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网RTE创新大赛:一瓶“汽水儿”如何让投资人“上头”

GGV纪源资本·2021-11-19
年轻人的“声音生意”。

上个月,由声网主办的RTE2021 实时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圆满完成。

在创新分论坛上,来自虚拟偶像、社交、仿生听觉、AI技术平台、光学AR 等领域的10支参赛团队展开激烈角逐,年轻人声音社区「汽水儿」获得2021届声网超音速计划RTE创业大赛的冠军。这意味着声音社区方向非常活跃,在实时互联网领域,也正有越来越多优秀的创业先行者们开拓创新,为行业中的企业与开发者赋能。

用声音创业能有什么新花样?

如何让创作者能够持续地、有动力地去做播客?

播客生意未来的商业化前景在哪里?

今天的《创业内幕》,我们将和声网出品的播客编码人生的主播小白、声网超音速计划RTE创业大赛的冠军汽水儿APP的创始人王磊一起聊聊关于“播客”的那些事儿。同时做客的还有「超音速计划」负责人,声网市场生态的负责人杨慧。

Lily: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本期的创业内幕。本期我们请来了大家非常喜欢的飞行嘉宾继续来跟我们一起做访谈,他就是声网出品的播客编码人生的主播小白。

我们之前其实采访过声网的赵斌总,今天其实又请到了2021届声网超音速计划RTE创业大赛的冠军——汽水儿APP的创始人王磊,以及声网创业生态高级总监、超音速计划的负责人杨慧Cynthia。

「汽水儿」其实是一个跟播客有关的APP,但是王磊居然是第一次上播客,太有趣了。先请王总做个自我介绍以及帮我们介绍下汽水儿APP。

王磊:

我一直都是做产品出身,之前基本上都在创业公司,比如水滴、即刻,也算是小宇宙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后面才出来做「汽水儿」。

接下来,我再介绍一下我们的产品「汽水儿」。其实它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社区,我们想解决的问题也比较简单,就是让年轻人能够听到自己想听的、聊点自己想聊的。

“汽水儿”这名字也比较巧,其实不是我起的,是我一个朋友起的。我朋友是做艺术相关的,人比较温柔。我和他说我出来创业,需要一个名字,让他也帮我想想。他问我“汽水儿”这名字如何,我一听就觉得很妙。一是当时正好是北京七八月,这个名字听起来凉快又快乐,为此我们特地进行了设计,打开APP时会有“扑哧扑哧”的开汽水的声音。二是因为南方同学普遍不发儿化音,所以念“汽水儿”需要特地拐一下,这样口播时就容易记住这个名字。后面我问我那个朋友,才知道名字其实也不是他起的,是他听别人说的。所以到底是谁起的,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了。

Lily:

我们之所以发现「汽水儿」APP还有王磊,其实得益于声网超音速计划,而王磊就是本届冠军。那么接下来就先请Cynthia下来介绍超音速计划和RTE大赛,让大家先有一个认识。

杨慧:

其实RTE创业大赛的岁数比超音速计划要长一岁。大概在去年声网上市期间,Tony、Louisa以及我们声网的几位高管一直在考虑,如何帮助创业者们在早期更加顺利接触到他们所需的资源。

技术背景的创业,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早期阶段在产品的验证在商业化等方面会遇到很大的困难。Tony和声网的早期创业团队,是很典型的一个技术背景的团队,所以他们能够以同理心感知到这些创业者的压力。

于是在五源资本、GGV Capital、顺为和奇绩创坛合作伙伴的帮助之下,大家一起搜寻选拔了实时互动领域的创业团队,由GGV和五源的这些资深投资人或者创业者给大家开设了一些课程,第一期创业大赛就应运而生。

通过这个过程,我们还意识到,比赛无法解决创业长期成长过程中需要持续性支持的问题,于是我们今年又推出了「超音速计划」。此计划由声网跟五源资本联合发起,并且跟GGV、顺为和奇绩创坛一起合作推出,旨在帮助实时互动领域的优秀创业者加速。超音速计划落地形式就是一个创业伙伴营加上实时互动的创业大赛,比起之前的创业大赛,时长和内容丰富度都更上了一级台阶。

Lily:

我想问问进入这个创业大赛或者超音速计划,声网会有什么实际支持吗?然后今年咱们的创业大赛有多少团队参加?

