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追杀”瑞幸咖啡

盒饭财经·2021-09-23
都是一群“老手”

瑞幸咖啡集体诉讼案件面对的,是一群“老手”。

利空尚未出尽,但瑞幸咖啡距离摆脱麻烦又向前迈了一步。 

按照现瑞幸咖啡公告所表述,进展是“里程碑式的”。 

9月21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公司今日发布三则公告,宣布公司在重组计划和资本市场披露方面达到多项“里程碑式”进展,包括:公司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公司已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递交了包括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在内的2020年年报。 

加上瑞幸咖啡此前支付的1.8亿美元和解费用,如果此次和解意向书最终成为正式文件,那么瑞幸咖啡要支付近4亿美元的和解费用,以当前汇率换算,瑞幸咖啡要支付超过23.7亿人民币的代价。

根据公开信息整理的10家关注度较高的中概股集体诉讼案件中,中南融通一案赔偿金额最多,达到8.8亿美元,第二名是阿里巴巴,因“招股书未披露一次国家工商总局的行政指导座谈会”遭遇集体诉讼,最后和解,赔偿金额为2.5亿美元。除此之外,其他诉讼案金额多在数百万美元之间。 

事件发展到今天,瑞幸咖啡到底在和谁打官司?和解费用处于什么段位? 

不同的和解

这不是瑞幸咖啡第一次诉讼和解。 

时间回到2020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 (OTC:LKNCY) 公告,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款,就有关该公司“有意且大幅”虚报2019年营收、低报净亏损的会计造假指控达成和解。 

这是迄今为止SEC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向中概股开出最大罚单。

SEC称,发现瑞幸咖啡“在公开发布的2019年财报中有意且大幅虚报营收及支出,并大幅低报净亏损”。 

SEC称,瑞幸尚未承认或否认这些指控。该公司已经同意支付罚款,根据开曼群岛临时清算程序而向证券持有人支付的特定款项可能抵消部分罚款。 

这一次是与投资者的集体诉讼民事和解。

据此前参与瑞幸咖啡相关诉讼案件的美股维权律师、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所称,进入诉讼程序以后,被告也就是上市公司一般会提出一个动议,申请驳回案件。如果法院同意驳回申请,那么案件在第一关就被挡住了,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这样索赔诉讼就结束了。 

如果案件没有被驳回,下一步就进入正式的诉讼程序。这种情况下,被告有可能会和原告协商寻求和解,争取通过达成调解来赔偿投资者的损失。这样双方基本上就是讨价还价的谈判过程,绝大部分此类诉讼都是以和解来解决的。 

SEC的诉讼和解仅仅是第一步,瑞幸咖啡还将给因欺诈而损失的投资者以交代。 

而“给投资者以交代”中的投资者,就是本次瑞幸咖啡公告的投资者集体诉讼的原告。 

谁是原告

原告是具有政府背景、掌管并运营“养老钱”的两家机构投资者。

瑞典养老基金Sjunde AP-Fonden (简称AP7) 和美国路易斯安纳州警察养老和救助基金为首席原告,Bernstein Litowitz Berger & Grossman LLP和Kessler Topaz Meltzer & Check LLP在该案中是所有投资人的代理律师事务所。 

为什么他们成为了原告? 

2020年5月15日,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的地区法官刘易斯·J·利曼合并了相关诉讼。2020年6月12日,利曼法官任命路易斯安那州警长退休金和救济基金为联合首席原告,伯恩斯坦·利托维茨·伯格和格罗斯曼律师事务所担任联合首席法律顾问。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首席原告,证券欺诈案初期,法庭将指定一位首席原告代表集体主导案件。一位个人或机构、或一组个人或机构均可担任首席原告。法庭通常指定出庭原告中损失最大的一位或一组担任。 

AP7,Sjunde AP-fonden,是一个政府机构,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它的任务是管理瑞典人民的保费养老金基金。 

