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CEO:失败之后,我的9条真诚自白

神译局2021-06-22
不要害怕发布产品。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创业不是躺在书面上的事情,一定要通过实践才能学到一些教训,不断弥补自己在创业这条路上的思维缺陷。本文作者在创立第一家初创公司时就损失了几十万美元,不过通过这次创业,他学到了很多有用的教训,并在以后的创业路上尽力避免。时至今日,尽管他为多家盈利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并经营着多家盈利公司,但回想起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仍然感到心有余悸。本文是这位创业“失败”的CEO的9条内心真诚独白,希望对您有所启发。本文译自Medium,作者Rachel Greenberg,原文标题为9 Confessions From a Failed Startup CEO,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在创业期间,当我直到早上9点、10点、11点才想起床时,我就知道出事了。前几年,我在投行工作,每周工作80到100个小时,压力很大,我需要推销并出售价值1亿美元的公司,因此,睡眠不足到现在应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在这一点上,我应该是专业选手。我还应该在理解和构建金融模型、推介平台和成功企业方面成为专业人士,再加上从排名前十的商学院获得的创业和金融学位。

然而我却在这里,为了一个我日渐失去信心的产品,将我的毕生积蓄以2万美元的增量给开发者。我们一个顾客都没有,也没有招揽顾客的意思。我不愿意醒来面对新的一天,这仅仅是一种迹象,一种比睡眠障碍更令人担忧的迹象。

我在逃避那些在我脑后嘎嘎作响的恐惧,睡觉是我的逃避方式。如果我睡着了,我就不用面对这沉重的事实。直到有一天,在六位数的窟窿和18个月漫长而又令人沮丧的旅程之后,我终于醒悟过来,放弃了这份工作。如果我当初听从了内心那个小小的声音,并更早地采取行动,或许我就是在追忆战略决策,而不是懊恼地忏悔。

1. “烧钱率”并没有吓到我

我知道,作为一个非技术出身的创始人,白手起家创建一家科技公司,一开始是肯定是困难和烧钱的。出于某种原因,我认为一旦开发完成,业务启动,这些成本就会突然停止。我也完全忘记或忽视了在我的财务模型中包含的重要的营销费用,也许我是下意识地从第一天开始,就在为盈利前的失败做准备。

当我意识到用于提高产品价值的小功能升级、技术修复和后端增强每项都需要花费2000到25000美元时,我就应该担心了。再加上1万美元的律师费,我们便陷入了一个金钱陷阱中。

总之,最终,所有的科技产品都需要持续的维护成本,而且它们很少减少到0.00美元。如果你不能看到自己的资金消耗率,并清楚地阐明(或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说明)你将如何通过销售来覆盖这个烧钱率,你可能会遇到成本过高的问题。还有,如果你没有把营销成本考虑到烧钱率中,那你就做错了。

2. 我对股权分配的理解大错特错

你想怎么分割股权就怎么分割股权,但真正重要的是:股权是一种激励和奖励的工具,因此,它应该分配给贡献最多的人。换句话说,你最有价值的团队成员应该拥有一些股权。难道你不想让他们全身心投入,并做出长期的承诺吗?

我在公平这件事上做错了。我的开发人员被外包了,但他们是业务的关键,执行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的愿景,并将其转化为有价值的专有技术。他们没有股权,甚至不是全职员工。因为他们没有股权,同时还要应付多个优先级更高的客户项目,所以他们并没有给我们提供最好的产品。尽管花了几百个小时检查无数的小故障,我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最重要的一点。

我不认为他们作为开发者做的不好,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动力去全力以赴。道理很简单:公平是一种工具,可以留住更好的人才,组建更强大的团队。所以,明智地使用它。

3.我付钱给别人来解决我的问题,而我什么都没学到

付钱给那些你不擅长的领域的专家并没有错,只要你足够了解你外包的是什么,从而评估和确定他们是否做得很好。也就是说,在这些领域增加你的知识并没有坏处,所以你(企业所有者)可以增加一些价值,尤其是如果它们对你的公司运营至关重要的话。

在我的事业中,以下五个主要领域是业务的关键:

1.  用户生成内容平台(开发者)背后的技术

2.  收入分成支付系统(开发者)

3.  法律(律师)

4.  为新内容平台获取早期用户(有影响力的人?)

