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Cepton CEO裴军:激光雷达应用的扩展还在路上

张婧怡·2021-08-31
可以看到的是,在自动驾驶赛道上,激光雷达还有更多可能,自动驾驶的江湖里,激光雷达的传说不会落幕。

文 | 张婧怡

编辑 | 苏建勋

自动驾驶风潮已至,激光雷达迎来“元年”。

8月初,激光雷达公司Cepton宣布,其汽车一级供应商合作伙伴、当前股东,KOITO MANUFACTURING CO., LTD.(日本小糸制作所),承诺再次向Cepton追加5000万美元投资。

此外,今年7月,Cepton还宣布,已与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底特律世界排名前五的汽车制造商达成合作,并赢得业内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ADAS激光雷达量产订单。

该汽车制造商将在其下一代高级辅助驾驶系统(ADAS)内装载Cepton激光雷达。这一辅助驾驶系统将于2023年起被部署于多款不同车型之内,不仅仅局限于高端车系。

这意味着,Cepton将成为首个实现大众市场化的激光雷达公司。

对此,Cepton CEO裴军表示,Cepton早在2016年创立时,就将目光聚焦于ADAS市场,并致力于为大众用户提升汽车安全性,将为推动汽车安全性与自动化的长期目标而努力。

在8月26日Cepton举办的线上媒体沟通会中,裴军详细介绍了MMT技术的三个重要因素:优性能、低成本和可靠性。

一直以来,Cepton深耕激光发射和传感阵列领域——帮助激光雷达获得高分辨率图像,其中Cepton MMT®激光雷达技术采用无旋转、无反光镜、无磨损的专利设计,使得激光雷达真正兼具上述的三个因素,同时实现了激光雷达的尺寸和功耗的最小化,使得装载位置的多元化成为可能——Cepton的激光雷达可被装载于汽车装饰带内、车前灯内、车顶及挡风玻璃后。

Cepton激光雷达

“我们所有的设计都一直在考虑平衡点在哪里,跟车、跟一级供应商的合作中,都在思考做到性能、成本、可靠性的平衡点。抓住了ADAS市场里面的最大的激光雷达订单。”裴军这样说。

事实上,通过Cepton在激光雷达领域的动作也不难窥见,整个激光雷达领域正乘着自动驾驶发展东风,逐渐走进大众视野。

如果说AI在汽车领域的应用催生了自动驾驶,那么激光雷达则是自动驾驶的“眼睛”,相比毫米波雷达、摄像头、超声雷达等方案,激光雷达在可靠度、探测距离、夜间表现等方面更具备优势。

实际上,激光雷达的发展历史已有数十年。从 1960 年激光器诞生后不久,激光便被应用于各种测量场景,科技界迅速将激光应用在测距仪和激光雷达当中,早在 1971 年,激光雷达便跟随阿波罗 15 号进行了月面测绘。但一直以来,受制于各类激光设备的技术难度,激光雷达成本较高,商业化场景较少。

但这一局面在 21 世纪得以改变,包括 DARPA、Velodyne 等政界、 军界、商界重要成员合力推动激光雷达发展,2005 年,Velodyne 首次将 64 线激光雷达应 用于 DARPA 挑战赛,2007 年 Velodyne 生产出首台商用 3D 动态扫描激光雷达,成为该行业的重要时刻。此后,Ibeo、Valeo、Luminar 等公司相继推出各自的激光雷达产品,技术上各有优势,机械式产品逐渐转变为固态产品,产品成本逐渐降低。

今天,激光雷达的市场也在不断扩大。根据旭日大数据估算,预计2023年全球搭载激光雷达的车辆或能突破30万台;到2025年全球市场规模可以达到137.8亿美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裴军用“又一年”来概括2021年激光雷达的发展历程,裴军说,自动驾驶的元年只是激光雷达的新一年,“总会有更好的。”

以下为Cepton CEO裴军与36氪等媒体的采访实录,经编辑后发布:

媒体:Cepton在北美、欧洲都有市场布局,而事实上中国市场是有着AI应用最大场景的,国内的激光雷达的市场现在也很火热,Cepton对于中国市场是不是有相关合作和拓展?