AP7是保费养老金系统中唯一的国家参与者,并提供基金组合AP7 Såfa。 AP7Såfa是高级养老金储蓄者的默认选择,这意味着除非他们另有选择,否则投资者会自动分配到AP7Såfa。 

 图片来源:官网

AP7投资于多个不同行业的全球股票,核心策略是通过跟踪市场指数而不是单个股票来利用整个股票市场的回报。其投资包含股权投资、AP7股票基金的核心投资组合包括96%的全球股票和4%的私募股权、杠杆基金、固定收益投资等类别。 

简单理解,AP7是一家以瑞典养老金为核心资金来源的资产管理机构,核心业务是证券投资等,类似于中国的社保基金投资业务。 

路易斯安那警长退休金与救济基金 (Louisiana Sheriffs Pension & Relief Fund) 是一家位于美国洛杉矶巴吞鲁日的安全退休金。路易斯安那州警长退休金和救济基金 (LSPRF) 是根据路易斯安那州修订法令11:2171的规定设立的成本分摊多雇主固定福利养老金计划,为路易斯安那州警长办公室的员工、路易斯安那州警长协会和警长养老金和救济基金办公室的员工提供退休、残疾和遗属福利。

图片来源:官网

与AP7类似,路易斯安那警长退休金与救济基金是根据该州法律规定成立的机构,以警察退休金等为核心资金来源的资产管理机构。 

也就是说,瑞幸咖啡投资者集体诉讼的原告是两家资产管理机构,而这两家机构的资金来源是很多人的养老钱。

赔了养老钱,肯定不答应,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两家代理律所。 

谁是代理律所

代理律所和代理律师,也大有来头。律所之一是Bernstein Litowitz Berger & Grossmann LLP (“BLB&G”) ,1983年成立,于美国纽约、加利福尼亚以及路易斯安那等设有办事机构。BLB&G 是全球公认的领先律师事务所,代表个人和机构客户提起集体诉讼和私人诉讼。 

图片来源:官网

这是一家在集体诉讼领域有过辉煌战绩的律所,比如其代理过的世通证券诉讼 (总追回款超过 61.9 亿美元) ,胜腾证券诉讼为原告达成近32亿美元的和解。 

图片来源:官网

世通证券诉讼曾是一起惊动美国总统并让总统怒不可遏的惊天大案,当时舆论场对该案的关注,一点不亚于瑞幸咖啡的造假丑闻。 

2002年4月,世通财务作假丑闻曝光,涉及金额高达110亿美元,从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公司欺诈案。当时正在加拿大出席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的美国总统布什得知后异常震怒,表示要全面调查世通一案。丑闻披露后,世通公司很快申请破产保护,后获得重组,并更名为美国微波通信公司。 

2002年8月12日。科特法官任命纽约州共同退休基金为首席原告,并任命共同退休基金选择的BLB&G为该集体的联合首席法律顾问。 

根据美国联邦地方法官丹尼斯·科特批准的协议,在世通破产时持有该公司股票和债券的近83万投资者和有关机构将获得赔偿。赔偿金将由该案的被告们支付。这些被告包括投资银行、审计公司、前世通首席执行官伯纳德·埃贝斯等。这些被告被指控篡改世通公司财务报告,从而误导了投资者。 

最大一笔赔偿金来自花旗集团,总额达25.8亿美元。另外,摩根大通公司将支付20亿美元。埃贝斯也将放弃其大部分个人资产,包括在密西西比的一座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以及他在一个木材公司、一个小码头、一个高尔夫球场、一家饭店和面积达数千英亩的林地中所持的股份。 

而当时的审理法院,正是现在瑞幸咖啡集体诉讼的审理法院,纽约南区地方法院。 

当时受害者群体之一就是州养老基金,世通股票暴跌使美国一些在世通注入大笔投资的州养老基金遭受重创。据初步估计,美国第二大养老基金纽约州养老基金在世通的投资损失高达3亿美元,密歇根州养老基金损失约116亿美元;佛罗里达州养老基金曾因安然股票暴跌遭受了约3亿美元的损失,此番在世通股票上又损失8500万美元至9000万美元。 

