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首富,又是一个华人

华商韬略·2021-09-09
腾讯一手捧出来的“东南亚小阿里”。

如果真要总结李小冬的成功之路,那大概只能说——MBA改变命运。

01 低调的首富

2021年8月31日,随着新加坡冬海集团(Sea Ltd)的股价一举冲到了338美元的历史新高,冬海集团创始人李小冬正式以198亿美元的身家登顶新加坡首富,超过了立邦集团创始人吴清亮、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以及Facebook联合创始人爱德华·萨维尔林。

跟首富身份相反,李小冬本人是个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人。他讲话轻声细语,极少接受媒体采访,也几乎从不在公众场合演讲发声。

他喜欢游戏,也喜欢足球。在大学英语课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个学生都为自己取一个英文名,生性内向的李小冬选择了《阿甘正传》男主人公的名字——Forrest。Forrest Li,他是这样叫自己的。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低调、内向,甚至有些害羞的年轻人,心底里却藏着常人难以匹敌的野心。

大学毕业四年之后,他毅然放弃国内的高薪职位,只身来到美国攻读MBA。

而在美国期间,他将结识一同携手奋斗却又最终惨烈分家的创业伙伴——互联网创业时代的红人代表,陈欧。

李小冬与陈欧同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MBA校友,也同为对战游戏平台GGgame(冬海集团前身)的联合创始人。

2008年,陈欧以7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GGgame的35%创始股份,并在MBA毕业后拿着这笔资金回到中国,创立了聚美优品。两位曾经的老搭档自此分道扬镳,各行各道。

聚美优品是辉煌过的,作为电商时代的宠儿,它曾经在化妆品团购领域创下过多项奇迹,成立仅仅4年就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

可就在6年之后,聚美优品在假货、水军、营收、利润不断缩水等一系列负面新闻的打击下,市值从巅峰时期的57.8亿美元一路缩水至2亿美元,最终被迫在2020年惨淡退市。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小冬旗下的冬海集团如今市值高达1900亿美元,作为东南亚电商及游戏平台领头羊,还将触手不断伸到支付、外卖领域,成为继阿里、腾讯之后,亚洲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巨头。

02 MBA改变命运

李小冬出生在1978年的天津。

这是高考制度重新恢复的第二年,这一年全国一共有610万人报考,最终录取40.2万人。

李小冬成长的年岁,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激荡的岁月。高中毕业之后,李小冬以优异成绩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工程系毕业,来到了这片被称之为“十里洋场”的花花世界

毕业后的李小冬没有从事技术相关工作,而是选择了加入摩托罗拉这家当时红得发紫的外企,成为了一名人力资源经理。

21世纪初的上海外企职位是让无数外人艳羡不已的美差,但对于李小冬而言,无论是摩托罗拉还是后来的康宁,这些安逸职位并不能让他满意,反而让他陷入无名的焦躁当中。

2005年,李小冬飞到美国旧金山,参加当时女友(也是未来的妻子)的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

在这场毕业典礼上,李小冬遇到了一个改变他命运的偶像。

2005年的夏天,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受邀来到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讲——Stay hungry,stay foolish。

这场演讲是乔布斯生前最精彩的一次发言。坐在台下,李小冬被乔布斯深深震撼。接下来两个月里,李小冬在YouTube上翻来覆去地观看这场演讲,也坚定了自己干一番事业的决心。

随后,李小冬毅然放弃了国内的大好前程,申请了斯坦福大学的MBA项目,来到美国,一切重新开始。

在李小冬来到斯坦福的第二年,通过同学的介绍,他认识了陈欧,一名同样正在申请斯坦福MBA的新加坡留学生。

陈欧比李小冬年轻5岁,是个少年天才。他是个电竞爱好者,曾经在留学的南洋理工大学组织了电竞协会,规模十分可观。

那是个《魔兽世界》游戏风靡全球的年代,国内的浩方对战平台刚刚崛起,新加坡市场还是一片空白。陈欧看准了这个机会,大学期间就创办了在线游戏对战平台GGgame,让横跨欧亚大陆的玩家可以直接在线竞争。

GGgame在新加坡几乎是一炮而红,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蜂拥而至,公司以惊人的速度爆炸式增长。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如影随形,新加坡涌现出了一大批与GGgame类似的游戏平台。

由于陈欧与创始团队几乎全都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学生,在融资屡次碰壁下,陈欧萌生了申请斯坦福大学MBA的计划,原因非常单纯——当时的他与团队都认为,投资人之所以选择支持竞品,是因为对方创始人团队的MBA背景。