杨慧:

有的,我们会根据早期创业者(尤其是在A轮或者A轮以前的这些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共性问题,然后团结合作伙伴的力量,来设置我们的伙伴营课程和服务。其中课程包括早期创业阶段的公司团队治理,核心人员的寻找和沟通,以及如何跟VC以及大客户沟通等等。

我们是通过乐高等游戏化形式,让大家在游戏沟通过程中,由简至繁理解创业中间的核心环节,以及和不同类型合作伙伴沟通中的注意事项。除此之外,我们还给到实打实的资源支持。声网自己会拿出100万分钟的免费音视频给这些创业者,同时我们生态中不同技术层面的合作伙伴,都会拿出自己相应的免费资源,一起来扶持超音速计划的伙伴。

所以超音速计划的伙伴,无论他是哪个场景,做的是什么类型的解决方案,都可以从我们这边找到更多资源,去抚平他们在早期创业中承担的一些成本。除此之外,他们还能跟这些技术合作伙伴和VC合作伙伴深度交流,学习到一些真正让他们项目能够go to market(进入市场)、走到下一轮的skill set(技能)。

我们今年的超音速伙伴营其实收到了130多家项目的申请,最终从中筛选了20家进入我们的超音速伙伴营。两个多月的伙伴营之后,我们进行了一次内部的竞演,从中挑选了8家进入到我们最终的RTE创新创业大赛的决赛,最后「汽水儿」获得了第一。

小白:

从听播客角度看,「汽水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首页,算法推荐内容特别丰富。我们知道算法容易形成信息茧房,有一些播客可能会更倾向于做编辑推荐模式,磊总你怎么看这个方面?以及什么样的播客在「汽水儿」容易被推荐?

王磊 :

我们起初的设计思路是针对不知道播客的用户,或者是不知道听什么的用户。我们想让他点进来能够有一个逛的体验,从中筛选出自己想要听的内容。

另外我们觉得在一个音频APP里,核心场景就两个,一个是能看的场景,一个是不能看的场景。大部分场景是不能看的,所以不能看场景下面的核心体验差异就在于发现的体验,即用户能够发现什么,以及怎么去发现。

所以我们的发现页也不是完全的算法推荐,运营会推荐一大部分,另外一部分才是算法筛出来的,也就是算法加运营的模式。况且Spotify其实已经解决了形成算法闭环信息茧房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它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不会让用户走入传统的闭环中。

其次,我们整个推荐刚开始是比较平均的,后面我们发现当一个内容它具有平等、共情、有获得感的时候,更容易受到年轻用户的喜欢,可能互动性比较好,这种内容其实更容易被推荐到更多流量。但我们整体推荐引擎都还是比较平均的,也是为了激励创作者,希望创作者能够持续地、有动力地去做播客。

Lily :

如此看来,「小宇宙」和「汽水儿」的逻辑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非常克制地每天只推三条,「汽水儿」就是尽可能把好的内容都推出来,请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考虑呢?

王磊 :

我们其实想做的事情并不是一个播客平台,只不过因为我们现在播客内容占比比较多,所以大家会觉得我们是一个播客平台。我们关心的核心问题,实际上是年轻人想听什么。年轻人可能想听播客,也有可能想听有声书、广播剧,我们核心就是解决年轻人听的需求,筛选出来年轻人喜欢的那一部分播客, 跟这些创作者去合作更多的内容。

Lily :

您的用户画像里所谓的年轻人是多年轻?他们的学历城市背景都是什么样的?按您现在想打的会员制的打法,他们有付费能力吗?您觉得汽水儿的内容有哪些能打动年轻人的吗?他们喜欢听什么内容呢?

