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Tony老师究竟能赚多少钱?

新摘商业评论·2022-01-18 11:08
魔幻的中国美发:有人月入十万,有人负债离开

编辑/子雨作者/芭芭拉

栏目策划/刘涵

本文为36氪x新摘商业评论x一点资讯联合出品

一边是被消协约谈甚至处罚n次,一边是被员工的花式彩虹屁夸到人尽皆知且月营业额过亿,文峰集团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美发行业的魔幻现实。

在国际标榜、沙宣教育体系于60年代就已基本形成时,我国直到80年代后期,随着国际发型美容教育机构标榜在一些大城市设立分校,才真正接触到美发“设计”。

近两年,中国美发行业驶入了极速发展的快车道,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美容美发行业规模达到了3512.6亿元;预计未来五年内,中国美容美发行业市场规模将维持4.6%的复合增速增长,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

发展速度快但也存在问题,12315数据显示,仅14-19年,有关美发行业的纠纷就超过3013件,占据整个服务类投诉的6.9%。“理发办卡万元起步、办了预付卡后门店却跑路”等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外界惊叹于美发行业套路之多时也不禁思考:中国美发行业怎么了?

新摘与几位美发从业者聊了聊,他们中有人已经做到高端美发沙龙的合伙人,年入百万;有人抱着热爱入行,拿着几百元工资却在交了高额培训费后负债离开……我们试图从这些从业者口中,窥到中国美发行业的一角。

时尚是个圈,美发也难逃

法式烫火了,仅在小红书,就有32万+的相关笔记。

在消费者看来这是一个新的流行趋势,但在专业发型师眼里,却并非什么新鲜事,“这是我们早在十年前就玩的东西了。”说这话的敬泽是个有着15年经验的资深发型师,也是伴茧沙龙的创始人。

摄图/新摘

法式烫的前身叫缠绕,直接以造型手法而命名显然不适宜当下的传播路径,烫发产品的升级以及更为严谨的排列组合方式,发型师给缠绕起了一个洋气的新名字——法式烫,再利用网络传播,才让这个造型又火了一把。

就像服装行业——很多款式兜兜转转又成为当下的潮流,美发行业亦然,稍加改进就能换个洋气的名字,重新回归大众的视线,时尚是个圈说的就是如此。

“美发这一行好干了”,在敬泽看来,虽然再次流行起来的造型大同小异,但从产品和技术上来看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他清楚地记得多年前在学校免费给顾客做头发的实训上,一位学弟把冷烫精涂在一位老太太头发上之后就去抽烟了,结果超时了20分钟,给老太太的头发造成了永久性不可逆的损伤,头皮与药水的接触更是导致了大量头发脱落,染烫危害身体健康的说法放在当时一点也不为过。

虽然现在的烫发产品安全很多,超过一定的时间后功效会大幅下降,即使超时也不会对头皮造成十分严重的损伤,但他依旧保持着严谨的态度,从产品的选择到店里员工的技术水平,都有着严格的要求。

无论是烫发或染发,敬泽都会要求员工时刻关注顾客的发质变化,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做调整,力求“十分贴合”。

不同于早期做发型完全靠经验,只能自己慢慢摸索,现在的理发手法虽然看起来比之前繁琐很多,实际上却让这一行变得容易了,从洗头发到最后成型,会被标准化分解,只要把每个步骤熟练掌握,“翻车”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

即便如此,“翻车”也没能彻底杜绝,烫发是重灾区,“步惊云”,“金毛狮王”等吐槽不断,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做一个好看的发型依然要“凭运气”。

现在大多数美发店都是采用发型师和美发助理合作的形式,发型师负责设计和剪发,美发助理负责洗染烫。手法和角度达不到发型师要求都会让最后的呈现效果大打折扣,而好多发型师的助理并不是固定的,想要配合默契更是困难。

行业规范程度不高让很多从业者变得急功近利,也会导致传统师徒制的传承精神难以延续,这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行业的发展。而且这是一个典型的“非标准化”行业,很难对发型师的技术有一个明确的考核指标,长此以往,行业自然鱼龙混杂。

Tony老师们凭热爱能赚多少钱

在消费者眼中,美发行业十分暴利,尤其是看到一些发型师在社交平台上晒自己的高级手表和跑车时,更印证了这一看法。但事实上美发行业的收入差距远比我们想象的大,有的人享受着做发型师创造美的体验,有的人却在这个行业苦苦挣扎。

徐敏军是敬泽的师傅,这位被誉为中国川岛文夫的发型师,也是北京画界造型的创始人,同时还是亚洲发型师协会中国区理事会的常务理事。他曾在日本山野美发学校学习三年,1993年在日本担任了多年的发艺设计总监后回国,之后在国内继续他的美发事业,并在2014年担任美国TIGI形象大使。

