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丁真的爆红是意外吗?

硬核看板·2021-12-03
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2020年11月,藏族少年丁真一夜爆红。

骑着白马,露着虎牙,伴着巨大的流量和争议而来。

丁真走红一年后,他的家乡理塘的变化,上了热搜。

康巴少年天真无邪的一笑,让一方水土都迎来了春天。

海拔过高、土地贫瘠、交通困难、通讯闭塞,本是最难攻克的贫困县。

如今的理塘,却依靠“丁真效应”带动的旅游业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慕名而来的游客接踵而至,仅2021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就接待游客137967人次,旅游总收入1.52亿元。

原本破旧冷清的仁康古街,如今几乎没有空房可供出租,一家民宿的年收入从几千块变成十几万。

位于四川省甘孜州的理塘县,成了备受青睐的世外桃源。

许多来到这里的游客都说:以前是自己“有眼不识理塘”了。

但也有人感到疑惑:一年前,丁真的走红真的是意外吗?

没有理塘,就没有丁真

如果说“甜野男孩”丁真,是理塘县的一棵救命稻草。

那“网红局长”刘洪,则是为这棵小草提供了肥沃土壤的人。

他是甘孜州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长,在东莞参加推介旅游活动时被网友拍到。

因外形酷似发哥,迅速走红网络,被称为“最帅局长”“四川周润发”。

也有人说他是周润发+费翔+靳东的结合体

高大的身材,帅气的笑容,优雅的谈吐,让这位“周润发甘孜分发”有了许多迷弟迷妹。

到哪里参加活动都有人来合影,甚至有品牌因为他的高颜值找他代言。

而作为一名公务员,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已经勤勤恳恳工作了18年。

在人人都想争夺一块地盘的互联网世界,突然的走红像是一次“天赐良机”。

于是刘洪顺水推舟,拍了一系列宣传家乡甘孜的短片,念出一句句旅游宣传语——

“如果你有5天时间,欢迎你来甘孜自驾。”

“让雪山为你指路,让草原看你跳舞。”

“跟着我一起穿越另外一个星球。”

谁看了不上头,不想丢下城市的浮躁和喧嚣,去有着怡人风光和帅气康巴汉子的甘孜看看?

很多人觉得“网红”的称号是浮躁的、是被互联网消费色相的,不高级。

他却从不介意。

相反的,一有时间,他就在社交媒体上更新动态,宣传一波甘孜的绝美景色。

一逮到机会,就跟前来合影的游客们介绍家乡的民族特色、风土人情。

他深知被互联网宠幸是他的幸运,也是甘孜的幸运,所以倍加珍惜。卯足了劲儿要让这片土地,被更多人看见和喜欢。

通过网络的曝光,成千上万的人知道了甘孜这个地方。

同样借助网络,刘洪把藏族的服装、藏地的土特产带到世界各个角落。

但这仅仅依托“网红效应”是不够的,如果基础设施建设不够完善,也不会有更多的游客来旅游,更多的特产被运输出去。

等汹涌的热度散去,“红”就成了镜花水月,一场空。

满腹大计的刘洪局长/《无穷之路》

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在丁真走红之前,甘孜州政府和旅游业界,已经在5年间做了大量工作——

通过路、网、水、电的建设,与外部世界建立起连接。

旅游景区的建设一直在进行,包括标识标牌设立,从业人员培训。

每年定期举办赛事活动,如“八一国际赛马节”,有很多选手从新疆、内蒙赶来参赛;极富异域色彩的“最美康巴汉子”选拔大赛,也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终于,摄影师胡波的照片成了这一阵风。

如果没有这5年理塘的脱贫攻坚建设,就没有摄影师和丁真在这里的偶遇,也就没有今天的理塘。

而之后为丁真而来的游客,最终却深陷理塘的魅力之中。

万里长征路上的泸定桥,“蜀山之王、长江之巅”贡嘎雪山,干净清澈的稻城亚丁……

成为了万千游客心目中的朝圣地。

理塘被称为“天空之城”