王磊:

其实我们最早时候定义整个年轻人就是16到30岁,但后面发现我们APP主要聚焦的用户其实是16到25岁,也就是普遍在高中、大学以及研究生阶段。这一部分用户其实是我们的核心用户,一二线城市偏多,所以基本上还是比较优质的一群年轻人使用我们的APP会多一些。

然后我们觉得会员它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形态,现在年轻人普遍愿意为喜欢的内容付费。我们比较关注的是,大概3-4年之后,他们在内容上的消费能力会有大幅提升。其实在整个商业化这块,我们觉得是三个点,一个点可能是会员,另外一个点其实是整个语聊房以及打赏这一块,还有一个点可能是一些深度服务。所以会员会占到我们收入的一部分,但可能也不会是最大头的一部分。

其实我们早期的内容分发是比较平均的,后面我们发现有一些跑得非常好的内容,普遍来说,一方面是符合平等、共情、有获得感三个特征,另外一方面就是一些治愈、疗愈性的生活内容非常打动年轻人。

为此我们特地研究了B站整个的内容分布,发现其实B站重点运营的方向就是生活方向,当时我们就意识到,其实现在年轻人普遍比较喜欢生活治愈这些内容。另外一方面,我们发现我们站内的一个流量高峰其实是晚上22:00-00:00之间,搜索最多的是助眠等比较治愈性的词。

再加上我们做的一些深度的用户访谈,我们发现其实无论是播客还是其他音频,背后更大的是一个年轻人表达和交流的需求。如何让年轻人更自然地去表达和交流,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回归到最开始,我们还是想知道年轻人想听什么,年轻人想聊什么。

Lily :

其实实时语音会涉及到一个强监管的问题,您有考虑过怎么面对监管的重压和法律法规吗?

王磊:

这个其实就要感谢声网,因为现在声网技术真的做得很好。比如你在一个房间里面,可能你说一个敏感词,第一次他就会给你警告,第二次可能整个房间就能解散,这就大幅度解放了我们的审核压力。

我们做这件事情,其实还是从用户角度出发,因为我们有的用户其实听了很久,比如他听了10个小时,或者说听了50个小时。另外还有一个数据就是,比如一个用户,他跟另外一个用户一起听一个内容听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所以这里面就会显示出来说我跟他听了一个小时。这两个数据能够保证当我们在做一个实时功能时,我们整个用户扩散是一种非常有序的扩散,是在一个圈层里面逐步扩散出去的。在这样一种扩散背景下,再加上声网的实时技术,所以我们其实是能够保证它的整体管控是在一个比较可控的范围内。

Lily:

「汽水儿」这种产品上的创新,其实在中国非常容易被抄袭。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同行开始快速复制你功能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办?

王磊:

这问题其实我们也想过很多,因为功能包括体验被抄袭、被快速复制,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但是我们觉得核心还是看你这个公司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我们觉得这个其实是很难搬过来的。

当你整个公司突然说转向,想跟我们解决一样问题的时候,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时间是一个大家没有办法抗衡的维度。我们在这个时间上面的思考,以及在这个问题上面的投入,其实是大家很难去抗衡的。

我们这件事情要做成的话,有三个点需要达成。我们觉得第一个点是时间,这个事情一定不能是一个短期快速就可以跑进的事情,需要长期投入大量时间和大量思考逐步去养成。

第二个是商业化模式。现在中国的整个创业环境,已经过了早期做好体验和留存,先烧钱烧出规模、再商业化的阶段。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应该更看重公司的经营。公司收入是怎么做的,能不能保证公司持续运转下去,并且持续发展。

第三点,我们觉得在国内一定要做好内容监管,对年轻人的身心安全有所保障。

我们觉得只有这三个点都能够满足,你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成。这三个点如果都要满足的话,这时候你再来杀出一个团队,他会发现一方面他在时间上面已经落后很多,可能就得付出一年的时间补上来。就凭这个点,其实大家就没有办法弥补差距,所以我们觉得这其实会是一个蛮核心的优势。

小白:

不管是B站还是其他的创作者平台,其实都会涉及到一个创作者培养的过程。汽水儿在这方面有做过哪些努力吗?然后您觉得播客或者是声音这个生意未来的商业化前景在哪里?