供图/画界

徐敏军的美发技术“远近闻名”,曾独立研发出胶原蛋白烫,还原烫,还有许多明星慕名而来,李小璐、马婧雯都曾是他的服务对象。与大多数从业多年的发型师转战幕后做管理不同。出于对美发行业的热爱,徐敏军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在一线工作,虽然很累,但他更享受给顾客做出满意发型后的成就感。

回忆刚入行的那段经历,虽然每月只有2000块钱的工资,但他会拿出一半资金购买韩国染烫护理产品钻研学习。凭借对产品的极致考究与技术的极致钻研,一年后他的月收入已经突破10万。

如今,徐敏军开的美发沙龙也让一些美发从业者的热爱得到了兑现,那些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发型师,以及跟了他四五年的美发助理都有不错的薪资待遇,“月流水1万的员工晋升为月流水10万的专业发型师”的故事比比皆是。

每一位美发从业者都希望能“年薪百万”,可美发这一行要坚持下来并不容易。敬泽说他们在学校时,一个班级五十多位同学,到现在还坚持在美发行业的不超过五个。

在热爱与现实之间进退两难的就有方圆——一位有着五年经验的美发从业者。最初在老家当学徒时,他心中是有光的,也一直坚定地认为等到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发型师后,能赚很多钱。

虽然刚入行时每月工资只有五百元,工作也很辛苦,他还是坚持跟师傅学了一年,彼时有家人陪伴,日子倒也不难过,他还坦言那是学美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一年后,他带着梦想只身一人来到广州闯荡,可进展并不顺利,他工作过的美发店不仅没有带新人的惯例,还无休止地洗脑,只让他给顾客洗头发,后来他也尝试去过几家网红店试工,但需要包装营销自己让他很是厌烦。

对网红店的滤镜彻底破碎之后,他去了藤野造型——一家由Simon创办的中高档次的美发连锁店。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单价低,客量少,提成也不高,忙忙碌碌每月到手只有四五千,还要拍照修图剪视频经营自己的朋友圈,最让他痛苦就是遇到顾客给差评,一旦被投诉,还要自己花钱解决。折腾了几年后,他还是决定跟这个行业说再见。

美发行业的坑有很多,李哲宇却踩了“最大”的一个。进入美发行业两年后,李哲宇为了能学到技术,更快晋升为发型师,就去了自称“美发界黄埔军校”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学校学习,也开启了他的“负债”之路。

凑齐五十多人开班后,他先是在学校的强制规定下购买了一套文峰的美发工具,而后就是用喊口号和跳舞的形式学习文峰的企业文化,在学校见到浩哥必须大声问好是所有人都要遵守的“规矩”。

文峰分全科班、特训班、以及9+6这三个不同档次的课程,李哲宇报的全科班收费两三千,特训班学费一万,9+6最贵,要两三万。在学习过程中,老师经常找全科班和特训班的学生谈话,称最好报9+6才能学到有用的知识,很多同学被老师劝说后向亲朋好友借钱升级课程,在轮番劝说后依旧坚持不交钱的同学,则会饱受老师的冷嘲热讽,李哲宇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听说能够考职业证书,李哲宇最终还是交了钱升了特训班,老师对他的态度瞬间180度大转弯。之后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跪在支架前一边喊口号一边剪女发。除了报名费,李哲宇在买头模等其他费用上又花费近千元,还未“学成出师”就先负了债,而他听说有些报了9+6的同学甚至已经花了十几万。

二八定律——即20%的人掌握了行业80%的社会财富,在美发行业依然通用,虽然有徐敏军、敬泽这样的高收入人才存在,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从业者依然还在生存线上挣扎。

以北京的美发助理岗位为例,虽然大部分美发店包吃包住,但几乎所有的美发店都是保底工资5千左右,保底2-6个月不等,之后的收入几乎全部靠业绩和卡金提成。

发型师的收入也没有很大的提升,只是从美发助理6%的提点提高到了30%,好多美发店对技术要求不高,只要会设计和剪发,客人不返工就算合格,有的美发店直接把销售能力当做发型师的必备技能。

能月入十万的发型师凤毛麟角,起点较低且职业发展路径不清晰,从业者来了又走,想要在美发行业耕耘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着实不是一件易事。

日本“专精”,中国“特新”

中国的美发行业起步较晚,而日本作为诞生世界级美发大师最多的国家—宫村浩气、川岛文夫、高木琢也等都在国际上享有盛誉,顺理成章地成为中国美发行业对标与学习的对象。

中日美发行业无论是教育体系还是就业环境都有很大不同。日本对于美发教育有着明文规定,美发学校的入校生必须具有高中以上学历,学满三年才能拿到毕业证,在这期间不仅有教学安排还有实习,且会享有国家认可的同等高校学历资质,与中国的大学教育颇为相似。

