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沦为“弃子”?

子弹财经·2021-07-23
抓住非核心电竞爱好者,恰恰是斗鱼最不擅长的。

若不是合并案告吹,斗鱼如今的财报表现和市场热度,似乎都很难再被游戏圈外的人提起了。

遥想两年前,斗鱼直播继虎牙之后登陆美股,创始人陈少杰称之为斗鱼的“高光”时刻,但绝不是“巅峰”时刻。而事实却是,这家曾经是“中国最大的以游戏为核心的直播平台”,没能预料到游戏直播赛场的风云突变。

自上市以来,斗鱼和对手虎牙的差距正不断拉大。根据2021年Q1财报,斗鱼净亏损超1亿元,而虎牙已经连续14个季度盈利。

更重要的是,斗鱼还要面临新势力们的围攻——当前,游戏直播的赛场正往移动端和视频平台转移,除了以二次元游戏起家的B站外,字节跳动快手在游戏领域的布局也已显现。

而斗鱼没能延续在“千播大战”中的幸运。反垄断调查下,斗鱼不仅与虎牙合并无望,相比虎牙,它失去了在游戏巨头眼里原本靠前的位置。

去年合并消息一出,不少人都曾畅想过两家合并后的景象,甚至有人画出了合并后“虎纹鲨鱼”的logo,显得极为可爱。

但如今,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下,斗鱼只能独自面对更多年轻的竞争者,可它的砝码又剩下多少?

1、“弃子”斗鱼?

等待了半年之久,针对斗鱼、虎牙合并案调查的靴子终于落地。

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斗鱼和虎牙合并将进一步强化其在游戏直播市场的支配地位,根据《反垄断法》相关规定,决定依法禁止此项经营者集中。这也意味着,这宗合并案正式“流产”。

当前,斗鱼和虎牙分别占据了游戏直播市场30%和40%的份额,它们不仅是爆款游戏影响力的发酵池,更孕育了大批成熟的游戏主播。

随着巨头间摩擦不断,在理想状态下,两家合并能在一定程度上整合资源并停止无谓的内耗。

于是在2020年10月,斗鱼和虎牙联合宣布将正式进行战略合并,并预期今年第一季度完成交割。按照原定合并计划,斗鱼、虎牙双方将按照1股斗鱼ADS换0.73股虎牙ADS的比例进行合并。合并完成后,斗鱼将成为虎牙的全资子公司,并从美股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0月,斗鱼和虎牙的市值接近,稳定在50亿美元左右。而9个月过去,斗鱼市值较去年已跌去6成,不到虎牙市值的二分之一。

斗鱼市值狂泻一度让这笔合并生意看上去不那么划算。因此在合并宣告终止后,外界普遍认为双方保持独立运营,对虎牙来说更有利,相反,斗鱼则要面对更多危机。

此时略显落寞的斗鱼,毫无当年创下辉煌战绩的影子。

回顾此前各玩家熬过了“千播大战”,但没逃过2018年游戏行业的洗牌,熊猫直播、全民直播等中小玩家出局,斗鱼和虎牙逐步成为行业中的“双寡头”。

这时,腾讯悄悄伸出了橄榄枝。

2018年3月8日,腾讯以独家战略投资的方式投资虎牙。不仅如此,腾讯还与虎牙达成协议:腾讯在交易的第二年和第三年,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直播剩余股份,最多达到50.1%的控股份额。

就在同一天,腾讯增投斗鱼6.3亿美元。一年后,斗鱼完成上市,腾讯持股37.2%,成为斗鱼最大股东。

同时将力量渗透进游戏直播两大巨头,腾讯的目的不仅在于收编,而是为了赛事和主播资源运营效率的最大化。

在当时看来,随着流量红利衰退,背靠大树从而获得源源不断的流量补给,似乎是创业者们最好的归宿了。

彼时,也有不少斗鱼员工认为,腾讯拥有巨大的用户流量,以后不用为找用户发愁了。

然而事与愿违。此次合并失败,意味着虎牙和斗鱼仍然是竞争关系,加之游戏市场份额被更多后来者吞下,过去的玩法不灵了,它们必须寻找新的出路。

在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看来,腾讯或许会选择让两家平台“赛马”,让两家尽可能有一定的差异性。更有业内人士认为,斗鱼或许会成为一枚“弃子”,腾讯或会让市场表现更加优秀的虎牙“一家独大”。

