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聊停运多闪并入抖音,字节社交按下暂停键

Tech星球·2021-12-09
飞聊停“飞”,多闪不“闪”。

2021年,对于互联网的社交赛道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 

在这一年中,有部分社交App脱颖而出,引领了风潮,比如音频社交App“Clubhouse”,还有不少群组聊天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带来了新的趋势。 

但也有不少社交App风光不再。不仅有作为社交巨头的腾讯,也有一直在社交上试探的阿里,都在今年相继宣布了对自家社交产品停运的通知。此外,被外界誉为超级App工厂的字节同样遇到了社交瓶颈。 

Tech星球从接近字节的人士处获悉,在上周,飞聊产品团队已发生变动,在岗的员工将调整至内部其他岗位,被视为实质性的解散。另外,飞聊App已经无法正常使用,页面会出现服务器异常的状况。作为字节在兴趣社交的探路者,飞聊正式告一段落。 

除了飞聊之外,Tech星球还发现,新版本的多闪App不再支持用户使用多闪账号,目前只能将原多闪账号合并至抖音账号中,如用户选择不合并账号,用户最终只能将多闪中的余额提现,并注销原多闪账号。此举,意味着多闪正式退场并入抖音。 

从上述的两个动作看,字节在独立社交平台的发展上,已经划上了阶段性句号。对于未来,无论是字节还是其他平台,社交作为互联网主旋律的地位依旧稳固,各家都在社交上吃瘪的情况下,新时代的社交方向到底在何方? 

01 字节社交:阶段性探索画上句号

多闪诞生于2019年,字节对其进行红包引流以及抖音扶持后,成功晋升千万级别月活的产品,但由于短视频社交这个方向虽然很好,但对于当时熟悉了以图文为主的社交方法的用户群体而言,尝试短视频社交仍然是一个新鲜事,再加上拍摄短视频是存在一定的门槛,所以用户在多闪中,更多的是为了尝鲜和接收抖音的私信信息,后来抖音App全面放开私信功能后,多闪的功能也被进一步弱化。 

虽然,多闪依靠抖音的反哺,仍然保持着千万级的MAU,但多闪的战略地位有所下降,随后多闪尝试过改变,推出一些新功能以及界面优化,但收效甚微。 

紧接着多闪团队的产品经理徐璐冉去了抖音电商,其他的员工大部分则是并入到抖音团队中,从今年年初开始,抖音仅为多闪保留了数人的运营和维护。 

最终在今年,多闪并入到抖音中,成为抖音的一部分。 

字节对于社交流量的渴望非常迫切,在2019年1月,字节除了公开发布的多闪外,还有一款主打图片社交的产品,类似于INS的社交产品“心图”。心图是不为人所知的一款字节系社交产品,这款社交产品晚于多闪十几天,采取冷启动的方式出现在各大应用商店内。这款产品也是内部赛马的产物。 

由于是冷启动,相比于多闪,心图并未得到内部资源的扶持,最终在上线半年后停止了维护。心图是2019年中,字节首款败下阵的社交产品。 

字节并不止步于多闪和心图,在2018年开始,就成立了一个专门研发兴趣社交产品的业务团队。选择兴趣社交,除了看到年轻人喜欢在兴趣圈子进行讨论的趋势外,还有趁着即刻App被监管的市场空窗期中,通过飞聊去抢占部分用户市场。 

2019年9月,据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飞聊在9月的MAU已达到25.8万,同期即刻的MAU为91.5万,两者差距并不是特别大,而飞聊已经初步达到抢占用户份额的目的。 

但这样一款被内部寄于厚望的社交产品在2020年之后,仍然与众多新App一样,逃不过月活下滑的宿命。 

作为兴趣社交产品需要考虑精准推荐同好好友,类似于抖音通过算法推荐,为用户提供感兴趣的聊天对象和兴趣话题。但飞聊似乎并没有走精准推荐这条路,仍然鼓励用户去自我发掘有趣的人和内容,缺乏对用户的兴趣领导,飞聊的兴趣群组成为了像贴吧一样的产物,好的群主会成为KOL,为群组添彩,但多数的群组并未达到好的要求。 

