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配送不仅是生意

阑夕·2021-10-25
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

像是已经司空见惯的,美团再次成为了今年各路媒体与公众舆论的关注焦点。

只是与此前不同的是,这次被讨论的目标并不是美团在过往几年里试图扩张的出行或其他领域,而是其赖以为生的外卖配送员。

同样作为新兴的就业形态,全国网约车司机与外卖骑手的数量都早已突破千万,虽然几起网约车骇人听闻的刑事案件,也曾让用户感到人心惶惶,以质疑安全性的问题将它推上过舆论的风口,但毕竟拥有传统出租车为蓝本,网约车在诞生前就已经拥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则,而后来为了提高安全性所推行的一系列措施,之于整个行业而言也只是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

而外卖则是一个彻彻底底、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而诞生的新物种 ,这意味着外卖产业的整个生意链条的规则都需要被重新制订、打磨,而配送作为这个链条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 ,它的受关注程度显然相较于其他新兴就业形态来得更高,相应的,出现问题时解决起来也更加棘手。

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是,部分外卖用户总是担心骑手在恶劣天气下送单的安全问题,索性号召大家都尽量不要在恶劣天气下点单,但如果站在骑手的角度上看,恶劣天气的订单量会暴增至平日里的数倍,来自平台的补贴也会提高单价,而这正是自己跑业绩的好时机。

圈子内外看待事情的角度造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即便如此,美团在过去两年里仍然致力于优化自身的配送系统,比如恶劣天气延长配送时间,这样的优化对于骑手而言无疑是利好的,但它仍然改变不了公众对这份职业的既定印象。

在美团2020年全年财报中,餐饮外卖的骑手薪资成本为486.9亿元,在整体佣金收入中占比高达83.1%,既然如此高昂的薪资成本摆在面前,为什么公众仍然愿意将其定义为一个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的职业?

一个人人都看到的表面原因当然是骑手群体的规模分摊了看似庞大的绝对值,所谓杯水车薪,只要骑手们的工作强度和他们的平均收入依然遵循劳动密集型的价值分配曲线,这个问题的解法,就不是一句「多发钱」就可以办到的。

比尔·盖茨多次推荐过一本名为「事实」的书,作者认为数据可以将人类从直觉带往逻辑的判断方向,「当坏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们总是试图找到个清晰而简单的理由去责怪其他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归咎于人的本能。」

比如在很多社会新闻里,读者又常能听到其他重体力劳动行业抱怨招不到年轻人的声音,「宁可去送外卖」成为了就业选择的一个趋势,这又说明了骑手至少不算是一门特别差的职业,它的灵活性和自由性,都胜过了搬砖式的重复作业。

也就是说,如果在承认一个基本现实——配送费用不可能大幅上涨的条件下——改善骑手的待遇,就只能通过一些更为曲折的路径实现,比如提升下限。

社保是一块风暴中央的顽石,固执的一次又一次出现在议论里,在某种程度上,它的象征意义其实高于实际意义,从中反射出的光谱,是企业究竟是否在意骑手的安全和健康,有没有把利润看作比这些关乎生命的东西都要重要。

几大部委正在策划出台的职业伤害保障,是一个值得乐观的方向,美团的积极响应,也意味着企业明白这是它必须尽到的责任,以前或许追求增长速度,丢掉了很多行囊,但在一切转入正轨之后,该捡起来,一样都不能少。

但这就够了么?

投入产出比相对较高、 工作时间相对自由造就了如今千万骑手的盛况,但这两条因素的反面,则是骑手这门职业并不会拥有太大的社会竞争力,这才是外界始终对骑手作为职业而言不看好的根本原因,当一门职业变得几乎没有规划路线可言时,任何一个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会有一些担心。

美团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它们需要的并不是无限制的提高配送效率, 而是将整个配送链条打造成一个能够保持活力持续发展的池子,从而以自身的优势吸引更多从业者。

换句话说,美团不再仅仅将配送当成一门生意来做。

2021年10月12日,美团外卖与国家开放大学合作,以全额奖学金的形式,为首批由贫困地区骑手、党员先锋骑手和万公里骑行无事故骑手在北京美团骑手党群服务中心举行了开班仪式,这些来自五湖四海有意提升自身的打工人,不太常见的获得了免费的学习机会。

