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称之为乐高钢铁侠:独臂男孩用乐高给自己做了一个义肢,已经升级到MK-5

大数据文摘·2021-09-29
除了出书、演讲,大卫还为其他残疾人制作义肢。

有个男孩,从小喜欢看漫威漫画,最喜欢钢铁侠。

长大之后,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举办的一次活动上,他被漫威视觉开发部主管查理•温(Charlie Wen)称为“现实版的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

这种体验,可能比追星见到明星本人更爽。

更令人敬佩的是,这个名叫大卫·阿吉拉尔(David Aguilar)男孩患有先天性波兰综合症,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可能导致肩膀、手臂或手的严重畸形,这个疾病导致他他右臂发育不良

但是这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相反,这激发了他的梦想。从小喜欢乐高的大卫从9岁便开始利用乐高来制作自己的义肢

经过多年的努力,18岁的大卫用乐高直升机上的零件设计了MK-1,这个义肢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评为世界上第一款实用的乐高义肢。

如今,大卫已经将他的乐高义肢升级到第五代MK-5,显然,这个命名是为了向他的偶像钢铁侠致敬,而他的励志故事也让他获得了‘官方’肯定——被查理•温称为“现实版的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

如今,他还致力于帮助其他先天残疾的人们用乐高制作义肢。

沉迷乐高13年,18岁创建自己的第一个义肢

大卫出生在西班牙,和所有患有先天性残疾的小孩一样,他也饱受周围同学的嘲笑。

幸运的是,他找到了自己的爱好,从5岁开始,他开始接触到乐高玩具,很快,大卫就将乐高视为自己的“好伙伴”。

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大卫说: “当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的时候,我还在继续玩乐高玩具,因为这是一种逃避欺凌的方式,它真的帮助我无视那些每天必须忍受的嘲笑。”

玩了4年乐高之后,9岁的大卫开始探索用乐高制作自己的义肢,当然,正如上图中展现的那样,那时候大卫只能用胶带将乐高零件绑到自己的右臂上,这个义肢并不具有实际的功能。

不过,大卫并没有仅仅将乐高义肢停留在想法阶段,而是在坚持学习机械和自动化知识,探索乐高玩具,在2017,18岁的大卫终于成功利用一款乐高直升机玩具开发了自己的第一款乐高义肢。

这款乐高义肢被大卫命名为MK-1作为对钢铁侠第一副盔甲的致敬,这款红黄相间的义肢有一个可移动的肘关节和一个用来抓东西的“手”,大卫弯曲手肘就可以启动它。

尽管这个初代的乐高义肢并不完美,但还是让大卫兴奋不已。大卫说,“我的第一个模型不是机械助力化的,我需要用我的肌肉控制它,一旦你长时间使用它,就会变得有点疼。好消息是,MK-1足够强壮,在做俯卧撑时可以支撑我的体重。”

大卫在YouTube上创建了一个频道来记录自己的乐高义肢制作成果,并将其命名为“Hand Solo”,这个名字来自于《星球大战》的飞行员Han Solo。

一路升级到MK-5,终于拥有五根手指!

从那以后,大卫开始进一步完善他的技术,从MK-1一路升级到MK-5,我们来一起观摩一下。

加了电机,可以抓握更小物体的MK-2;

换了涂装,控制更加灵活的MK-3;

以及最近大卫向我们骄傲展示的最新版本MK-5,拥有更加顺滑的外观和完整的五根浅蓝色“手指”,手指部分由操纵机动滑轮的肌肉激活,由电机驱动;

升级到MK-5,马克表示“这是我最舒服的假肢,我不需要用我的肌肉来举起什么东西。伺服马达为我做到这些!”

除了出书、演讲,大卫还为其他残疾人制作义肢

不仅专研乐高义肢,大卫还出版了自己的书籍,并在全国各地进行励志演讲。

现在的他即将完成生物工程学学位,他也梦想着帮助其他像他一样生来与众不同的孩子。

长期以来,大卫已经习惯了没有前臂的生活,他不会每天使用假肢,但他知道很多人每天都需要使用假肢,而且市场上最新的假肢可能要花费数千欧元。

“自从我制作了第一个义肢,我意识到我有能力帮助其他人。当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自己有两只胳膊时,我想其他人可能也需要这样的胳膊。”大卫说。

今年早些时候,Zaure Bektemissova在网上看到了大卫的故事,决定从法国东北部的家里给他写一封电子邮件。她写道,她的儿子Beknur只有八岁,没有手臂。医生无法给他做一个正常的义肢,而她正在寻求帮助。

她在斯特拉斯堡的家中告诉法新社记者: “假肢大部分是标准的,它们又大又重,所以对于他(她的儿子)的脊椎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自从她的丈夫在哈萨克斯坦领事馆任外交职位以来,这个家庭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

大卫承诺会尝试,8月底,Zaure Bektemissova和她的儿子驱车1300公里来到安道尔来见他,并试用他制作的新义肢。

这个轻巧的装置完全由乐高积木制成,末端有一个像钳子一样的“手部”,8岁的Beknur可以用一根绳子控制“手部”,绳子由他的左脚操纵。

“现在我可以用手抓东西了,在我不能之前,”Beknur笑着把球扔给他的兄弟。

这段经历也激励了大卫。“如果我可以为了Beknur这么做,为什么不能为了其他失去一只胳膊、一条腿或一只脚的男孩或女孩这么做呢?” 大卫的眼睛闪烁着想法。大卫决定今后要为需要义肢的人创造价格合理的解决方案。

“即使是免费的,我也会试着给他们一个假肢,让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因为这才是正常的,对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文摘菌,36氪经授权发布。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