飞聊试图通过引入高校的学生,打造校园群组缓解上述的尴尬,但效果并不理想。 

再后来,由于飞聊保持有IM的特性,被灰黑产的人看中,将飞聊作为一个聊天平台从事不法活动,给飞聊的审核带来了一定的压力,虽然飞聊最终加强了审核,打击了不法分子的活动,但如何修复飞聊的负面,内部没有给出很好地解决方法。 

紧接着,飞聊产品经理在2020年单祎离职,飞聊团队进入了解散倒计时。 

随后,飞聊保持了一年多时间未更新的状态,就当外界认为飞聊彻底沉寂之后,在今年7月,有消息称飞聊将重启,并在内部测试了音频社交功能,不少字节的员工都收到了测试邀请,可能会像国外的Clubhouse一样,但在国内对类似Clubhouse产品的监管之下,这项重启却显得遥遥无期。 

Tech星球了解到,飞聊团队又发生多次变动,当年做飞聊的不少员工早已调离大部分职位或者离职,上周,一位接近字节的人士透露,飞聊产品团队在没有被官宣的低调声中正式解散,老员工对此有着感慨,飞聊正式告别了舞台。 

多闪、心图和飞聊,作为字节在2019年发布的社交产品,分别肩负了字节在短视频、图文和兴趣等3大模块的社交探索。作为探路者,这3款社交产品虽然没能跑出来,但也都完成了大部分探路任务,为字节下一个阶段的社交尝试积累了经验。 

02 字节对社交的新展望

字节在多闪、心图和飞聊后,开启了对社交的新探索。 

从2020年开始,字节加码了对抖音在社交玩法的投入力度。先后上线“连线”、“视频聊天”、“朋友”、“抖一抖”、“一起看”等社交功能,在熟人和陌生人社交上都有涉足,试图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找到突破口。 

在“创新大会2021”上,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围绕抖音的社交功能分享了观点。张楠表示,抖音的社交功能是个自然发生的过程,用户的表达互动需求在抖音内部开始发酵,促进了抖音的社交。 

她认为抖音的本质和核心是人,抖音为每个人提供了视频化的表达方式,并围绕人提供服务。越来越多用户在抖音上的视频化表达,让抖音逐渐从一种娱乐方式变成一种社交方式,未来还可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抖音能够成为字节布局社交的主战场有两点,其一则是,抖音的MAU已超6亿,用户之间的表达诉求提升,另外,社交是生态的粘合剂和连接器,目前在抖音群中,已经可以分享抖音电商和本地生活的链接,社交正在成为抖音App内各业务的窗口。 

此外,抖音正在向超级App发展。所有的App都有着一个社交梦,从支付宝的聊天,再到淘宝的淘友圈,以及拼多多的拼小圈,不难看出,国内头部流量平台都有着对社交的渴望,虽然这种社交对于腾讯的微信而言不会构成挑战,但至少能够满足平台内对用户社交和平台业务的需求。 

字节除了在抖音探索社交外,也开始在探索社区的可能性。社区型产品则偏向于“主题式聊天”,属媒体向,更多注重于传播,以兴趣为导向,最具代表性的有微博、QQ空间等。 

目前国内像腾讯从今年开始,发力探索社区型产品,有看点社区、Q次元、QQ频道等,这些产品有着鲜明的定位,比如QQ频道就是兴趣部落的升级版,但赋予了用户更多的权限,以及通过在频道内细分不同的小频道,精准定位不同用户的兴趣社交需求。而这或成为社交赛道接下来的一个新趋势。 

字节正在探索的社区型产品,则是垂类型内容社区。Tech星球独家获悉,字节正在测试一款内容型的游戏社区,名字叫做“灵选”。 

注:游戏UP主提供的灵选介绍截图节选 

据参与测试的网友介绍,灵选App类似于游戏类的B站,内容展现形式有游戏测评、游戏鉴赏、游戏攻略等,当前正在招募创作者参与内容的提供,其中也包含B站的游戏UP主。 

此外,随着字节大力教育旗下的K12业务陆续暂停,大力教育旗下的部分业务也向着社区转型,例如瓜瓜龙,已经上线了“瓜瓜星球”,主打家长教育经验交流社区。 

可见,字节在社交这条赛道上,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对前面的探索做出总结,紧接而来的则是去围绕社交如何实现精准获取流量的打法。 

03 社交细分赛道仍然有机会?