而此次首席原告之一的路易斯安那警长退休金与救济基金所在地就有BLB&G的办事机构。 

瑞幸咖啡案件的负责人是该律所位于纽约的三位合伙人 ,分别是:萨尔瓦多·J·格拉齐亚诺、约翰·里齐奥-汉密尔顿、斯科特·R·福列塔。 

萨尔瓦多·J·格拉齐亚诺被公认为该国顶级证券诉讼律师之一。他曾在各种重大证券欺诈集体诉讼中担任首席审判顾问,代表机构投资者和对冲基金客户追回数十亿美元。包括:Merck & Co.,Inc.(Vioxx)Sec.诉讼以及纽约州教师退休系统诉通用汽车公司等案件。而其本人在进入私人执业之前,曾在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担任助理地区检察官。 

约翰·里齐奥-汉密尔顿是起诉In re Wachovia Corp.债券/票据诉讼的团队成员,该公司代表投资者在该诉讼中追回了总计 6.27 亿美元,这是历史上最大的15起证券集体诉讼追回案之一。 

斯科特·R ·福列塔在进入法律界之前,曾经在一家投资银行担任资本市场分析师。 

Kessler Topaz Meltzer & Check LLP于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加利福尼亚州设有办事处,是世界上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专门从事复杂诉讼的诉讼。1987年成立。该公司参与了一些最引人注目的案件,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其在挑战特斯拉2016 年收购 Solar City Corporation 的衍生品和集体诉讼中担任联席首席法律顾问。 

图片来源:官网

AP7正是其重点客户之一。 

SEC的诉讼属于行政诉讼,而眼下这个和解属于投资者的证券集体诉讼 (民事诉讼) 和美国司法部针对高管的指控 (刑事诉讼) 。 

美国司法部针对高管的指控(刑事诉讼)是瑞幸咖啡极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特别是司法部的刑事指控,可能会要求高管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比如有期徒刑,并同时处以罚金。 

不确定性依旧

回到2020年,有关瑞幸咖啡的一切转折,来的都很突然。 

2020年1月,一份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令瑞幸股价涨势戛然而止,但是瑞幸随后进行了反击。4月2日,瑞幸咖啡提交给SEC的文件显示,公司董事会成立的专门委员会经过调查初步明确,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期间,瑞幸咖啡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整个市场哗然。 

5月21日,停牌42天的瑞幸恢复交易。盘前瑞幸股价已出现闪崩,一度跌超50%,开盘后经历一路抛售最后收报2.82美元,跌幅达35.76%。就在开盘前一天,瑞幸披露公司已于5月15日收到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关于启动退市程序的通知。 

6月29日,瑞幸咖啡正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停止交易,进入退市程序。 

从一飞冲天到跌落尘埃,才不到一年半的时间。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幸咖啡已在中国56个城市运营3929家自营店,并运营874家合作店。 

9月21日晚间,瑞幸咖啡补发经SEC审计的2020年财报。当中显示,2020年净收入40.33亿元人民币(6.181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33.3%,这主要得益于瑞幸咖啡高品质产品平均售价的提高。 

瑞幸2020年的运营亏损额为25.87亿元,较2019年的32.13亿亏损有所收窄。净亏损近56.0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7.25%,原因与SEC结算条款、信托投资减值等相关。 

根据瑞幸咖啡公告,现任管理层履新一年多来,对之前战略和模式进行了根本性的调整创新,取得显著效果。 

此次和解协议能否转变为正式协议并得以签署,以及瑞幸咖啡面临的刑事诉讼,尚未落地。放在更广阔的视角下,在瑞幸忙于应付内忧外患的同时,国内咖啡赛道出现了M Stand、Manner等获得资本加持的新玩家,这都为瑞幸咖啡的未来带来了不确定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司马慎独,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瑞幸咖啡

阿里巴巴

法律界

特斯拉

罗斯曼

七国

微信

下一篇

瑞幸2020年运营层面的财务表现,显示出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值得被重新关注。

2021-09-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