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社区团购公司濒危:30亿估值,垮了

投资界2021-07-26
又一家社区团购公司濒危:30亿估值,垮了

如无意外,这将是今年第二家倒下的社区团购明星创业公司。

社区团购容不下中小玩家。

有媒体报道称,当下最大社区团购平台之一——食享会武汉总部已经人去楼空。投资界从多个渠道获悉,食享会联合创始人温志平已离职,高级合伙人杜非也于今日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正式辞任,创始人戴山辉也悄然退出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人员之列。目前,食享会官网、小程序均已无法打开。

食享会成立于2017年12月,是社区团购元老级玩家。背后掌门人戴山辉曾在2012年参与了本来生活的创立,一路做到本来生活副总裁,在生鲜行业摸爬滚打数年后踏上了社区团购创业之路。作为国内首批社区团购玩家之一,食享会早期发展迅猛,曾在一年之内接连完成3轮融资,累计金额达3亿元,覆盖全国45个城市近20000个小区,在不到两年内名列赛道前三。而如今在巨头的夹攻下,食享会陷入困境,令人唏嘘。

无独有偶,就在不久前,社区团购巨头——同程生活发布公告称:因经营不善,公司决定申请破产,并提出了破产申请。至此,这家曾经的行业前三正式宣告失败。而另一边,兴盛优选却传来一则重磅消息——即将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1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800亿元)。冰火两重天,社区团购迎来了残酷的洗牌,下一个倒下的又会是谁呢?

创始人退出,高管今天宣布离职,这家明星公司人去楼空

食享会游走在出局边缘。

这两天,有媒体报道称,食享会武汉总部已经是人去楼空,其供应商货款尚未结清,且员工工资也被拖欠。与此同时,食享会的小程序和官网均已无法打开。此间,社交平台上也有食享会的供应商发帖寻求讨回资金,该用户表示:“欠了我们半年的押金,迟迟不还,表示要钱就直接诉讼。”并注明为食享会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

就在今日(7月26日)上午,食享会高管杜非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辞任公司高级合伙人职位,他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中表示:“今天,正式辞任食享会高级合伙人职务。自己都没有想到,在经历了B2B、B2C生鲜农业电商之后,又在社区团购这个行业里浸染了两年多,而这两年,恰又是它波澜起折、格局重定的关键时刻。所有亲历的挫折困苦、喜悦欢乐,都是人生中重要的经验与收获。那么:这一段风景,深深感谢;下一程江湖,我们再见!

还有更多高管相继离开食享会。投资界从知情人处获悉,食享会联合创始人温志平已于一个半月前离职。据温志平所述:“我已经离开了,供应商欠款我在的时候总共也就200多万。员工工资没有欠,是有一些员工的补偿金。”

另一联合创始人刘晨则未正式回应“倒闭传闻”,其朋友圈最后一条关于食享会的信息是在今年5月。2020年10月,刘晨曾在朋友圈发文表示:“战争才刚刚开始,没有哪个赛道进攻如此猛烈和坚决,穿越漫长的生鲜赛道,不输光,就会看到曙光。”彼时互联网巨头接连下场,社区团购竞争升级,一场恶战正徐徐拉开帷幕。

管理层震荡,创始人动向如何?天眼查APP显示,今年6月30日,食享会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曾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创始人戴山辉等公司主要人员退出,杨锋接任戴山辉经理&董事长职位,联合创始人刘晨仍在董事席位。

对于此事,投资界向食享会方面进行求证,但并未得到回复。截止发稿,食享会官方未回应。

曾一年融3轮,估值一度超30亿元,食享会为何陨落?

一路走来,食享会将社区团购的残酷竞争演绎得淋漓尽致。

作为首批社区团购玩家之一,食享会起家于湖北武汉,随后进入江苏、浙江等地,曾在纯社区团购平台的厮杀中排进了行业前三。创始人戴山辉曾参与创办本来生活网,为原本来生活网副总裁,有过8年线上线下生鲜操盘从业经验。

2016年起,戴山辉开始在本来生活网推广社区社群模式,在经历了生鲜电商B2C、O2O、新零售几轮模式迭代和探索后,他看到了社区社群模式下的巨大机会,于是在2017年底开始谋划着独立创业,食享会很快上线

初入战场,食享会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据悉,食享会定位二三线城市居民,选品多为性价比相对较高的家庭基础消费品,产品平均毛利为28%左右,目标人群客单价在30元左右。团长方面,食享会是典型的宝妈团长模式,团长中有门店的店主与无店面的宝妈比例大约1:1。