不可否认,微信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聊天方式。但随着年轻人的兴趣范围不断扩大,在一些细分的社交赛道上,有微信所不能覆盖的方面,也让不少公司看到发挥的机会。 

在这些赛道上,不仅有着像字节、阿里、小米这样还在社交赛道上冲刺的公司,在二级市场中,也涌现了不少在年轻人中出圈的社交产品。 

阿里在今年推出了吃货种草社区“吃货笔记”,定位是吃货们讨论美味内容的社区,这款产品相比于阿里此前做的“如我”,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阿里开始寻求在垂类社交的探索,这或成为阿里接下来对社交态度的一个转折点。 

小米在社交的探索上有着自己的执着,在“米聊”没能拿下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后,小米低调去探索新场景的应用,在近两年,推出了主打语音聊天的“啾咪星球”,以及“ONE有引力”。目前,小米正在探索内容、视频方向上的社交细分场景。 

除了以上大厂外,二级市场中有着不少细分赛道下的社交产品正冉冉升起,譬如,玩吧、Soul、Summer等产品在一些特定群体和场景中有着较高的占有率。 

得益于Z时代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场景得到了开发和发掘,例如盲盒市场的兴起、潮玩的火热等,同样,社交也不再拘泥于点对点、或者纯IM的社交方式,出现了新短信聊天、短视频聊天等概念,甚至有着元宇宙概念的社交产品Soul。 

今年的社交趋势仍然会围绕Z时代进行细分场景的探索。 

例如,一款名为“画音”的社交产品于2019年面世,由原微信团队成员打造,定位通讯工具,主打视频短信功能,被外界视为5G时代下的Z时代聊天产品,用户群体为00后为主。在近期的4.0版本中又逐步加入了画音日记、故事墙&热点、魔法贴纸等功能,希望以内容和新玩法去驱动社交,带动Z时代群体进行互动。 

画音的潜力也被头部风险投资机构贝塔斯曼看中,通过投资数百万美元,成为了画音A轮的投资方,这是国内为数不多被投资的Z时代社交产品。目前画音正在开拓海外市场,并有着显著增长,这也为国内一些新社交产品提供了参考方向。 

被贝塔斯曼所看中的社交产品不止有画音,还有面向城镇青年的陌生人社交产品“PicoPico”,这款产品选择了城镇Z时代群体,通过差异化的用户群体,避免了与其他平台的直接竞争。PicoPico目前DAU约30万,营收主要来自虚拟道具和虚拟礼物,月收入逾百万。七麦数据显示,PicoPico在安卓应用市场的下载量已超4000万。 

这些新兴社交平台的崛起,也让国内的社交赛道变得更加宽阔,吸引着不少投资机构相继入局。 

近几年做社交的App不在少数,大起大落、推陈出新成为了常态,大多数都存在一个问题:低估了微信,也高估了微信。这也让社交App很难保持长时间的稳定,就连容易打造爆款的字节也在社交上吃了瘪,可见社交这块大蛋糕并不是那么好分食。 

同理,随着一些社交产品在细分赛道的异军突起,也反映出,强如微信的眼皮下,同样存在着机会。对于能否挑战微信,已不再是各家讨论的重点,接下来围绕Z时代去打造社交细分场景,将成为未来社交赛道的常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陈桥辉,36氪经授权发布。

+1
4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我知道你知道的很多,但我想告诉你更多你不知道的

2021-12-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