5.  培养社交网络(有影响力的人?)

我让外包技术团队负责前两项工作,我聘请昂贵的律师担任第三项工作,我保留了四项和五项工作,等我们发行产品后,有影响力的合作团队将推动平台走向成功。我真的相信解决问题是努力学习、成为专家、掌握那些关键核心能力的替代品——无论是通过研究、在线课程,还是试错。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剥夺了自己一生中受教育的机会。

创业之旅应该是无价的创业教育的基础,是让自己凭借独特的领域专业知识脱颖而出的机会。如果你把所有的时间、金钱、资源和努力都投入到开发你的产品上,而不是你自己,那么如果初创公司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你可能就没有什么收获。

4. 不要走捷径,要给开发人员提出清晰的要求

从投资银行出来后,我只是想当然地认为,对于任何网站或科技产品来说,强分析能力都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那些我最终要支付六位数开发费用的产品。显然,投资银行家和技术开发人员在这方面的想法有点不同。

当开发人员将平台的第一个功能迭代交给我进行审查时,我登录到我的管理面板去检查测试用户数据并导出文件。用不了两分钟就得出结论说,这些数据严重缺乏。最糟糕的是,我发现增强版的可导出报告需要花费几千美元才能实现,而且它们仍然不像我希望的那样友好或强大。

在我看来,彻底的用户数据和分析是我们所构建的平台中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方面。开发人员可能不是那么想的,因为让他们改进和修改报告功能就像拔牙一样困难。最后,我容忍了这些报告,因为我害怕让技术团队感到不安,或者让我的预算超支。

这里的教训是,不要假设你的开发人员会输出你想要的报告、数据和分析。你提出的要求要具体,不要满足于低于标准的数据,尤其是当你付出很高的代价时。

5. 我应该渗入这个行业,或者挖些内行人才

当我创建自己的第一家初创公司时,我错误地认为,几个月不间断的谷歌搜索和对行业专家和先驱的无尽采访就能让我跟上进度。这纯粹是一种错觉,至少对于我们正在发展的新兴产业来说是这样。

无论你看了多少,读了多少,听了多少关于一个行业的东西——尤其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有前途的行业——你都缺乏批判性的知识和见解,而这些只能通过实际的第一手经验来获得。你有三个很好的选择来弥补这个差距:

1.  雇佣一名行业专家(最快,但昂贵)

2.  成为行业专家(最慢,但很有帮助)

3.  通过成为或雇佣某种身份的“间谍”来渗透这个行业,这些“间谍”会获得广泛的曝光和有价值的关系

如果我有数年的时间去渗透这个行业,或者拥有一支可以作为“间谍”的队伍,我便会派遣我的手下去收集与我们领域中所有相关的公司的第一手信息:Omaze, Rafflecopter, Patreon, Famebit, YouNow等等。

不知情和缺乏行业经验是有明确解决方案的问题。这个解决方案不应该以谷歌搜索开始和结束。

6. 我太害怕发布产品了

对于喜欢后台工作的内向的人来说,创业似乎是一个孤独的过程。然而,推出产品却并非如此。

我期待这样一个神奇的时刻,期待一个声音打破我的恐惧和疑虑,告诉我:“蕾切尔,现在是时候了,你的作品已经准备好公开亮相了!”

这个神奇的时刻从来没有来过,从来没有。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你从不会觉得自己“完成”或“准备好”首次向公众发布产品。我的思维模式陷入了疑问:

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如果流量比预期更大导致网站崩溃怎么办?如果我们被黑了怎么办?如果用户发现大量的bug怎么办?如果有人复制了我们的网站并窃取了我们的IP怎么办?如果我们应该添加更多的功能呢?如果用户不理解界面怎么办?