无论如何,作为以游戏为业务核心之一的腾讯,绝不会丢掉对游戏生态的掌控力。事实上,游戏直播正是延长游戏生命周期的重要一环,也是提高平台活跃度、促进用户付费转化的关键。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观众平均每天观看9700万小时的游戏直播,这一数字自2020年以来增长了80%,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139%。这意味着游戏直播市场还有增量空间,而没有哪家会对这块“诱人的蛋糕”无动于衷。

不过,一山难容二虎,在当前的游戏直播行业的拐点期里,虎牙已站稳头部位置,视频平台也对游戏直播赛道虎视眈眈,斗鱼会面临怎样的风险?

2、游戏圈的掉队者

从经营状况来看,斗鱼比虎牙更需要外部资源的支持,这点从财报数据就可以看出端倪。

在业绩方面,虎牙处于明显优势。在2021年第一季度,虎牙营收约26亿元,同比增长约8%,净利润约1.86亿元,同比增长8.77%。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约2.66亿元,且这是虎牙连续14个季度实现盈利。

而在同一时段,斗鱼的总营收为21.53亿元,去年同期为22.78亿元,同比减少5.50%;净亏损1.02亿元,去年同期盈利2.97亿元。

在用户数据上,两者也早已拉开差距。今年Q1虎牙直播移动端MAU达到7550万,同期斗鱼移动端MAU为5910万。

除了财务数据表现不佳,另一个被游戏圈熟知的事实是,斗鱼和虎牙已经缠斗多年,而斗鱼似乎一直紧跟在虎牙身后。

回首2014年,斗鱼成立、战旗紧随其后上线,原有市场第一YY游戏直播更名为虎牙直播,它们纷纷向游戏直播赛道发起冲击,随后龙珠TV、熊猫TV接连入场,游戏直播行业一度陷入混战,各家难分伯仲。

彼时,斗鱼长于PC游戏,在《DOTA2》《绝地求生》等直播中更有优势。2016年,时局发生了转变——虎牙直播从YY体系中独立,恰逢《王者荣耀》横空出世,此前打法相对保守的虎牙却调动资源迅速将其拿下,率先押注了移动游戏直播。

虎牙创始人董荣杰后来回忆道,围绕《王者荣耀》手游的竞争在半年内就迅速结束。《王者荣耀》是虎牙在移动游戏直播市场拿下的头彩,在游戏用户逐渐从大屏转向小屏的关键阶段,这款国民游戏的爆火也让虎牙获得了不同于斗鱼的先发优势。

后来,虎牙通过《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直播吸引了大批移动端用户,也走出了和斗鱼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

如果说游戏直播平台的竞争集中在赛事和主播资源上,那么在这方面,斗鱼也已经被虎牙甩开一个身位。

虎牙拥有腾讯电竞旗下各赛事版权,尤其在移动电竞领域,虎牙更是拥有近150项各品类电竞赛事的直播版权。

另一方面,挖角主播一直是横亘在两个平台之间的核心问题。

在游戏直播行业,用户对游戏主播的依赖一度超过平台本身,时常会出现“主播走,流量走”的情况,因此在前期,天价挖角头部主播的事件时有发生。

斗鱼最轰动的事件莫过于挖角主播江海涛。为了从虎牙挖走主播江海涛,斗鱼给出了数倍于虎牙的薪资承诺。据传,江海涛在虎牙的平台基础年薪是1000万,而斗鱼给出的合同中,第一年的年薪达到3000万,第二年则会提升到4000万以上。

不过挖角的代价是,到2017年,江海涛被法院判定违约跳槽,赔偿违约金4970万元。

更糟糕的是,斗鱼一度因头部主播的个人问题而损失了多名大将。比如钱小佳、陈一发、卢本伟等主播接连被封,这让本就依赖头部主播的斗鱼损失惨重。

在主播的存量市场上,成熟主播日渐流失,老主播们很少再做直播,而是直接跨界到娱乐圈,加之新主播青黄不接,昔日靠重金挖角主播的套路已然不再适用,这让斗鱼也陷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中。

3、新势力抢占山头

从斗鱼的困境以点窥面,可知平台之间斗法的逻辑已经全然改变了。

近年来,快手、B站强势崛起,用户规模远超斗鱼、虎牙,随着更多新势力进入和更多玩法出现,也意味着以斗鱼为代表的第一代游戏直播平台竞争力在持续下降。

如果说过去斗鱼讲的是规模化故事,那么时过境迁,任何一家日活破亿的平台都有可能成为前者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其中,视频平台发力游戏的野心已昭然若揭。

