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2000万人刷爆视频号

投资界·2021-12-18 10:58
四个老男孩引爆朋友圈

昨晚,整个朋友圈沸腾了。

12月17日晚9点,爱尔兰知名组合西城男孩(Westlife)现身微信视频号,专为中国歌迷定制了一场重磅线上演唱会。时隔23年跨越8153km,这支传奇男团用一首首金曲勾起了中国一代人的青春回忆,整场演唱会共吸引超2000万人次观看,获赞数高超1.3亿。不少观众感慨:“一个平凡周五的夜,被唱哭了。”

诞生于1998年的夏天,西城男孩由奇恩·伊根、马克·费海利、尚恩·菲南、尼基·柏恩和布莱恩·麦克法丹(2004年离队)组成。1999年,西城男孩首支单曲《Swear it Again》一经发行便迅速登上英国单曲榜的冠军之位,同年11月组合同名专辑《Westlife》创下了全球700万张的销量。之后,西城男孩开始席卷全球,也虏获了大批中国歌迷。

于大多数中国80、90后而言,西城男孩是他们年少时期的偶像“教科书”,也是欧美音乐的启蒙,在他们的成长路上注入了宝贵的热血与温情。这是专属于一个时代的音符记忆,久别重逢,甚是感动。

这也是视频号自2020年1月内测以来的又一次出圈。两年前,抖音、快手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生态,张小龙率领视频号姗姗来迟。基于微信关系的社交精准私域流量,海量的优质内容创作者纷纷涌入。现在,一如张小龙般的克制,视频号依然强调着人性至上的推荐,而当越来越多用户开始自发地在朋友圈分享和推荐视频号内容,抖音是不是该慌张了?

昨晚,四个老男孩引爆朋友圈

2000万人在线回忆青春

你被刷屏了吗?

出道23年,西城男孩将他们的人生第一场直播演唱会献给了中国歌迷。昨晚,西城男孩以《所爱越山海》为名在微信视频号上,独家为中国歌迷带来了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唱会。本次演唱会上,奇恩·伊根、马克·费海利、尚恩·菲南、尼基·柏恩四位成员倾情演唱了10首经典歌曲,包括了《Seasons in the sun》、《My Love》、《Uptown Girl》、《You Raise Me up》等。

伴随着熟悉的旋律响起,一场属于80、90后的怀旧盛会也拉开了帷幕。听众们纷纷共鸣:“今晚是大家的青春团建”、“好感慨啊,仿佛回到了听MP3的时光”、“想起高中住校晚上躲被窝里听西城男孩,那时候还是磁带的天下”、“My Love可以说是刻在DNA里的歌了”、“听着西城男孩的歌老去了”......

令人惊喜的是,在直播彩蛋环节,西城男孩还为中国歌迷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他们首次演唱了中文歌《平凡之路》。“有点紧张,但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在演唱这首歌曲之前,西城男孩们如是说。旋律起,四位主唱堪称“开口脆”,几近标准的中文发音也让歌迷叹服不已。除了唱中文歌,西城男孩还主动向主持人学习了不少中文新词:点赞、宠粉、干杯、老头等等,氛围十分轻松有趣。

实际上,早在12月12日,西城男孩就已独家入驻微信视频号,而直到昨晚,微信朋友圈才真正为西城男孩沸腾,不少人感慨“流下了青春的泪水”——演唱会直播间涌进了超2000万听众,直播热度近600万,点赞数超1.3亿,也冲上了微博话题热搜TOP4。

这支传奇组合的背后,是四位男孩的音乐梦。1999年,已经成立1年的西城男孩发行了组合的第一支单曲《Swear it Again》,很快便引起轰动,获得英国单曲榜冠军位置;同年专辑《Westlife》也创下了全球700万张的销量,专辑中的单曲《I Have A Dream/Seasons In The Sun》更是蝉联英国单曲榜冠军整整4周。

自此之后,西城男孩开始席卷全球乐坛,可以说是21世纪前十年欧美最红的组合之一。只是在2011年,西城男孩在巅峰时宣布解散,直到7年后4位男孩才再聚首,并在2019年发行了新专辑《Spectrum》。

堪称“金曲制造机”,西城男孩陪伴了无数人走过了青春时代,尤其那首传唱度极高的《My Love》。据统计,西城男孩是全球销量超过5500万张、唯一一组出道首部7支曲目连续登顶英国单曲榜冠军的乐队,是英国单曲榜史册上作品空降榜首最多的艺人,他们创造的14首No.1成绩也令这支团队成为继Elvis Presley、The Beatles之后拥有最多英国冠军单曲的音乐人,成绩斐然。

音乐无国界,西城男孩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他们与中国也有着不解之缘。2005年,他们首次来到中国,收获了一段非常温暖的回忆,2011年又再次来到中国一口气举办了40场演唱会。即使是宣布解散后的2012年,西城男孩也依然在中国连办了7场告别演唱会。2019年回归后,西城男孩参加了北京卫视的跨年晚会,四位成员甚至还把中国特色的军大衣带回了爱尔兰。

时光荏苒,四位主唱成员平均年龄已过不惑,西城男孩已不再是“男孩”。对此尼基·柏恩深情地说道:“我们不论什么年纪,一直会是男生乐队,这是一个术语。但我宁愿加入西城男孩这样的组合,也不愿意在吉他乐队里,一辈子窝在录音棚里,靠咖啡因和尼古丁憋出金曲。”

