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的搜狐,再现了“伤仲永”

翟菜花·2021-08-19
互联网行业中的“方仲永”,搜狐当下满是挣扎与无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翟菜花”(ID:zhaicaihua520),作者:翟菜花,36氪经授权发布。

北宋王安石曾讲过这么一个故事,金溪农民方仲永,五岁展现出超人的天赋,后被父亲拉着四处赚钱,没有学习,十二三岁才华不如当年,再过七年“泯然众人矣”。前人用故事为后人警示,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仲永一类的故事在当下仍有案例。

在风云迭起的互联网江湖中,搜狐可以说是互联网行业中的方仲永。

搜狐的方仲永之路

作为国内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搜狐在国内早期互联网行业中风光无限。

天眼查APP显示,搜狐在经过两轮融资之后,在2000年就登陆了美股市场,此时阿里巴巴还未成立,百度也才成立几个月。搜狐是国内第一家经过风险投资成立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张朝阳的博士学位,又是美国海归,为搜狐再添光环。

作为国内三大门户网站(搜狐、新浪、网易)之一,搜狐在互联网行业中具备先发优势,且由于搜狐前身爱特信在1996年就开始创建,为互联网江湖留下了许多传说。

例如创始人张朝阳曾拒绝马云入职,激励马化腾创建QQ,邀请李彦宏入职被拒,但李彦宏却利用搜狐的案例获得了风险投资创建百度……除了与后来者BAT创始人的故事外,搜狐为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输送了很多人才。优酷古永锵、爱奇艺龚宇、酷6网李善友、秒拍韩坤等,都是搜狐出来的创业者。

早期搜狐,拥有先发优势、知名度等多个红利,旗下拥有门户网站搜狐、年轻人社区ChinaRen、搜索网站搜狗、房地产网站focus.cn等资产,并且在2005年成立背景奥运会赞助商,在2008年出尽风光。回顾来看,彼时的搜狐如五岁仲永的诗,皆有可观。

不过,仔细分析,在搜狐的风光路上,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在PC互联网时代,腾讯的社交占据流量大头,阿里的电商直击变现,搜狐均错失。而百度的搜索,靠着排名广告躺着赚钱,搜狐则是跟随推出搜狗。在2010年左右的微博潮,搜狐推出微博产品时间同样落后于新浪。

搜狐的门户网站、搜狗、新闻、畅游、视频等为搜狐带来了一定的营收,但到了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交接之际,搜狐在互联网行业中的地位,其实已经“不能称前时之闻”。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搜狐一步步“泯然众人矣”。据搜狐公布的财务数据可以得知,甚至出现连续16个季度亏损。互联网行业的商业逻辑是流量获取——分发——变现,我们不妨从这三个角度来分析搜狐是如何落后的。

从流量获取的角度来看,搜狐缺少拿的出手的国民级应用。搜狐视频虽然在2013年取得一定数量的美剧版权,却因“先审后播”而停滞,搜狐新闻、门户网站等难以担当流量获取大任。唯一称得上国民级应用的还是在搜狗旗下的搜狗输入法,工具属性使其容易获取流量,但难以变现。

从流量分发的角度来看,搜狐一直落后。探索到门户网站综合类信息展示的信息分发方式后,搜狐在搜索词条类信息分发方式上落后于百度。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狐又没有抓住今日头条为代表的算法推荐类信息分发方式,再次落后。

从变现方式的角度来看,除了旗下搜索类业务搜狗的工具属性使其难以变现,搜狐现在的变现方式广告、游戏也都有些问题。在广告方面,算法推荐技术加持的效果类广告,价值大于搜狐新闻、搜狐视频的展示类广告;在游戏方面,搜狐畅游仅有最开始的一款《天龙八部》为爆款。且由于搜狐的流量池一直在下降,变现能力同样受到一定的影响。

2016年,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搜狐张朝阳提出“重回互联网中心”;2020年,在搜狐2019年度财报会上,张朝阳表示首先要让搜狐“活下去”。曾经的“互联网一哥”早已“泯然众人矣”。

近日,“泯然众人矣”的搜狐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据财报数据显示,搜狐第二季度总收入为2.04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28%。

或许是二季度营收增长,据美港电讯获悉,杰富瑞将搜狐(SOHU)评级从持有上调至买入,目标价从23.5美元上调至28美元。不过,投行的短暂看好,并不意味着搜狐已不再“泯然众人”。

挣扎与无奈

雪球网数据显示,截止至8月12日收盘,搜狐每股21.33美元,总市值8.38亿美元,已经望不到互联网行业第一梯队。曾经的同列三大门户的网易、新浪,PC互联网时代的后辈BAT(百度、阿里、腾讯),移动时代兴起的TMD(字节、美团、滴滴),还有快手京东拼多多、爱奇艺等互联网企业,搜狐市值与之均相差较远。

