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亚洲,央行数字货币的沃土

36氪出海2021-07-26
亚洲的无现金社会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

本文首发于36氪出海网站,欢迎移步letschuhai.com查看更多全球化商业相关资讯。

编者按:本文选自 KrASIA,原文标题 Asia is fertile ground for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作者:Simone Martin 

试想在不使用纸币的情况下,所有的付款行为将如何实现?在中国,无现金交易已经相当普遍了,但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现金为王”就目前而言仍将持续。移动支付日益被采用,研究预测,到2025年底,全球将有近60%的人口使用移动支付。随着移动支付和加密货币日益流行,世界各国一直在投入资源打造本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即 CBDC)。

世界上第一种主权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已在试点期间实现了345亿元(约合53.4亿美元)的交易额。目前,人们可以在北京的3000多台自动取款机上将数字人民币兑换为现金。数字人民币自2014年以来得到持续开发。目前,中国央行正鼓励一线城市热门景区和商业区的商家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专家预测,数字人民币将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中国正在运营全球最先进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其他几个亚洲国家也在朝着同样的方向前进,一些国家已经在有限范围内启动试点。以下是东亚和东南亚主要央行的数字货币项目进展综述。

印尼

印尼央行行长 Perry Warjiyo 5月30日通过 Instagram 发帖宣布,印尼央行正开展研究,评估部署数字印尼盾的可能性。印尼央行将三大因素纳入考量:一,数字货币将成为一种合法的支付工具;二,以科技为基础;三,数字印尼盾将充实央行的政策工具箱,帮助央行管控印尼的货币供应量。

印尼已经拥有了合法的数字货币交易所——Digital Future Exchange,该交易所是 Pintu、Upbit、Indodax、Zipmex 等加密资产交易持牌机构相互合作的结果。2021年前五个月,印尼的加密货币资产交易员达到650万,远高于3月份登记在册的220万证券交易员。此外,人们普遍愿意在日常交易中使用移动支付,彰显出无现金社会到来的可能。

越南

今年6月,越南总理范明政指示越南国家银行“研究、开发和试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以推动越南在2030年实现政府数字化战略。

越南公民一直将加密货币作为汇款支付工具以及投资工具来使用。根据 Statista 的数据,尽管目前加密货币交易在该国是非法的,越南在加密货币使用方面仍排名世界第二。

越南目前还没有公布加密货币试点政策的细节,但该国总理最近的举动表明,越南正投石问路,在监管加密货币新技术方面探索新方法。

泰国

在与德国支付巨头 Giesecke&Devrient 达成合作后,泰国央行将开始测试零售数字泰铢。据悉,Giesecke&Devrient 正与至少五家央行合作,帮助这些国家打造本国的央行数字货币。根据5月27日发布的一份声明,数字泰铢测试预计耗资1000万泰铢(约合32万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数字泰铢的测试将于2022年二季度开始,而数字泰铢的全面推广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泰国央行在4月宣布:“尽管当前条件下不需要迫切地发行 CBDC,但若私人发行的数字货币在可见的未来得到广泛采用,且数字货币的重要性得到全面的确认,发行 CBDC 的条件便可能趋于成熟。”

与此同时,泰国正采取行动,限制其他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6月批准了一项新规定,禁止当地交易所挂牌交易(区块链交易中使用的)表情包代币、粉丝代币(fan token)、非同质化代币(NFT)和其他虚拟货币。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随后于7月初对 Binance 提起刑事诉讼,指控其在该国无证经营数字资产交易所。

新加坡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试点央行数字货币概念。

根据一份官方声明,新加坡央行在6月份向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和其他全球性“玩家”征集建议,就如何建立和分配商用 CBDC 的基础设施展开讨论,但尚未指明广泛投入使用的数字货币何时可能落地。

声明写道,新加坡于2020年终止了为期五年的 Project Ubin。据悉,该项目代表着“由金管局牵头的行业探索,尝试使用金管局发布的区块链技术和 CBDC,以更有效地对支付行为与证券进行清算、结算”。

Project Ubin 促进了 XSGD 等数字货币的开发。XSGD 是一种与新加坡元1:1挂钩的稳定币,由支付解决方案供应商 Xfers 提供。作为 Project Ubin 的一部分,金管局还发行了面向金融机构使用的 CBDC,仅用于银行系统内的支付,不向公众开放。

亚洲其他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

去年10月,柬埔寨国家银行在试运行后引入了区块链支付系统 Bakong。不同于柬埔寨其他的 CBDC 项目,Bakong 是一个完全由财政拨款支持、由国家管理的平台,这意味着每笔交易都得到了柬埔寨货币瑞尔(Riel)或美元储蓄的支持。柬埔寨将 Bakong 视为推动其货币体系现代化的一种手段。

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BNM)金融发展与创新主管 Suhaimi Ali 6 月表示,该行将启动一个概念验证项目,“以评估 CBDC 的价值,该项目初步的评估重点是面向金融机构使用的 CBDC”。Suhaimi 补充说,就目前而言,马来西亚国家银行不太可能发展商用 CBDC。

韩国头部科技公司 SK、Naver 和 Kakao 正在竞争韩国央行的合作伙伴资格,该国的 CBDC 项目将于8月启动。中标者将领导一个为期10个月的试点项目,预算为430万美元。

自4月份以来,日本央行一直在研究发行、分配本国 CBDC 的可行性。据路透社报道,数字日元试点项目的第一阶段将于2022年3月结束。

印度央行还没有分享数字卢比的具体计划,但它在3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了 CBDC 的潜在用途。报告称,“CBDC 的设计可以促进个体交易层面的非匿名性,有助于监控交易,并促进金融包容性。计息的 CBDC 还可以增加经济对利率政策变化的灵敏性”。然而,印度央行也警告称,CBDC 对银行体系构成了“脱媒”(dis-intermediation)的风险,冲击了银行的交易媒介与中介作用,尤其是在商业银行体系日益与金融脆弱性挂钩的背景下。

全球风口上的央行数字货币

世界各地的央行都在试验 CBDC,无论是概念研究还是落地实验。例如,巴哈马在2020年10月推出了该国第一类全国部署的数字法币——沙币(the sand dollar)。国际清算银行(BIS)1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报告统计的65家央行中约有86%以多种形式积极参与了 CBDC 测试项目。该报告强调,就代表全球人口约20%的各个国家而言,其央行很可能在未来三年发行通用的 CBDC。

与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相比,CBDC 的一个关键优势是其法币地位,这意味着所有市场主体都必须出于合规目的接受央行数字货币,尤其是在承认该货币的国家。CBDC 的其他优势包括更快的支付速度,更低的国际转账手续费,还将为无银行账户和银行账户不足的家庭降低金融准入门槛,推动金融普惠

央行仍需要克服横亘于 CBDC 与现实之间的几个障碍,例如现有基础设施和新基础设施之间的互通性、行业内民营参与者的角色,以及通用 CBDC 和商用 CBDC 之间的区别。不过,有专家表示,亚洲在央行数字货币的革命中处于领先地位,无现金社会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来得更快。

文|袁浩延

编|赵小纯

图|图虫

寻求报道、与作者交流、商务合作、投稿转载,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36氪出海”,点击菜单栏-联系我们-合作需求,扫码填写表单,与我们联系。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感谢自己的理财观念和政策规划意识”

2021-07-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