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迎来盈利时代

财经无忌2021-04-05
也许不理解,但不能忽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韦航,36氪经授权发布。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4月1日愚人节这天,怪兽充电(NASDAQ:EM)成功赴美上市,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其发行价为8.5美元,收盘之后每股达8.54美元,市值达到21.3亿美元。

优客工场(NASDAQ:UK)赴美上市之后,国内又迎来又一个共享经济上市案例。

曾是市场份额第一的怪兽充电,2020年其营业收入28.09亿元人民币,实现净利润0.75亿元人民币,小小的充电宝蕴藏着大大的生意,这让一直以来看空充电宝的王思聪,都被打了脸。

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市场规模为90亿元人民币,而2028年,有机构预测将增长至1063亿元人民币,种种迹象显示,一个不可忽视的商机正在出现。

从2016年开始,共享经济开始出现,随后在野蛮发展后逐渐退潮,甚至一度被认为是一项不赚钱,占据社会资源的生意,尽管备受质疑,但从怪兽充电为代表的业绩中,共享经济似乎迎来了赚钱时代。

曾经退潮的共享经济

在中国,共享经济的兴起时间很短暂,兴起之初曾经被认为符合社会发展潮流,但在政府监管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现实难题。

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的市场交易规模为32828亿元,比2018年增长了11.6%;中国共享经济参与人数约8亿人,其中包括服务提供者和服务需求者,参与提供服务的人员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平台企业员工数为623万人,同比增长4.2%。

在这样高速发展的状态下,政府监管能力受到挑战。

打破了传统市场交易模式的共享经济,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

毕竟运行形式多样,参与共享经济的企业逐渐增多,资本将目光也盲目地投向共享经济领域,不专业短期性,让资金流向无法确认,甚至会侵害消费者权益。

共享经济带来的问题也逐渐凸现。共享经济的前提条件是过剩产能产生的闲置资源,而这一前提条件却受到了质疑,在实践中也被扭曲。

资本投入,带来了增量资源的扩充,虽然并没有改变使用权共享的基本形态,但却异化了共享经济的商业运营方式,改变了共享经济的盈利模式。

只有共享经济的表面,却没有实质内核。

逐渐变异的共享经济,在早期迅速陷入传统租赁经济的窠臼,原本通过盘活闲置资源使用权获取利益的方式蜕变为单纯追求租金的逐利手段。

不计成本的野心,加上占领市场的急切脚步,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平台在洗牌,倒闭与合并不过是分分合合,也成为了共享经济蛮荒时代的牺牲品。

以共享单车为例,2016年数十家共享单车平台同时出现,呈现出群雄逐鹿的局面。然而在随后的两年,纷纷倒下暴毙,曾经风光无限且融资近15亿美元ofo也深陷危机,僵而不死。

据估计,近五年内涉足共享经济的企业超过5000家,其中有超过3000家企业倒闭和退出。

高风险性、高淘汰率、高集中性成为共享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据统计,2018年部分领域的头部企业融资额,占中国共享经济总融资额的一半以上。

中小企业融资难度无形中增大,想上德州扑克牌桌的资金很难,共享经济成了“玩不起的游戏”,少数企业凭借自身的规模优势“画地为牢”。

疫情下的共享经济

2020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突发的黑天鹅事件,让共享经济市场整体规模开始降速,不同行业的共享经济,发展并不平衡。

尽管如此,这一年中国的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再次突破3万亿,达到33773亿,增长2.9%,相比之前的10%增长,整体增长速度是踩了刹车。

从市场的类型来看,生活服务,生产能力,知识技能市场规模位居前三,分别为16175亿元、10848亿元和4010亿元。

疫情对不同行业的产生的冲击并不相同,这跟不同行业所占据的社会产业地位不同。

知识技能和医疗共享由于线上经济的发达,由于互联网的便利,两个领域市场交易规模分别增长30.9%和27.8%。

通过线下才能完成经营的共享经济行业,受冲击最大,共享住宿行业下降最多达到29.8%,其次是共享住宿和共享出行,分别下降29.8%和15.7%。

此外,生活服务领域交易规模同比下降6.5%,这很容易理解,人们足不出户,自然对餐饮业,家政服务,休闲娱乐产生重大影响。

再看融资这一重要发展动力,2020年共享经济领域直接融资规模约为118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6%。