这对于美团和骑手而言当然是一个双赢的局面。美团作为如今的全景消费平台,每一根毛细血管的运作对于它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更何况是配送这个美团赖以为生的根基,当骑手拥有了职业发展空间,人才流失率降低则会十分直观地提升配送系统的运作效率,而事故发生率也会相应变低,公众舆论对于骑手观感的提升,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美团则表示,当骑手有了更高的学历、更多技能之后,有了更好的选择,美团也愿意支持他们。

美国作家芭芭拉·艾瑞克曾经用了几年的时间,「卧底」服务员、清洁工、售货员等底薪行当,她以为凭借自己考取博士的能力,不会过久的停留在贫苦里,然后谱写一篇自力更生的励志纪实小说。

但她最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从底层的恶性循环里爬出来:因为需要租房和吃饭,所以要连轴转的打好几份工,为了生计奔波如同黑洞般的占用了她的时间,使她无暇顾及生活,更别说提升自己了,被掏空的身体和精力根本没有办法支持一份学习计划,她每天回到家里只想赶紧睡觉……

同理心不是高高在上的指挥别人应该做什么,上 帝视角只会产生正确但无用的废话,改善骑手的境遇,设身处地是最重要的,他们缺少的不是靠电线杆上「一周学习编程走上人生巅峰」的小广告就能提供的,由平台来为怀揣梦想的人助力机会,这是唯一可以摆脱恶性循环的方案。

这番景象一方面离不开美团在这次改变中所下定的决心,10月13日,美团外卖推出四项助力骑手职业发展的举措,打造了包含骑手线上学习平台、站长培养计划、骑手转岗计划、骑手发展激励奖在内的一系列举措,从制度制定到晋升空间,一应俱全。

另一方面,这也离不开政策的支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今年六月发布了「网约配送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征求意见稿)」 ,这意味着在政策面上,骑手不再是伴随着外卖产业兴起而诞生的野路子职业,而是一支真正拥有国家既定标准的正规军。

最重要的是,美团的这番作为,不仅赋予了自身生态上的「造血」能力,同样也给予了骑手一个真正自由的选择空间,网约配送员不再是单纯就业灵活、时间自由的代名词,无论从业者追求的是收入还是发展空间,骑手都成为了一个与其他职业并无差异,拥有相同社会竞争力的选择。

这可能只是解决了一个局部的问题, 但毫无疑问的是,用回馈社会来提高自身,是每个企业都要面临的永恒课题,而授人以渔,永远比授人以鱼重要得多。

如今已经闻名遐迩的山村教师张桂梅的故事之所以打动了无数人,就是因为她身体力行的戳破了那层窗户纸:不要纸上谈兵的去辩论素质教育还是应试教育,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主义,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无论多么善良,都并不真正清楚真正帮助穷苦家庭改变命运的方法到底在哪里。

很多时候,那条最朴素而直接的道路可能才是最靠谱的,现代化的生活品质没办法一劳永逸的搬到山村里,所以斩断穷根的唯一手段就是竭尽所能的离开山村,让孩子们走出去,出去了就不要再回头看了,让那些粉饰乡土风情的文字印在纸上就好了,没有人的命运是应该绑在橱窗里被观赏和同情的。

骑手这份职业也是同样,我不认为它在未来会变成得多么优渥而轻松 ,这就应该是年轻人在短时间内养活自己的临时手艺,可以建立独立生活的机会,用余力去提升更高阶的技能,然后过上符合自身期许的日子。

美团选择务实的承认这个事实,骑手这个职业既要挣钱,更要看到未来的发展方向,平台愿意居中搭建桥梁,扶起一些有上进心的人,这不是坏事。

宏观来看,这个社会永远需要外卖,所以在任何时期,都会有着成千上万的骑手,在服务于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同时就个体而言,在送外卖之余,借助各种社会资源做好未来机会,是每一个人的独立课题,天助自助者。

移动互联网被迅速普及的反面,正是企业无法在短时间内制造出一个完善的规则和制度,从电商平台最初的假货泛滥,到出行领域安全的内忧外患,皆是如此。

外卖行业也是走在规范化的路上,野蛮生长的历史去而不返,这个生态里的每一方——从监管到平台,从骑手到商家,以及数以亿计的下单顾客——都在适应新的形势,由此迸发出来的社会价值,理应公平的惠及到任何角色。

毕竟,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阑夕”(ID:techread),作者:阑夕,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好未来

要外卖

圈子

绝对值

遐迩

人力资源

微信

下一篇

首条笔记获赞5万,葡萄干到底有啥好看的?

2021-10-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