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主机大战的微软,还能挽回玩家的心吗?

神译局2021-06-15
游戏是微软的副业,索尼的主业,任天堂的全部。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游戏行业内有句广为流传的话——游戏是微软的副业,索尼的主业,任天堂的全部。也正因如此,游戏玩家们似乎都不太待见微软。与索尼和任天堂主打优质游戏内容和硬件设备不同,微软正在将战略重点转向跨平台发力,并注重以Xbox云服务和Game Pass平台赋能游戏业务。逐步退出主机大战的微软,未来能挽回全球玩家的心吗?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作者Kellen Browning,原文标题“How Microsoft Is Ditching the Video Game Console Wars”,希望给您带来启发。

 

2014年年中,刚刚成为微软首席执行官的Satya Nadella邀请微软游戏部门的高管们来到了他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市五楼的办公室。当时,高管们希望说服Nadella开出一张25亿美元的支票、宣布收购瑞典公司Mojang——Mojang制作了一款名为《我的世界》(Minecraft)的现象级游戏,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亿万粉丝。Nadella询问在场的高管们,为什么在游戏机业务上一直被索尼“吊打”的微软应该继续投资游戏事业?这是否符合他的愿景——打造一家用户友好型、能吸引更多消费者的公司?

随后,Xbox的新主管Phil Spencer向Nadella介绍了《我的世界》这款游戏:在这个世界里,数以百万计的玩家可以进行社交,青少年被鼓励学习数学和科学技能。Spencer表示,这项交易将推动微软大胆迈出“构建宏大愿景”的第一步,将微软游戏事业转变为专注于更广泛用户群体的业务,而不仅仅面向游戏机玩家。

最终,Nadella同意并促成了这笔收购交易。根据《纽约时报》对20多名微软高管、游戏开发者、行业分析师和游戏玩家的采访,此后微软的游戏事业迎来了漫长的转型:相比起把火力集中于与主要对手索尼竞争游戏机市场份额,微软收购了另外15家游戏工作室,并投资了大量游戏行业的新技术,例如Netflix式的游戏订阅服务和被称为云游戏的移动工具等等。

转型颇有成效,在周末举行的年度游戏展E3上展示新产品时,微软的电子游戏业务看起来已与以往大不相同。虽然微软游戏的旗舰产品仍然是去年11月发布了最新版本的Xbox,但显然微软已经超越了硬件本身的范畴,开始面向用户提供一系列全新的服务。

安培分析(Ampere Analysis)的游戏研究员Piers Harding-Rolls认为:“他们(微软)的战略与传统游戏机公司的策略有相当大的差异。”

微软的高管和分析师也表示,微软相信游戏的未来将是一个“后硬件世界”,人们可能不再想花几百美元购买一台游戏机。他们认为,最终人们可能不再依赖特定设备来玩游戏,而是会更加关注软件和服务。

虽然Xbox系列游戏机仍然给微软带来了大量收入——今年1月,微软公布的季度游戏收入首次达到5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Xbox X系列的发布——但微软在2014年开始决定停止披露其游戏机销售情况。Xbox首席财务长Tim Stuart说,微软游戏业务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内容和服务,而不是Xbox游戏机的硬件销售。

目前,微软的游戏业务仍面临重重障碍,包括让玩家产生公司不够重视他们的利益和体验的印象——这种情感源于2013年微软一次失败的公关,当时微软将其最新产品Xbox One游戏机作为一种娱乐设备推出,人们可以用它来播放音乐和电影等流媒体,而铁杆游戏玩家对此相当反感。

分析师指出,尽管微软仍然售出了约5000万台Xbox One,但销量远不及索尼2013年推出的PlayStation 4,后者的销量约为1.16亿台。

Stuart说道:“也许我们没有真正理解玩家想要什么。”

在遭到强烈反对后,微软改变了游戏战略。Nadella刚接手公司时,希望公司从专注于软件转向云计算和订阅服务;Spencer则注重确保游戏部门的发展遵循这一转型目标。2014年9月,他说服Nadella收购Mojang,这也是Nadella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的首次收购。