GGgame的成功让陈欧的MBA面试非常顺利,在拿到录取通知后,他很快结识了李小冬。

对游戏的共同爱好让二人在聊到GGgame时几乎一拍即合。很快,李小冬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了GGgame团队,并最终担任了公司CEO,负责商务与团队搭建,持股30%;陈欧作为创始人,持股35%。

李小冬的加入确实让GGgame成功获得了融资,发展速度更上了一个台阶。据称天使投资人是李小冬妻子的同学。

但接下来的走势开始不妙。陈欧与李小冬之间开始逐渐出现分歧,公司从内斗走向分裂,并最终造就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历史上的一次声势浩大的隔空骂战。

2008年,陈欧以70万美元将自己的所有股份卖给了李小冬,离开了GGgame,并在2009年MBA毕业后回国创办了聚美优品。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有两个版本:

  • 版本一,在聚美优品2014年上市期间,一篇名为《JMYP的C公子》的匿名爆料文章开始在网络传播。文中,作者自称是曾经与陈欧打过交道的VC,并表示陈欧的GGgame在李小冬加入前只是一个“壳公司”,陈欧在创业没几天就甩手离开新加坡去往美国读书,并在后来主动找到李小冬,表示自己“需要用钱”,在公司还没有实现任何盈利的时候将35%的股权套现成70万美金,潇洒离场。
  • 版本二,上文发布后,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GGgame元老员工、陈欧在南洋理工的大学同学刘辉发表名为《陈欧和我怎样从Garena被迫出局——我和“Forrest Li”不得不说的故事》的万字长文,直斥上文处处篡改历史,抹黑陈欧,并表示当年李小冬以各种手段夺下GGgame的控制权,并将陈欧和一众创业元老排挤出了公司,并逼得陈欧最终贱卖股份,含恨离开。

两位当事人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承认过任何一个版本的故事。

03 第一张船票:腾讯投资

2009年,陈欧离开后,李小冬选择了继续留在新加坡,并清算了GGgame的游戏对战平台业务,将公司改名为Garena,开始了一次彻底的转型。

有关陈欧的是非暂且放在一边,这次决定,将直接影响公司未来多年的命运。如果没有这次转型,李小冬可能只会是万千科技创业者中的平凡一员,GGgame也只会像浩方、联众一样,成为昙花一现的游戏对战平台,爆红之后迅速被遗忘。

当时,《魔兽世界》《DOTA》等游戏的热度开始下降,对战平台逐渐没落,其他网络游戏却依旧火爆。押准了时代脉搏的李小冬决定,公司应该专注代理网络游戏发行业务,并立志将Garena打造成东南亚最大的游戏发行平台。

2009年,Garena首次试水多人在线射击游戏《Black Shot》在东南亚的代理与发行,并取得了非凡成功。

由于东南亚市场网络基础建设薄弱,住宅宽带普及率极低,网吧成了大型游戏的分销重镇,也成了决定一款游戏成功与否的关键环节。

深谙东南亚市场规则的李小冬打造了一支强大的“网吧地推军”,在各个网吧进行线下点对点推广,最终在整个东南亚形成了一张高达7万个节点的关系网,带来了一骑绝尘的渗透率。

作为一个中国人,李小冬把东南亚市场翻来覆去地研究得异常透彻,真正做到了比东南亚人还懂东南亚人,这是Garena的制胜法宝,也是李小冬未来称霸东南亚的绝招。

2010年5月,Garena拿到了来自国内游戏巨头腾讯的投资——但重点不是钱。

在李小冬的多番努力之下,腾讯最终批准了将爆款游戏《英雄联盟》的东南亚独家代理权交给了Garena。

收到《英雄联盟》制作方董事会批准代理权的消息是在早晨6:30,半个小时后,李小冬就激动地冲到办公室,手心颤抖地在代理协议上签下了大名。

对于游戏平台而言,一款爆款游戏足以改变整个市场的竞争格局。

在随后的几年里,Garena迅速发展成为东南亚最大的游戏发行商,陆续拿下了《鹿鼎记》《火瀑》《地下城与勇士》等知名游戏,并将版图从新加坡不断拓展到台湾、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泰国和印尼,成为新加坡第一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互联网独角兽,成长为足以垄断游戏市场的“东南亚小腾讯”。

