围观的人展示手机里儿子的大头照,“互联网收入高,姑娘婚后全职带孩子都行。”

旁边的大爷却说:“旱涝不保收,挣再多有啥用?”

相亲角一览

不稳定,挣青春饭,中年就下岗,不如三代人都能子承父业的央企国企铁饭碗——这是相亲角中互联网人的标签。

在整个相亲竞技场里,互联网公司出身的单身男女占少数,就算把职级作为卖点,管你是p几都会被灵魂拷问一句,“你这个年纪,还有没有希望转业进国企?”

在公司内呼风唤雨的白领高管,在相亲角也只能搁浅上岸。月薪10k的国企干部受追捧,8k的公务员也不差,年薪百万的大厂人却连连碰壁,如果有鄙视链底层,那就是互联网创业群体。

80后,处于青年边缘的李盛,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北漂打工人”。他毕业于人大,在望京有一家自己的互联网公司,本科期间就开始做茶叶生意,毕业后组建了创业公司。李盛的大学同学应届进了国企,现在在饭桌上谈论的已然是孩子的升学。

李盛的父母年纪不小了,想尽快抱上孙子。在北京上学的表妹觉得李盛还算“人模狗样”,只是缺少机会。

李盛沉浸式工作,因为太忙,每次发微信都惜字如金。

家人问:“寄了点橘子,今年啥时候回?”

橘子已经在公司的顺丰收发站已经放了一周,李盛回复:“收到。”

上次见面的时候,李盛简单地说,自己在公司体检查出了甲状腺结节。每天都泡在公司里,顿顿吃外卖,睡眠也不足,有个生活上的伴侣,或许有所帮助。

于是,表妹单枪匹马去了海淀公园相亲角,推销李盛:“女方家在哪里都无所谓,我哥还在争取户口,主要是想一起打拼。”

听到“打拼”,叔叔阿姨就从征婚启事前走开了。

她长叹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向表哥的父母解释:如果他们想要在退休前抱上孙子,李盛要么换赛道征婚,要么换赛道就业。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媒人

这是许茹在大城市打拼的第五年,她选择裸辞考公。

毕业于985大学的她,昨天首次在朋友圈刷到室友宝宝的照片,许茹忽然明白自己与同龄人的差距,首先体现在婚育进度。

打了五年工,仍然拿着不咸不淡的工资和职级,但即使在一线城市只能养活自己,租的房子,刚好能盛放单身的自己。许茹也从来没觉得自己到了需要过年带个人回家给父母交差的年纪。

然而,父母在电话里的催促,已经从急切转成了失望。许茹家里有好几个年纪相仿的兄弟姐妹,每一次回家过年,单身的就少几个。饭桌上面面相觑的小辈越来越少,压力如山倒,找对象如抽丝,她对相亲松了口。

可过年七八天,进度都没有推进的端倪。一听到许茹在老家没有稳定工作,媒人就面露难色,一线城市里的互联网行业,约等于“眼界太高”,不属于任何加分项。

还留在老家的单身青年,多半是公务员或者教师编。“不是我不想接触机会,”许茹解释道,“体制内的男生多半喜欢小学教师等等工作稳定的女生,事少离家近,共同生活的时间多。”

小城市相亲碰壁

母亲答应许茹,如果能在这边相亲成功,就让在老家当公务员的舅舅把她塞进体制内。许茹进退两难,在大城市工作其实性价比不高,可是回家结婚,真的是躺平吗?

许茹原来以为,回老家相亲是保底选择,现在才知道,所谓的“适婚对象”条件,原来离互联网行业的自己那么遥远。

家里的不断催促,身边朋友接连步入婚姻,年纪的增长,都让许茹的焦虑加剧。终于,许茹决定折衷,先把工作辞退,凭借前五年攒下来的积蓄,足够待业半年,专心考公。

尽早拥有家庭也许对父母来说很重要,但人生是自己的。许茹决定拼最后一把,既然退路不足,那就只能为躺平开辟更多的空间。

在相亲这个赛道上,互联网人为何弱势?

即使在互联网大厂谋求了一份稳定的高薪,抑或名校毕业在五百强企业的职场精英,在相亲的赛道中的职场人,依然要被“体面”、“稳定”等等维度衡量。而这些维度,最后都指向了职业状态。

脉脉人才智库的《告别氪金时代·人才吸引力2021》报告显示,44%的受访职场人认为,2021年,年底相比年初,年末加班变得更多了,而互联网人的职业幸福感,也低于职场人的平均水平。

在焦虑的工作状态下,想要工作生活平衡很难得到保证。在低回报率无意义的奋斗中,许多人都在重新衡量工作对于生活的影响。

据报告数据显示,超过三成的互联网人生育时间推迟,也有近三成决定暂时不生育。同时,大部分进入职场五年以下的人,都选择推迟婚育计划。

在奋斗阶段进入婚育的互联网人,可能会面对养育小孩时间成本的短缺,正所谓“拿起砖头我不能拥抱你,放下砖头我养不起你”。

报告数据也显示,职场满意度最高的群体,是已婚已育的职场人。婚育状态和职场满意度呈现正相关,但因果为何,“多子多福”该如何理解,大家各有解读。

逆向选择(adverse selection)的理论是:生孩子是每个人经过成本分析后利大于弊的选择。负担得起生育成本的人,即便外界没有充足的保障,也会选择养育后代。工作给婚育提供稳定的物质基础,当职场满意度高了,建立家庭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报告数据还揭示了另一个现实:工作对于女性生育观的影响明显大于男性。从女性互联网从业者对于相亲的谨慎也可见一斑:一旦结婚生子,上升机会就可能会面临瓶颈。职场人,尤其是女性,在工作与婚育之间找到平衡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

“如果说建立完善的社会育儿支持体系还需要时间和大量成本投入,我们可以理解。至少马上可以做的事情,就是通过机制和舆论,鼓励男女共担育儿成本,减轻企业的婚育歧视,让更多的女性有机会在生儿育女的同时不必放弃对自我的追求,那么她们的生育意愿自然会提高。” 育有三个子女,在多家互联网公司做到市场负责人位置的王希娜说。

王希娜现在的主业是互联网高管教练。在员工生育一事上,她希望能够纠正企业管理者的误区,并不是“生小孩”就必然耽误工作:“当管理者能够给予职场父母更多的支持,对于很多优秀人才而言是极大的激励,也往往能够回报给组织更高的产出。”

在“鼓励生育”的新政策催促下,职场需要学会面日益增加的多子女家庭,如何构建具有包容性的职场环境,让职业满意度、敬业度和生活幸福感三者相互促进形成稳定三角,而不是相互羁绊,将是未来几年职场需要解决的重要命题。

本文为36氪x脉脉联合出品

职场人类学实验室 | 原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脉脉人才智库”(ID:maimaidata),作者:小蓝 九元,策划&编辑:小文 Vic,36氪经授权发布。

+1
3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以职场与人的视角,关注社会趋势、产业变化、人才流动与机遇变迁
特邀作者

以职场与人的视角,关注社会趋势、产业变化、人才流动与机遇变迁

下一篇

研究人员正在迅速消除提高芯片密度的障碍。

2021-12-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