裴军:其实市场智能汽车时代的到来,大家都很清楚对于智能汽车,包括国家战略方面也清楚地指出了汽车要往电气化、自动化、互联化、可靠、安全这些地方发展。所以说激光雷达正好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机遇和挑战。这也是为什么国内这几年像雨后春笋一样有很多的激光雷达公司自动冒出来。

所以Cepton是认为有一个武功里面说的“唯快不破”,技术上,我们会基于MMT的核心技术,坚持低成本、高性能、高可靠性,这也我觉得目前现在最快、最成熟、能够落地的一个大规模量产的方案。回答你刚刚的问题,虽然国内做激光雷达的公司也很多,做得非常好,但是我们这边坚信唯快不破,未来在中国市场其实也是这样,这个机遇我觉得非常好,所以我们也很有信心的能够让中国的车厂能够早日做到量产化。

媒体:Cepton的技术上是否存在激光、雷达之间相互干扰的情况?

裴军:一定会的。激光雷达是一个主动由自己发光的主动光源,由自己探测,就像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到外面去找东西,如果对面的人也拿一个手电筒在找东西,肯定有干扰。

我这打了一个很粗糙的比喻,如果说更细节的比喻,有很多技术细节可以分享。我自己是做工程的,也最早是学理工科的。最热衷的事情就是解决技术问题。凡是有一个问题,一定有一个解决方案,这几乎是我的人生哲学。

举例来说,毫米波雷达发射时是一个电磁波,而不是光波,通过发射电磁波、接收电磁波来探测前面的物体的距离和速度,前面有车也发射了一个毫米波雷达,跟你的波段是一样的。这时候你就被干扰了。大家就发明了FMCW这种调制波的方法。

媒体:未来激光雷达进一步成本下降的空间是怎样?

裴军:我们是第一款车用L3数量级激光雷达降到1000美金以下的。当然,1000美金下面的一个目标就是500美金以下。小的近距离的激光雷达是将来想要取代超声波传感器的,他们在近距离能判断用更高的分析度把传感距离、附近的这些东西能探测到。所以永远的目的就是降到100美金,今天就降到了这里,但是将来的目标就是要降到100美金以下。

媒体:Cepton是否有计划把方案落地道商用车项目上?商用车和乘用车之间的激光雷达是可以通用的吗?

裴军:有计划,但商用车的激光雷达市场上比乘用车小很多,因为1辆车只需要一两个激光,商用车和乘用车之间的激光雷达完全可以通用,像车载摄像头一样。像我们在OEM主车厂赢得最大的几个项目,这些所有的车型用的都是激光雷达,所以这是一个很通用的东西。不管是将来用的商用车还是什么,我们实际上变化不会很大,就像摄像头一样。

媒体:在激光雷达的使用上,商用车和乘用车用户关注的差别大吗?

裴军:激光雷达对于真正用户的成功,是让用户不知道激光雷达的存在。从安全系统上来讲,万一前面有人,驾驶者没注意到,激光雷达探测会自动踩刹车。如果是用户把辅助驾驶打开,它会随着路走,保证跟前车的距离。这些事情你并不知道有一个激光雷达在帮你做,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产品的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我们做了一个东西,而用户并不知道我们有这个在帮助你,但是对用户是完全必要的。

媒体:可以看到Cepton还在探索智能基础设施领域,未来对于智能感知解决方案的思路是怎样的?

裴军:我们的思路就是将来的感知系统要进入激光雷达。虽然现在给出的是一个点云的数据团、数据包,将来我们要做出来的就是在真实路况下,传感器是会告诉用户危险所在,这样传感器本身的价值就升到了更高的一层,而不是单纯的给你一个原始的数据包。所以这是我们的布局,也是可以说是一个想法。

我们今天是不是做到了这一步?其实还没有。但是我们有一个基础已经在那儿,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有激光、雷达、有产品,要不断的往上面加智能,这就是我们的思路。

媒体:未来激光雷达机普及的节奏和周期会是怎样的?

裴军:我觉得激光雷达跟摄像头非常像。20年前或者十几年前,车载摄像头还是一个新鲜玩意,它在高档车上用得也并不是很多,而现在车载摄像头几乎是自动驾驶的一个核心部分。从刚开始只是一个安全系统的紧急刹车装置、一个传感器,到有辅助驾驶、自动驾驶,最后我可以完全相信这会变成(政府)规定的每个车里必须要有的传感器。所以我想激光雷达类似一个传感器,在成本不断的下降的过程中,它的应用也会慢慢被扩展。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