所有这些“如果”都可以通过简单地发布产品来回答——即使只是面向小众 (或测试用户)并征求反馈。不过相反,我一再拖延,告诉自己,要等到产品突然变得“适合用户使用”时,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神秘的临界点。

事实上,这个临界点与产品无关,而与创始人回答一个重要问题有关:你什么时候准备好变得脆弱,向全世界开放你的作品并获得反馈?

7. 我躲在产品后面,不想推销

我创办这家公司花费了六位数,想知道我在市场营销上花了多少钱吗?

一分钱都没有。除非你算上我在公司崩溃前几个月购买的带商标的PopSockets。这是最懒惰、最低效、目标最不明确的营销数字产品的方法。PopSocket只是一个借口,而不是大肆宣传产品。

事实上,我们没有必要失败。我们不需要在测试公众前就放弃。我做出了这样的战略决定,是因为考虑到我们装备不佳的团队和有限的资金限制,我不后悔。

话虽如此,一个更大胆、更坚定的创始人本可以继续前进。我们本可以举办比赛,在人流密集的步行街和商场里发传单,发布带有奖励的广告,与微影响者合作等等。但是我们没有。我们专注于技术、漏洞测试和增强功能——因为我们毕竟是一家“科技公司”。

我们忘记了一点:没有用户或客户,你根本就不是一家真正的公司。

8. 我退出是因为我知道我们不是一个好的创业团队

我们失败的方式很特别,我们没有在发行产品后失败,也没有遭受代价高昂的法律诉讼,也没有被资金更雄厚的竞争对手推倒,我们甚至没有完全用光所有的钱——尽管继续下去将意味着危险的接近。

我们的失败是一个决定——但却是一个战略性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我之所以决定放弃,是因为在经历了18个月的艰苦战斗后,我有多余的时间来面对和解决我们的缺点。

我问自己:如果我是一名投资者,我会押注我们的团队吗?

我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这并不是因为我缺乏创业的技能、工具或知识。相反,这是因为我知道需要做什么,以及正确的团队和行业专业知识是多么重要。

我们两者都缺乏。

9. 我应该早点退出的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几个月前我就看到了我们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几乎无法克服的挑战。我们大概花了4万到6万美元,我知道我们吃的太多了,贪多嚼不烂。我对相关行业了解得越多,我就越确信,我六位数的积蓄和我们这个零零碎碎、才华平庸的兼职团队,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企业中取得成功。

我没有向我的团队、我的合作伙伴、我的朋友、家人、顾问和支持者坦白,而是继续前进,在几乎看不到天日的技术上投入更多资金。我隐藏了自己深切的担忧,害怕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失望,但在现实中,我们无法逃避不可避免的事实。失败迫在眉睫——至少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失败是必然的。

当我第一次注意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应该有足够的勇气去揭露它们。我们或许应该早点退出,或者至少,重新整合,找到一种更便宜、更快的运作方式。相反地,我所做的是我认为能够安抚身边所有人的事情:不断创造一些“很棒的”内容,同时避开潜藏在我角落里的大问题。

 失败带来的好处

我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痛苦并没有在一夜之间消失,甚至在几年后也没有消失。时至今日,尽管我为多家盈利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并经营着多家盈利公司,但回想起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历,我仍然感到心有余悸。

当你冒着失去别人的钱的风险,或者因为你无法控制的意外市场动荡而经历失败时,你可能不会把事情个人化。但我拿自己的钱冒险,作为大股东和唯一的全职团队成员,我承担了这次失败的全部责任。我正视自己的每一个缺点,并发誓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在我创立第一家初创公司时就损失了六位数给我敲响了巨大的警钟,但我认为这是我所需要的。我很早就学会了最重要的一课:不,你不能简单地解决所有的问题。

译者:Jane


+1
9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亏损卖掉根基产业,潘石屹真的要跑了吗?

2021-06-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