人们终于发现——“不是理塘有幸拥有丁真,而是丁真幸运地背靠理塘。”

在丁真走红后,这里的藏民们也发挥自己本地人土生土长的优势,

有空房的,把自己家改造成民宿;口才好的,成为接待游客的导游;有才艺的,利用手机和网络为家乡宣传。

各施所长,百花齐放,贫困县终于变成网红县。

最受惠的,还是这里的居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再也不用为吃穿发愁。

旅游和互联网的组合拳,让理塘成为国家级贫困县成功脱贫的代表。

而如此让人惊艳的变化,不只发生在理塘。

天梯变楼梯,溜索变大桥

“四川周润发”和甘孜州的脱贫故事,被收录进TVB一部名为《无穷之路》的纪录片中。

豆瓣评分高达9.5,被称为“年度国产片最佳”。

这部片在12集里,去到中国6个省份、10个最具代表性的贫困地区。

除了丁真的家乡理塘,还有四川大凉山阿土列尔村,云贵高原大峡谷,云南孟连,宁夏西海固……拍摄在那里生活着的人们,和一个个令人动容的扶贫故事。

在到阿土列尔村, 节目组探访了一位“悬崖飞人”拉博。

这里位于四川西南部的横断山脉——全国最经典的大范围连片特困区。

因为整条村坐落在海拔1400米以上的悬崖之上,它还有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悬崖村”

独特的地貌让这里与世隔绝,村民们出村唯一的路,便是垂直于绝壁的17条藤梯。

说它是“路”都有点夸张,根本就是望不见头的岩石峭壁,也没有安全保障。

不小心摔上一跤,就可能性命难保。

拉博小的时候生活十分艰苦,家里没水没电,凌晨5点就要去隔壁村子打水。

8岁开始爬藤梯下山念书,每次都是天亮出发天黑到,整整爬上一天,因此很多孩子放弃了上学。

大山阻隔了村民与外界的连接,也阻碍了村里几代人的未来。

一直到20岁外出打工,拉博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但作为家里的小儿子,他为赡养年迈的父母再次回到山里……

直到2013年,一切迎来了转机。国家的精准扶贫策略,给悬崖峭壁吹来了春风。

政府派出几十万名调查人员由南到北,挨家挨户做人口普查。

最终锁定12万8千个贫困村,9900万贫困人口,根据他们的贫困原因对症下药。

特派百万驻村干部,有针对性地逐步展开调研实战。

他们白天四处走访调研,晚上和村民围坐在火塘边商量对策。

养羊的专业合作社建立了起来,青花椒和脐橙种了起来。

2016年8月,政府出资百万元,发动当地年轻人与工人一同修建起了一条钢梯。

用120吨钢管,2556级坚固的钢梯,替代原来危险的藤条路,

通向大凉山山顶。

2020年,悬崖村全村搬下山,住进政府特别设立的安置区,村民们住进了“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的楼房。

藤梯变成天梯,天梯又变成了楼梯。

一字之差,贫困的死结被解开。

打通的,是悬崖村村民的生活道路,还有畅通坦荡的未来。

像这样的安置区,政府在3、4年间共建造了1400多个,帮助2000多条贫困村的35万村民开始新生活

同样被山路水路困住的,还有云南的月亮乡。

在翻滚的怒江之上,一条横跨两岸的绳索就是居民唯一的交通工具。

它原始而危险,假如后背的力没有支撑住,随时有可能掉下江。

村民说,十年间曾有十多个人掉下溜索,瞬间就被江水卷走,尸骨无存。

更不用说身体撞在岩石上留下的磕磕碰碰。

57岁的邓前堆医生,大半生在这里穿梭,每天坐溜索往返多次,为村民开药治病。

村里人称他为“溜索医生”。

乡村医生邓前堆/《无穷之路》

异常艰苦的环境让医疗队的医生来来去去,可邓前堆37年来义无反顾,只为坚守和“救命恩人”的一个承诺——

他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掉,被师傅救活后,答应留在这里治病救人。

“师傅救了我的命,我答应了师傅,就一直做下来了。”