这一波回忆杀的最大赢家

52岁张小龙,还有他的视频号

听完演唱会,意犹未尽,有网友调侃道:“(视频号)不再一味讨好年轻人,就很好啊”。而这场刷爆朋友圈的缔造者,正是“微信之父”张小龙和他的视频号。

2017年的一天,正在钻研产品的张小龙和公众号平台团队意识到一个问题——公众号只适合写长文章,但大部分人写不了长文章。于是张小龙开始谋划着新的想法,“应该在朋友圈下面多一个东西,当时想做非朋友圈,发一些短文和照片,视频,和朋友圈是对称的”。

一次用餐的时间,张小龙向马化腾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得到了认同,但基于想要实现想法的工程之大,“在朋友圈下面多一个东西”的想法就这样不了了之。随着时间推移,一直盘绕在张小龙脑中的概念也随之变化,“我们当时想非朋友圈是一个文字、照片为主,但慢慢发现视频化表达变得越来越普及,已经变成很多普通人的一种习惯。”在2021微信公开课PRO版的微信之夜上,张小龙回忆说。

他分享了一组数据:最近5年,在微信里每天发视频的数量上升了33倍,朋友圈视频发表数量上升了10倍。张小龙判断认为:“虽然我们不清楚到底是文字还是视频才能代表人类文明的进步,但是如果从个人表达或者消费角度来说,时代正在往视频化表达的方向去发展,视频化的表达可能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一个主体。”

就这样在2019年,张小龙组建了一个大概只有一二十人的小团队,悄悄地开始琢磨着新产品,甚至都没开一个会立个项。这个正在紧锣密鼓开发的新产品就是后来的“视频号”,但当时他们内部将之定位为“一个视频化的微博”。

2020年1月21日,微信视频号正式开启内测,但用户们并不买账。不过张小龙团队却没动摇,“我们早就总结出来了,微信做的东西如果一开始外面都不看好,就说明这个东西还有戏,如果都很看好可能会很麻烦。”

那么,视频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东西?用官方的话术来说,视频号是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也是一个了解他人,了解世界的窗口。张小龙赋予了视频号更长远的意义:视频号的意义与其说是视频,不如说是“ID号”——有了一个公开的号,意味着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公开发声的身份。“PC时代每个机构都有一个官方网站。其实微信也一直在寻找PC时代的‘官方网站’的替代物。现在,我们希望视频号是每个机构的官网。”

现在的视频号生态已经迭代得更加完整,陆续覆盖和支持了长视频、动态配乐剪辑、直播、直播带货、快速分享、设置为状态、主页商品橱窗等能力。不少用户已经养成了通过微信视频号记录生活点滴的习惯,同时影响力媒体也把视频号看作是重要的新闻信息传播渠道。今年以来,在元宵晚会、全国两会、广州战疫、建党100周年等节点下,媒体短视频、直播案例爆款频出,主流舆论场生态已逐渐在视频号形成。

即便如此,张小龙在视频号的商业变现上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克制,他用“简单”和“连接”来刻画微信未来十年的关键词,或许也凝结了他对视频号的期待。

5亿日活直逼抖音

张小龙说过,不刻意消耗用户时间

微信视频号与抖音,必有一战。

在推出的头一年时间里,微信也围绕着视频号的迭代升级了13个版本。截止2020年年底,视频号日活已经突破2.8亿。相较之下,抖音达到这一数字用了近3年时间。而最新数据显示,视频号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已达5亿,直逼抖音。

这一边,抖音在经过几年的爆发式增长,天花板似乎越来越近。证券时报曾报道称,其从接近字节跳动内部人士了解到,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停止增长。这是字节跳动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其中来自抖音的收入已经停止增长。同时第三方数据显示,抖音的DAU(日活跃用户)数据也呈现了增长乏力之势。这里需要补充的一个公开的数据是,视频号与抖音用户的重合率只在5%到10%之间

不过,它们二者生来就刻着不一样的基因。当各大短视频平台着眼于抢占更多用户时间时,张小龙却有着不一样的态度:“我们从来不会关注用户在微信里停留的时长,那不是我们的目标。当用户想要看内容的时候,不管是文章还是视频,如果他花了很多时间看,只能说明微信里面有很多值得看的内容,而不是要刻意去消耗他的时间。”

与张一鸣主动给用户看他们想看的内容不同,张小龙则更倾向于真实社交带来的信任增值。因此视频号的机制即以实名点赞的社交推荐为主,机器推荐为辅,优先展示和朋友有关的内容,包括朋友在看的直播、朋友点过赞的短视频等等。

这也决定了视频号与抖音快手等不一样的气质,视频号有着更强的媒体属性和信息属性,用户所看到的内容更像是被精心挑选过的。在这里也鲜少能见到所谓的头部网红等身影,也不会总是刷到不想看到的推广。恰如张小龙所强调的那样——希望视频号成为每一个普通人都在用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大V或网红表演的地方。不过这也导致了视频号商业化进程缓慢等问题。

如今,搜索也成了两家争相布局的领地之一。张楠曾表示:“希望抖音可以成为人类文明的视频百科全书,视频搜索就是这部书的索引”。

无独有偶,张小龙在10周年微信之夜上也重点强调了视频搜索的巨大潜力,“微信就像一个视频图书馆一样,它随着时间推移可以沉淀越来越多的视频内容,这些视频内容是一种巨大的知识库,我们希望有一天这个知识库通过搜索推荐的方式可以被挖掘,长视频是对未来数据的积累。”

还记得2020年初,张小龙曾说的那样:“微信的短内容一直是我们要发力的方向。”而如今来看,视频号的直接对手,就是抖音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36氪经授权发布。

+1
18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中国创业与投资资讯平台
特邀作者

中国创业与投资资讯平台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