不同领域的融资额也不同,共享办公、生产能力和共享医疗等领域融资额位居前三,涨幅分别达到466.7%、285.6%和130.7%;共享住宿领域融资却出现明显下降。

共享办公再度成为宠儿,在经济大环境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共享办公模式似乎可以为创业者提供基础服务,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首先是优客工场去年11月实现了美股上市,成为了共享经济第一股,目前市值2.79亿美元市值。

其次,WeWork将与SPAC公司BowX Acquisition Corp合并,完成公开上市,估值为90亿美元,两家企业的融资额占该领域融资额的九成以上。

排名第二的生产能力共享领域,也在被资本盯上,全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基金规模突破28亿。

不完全统计,卡奥斯物联所属领域新工业,在2020年共有4415笔融资,融资额约 11.5 亿元。2020年12月,树根互联获得C轮8亿元融资。

最后,共享医疗的价值也受到投资者的重视,疫情之下互联网医疗通过技术给消费者带来更快更好的医患服务,阿里健康、京东健康、腾讯智慧医院等平台开始出现。

总结来说,共享经济迎来整理期,规模较小的平台在离开市场,行业洗牌不可避免。

涨价轻资产,合并模式再起

在怪兽充电上市之后,“搜电充电”与“街电”宣布正式合并,开始了结盟之路,将合并为新的集团公司。

合并的意图有两个方面,首先根据测算,两家公司合并后,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远超怪兽充电的2.19亿,开始成为市场老大,争抢市场份额,是阻击怪兽充电的手段之一。

其次,常理来说,竞争对手越少,价格就越高。

共享充电宝开始了数轮涨价之路,商圈和医院等特殊场景每小时3-4元,酒吧夜店等每小时则高达10元。每24小时封顶价24元到40元,总封顶价99元,用户都可以买一个充电宝了。

共享充电宝们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目标用户,就是那些没带充电宝又不得不用的用户群体。对于这样的群体来说,共享充电宝创造了局部短时间的短缺经济态势和卖方市场的话语权,而商品的价格又从来都不是其真正价值所决定的。

在很多媒体报道中,共享充电宝是个地推生意,比如怪兽充电计划扩张规模并向低线城市下沉,共享充电宝对于用户而言,并没有忠诚度,更对线下点位更依赖,谁能就近取用,满足应急性需求更重要。

目前共享充电宝场景渗透率较低,整体线下消费场景渗透率在20%-30%之间,点位的布局尚未饱和,尤其是三四线城市还有较大的开发空间。

除了充电宝正在提价,以前冷落的共享单车行业也在提价。

此前,哈啰、青桔、美团单车就从每30分钟1元调整为1.5元,一度赶上了乘坐公交的价格。

共享单车出现的初衷是鼓励大家绿色出行,低碳生活,但本质就是一个以赚钱为目的的经营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的交通工具,也在试探大众心理价格底线。

一般意义上,人们认为涨价就是割韭菜,这本身指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割消费者。如今明码标价,企业也在追逐着利润,消费者也可用投资者用脚投票。

除此之外,轻资产模式也盛行。据悉,去年4月18日,优客工场开始转型,由重资产向轻资产模式转变,优客工场主要输出品牌服务,并提供空间设计、建造、以及管理服务,而物业主承担大部分的前期投入,要赚钱是首要义务,重资产业务开始被抛弃。

目前共享经济也有新的形态。

比如共享茶室,在一则媒体报道中,一家共享茶室,通过三张茶桌达到56万月流水,超过隔壁1600平餐厅收入。

搜索南京的大众点评网,在大行宫新世纪广场B座,有一家侃茶共享空间,评分高达4.2分,其类似于一个共享自习室,24小时包月学习券高达209.3元,下单可减89.7元,不过半年消费仅有3个,24小时全天自习位达到15元,通宵的茶位是159元。

而58元的24小时商务包间,半年消费最多达到30单。

据悉,这是一个无人值守的棋牌自习室,还可以喝茶,不用跟服务人员打交道,是社恐患者的福音,一个人包夜158元。

茶水,投影仪,空气净化器,桌游,一应俱全。

还有在东北,“共享衣橱”也在出现,一家传统服装店正在改变经营形式,开始加入共享大军,每月每人只需199元人民币会员费,就可以无限次地租各种服饰。

共享经济有着自由开放的特征,进入共享经济领域门槛本身较低,共享经济的规制对象本就应该多元化,也许共享经济本就只是个互联网租赁生意。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很难理解这种经济现象,但永远不能忽视,共享经济正在走向盈利的时代。

+1
1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辛巴复播,快手放行,是难忘旧情还是不得不为?

2021-04-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