以B站为例,这个以二次元起家的内容社区,一度将游戏视为其支柱业务,“B站是一家游戏公司”,外界如是评价。

事实也是如此。此前,B站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B站的手游收入为8600万,但到2017年其手游收入已超过20亿。此时,游戏业务已占B站总营收的8成以上。

对于重度游戏,B站也毫不手软。早在2019年,其就耗资8亿力压斗鱼虎牙抢下了《英雄联盟》3年独家直播版权,并挖角斗鱼知名主播冯提莫。

虽然最近两年,B站屡次提及“去游戏化”,其游戏收入占比逐年下降,可以肯定的是平台正在摆脱对单一业务的依赖,但是对游戏的野心却从未丢下。

如今,从游戏联运、投资游戏公司再到自主研发游戏,B站已成为二次元游戏和玩家的“集散地”。

除B站外,斗鱼要面对的另一支新势力则是短视频平台。

在短视频平台上,游戏直播的内容可以成为短视频的素材,而短视频则可提高精彩游戏的呈现效率。正因此,“直播+短视频”的形式能帮助游戏玩家形成消费闭环。

据公开数据,2020年移动游戏用户与短视频用户重合率达82.5%,近6成移动游戏用户会用短视频主动搜索游戏内容。

更重要的是,短视频动辄上亿的用户无疑是最好的流量池。

例如,快手自2019年就发力游戏直播,一方面,积极参与举办各大职业赛事直播,比如首播英雄联盟总决赛(S9)、直播全平台首个和平精英主播对抗赛等。

另一方面则扶持游戏内容创作者,试图打造更多元的游戏生态。据三方数据统计,目前快手和平精英百万级粉丝游戏主播超过1100人,王者荣耀百万级粉丝主播超过630人。比起斗鱼依赖头部主播,快手的做法则是批量培养与之相抗衡的腰部新主播。

2020年7月,快手公布的《2020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快手游戏短视频DAU已超过9000万,次月又公布游戏短视频MAU超过3亿、游戏直播MAU超过2.2亿,其数据已经明显高于斗鱼和虎牙。

字节跳动则凭借在休闲游戏上的优势一步步扩充版图。

2019年,字节跳动成立轻度休闲游戏平台Ohayoo,已经发行了150多款游戏,MAU超8000万;此外,字节跳动以“朝夕光年”为主体投资精品工作室自研重度游戏。

今年3月,字节跳动又收购了沐瞳科技。据路透社消息,此次收购涉及金额约在40亿美元。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沐瞳科技旗下的爆款游戏《无尽对决》可以直接对标《英雄联盟》。

事实上,短视频平台生态的复杂性,也让这些新势力们拥有了斗鱼不曾拥有的机会。

例如斗鱼主播“一条小团团ovo”就意外在抖音走红。她2017年已在斗鱼直播,直到2019年,凭借独特的声线和呆萌的语言风格,她玩《绝地求生》的游戏视频开始在抖音爆火。截至目前,小团团在抖音的粉丝突破4352万,而她在斗鱼的粉丝仅2166万,前者的粉丝数是后者的2倍。

虽然小团团目前仍在斗鱼直播,但长期来看,斗鱼的吸引力和帮助主播出圈的能力早已不如新势力了。

过去,斗鱼的优势在于PC端的重度游戏直播,但这些重度用户仍然是小众群体。正如《2020年度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预测的那样,到2023年,全球电竞观众将超6亿。其中,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95亿,偶尔观看的非核心观众数将达到3.51亿。

这样大体量的市场空间,意味着玩家们势必掀起新一轮争战,新势力的优势就在于能凭借内容多元化牢牢抓住非核心用户,而这恰恰是斗鱼不擅长且没有能力触达的区域。

总的来说,面对目前行业愈趋激烈的竞争态势,斗鱼正处于“前后夹击”的窘境中——老对手虎牙已稳坐市占率第一的宝座,后起之秀的进攻也令人难以招架,斗鱼又该何去何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冯羽,编辑:蛋总,36氪经授权发布。

+1
2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打造了《盗墓笔记》、《诛仙》、《明朝那些事儿》畅销书。

2021-07-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