某种程度上来看,食享会还像一个线上精品店,甚至派生了一系列新商品品牌。2020年初,公司宣布投入超1亿元扶植100个品牌,利用线上全媒体资源,线下发动百万宝妈共同带货。

一路走来,食享会也颇受资本青睐,曾在2018年接连完成3轮融资,累计金额达3亿元。天眼查APP显示,食享会最后一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底,这轮融资收获腾讯支持,投后估值曾达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

最鼎盛时期,食享会也收获了一系列比较亮眼的数据。2019年初,食享会覆盖45个城市,近20000个小区,坐拥超2万名团长,日GMV破亿元。这年底,食享会官方数据表示,其80%的覆盖城市持续保持盈利。随后的2020年初,戴山辉曾称,食享会所运营的城市在2020年全部实现盈利。

“这个行业从来不是靠模式取胜,模式大家一学就会,被学走也很快,其实都差不多。差异之处在于,对各方面细节的控制管理。生鲜没有什么技术壁垒,它不是一个技术,不是技术驱动,专利驱动的东西,它的核心是运营驱动。”谈及食享会的崛起路径,戴山辉曾总结。

但随着互联网超级巨头奔跑入局,社区团购江湖变了天。不少社区团购企业相继出现经营困难、资金链断裂等各种问题,甚至有些曾经高调入场的巨头公司也黯然退出。如此情形下,食享会也开始出现颓势。

今年4月,有关于食享会并入十荟团的传闻甚嚣尘上。彼时,多位食享会内部人士称,食享会江苏地区业务并入十荟团,食享会江苏地区的团长及供应链均按照自愿的原则转移至十荟团,目前交接正在快速完成。

还有消息称,食享会在江西、浙江、吉林等其他地区的业务,也会陆续准备退出。不过戴山辉很快现身回应:“只是个别亏损城市关站,其他所有城市在正常运营。”他也曾预言,社区团购行业竞争将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海选赛,集体参与;第二阶段十强赛,大浪淘沙;第三阶段决赛之争,剩者为王,相对集中。如今来看,恐怕一语成谶。

戴山辉曾感慨:“这些年,看到这么多公司来来去去,我有一点感受很强烈:生鲜还是一个要踏踏实实去做的生意,以前我也这么想,但现在感受变得更深了。”

巨头涌入卖菜,兴盛优选估值超800亿,社区团购开始残酷洗牌了

食享会的境遇,不过是社区团购现状的一缕缩影。

就在不久前,社区团购巨头——同程生活母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经营不善,公司决定申请破产。这家曾是仅次于兴盛优选的行业老二,正式宣告崩塌,成为中国第一家倒下的社区团购独角兽,引发业内一片哗然。

曾几何时,社区团购火爆堪比当年的百团大战。疫情让社区团购上演了一场“逆风翻盘”,各路玩家高歌猛进,好不热闹。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2020年上半年,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领域累计发生十余次融资,金额达百亿人民币。兴盛优选、十荟团等多个平台都完成了至少两轮融资。

几天前,行业排头兵兴盛优选再传来一则重磅融资——即将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本轮由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OTPP)独立领投,投后估值达120亿美元。对此,兴盛优选表示不予置评。投资界获悉,OTPP确实正在接触兴盛优选,但融资并未最终敲定。

今年2月,兴盛优选完成30亿美元融资后,彼时其投后估值为80亿美元。以此来看成立至今,兴盛优选已经获得8轮总计超50亿美元融资,投资方阵营也十分豪华,堪称社区团购赛道崛起最快的超级巨无霸,也是业内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时至今日,资金实力更雄厚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嗅着味道加速登场,他们或通过投资,又或是亲自下场,诸如美团加速布局“美团优选”,拼多多推出“多多买菜”,滴滴也有了“橙心优选”,“淘宝买菜”订单量也蒸蒸日上。赛道争夺激烈,各家都在今年提出了业绩翻倍的高目标。

挖人建团队,烧钱抢市场,社区团购一瞬间变成了巨头间的游戏,对于社区团购中二三梯队的公司来说,它们已经走到生死关头。“巨头进来之后,我们被挖走了很多人;现在拼补贴,我们和巨头不具备资金方面的竞争力。”这是不少中小社区团购玩家的心声。

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也曾在公开信中阐述了社区团购行业在巨头挤压下的真实现状:“从2020年9月份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拼创新’‘拼执行’变成‘拼资本’‘拼补贴’。”

喧嚣过后,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风口,正在迎来残酷的洗牌潮。留给中小玩家的时间不多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36氪经授权发布。

+1
4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一掷千金”的企业,越多越好

2021-07-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