04 称霸之路

但称霸游戏市场并没有让李小冬得到满足。他不仅要做“东南亚小腾讯”,还要做“东南亚小阿里”。

2015年6月,李小冬领兵杀入电商市场,推出了日后大火的“东南亚版淘宝App”——Shopee(中文名“虾皮”)。

李小冬的这个决定,腾讯自然是支持的。在国内一直没能啃下电商这块肥肉,腾讯始终对此耿耿于怀。

Shopee是款从功能到配色都与淘宝高度相似的电商平台。发布之初,它借鉴了淘宝当初的做法,对买家卖家都实行免费政策,一时间吸引了大批初始用户。

到2018年第四季度,其复合增长速度达到了GMV季度40%、单量季度36%,几乎称得上是“横冲直撞”,迅速从默默无闻冲到了第一梯队。

事实上,东南亚一直是阿里电商业务出海的重镇,早在2012年,阿里就在泰国曼谷开设了第一家海外电商学校,并在此后多次进行金额过亿的投资与合作。

2016年,阿里更火速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由法国人皮尔·彭龙创办的东南亚电商一哥Lazada的51%股份,第二年又增资10亿美元将控股比例增加到83%,形成了绝对控股。

论财力、资源、人脉,阿里都是李小冬创业路上最强大的一个竞争者。Lazada早在2012年就创立了,比Shopee抢跑了三年多,有着雄厚的用户积累。如果Lazada趁此机会大举反扑,尚且稚嫩的Shopee将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李小冬比竞争对手都更深刻地理解东南亚,理解它那特殊、神秘而又令人着迷的复杂生态。

东南亚由中南半岛和马来群岛组成,其中有11个国家。虽然都包含在“东南亚”这个范畴里,但各地之间风土人情、市场定位、消费水平,甚至物流水平都大不相同。

举个例子,泰国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国家,人口总数超过6900万人;邻邦新加坡却是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人口尚不足600万人;而单是印尼一国境内就有580种语言,数百个民族,总人口数高达2.62亿人。

在经济、种族、文化、信仰包罗万象的东南亚,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这个人就是李小冬。

深耕东南亚市场多年的李小冬将东南亚11国的本地化运营运用得炉火纯青。

  • 比如,在印尼,Shopee为了迎合当地人的饮食习惯,推出了专门的伊斯兰产品和服务;
  • 在网络文化发达的泰国,Shopee不仅聘用当地网红宣传带货,还在4.13泼水节等重大节日灵活配合促销活动;
  • 在消费水平较低、注重性价比的马来西亚,Shopee常年使用高价折扣、“全网最低”的促销手段;
  •  

2019年,在其他东南亚电商竞争平台反应过来之前,Shopee已经追平了具有超强先发优势的Lazada,并在部分地区实现反超。

到了2020年,Shopee更是一骑绝尘。据APP Annie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Shopee在东南亚购物App总下载量、平均月活及安卓用户使用总时长等指标中均排名第一,在全球购物类别仅次于亚马逊。

受游戏与电商业务的多重利好刺激,2020年,李小冬控股的冬海集团股价从40美元左右一路飙升到了200美元区间,公司总市值正式踏入千亿美元大关。

而到了2021年,在Q1、Q2财报的多番利好刺激之下,2021年冬海集团股价一路创下历史新高,终于在8月31日突破338美元,将李小冬送上了新加坡首富的位置,冬海集团也超越京东、美团、拼多多,成为全亚洲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巨头。

如今,在称霸了整个东南亚市场之后,李小冬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从2019年开始,冬海集团不断将触手伸到拉美地区,Shopee以闪电般的速度进入巴西等国家,力求在拉美这片同样年轻、同样复杂、同样快速增长的新兴热土上,复制来自东南亚的传奇。

而在新加坡,李小冬只是中国移民富翁的一个代表。从海底捞张勇夫妇、迈瑞医疗李西廷,再到李小冬,中国出身的企业家近几年轮番霸榜新加坡首富。在这些顶级企业家之外,那些发迹后移民新加坡的不知名企业家,名单想必更长。

参考资料

[1]《Sea:“东南亚小腾讯”是如何发家的?》奥特快谈

[2]《一个天津人,去新加坡创业,做出了东南亚最大的初创公司》彭博社

[3]《腾讯和阿里的东南亚之争》蓝鲸浑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南来,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新加坡新首富,又是一个中国人》

+1
15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腾讯

聚美优品

海底捞

迈瑞医疗

关系网

花花世界

龙创

人力资源

微信

浑水

上海交通...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