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Nadella表示:“如今,游戏业务对微软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2017年,微软发布了Xbox Game Pass:只要每月支付10或15美元,订阅用户就可以玩特定的游戏。这颠覆了传统的一次性买断模式,例如花60美元购买《使命召唤》就可以永久拥有它们。

为了说服游戏发行商将自己的游戏投放到Game Pass平台上,Xbox的高管们飞到世界各地与游戏开发者会面,向他们宣传微软对电子游戏产业的愿景。

微软负责游戏生态系统组织的副总裁Sarah Bond表示,最初,游戏开发者们“很谨慎”,担心他们会在这个平台上赔钱。所以她和团队决定研究Game Pass是如何影响玩家行为的。周四,微软公开表示,与非订阅用户相比,使用该服务的用户在游戏上的总花费增加了50%,玩游戏的次数增加了40%。

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高级副总裁Mike Blank表示,最初人们对订阅服务存在“恐慌和抗拒”。公司于2020年将《疯狂橄榄球》(Madden NFL)和FIFA足球系列等游戏放到了Game Pass平台上,他表示,公司对结果感到满意,“玩家的反应也很积极”。

微软还在游戏开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以扩大Game Pass的服务范围,并为平台添加了数百款新游戏,还收购了一些游戏工作室,例如去年9月份斥资75亿美元收购ZeniMax Media。今年,微软表示正在考虑收购即时通讯应用Discord,玩家可以使用该应用边玩游戏边聊天。

微软在游戏业务上的多样化举措还包括于2019年年底发布了一项云游戏服务,用户可以将游戏数据上传到公司的数据中心,并同步到不同设备上。这款名为Xbox Cloud Gaming 的服务意味着人们不再需要在新设备上安装游戏或使用成本昂贵的硬件。

Spencer还记得2019年早些时候,自己在肯尼亚内罗毕的一辆公交车上连上了Wi-Fi,他惊喜地发现可以把游戏数据从微软位于伦敦的数据中心传输到自己的手机上。

他说:“这给我带来的成就感和我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CEO办公室说服Nadella收购《我的世界》一样。”

上周四,微软公开表示正在与电视制造商合作,将其游戏在不需要Xbox的情况下投放到电视设备上。微软补充说,公司很快也会将云流技术应用到电脑主机上。

就目前而言,云游戏仍然受限于各种软硬件设备的限制,需要更强大的网络连接、更稳定的环境。Xbox Cloud Gaming仍处于试验阶段,然而苹果已禁止这款应用登陆iPhone的应用商店,因为苹果要求每款游戏都有单独的应用,并参与App Store的应用审核过程,而Xbox Cloud Gaming使游戏可以绕开这一限制。

与此同时,Xbox的销量继续落后于索尼的PlayStation:今年4月,索尼称在去年11月至今年3月期间售出了780万台新的PlayStation 5S,而分析师估计微软在同一时期仅售出了400多万台新Xbox。对此,索尼公司拒绝置评。

一些游戏玩家说,微软未能赢得他们的青睐,上因为它在独家高质量游戏方面仍然落后于索尼。

在Twitch上有130万粉丝的游戏主播Alinity(真名Natalia Mogollon)表示:“我一直觉得PlayStation更好。”

对微软而言,收购独家优质游戏也并非上策,甚至可能适得其反。2015年,当游戏发行商Square Enix首次在Xbox上发布一款热门游戏时,玩家们对微软对于这款游戏系列的访问限制感到非常愤怒。当微软宣布未来可能收购Discord,以及上个月有报道称ZeniMax即将面向Xbox发行时,玩家群体也有类似的反应。

电子游戏顾问Rod Breslau说:“在玩家眼中,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头公司插手他们最喜欢的开发者的游戏业务。”

随着微软从游戏主机大战中逐渐抽离,Spencer面对媒体采访时的态度也有所缓和。曾几何时,2014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Spencer曾暗示自己不会对索尼做出任何让步。“我们必须获胜,”他说。

而在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他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弯:“我们不认为任天堂和索尼必须认输,微软必须赢。”

 

译者:胡颖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电子商务、人工智能、5G、O2O、网络视频、金融科技、共享经济、区块链、企业服务、新能源汽车。

2021-06-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