从资本市场的成绩来看,搜狐显然不只是“泯然众人”,甚至有些“不及众人”。回顾搜狐历史,就拿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来说,搜狐避开了移动支付、即时通讯、短视频等多个风口,一直在吃老本。近两年,或许是因为连年亏损,搜狐也开始挣扎。

一方面,搜狐开始追逐风口。2019年6月,搜狐推出“狐友”这一兼具社交、社区属性的应用。这与当年年初字节跳动、罗永浩、王欣纷纷发布自己的社交产品,认为被微信垄断的社交领域仍有机会,但多闪、聊天宝、马桶MT三款社交产品发布不久之后就没了声音。“狐友”也是如此,虽然张朝阳极力为其站台,但同样在社交领域难以生存。

2020年,直播带货极其火热,搜狐同样进军直播领域。不过,也只是留下“张朝阳和伊能静跳舞”等话题。

另一方面,搜狐对自身业务进行了取舍。一是将旗下游戏公司畅游私有化,自负盈亏。私有化之后过得不错的也有先例,例如电商网站先行者当当,退市之后虽然离开了电商平台的竞争中心,但连续多年保持盈利。

畅游的私有化也确实为搜狐带来正向的现金流。据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搜狐在线游戏收入为1.51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43%,较上一季度下降14%,是搜狐当下的第一大营收途径。

二是搜狗卖身腾讯。搜狗曾是搜狐营收占比最大的部分,以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为例,搜索相关业务占总营收比为63%,不过贡献正向现金流的只有品牌广告和游戏业务。搜狗卖身腾讯后,搜狐可以获得大量资金,这对于常年亏损的搜狐来说,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搜狐的“挣扎”还是有一定的作用,近几个季度,搜狐已经摆脱亏损,开始盈利。据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归于搜狐公司的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为22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100万美元,上季度净利润为3200万美元。

不过,搜狐的“挣扎”让搜狐的处境变得更加“无奈”。据雪球网数据显示,截止至2021年8月12日收盘,搜狐的动态市盈率(TTM)仅为8.02。一般来说,市盈率在0-14为低估。搜狐虽然摆脱了亏损,却并没有摆脱被低估的境遇。

同日数据,网易的动态市盈率为30.88,微博的动态市盈率为40.06,B站虽然一直在亏损,近期股价也一直在下跌,但仍有307.26亿的市值。资本市场看中的是企业的长期价值,押注的是企业的未来,但搜狐好像并没有让资本市场看到其想象空间。

一是社交、直播等新领域的探索没有成绩,搜狐该向哪方面探索?长视频领域版权大战,要么与内容端联系紧密,如芒果TV,要么就是有资本加持,爱优腾后面有BAT。虽然在线音乐领域有反垄断规范版权,但长视频市场并不涉及垄断,当下的长视频领域资金仍占很大的影响,搜狐的资金很明显不足以支撑其在长视频领域投入过多。

另外,搜狐在今年5月份发布的明星数字人技术,可以播报新闻。先不说这一技术有没有百度的AI强,明星本身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授权成本支出均是问题所在。

二是当下的主要营收是靠品牌广告和游戏,而这两面均有一定的问题存在,在第一部分中对搜狐变现方式的分析有提到一部分。此外,或许是前几天某篇文章对于游戏“精神鸦片”的称呼,让搜狐在业绩会上声明青少年群体对搜狐游戏业务收入贡献“基本没有”。虽然游戏不针对未成年人,但搜狐很明显缺少新爆款来吸引新流量。

而且游戏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字节跳动、快手、B站等纷纷加入游戏圈内卷,米哈游、莉莉丝等游戏公司实力同样强劲,搜狐畅游依旧面临很多挑战。

三是搜狗的卖身,让搜狐失去了搜索业务。虽然移动互联网时代去中心化,但搜索对于各个互联网企业来说依旧是重要的流量入口,字节跳动、腾讯、阿里等企业都在加码搜索,搜狐却全卖了。互联网行业的基础是流量,搜索流量入口的失去,对于搜狐的商业价值想象空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做调整,搜狐一直在亏损;做了调整,搜狐未来的想象空间变得更低。做了多年“方仲永”,再想获当年之风光,着实有些困难。

总而言之,搜狐早年的风光,“受之天也”,占据着互联网发展的时代红利,在后续的发展中“不受之人”,未能在互联网的发展中抓住风口,改革自身,导致“泯然众人”,甚至有些“不如众人”。在搜狐近些年的调整中,也能看出其挣扎与无奈。

在去年直播带货期间网上的一幅关于各个互联网企业在直播方面的布局插画,搜狐躲在帷幕后沉思,看着处在牌桌上的百度、阿里、字节、腾讯。这一插画虽然是有关直播布局的插画,其实也能反映出搜狐当下在互联网行业中的位置。

希望搜狐可以在未来抓到一些机遇,重回互联网主流视野吧。

+1
1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752480222
特邀作者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752480222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互联网厂商和线下零售巨头的博弈

2021-08-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