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的版权怪圈

BT财经2021-03-28
越维权版权越贵,版权越贵越需要争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T财经”(ID:btcjv1),作者:BT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期,法庭公布乐视网起诉爱奇艺侵犯节目版权判决结果,以乐视胜出暂告一段落。

纵观整个视频行业版权之争愈发激烈,这也让版权问题陷入一个更可怕的怪圈:越维权,版权越成为稀缺资源,价格越贵,版权越贵,越需要巨大投入来留住用户,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视频网站盈利陷入困境,在用户与支出两面陷入苦苦挣扎。

爱奇艺版权之困

爱奇艺作为行业样本一直以来版权纠纷不断,隔三差五就面临侵权与被侵权的诉讼,连续遭到乐视、西藏乐视网的起诉。

身为侵权者的爱奇艺同时也是受害者,爱奇艺曾反诉西藏乐视网侵权,但最终以爱奇艺败诉收场。

再向前追溯,早在2014年时,爱奇艺就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过B站;2016年时爱奇艺又起诉B站,称其在未经允许下播放爱奇艺独享版权的《快乐大本营》,最终爱奇艺获胜,B站赔付53500元;仅过了两年,爱奇艺又再次起诉B站,称其在未经授权情况下,擅自在平台上提供《中国有嘻哈》节目片段在线播放服务;最近,爱奇艺再次因动画《无职转生》版权问题正式起诉B站。

无怪乎爱奇艺对版权问题如此“小心眼”,因为爱奇艺购买版权占了总支出的很大一部分。从爱奇艺2020年的财报上看没有实现盈利,原因就是支出大部分用在内容原创与内容版权购买上。

业内人士指出,不仅仅爱奇艺如此,视频网站大部分都是如此。在日趋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如果不在版权上花费重金,那么在流媒体的竞争力将会大大受损,还会冒着客户留存度大打折扣的风险。

爱奇艺内部人士指出,从原创内容方和经销方购买版权是其为客户提供高品质内容的重要方式之一,通常会与第三方签署许可和可转让许可协议,但其中的风险也引发了成本支出的增加,比如内容提供商不愿续约、许可人与原创作者的纠纷等。

据媒体报道,爱奇艺在购买版权开发游戏、电影、动漫等新业务,需要认清的是这样迎合大众市场的业务都相当烧钱。

值得担忧的是,爱奇艺的亏损还在继续扩大。其2017年,2018年,2019年的净亏损为91亿元,103 亿元和7亿元,虽然2020年略有收窄,但是其数额依然相当庞大,并且伴着其随之而来的高额版权购买与原创内容支出,该数额将会继续扩大。

从爱奇艺的版权支出上看, 2020年爱奇艺的许可版权花销为3667万元左右,当前许可支出大约为1638万元,非当前许可支出约为2020万元,同比增长了42%左右。

视频网站版权之乱

爱奇艺版权之困并不是个例,视频行业版权纠纷频发,已经陷入群雄逐鹿的局面。

中国视频网站头部有优酷百度腾讯搜狐、爱奇艺、乐视等,近两年又杀出黑马bilibili。在争夺美剧、韩剧、泰剧、国产剧上任何一家公司都恐落人后,拿不到版权的视频网站只能铤而走险,采用盗播、盗链甚至让“用户”自己上传来获取优质内容,这导致视频网站大佬们在版权问题上,你侵权我,我侵权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除了近几年火药味十足的爱奇艺和B站“互相捅刀”外,搜狐视频在维护版权问题上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搜狐起诉百度网盘侵权网络剧《匆匆那年》不久,搜狐视频就因播放超过版权授权期仅1天的电视剧《被遗弃的秘密》,被版权所有者乐视网告上法庭。

视频网站版权之争在世界范围内其实也不是稀罕事。HBO Max与Netflix向来是版权争夺战发起的豪门胜地,Netflix 曾花费1亿美元的价格购买《老友记》在2019年的版权。不过更阔气的HBO Max又以连续五年、每年8.5亿美元连续五年的价格赢夺《老友记》版权。

视频网站版权大战,可以说是鹬蚌相争,最后影视制作方才是渔翁得利。

版权纠纷直接导致版权费用的大涨。有消息表示热剧《都挺好》的单集首轮版权费高达1450万元一集,这样算下来这部剧一共46集,那么总版权收入加起来就是6.67亿元。根据阅文报告显示,《如懿传》版权更昂贵,单集费用达1460万元。就这样天价的剧集,视频网站还挤破头抢购独播权。

版权费用大涨导致视频网站对自己已经购买的剧集更加“珍惜”,据公开资料显示,近几年来影视类版权诉讼数量连年攀升。

近几年,不仅国内的影视类版权费用在上涨,海外的影视作品版权费用也在上涨,据海外分析师指出,美国一些影视公司的版权费用上涨和疫情有关,疫情导致影视制作周期延长,同时演员的片酬也在上涨,这全部算在制作成本内,导致版权费用上涨了大概15%左右,这对视频网站并不是个好消息。

海外的视频网站不仅购买影视的版权支出增长,同时原创内容的成本也在增加。比如去年YouTube上很多播主因为搬运内容导致侵权,致使YouTube平台面临高额赔款。美国媒体指出,视频领域的版权保护很有必要,这样可以加强对作者原创内容的保护,但是同时也提高了视频平台的版权支出和审核成本。

据分析,视频网站行业整体都陷入稳赔不赚的怪圈。包括爱奇艺、B站、甚至国外的Youtube在内,世界范围内的视频网站都在频频亏钱。

这是因为以广告营收为主的单一盈利模式难以突破。广告收入已经成为各个视频网站目前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爱奇艺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龚宇就曾坦言,品牌广告占爱奇艺整体收入的一大部分。

另一方面原因就是不断上涨的版权费用,单靠广告收入已经入不敷出。连张朝阳都表示 “我们打击盗版同时,版权价格也在暴涨,这是市场决定无可厚非,但我们在其他领域没有积攒那么多钱,所以搜狐视频有点力不从心。”

视频网站还面临短视频平台这样的强大对手,无论是从广告收入方面还是内容创作收入方面,短视频平台分去了视频行业红利一大杯羹。

如何脱困版权怪圈

如今,一些头部平台购买视频版权的成本都已经达到百亿元级别,这个体量甚至已经超过一些视频网站目前的市值。加上视频行业又是一个高度依赖流量且毛利率特别低的领域,所以一直到现在,视频网站都无法走出这个怪圈。

一些想跳出版权怪圈的视频网站开始寻找新的突破点,比如付费会员。但是对于用户来说,只买一个网站的会员根本无法满足全部的需求,随之而来版权费用和优质原创内容花销激增,让会员费也水涨船高,这导致视频领域的会员粘性非常低,若是没有用户喜欢的内容视频网站自然就保不住流量。

视频网站需要寻找新的突破点,新的营收点,真的需要从战略上开始转型。视频网站要想在未来站稳脚跟,突破版权烧钱的怪圈,就永远不能对颠覆自我感到恐惧。

比如Netflix转型大数据, 用有效用户数据和使用习惯来判断制作什么样的原创内容,由此来吸引人们参与内容制作,比内容本身更为重要。

+1
2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社区的问题只能靠发展解决

2021-03-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