而中国的美容美发几乎没有入行门槛,对新入行的年轻人也没有完备的学习或晋升途径,想要在技术上精进,只能去美发培训机构进修,这也滋生了让美发机构乱象重生的土壤。

遍布上海街头的文峰美容美发,仅凭着创始人陈浩发明或改良的九款发型以及六合美容,就能在美发培训市场打出不小的影响力,每名学员动辄上万的培训费,成为创始人陈浩打造其商业帝国的重要资金来源。

除了教育,日本对美发从业人员的管理也十分严格,无论技术如何,统一要在美发沙龙里实习3-5年,不仅工资低还要做一些杂活,这种刚入行的情况与中国颇为相似,虽然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实习,但日本有更完备的机制筛选并留住优秀人才。

在日本,发型师属于手艺型匠人,常会在一个沙龙终身任职,社会地位颇高,子承父业也很常见,中国美发行业的流动率和人才流失率却长期占据高位。

日本的综合经营店占据了美发市场的80%,专业店只占了20%。很多美发企业采用的是集学校、沙龙、化妆品生产于一体的经营模式,学校向沙龙输送人才,沙龙为学生提供实习场所,化妆品厂为学校和沙龙提供产品。

这样一条龙的经营模式,一方面能让学生尽快适应工作,另一方面美发沙龙和学校也能成为产品宣传的窗口,且能够根据实际使用情况将改进意见及时反馈给化妆品厂,这种正向循环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行业的良性发展。

中国的情况与日本截然相反,行业里97%的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下,行业排名前20位的企业市场份额加起来还不到市场总份额的2%,大而分散是最明显的特征,“个体户型”的美发店占据了美发市场的半壁江山。

除了快剪等比较细分的美发店,小规模美发店只靠剪发很难维持房租,设备,人工等各项开支,员工包吃包住更加重了运营成本。近几年国内市场染烫率仅在10%左右,为了保证现金流不断,美发店只能让消费者充钱办卡,营销压力就落在了发型师身上。

不过中国美发也有地方“跑在前面”——线上化运营程度高。互联网提供了高效的信息流通渠道,通过抖音、小红书、微博等平台的热点能够很好地预测流行趋势,不仅能够让发型师最大程度的了解消费者的喜好,也能培养敏锐的时尚嗅觉。

很多发型师在互联网平台上展示自己的作品,消费者可以对发型师有一个更清晰的了解,并且平台分享也是一种双向沟通渠道,可以让预约变得更加简单。

日本虽然也有线上化运营但精细化程度不及中国。日本最火的美容美发预约网站叫hot pepper beauty,几乎所有的美发沙龙都在上面注册,但填表的预约制只能被动接受预约成功的邮件,而不能线上与发型师直接交流,便捷性远不如国内。

品牌化、连锁化是美发行业一个未来发展方向。在中国,绝大多数美发店都是依靠周围区域的常住居民而生存,而同一个地区的美发店为了争夺客源就会打价格战,恶性竞争容易导致行业往低端化方向发展,连锁店统一的价格避免了讨价还价的空间,更容易保证服务质量。同时连锁店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行业的透明度,什么价位对应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能清楚的让消费者看到。

趋势已经显现,据艾媒咨询的调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大众点评上最受欢迎的美发店排行榜基本都被连锁店占据,INSTYLE、3AM、OnHair等紧跟潮流的连锁店排名比较靠前,连锁店的定制化服务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除此之外,不被资本重点关注的美发赛道近两年也逐渐热了起来,IDG资本、红杉资本、顺为资本等头部资本纷纷入局,资本也会进一步加速美发店品牌化连锁化的进程。

美发行业正经历优胜劣汰的洗牌期,打价格战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靠服务和品质赢得消费者信任才是关键,只有如此,一个更加规范透明的美发行业才会向我们走来。

注:文中方圆,李哲宇为化名,特别感谢Yolanda LIU给予本文的帮助。

参考资料:

1.2022美容美发行业发展现状及前景分析|中研网资讯

2.2020-2021年中国美容美发行业细分领域及总体趋势研究报告|艾媒报告

3. 美发行业现在到底缺什么?|美业百科

4.纵观日本美容行业,带给我们什么思考?|上海美丽田园美容培训学校

5.国际美发行业经验借鉴,例如美国,日本,韩国这几个国家的美发行业发展经验历程?邓斯杨的回答|前瞻经济学人问答

6.日本美发:亚洲邪术之一,堪比整容的换头术|感路旅行川同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摘商业评论”(ID:xinzhainews),作者:芭芭拉,36氪经授权发布。

+1
5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一枝独秀不是春?

2022-0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