王磊:

我们觉得创作者其实是蛮核心的,而且是整个公司非常硬的一个功夫,这块其实是没有办法偷懒的。所以在创作者这块,我们基本上给每一个创作者一个一对一的群,包括我和运营同学全部都在这个群里面,所以我现在手机里面大概就躺着大概几千个这样的创作者群。

所以当这些创作者有任何问题的时候,包括他们可能在技术上面遇到一些问题,我们会直接听,给到他反馈。我们其实是在不断跟创作者交流,收集他们的问题,把整个流程产品化,业务化。

总结一下,我们觉得整个创作者有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现在平台其实没有给到他们有互动的流量,即大家能够跟你很好的交流,培养出感情,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其实对创作者意义很大。

另外一个事情,我们觉得目前的平台包括我们在内都没有做好一件事情——就是创作者服务。从选题、实际录制,再到实际剪辑制作、分发的整个内容制作过程中,平台其实没有办法提供很多的一些服务,这块其实是我们觉得可以去深入做,帮助创作者的。

在创作者服务上面,我们觉得其实现在的整个创作者商业化没有闭环。一个创作者想去做一些商业化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始,怎么去做,这块其实也是平台应该去整体解决的。我们觉得在这两个点上能够持续做下去的话,这样一家公司它一定会脱颖而出的。

从目前我们对用户的理解,包括长期的追踪来看,我们觉得我们的核心商业模式应该还是聚焦于三部分。

第一,整体的语音实时聊天和打赏,它一直都是各家音乐APP,包括声音APP的一个核心收入来源。因为我们的整体用户非常年轻,所以我们觉得这块的收入会成为一个比较大头的收入。

另外的主要收入来源其实是大会员的体验,当你提供比较好的内容时,年轻人其实是愿意付费的。从现在整个播客里一些头部播客他们在付费内容上面的收入来看,我们觉得这块还是值得深挖的,只不过可能需要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型来做。

最后一部分,我们觉得是会员的一个深度体验。很多用户在具体的搜索词上其实是比较明确的,我们觉得在这些消费上,其实代表用户的一个需求非常明确。在这样的场景下,其实用户他是可以付更高的一个费用去尝试更好的体验,去收获更多的达成他需求的服务。目前看起来,上述三方面是我们觉得我们未来整个商业化收入方向可以重点去突破的。

Lily :

我们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作为一个To C的互联网产品,获客和增长其实是非常大的挑战,对早期公司在这一部分,您有什么布局和想法吗?

王磊:

这块确实是To C业务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大家都会比较关心。我们觉得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大家还是要回到经营这件事情上,就是说你能够有多少的收入,你把其中多少收入去投向获客。

但我们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们的内容非常丰富,所以我们的核心都是通过内容来获客。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它就能够保证你的获客成本其实相对来说还是非常低的。你需要找到年轻人比较感兴趣的内容,或者说年轻人比较感兴趣的一些内容形态,这个其实是比较关键的。当你找到这样的一些内容,其实你的整个获客成本是能够大幅降低的。

我们觉得增长其实是To C互联网公司必须要具备的能力,而且它需要一个长期打磨的能力。当你真的把心思放到增长上并且长期去打磨,你的获客价格是能够压下来的,最起码压到市面上比较低的一个价格,而不是说你的获客价格一直都是居高不下的。

Lily:

最后,欢迎大家积极在汽水儿APP或者小宇宙和喜马拉雅下对本期节目进行留言,我们会挑出10位留言最积极的听友,给他们送出我们有声网超音速计划logo的帽子、T恤衫周边礼物。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机构

让梦想触手可及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