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不上市,张一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伯虎财经·2021-08-16
张一鸣还不想敲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伯虎财经”(ID:bohuFN),作者:唐伯虎,36氪经授权发布。

伯虎点睛:巨型独角兽的上市,没那么简单。

据伯虎财经的不完全统计,今年3月以来,字节跳动已经是第5次被传出要上市了。

字节跳动对传闻的回应,从“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变成了“张一鸣已决定无限期搁置IPO计划”。

媒体对其上市动态的密切关注缘于它的体量——据彭博社数据,字节跳动 2020 年广告收入 1831 亿元,平均每天都可以通过卖广告赚5 亿元,仅次于阿里巴巴

而摆在张一鸣前面的选择题,不是上还是不上,只是时机问题。

对于一个精神上追求“延迟满足感”的人来说,耐心有得是。

01 上市这件小事,谁会比较在意

互联网的造富神话中,字节跳动是值得期待的一个。

根据2020年3月的最后这一轮融资来计算,字节跳动估值已经超过千亿美金。与2016年相比,翻了十倍。

可以想见,从投资机构、管理层、到期权员工,不少人会因其上市而成为千万富翁。

(融资历程,图源:天眼查)

天眼查APP显示,字节跳动已经融资八轮。在诸多投资者中,早期天使轮进入的三人运气都不错。

刘峻是今日头条(2018年,公司才更名为字节跳动)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就在中关村的“醉爱”饭馆,他和张一鸣聊到如何把社交网络中的好内容通过技术筛选出来,做成个性化阅读。06年刘峻本人曾被奇虎360挖过去做社区搜索技术,遗憾在PC端没有做成。后来碰到张一鸣,一拍即合。

在同一家饭馆,刘峻还约过王兴和王小川,可惜都没投成。

以太资本的创始人周子敬单纯看人。“就觉得张一鸣这个人一定能成,于是借了80万投资他。”

搞笑的是,周子敬后来说,“跟着今日头条,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公司正确的成长路径是这样的。”

还有曹毅,在成立源码资本之后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便是今日头条。据公开金额是500万美元,在天使轮下这么大的重注,可谓果敢了。曹毅说,“这种级别的公司很稀缺,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投,有多少份额就拿多少份额,能投多少就投多少。”

张一鸣在某次年会上还分享了另一个早期投资人黄共宇,只是来北京旅游的美国创业者,偶然参观了一下公司,聊了产品技术,当下就说这团队“很硅谷”,能不能投资一下。

此外,SIG海纳亚洲王琼连投A轮、A+轮,据说已是头条最大的机构股东。

这一批人和机构,保守估计,等到字节跳动上市后退出,回报率都在2000倍以上。只有周鸿祎和新浪早早下车了,遗憾错失。

除了投资人之外,管理层与员工的期权也等着上市变现。

(核心团队,图源:天眼查)

今日头条创立没多久,就通过并购的方式吸纳了不少英才。

陈林来自一个做漂流瓶和天气应用的小团队,被并购后,陈林进入今日头条,后负责字节跳动教育和创新业务。

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曾是图片分享交流社区图吧的创始人。被并购后,张楠进入今日头条负责内涵段子,随后又带领团队整合诞生了抖音并带领其飞速增长。

字节跳动战略和投资的负责人朱骏,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创始人。2017年被张一鸣以10亿美元收购后,musical.ly朱骏和另一位创始人阳陆育均进入了字节跳动。

以收购代替招聘,一度成为张一鸣的挖才方法,收购前都会问一句“你愿意加入字节跳动吗”,如今这些人大部分也都担当大将。

员工也是上市红利可期的。就在今年5月份,字节跳动还启动了一项针对在职和前任员工的股票回购计划。在职员工股权税前回购价格达826.35元/股,离职员工则为661.08元/股。一旦上市,员工们也能发笔小财了。

02 张一鸣的“延迟满足感”?

市值上去了,上市是众望所归,各方利益需要平衡,可张一鸣还在“拉锯”。

时钟拨回到2013年,今日头条成立不到一年时,某巨头给张一鸣发了一个投资offer,很诱人,令他纠结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的选择是拒绝。

“这是个兴奋剂,在自己内功未成之前,会导致内生力量受到遏制。”张一鸣担心,接受巨头帮助,会被迫站队,使得自己的想法不再自由奔放。

同样的事情在2016上演,传言马化腾也要收编今日头条。

“我创立公司,才不想成为腾讯高管,这样多没意思。”也许就是那时候开始,张一鸣喜欢用延迟满足感来解释选择——有人来收购,好处是明显的,坏处是隐藏的,很多人容易高估好处,低估坏处,这是典型的延迟满足感不够的体现,对长远信心不足。

有了对长远价值有坚定的判断,那么,当下的诱惑不值一提。

“不要只想着做春播秋收的事。”张一鸣说。

如果一定要给字节跳动IPO延迟谜团寻找一个内在动因,张一鸣始终强调的延迟满足感或许算一个:如果一件事情你觉得很好,你不妨再往后 delay 一下。

天使投资人刘峻评价张一鸣有两个特点:敢做梦,格局大。

今年5月提出辞去CEO之后,他就计划放下日常管理工作,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对张一鸣来说,比起上市敲钟,长远发展更为重要。

根据公开资料,2020年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营业收入大约为2400亿元,净利润约为450亿元。“不差钱”,是字节跳动不急于上市的一大主因。比起着急上市融资结果破发的快手,张一鸣有足够的资本泰然处之。

03 全球化野心受阻

从现实来看,目前几大业务头条、抖音都处于发展期,抓紧时机扩张,提升市场占有率,是为上市赢得更高估值的办法。

野心之外,事情还有另一面。

当下,可能确实不是上市最佳时机。

在张一鸣的蓝图中,字节跳动是“born to be global”(伯虎译:为全球化而生)。

2019年,张一鸣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的公开对话中说:互联网是互联互通的,将来一定是全球竞争。如果你不能做到全球配置,那你就不能运用全球的规模效益,包括市场、组织、人力资源等。

也正因这一理念,字节跳动很早就开启海外业务的布局,并且成绩显著。从 2015 年开始,先后推出海外版今日头条 TopBuzz,投资印度新闻应用 Dailyhunt,收购 Musical.ly 并入抖音海外版 Tiktok。

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2021年7月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以超过6300万下载量,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

(图源:网络)

但是自2019年以来,受到国际环境影响,字节跳动不得不将国际业务与国内业务忍痛剥离——经历了解散国内的海外业务团队、雇佣外籍高管、重新理顺投资者关系等动作,字节跳动据说还在代码层面自建了一层防火墙,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

全球化的梦想受阻之外,张一鸣的焦虑还有很多。

赖以发家的“算法”,貌似并不能帮助它在游戏这些需要时间沉淀的领域获得成功。虽早期以大中台模式有抖音跑出来,但后续多元化业务的协同效应在不断降低。

甚至有人评论,字节跳动不过是在“吃老本”,新业务发展极不均衡。

一句戳心窝子的话是:除了利润之外,它有成为伟大公司的可能吗?

参考消息:

1. FN商业:错过张一鸣的人不配做风投

2. 中国企业家:张一鸣的投资帝国

3. 财经:张一鸣:今日头条不模拟人性,也不引导人性,你们文化人给了我们太多深刻的命题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奇虎360

字节跳动

天眼查

阿里巴巴

腾讯

快手

人力资源

互联互通

微信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