直到2016年,国家投入9500亿,在贫困落后地区铺天盖地建设交通网络。怒江溜索在云南政府“溜索改桥”的工程下,改造成了大桥。

村民们的求医路终于畅通无阻,邓医生也可以安心在诊所等待看病的村民来。

而曾让百姓又爱又恨的那条溜索,最终被物尽其用——

从渡江工具变成村民们的生产运输工具,用于运输山上种植的草果到山下卖钱。

历史性的改变,接二连三地在这里发生着。

通过国家的交通扶贫,山里山外两重天的传统局面被彻底改变,有超过5万条贫困村被改写了命运。

路通了,希望就通了,百姓的幸福生活终于来到了村门口。

无穷之路,通向无穷

像悬崖村、理塘县这样的改变,并不是个例。

8年来,我国近1亿人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我们啃下了最难啃的“硬骨头”。

中国提前10年,完成了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

与其说这是一个奇迹,不如看看在这8年的脱贫道路上,那些不为人知的泪水和汗水。

在《无穷之路》里,我们看到一个个平凡而伟大的人,坚定地走在这条并不容易的道路上。

“扶贫先扶智”,云南怒江山区一家专门为失学儿童建立的学校,要用教育消灭跨带贫穷。

老师们用了半年时间,每一条村、每一户人家敲门,劝农民让孩子来上学。

有学生刚来时连吃饭、烧开水、洗脸都不会,老师就手把手地教;

有学生常常翻墙逃学,老师就一个一个把他们“抓”回来;

在这里,老师不只教学生文化知识,还教专业技术:理发、烹饪、乐器、茶艺,只为让每个孩子都能掌握一技之长。

遇到学生出问题,老师总会耐心地与他们交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如果不是国家的帮扶和老师们的耐心,很多孩子会在山里待一辈子,很多女孩子更是会早早嫁人。

根据中国教育部统计,2020年底,全国6至15岁辍学生的数目,已经由几十万人下降到了一千人左右。

从2018年到现在,全国已经有850万个从没出过大学生的家庭,把子女送进了大学校门。

而从村里走出去的孩子们,有的在外面的世界大展身手;有的则带着技艺回来,守护自己出生长大的村庄。

广西的4位90后“金桔F4”,就借助国家的扶贫教育政策走进了大学。

电商专业毕业后,又带大城市的经验与视野回乡创业。

在广西融安建立智慧产业基地,他们结合电商模式将金桔品牌化,并推广到全国,帮助家乡人民脱贫致富。

而在云南孟连,拿了全国咖啡豆大赛冠军的佤族女性叶萍,不仅靠带领大家种咖啡豆,帮全村脱贫。

还一举改变了寨子里的女性“不能上桌吃饭”的卑微地位,让她们不用再看别人的颜色过日子。

她告诉村里的女人:“女儿当自强”。城市的女人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

姐姐妹妹站起来了

宁夏西海固,村干部谢兴昌顶着被父老乡亲埋怨的压力,带领村民大迁徙,搬家到干燥荒芜的戈壁寻找一线生机。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西海固成为了中国扶贫史的起点。

而谢兴昌本人,也是后来《山海情》里黄轩角色马得福的原型

从网红局长到村干部谢兴昌;从四川到西藏,从宁夏到云南。

到底要经过多少人的努力,付出多少代价,中国才可以走上脱离贫困的“无穷之路”呢?

或许答案就在这一双双辛勤的双手,一个个奋不顾身的背影里吧。

就像谢兴昌说的,这条路很苦,但这是有希望的苦。

《山海情》剧照

我们国家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好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贫困地区的人民在政府的帮助下,发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

不只是喂饱了每一张嘴,更是让他们拥有养活自己的能力,过上曾经想都不敢想的新生活。

一年前,丁真的爆红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

希望在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的“丁真”和“理塘”,凭借自身优势、抓住机会,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

这是一条属于我们的“无穷之路”,任重而道远。

但它终究会通往无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槽值”(ID:caozhi163),作者:槽值小妹,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阿里、腾讯中高层离职创业,被资本追着投。

2021-12-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