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导版《正义联盟》抢救HBO Max

壹娱观察2021-03-22
能让导演们任性而为的HBO Max,才有后来居上的机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大娱乐家,36氪经授权发布。

终于来了!3月18日,《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正式上线了HBO Max。

尽管就在前一天又出现了完整版的提前泄露事件,但丝毫没有阻挡DC影迷以及围观群众的热情,HBO Max也终于享受到了Disney+多次遭遇的“礼遇”——被蜂拥而至的观众挤到临时宕机。

经历了长达十年时间的市场教育,可以说当下超英类型作品已经成为了最热门的类型,不论是电影还是剧集,都能迅速带动起观众的热情,并且屡试不爽。正因为如此,传统制片厂转型流媒体要做的第一件事,基本就是要让观众知道他们的超英IP最终会出现在这个新平台上。

而对于一步慢、步步慢的华纳传媒来说,旗下的DC电影宇宙本就发展不顺,整体规划上更是一盘散沙,拿不出隔壁漫威那样豪华的剧集整容的情况。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剧照

背水一战的华纳最终选择借粉丝给的台阶下,在去年5月20日HBO Max上线之前的推广活动中,正式表态会让扎克·施奈德重新完成他理想中的《正义联盟》,并在2021年登陆HBO Max。

毫无疑问,这一消息几乎就像平地惊雷一般,一方面的确起到了巨大的宣传效果,尤其是对于前期并没有什么大作的HBO Max来说,另一方面这当然也是一场粉丝运动的胜利,四年时间#ReleasetheSnyderCut(公开施耐德剪辑版)运动甚至已经被写成了一本书出版,这背后恰恰也展现这个时代粉丝与平台之间的巨大张力。

一场疯狂而有效的粉丝运动,与借坡下驴的华纳兄弟

即便不是超级英雄电影的忠实粉丝,作为影迷最近几年多少也应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ReleasetheSnyderCut(公开施耐德剪辑版)的运动。这项由DC影迷和扎导粉丝发起的运动,唯一的诉求便是让华纳兄弟对外公开2017年上映的《正义联盟》原导演扎克·施奈德拍摄以及完成了部分后期的原始版本。

事实上,截至华纳官方做出官方回应之前,这一运动已经几乎成为了一项“行为艺术”。

因为进入到2019年之后已经不仅仅只是电影粉丝在呼吁,从扎克·施奈德本人到当时电影剧组的部分成员,以及前任“蝙蝠侠”本·阿弗莱克、现任“神奇女侠”盖尔·加朵和“海王”杰森·莫玛等主演都通过不同渠道做出过呼吁。

“神奇女侠”盖尔·加朵呼吁放出《正义联盟》扎克·施奈德剪辑版

另外,每当在有所谓华纳知情人士表示根本不存在“施奈德剪辑版”时,扎克·施奈德都会通过社交媒体发出相关的素材以证实这一版本的存在,这也让呼吁者们越战越勇。

终于在去年5月20日这天,华纳兄弟官方宣布 “施奈德剪辑版”《正义联盟》将于2021年HBO Max独家播出,随后便定档了2021年3月18日。

“我要感谢HBO Max和华纳兄弟,感谢HBO Max和华纳兄弟以这种勇敢的姿态支持艺术家们,让他们的真实愿景得以实现。同时也特别感谢所有参与SnyderCut运动的人,让这一切成为现实。”施奈德在宣布这一消息的声明中表示。

如今人们终于看到了这部电影,一部长达4个小时、全片均为4:3标准IMAX画幅的超级英雄电影。

根据《名利场》的报道显示,这一版本的后期制作与补拍花费了超过7000万美元成本,但扎导本人选择放弃所有酬劳只要保留完全的主导权。

正如前面所说,《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经历了相当漫长且曲折的运动过程。

施耐德最初是在女儿自杀去世后退出了《正义联盟》的后期制作,华纳兄弟请来了《复仇者联盟2》的导演乔斯·韦登——他在早期阶段就已经被请来帮助改写剧本——来接手导演一职进行重拍,并通过剪辑和后期制作来完成最终的版本。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剧照

起初,华纳和施耐德之间似乎一直保持着和平分手的状态。

但在2017年11月电影上映后,粉丝们对韦登在电影中加入了更轻快、更喜剧化的元素以及完全与预期不符的仓促剧情表示了不满。

并且,根据之后出现的相关消息,施耐德退出《正义联盟》并不完全是因为女儿的去世,华纳实际上是将他开除并夺去他对整个“DC电影宇宙”的主导权。

因此,在影片上映后不久,一场要求华纳兄弟公开 “施奈德剪辑版”的运动就开始了。

在此后的近三年时间里,“公开施耐德剪辑版”已经发展成了全世界影迷们全力以赴的运动。

人们在网上发起了请愿,在华纳兄弟位于Burbank的制片厂外举行了公众示威,甚至还有人掏出重金在纽约的时代广场上打出了相关的广告。

在一段时间内“公开施耐德剪辑版”运动取得了积极的效果。

民间自发的 “公开施耐德剪辑版”活动小组还为预防自杀活动进行了宣传筹款(为了纪念施耐德的女儿)。人们通过这个活动结识了朋友,粉丝们也因为自己喜欢的施耐德的DC电影而结缘,其中当然主要是指《超人:钢铁之躯》和《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像本·阿弗莱克和盖尔·加朵这些主演也参与了这项运动,在推特上以#ReleaseTheSnyderCut标签发布了《正义联盟》的照片。就在华纳官方做出决定前两天,杰森·莫玛还通过社交媒体再次做出了呼吁。

扎克·施奈德

导演扎克·施奈德本人则始终与支持他的粉丝站在一起,他本人不断发布的相关内部素材也从侧面激励着大家持续发声。

同时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当所有人都被迫待着家里时,他甚至创新地通过直播连线对《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进行了现场的导演评论,并且就在官方宣布“施奈德剪辑版”的当天,他又再次举行了线上的《超人:钢铁之躯》导演评论活动。

毫无疑问,《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的确是一场坚持不懈的粉丝运动所带来的巨大胜利,即便是这背后同样也有华纳传媒的小算盘——仓促上马的HBO Max实在太需要一些可供宣传的大新闻——但最终他们还是选择提供额外预算,让扎导重新操刀完成他理想中的《正义联盟》。

就目前来说,尽管豆瓣近十万人打出的9分多少带有光环加成的色彩,但彻底实现了扎导个人意志得全新的版本不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都完胜2017年公映的院线版。

首先自然是大量原生素材的加入,像是开场荒原狼在天堂岛的那场战斗,有始有终并且打斗场面明显更有设计感。

其次便是几位新出场角色的人物弧光更加完整,尤其是原本就被扎导设计为本片核心人物的钢骨,其人物前史与父子羁绊都得到了更充分的诠释。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钢骨剧照

最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那便是从《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更像是一场扎导献给所有支持他的粉丝的盛大礼物,作为一部电影其中确实穿插了太多无效叙事,比如结尾突如其来的蝙蝠侠噩梦,但这恰恰也是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它将这些年来粉丝期盼的一切都可能的呈现了出来,因为大概所有人都知道或许没有下一次了。

对于绝大多数粉丝来说,切身参与到这场恰似“好莱坞英雄归来”的运动中就已经足够,而这部电影的最终上线也正是这出银幕之外大戏的最高潮。当然对于HBO Max这一流媒体平台来说,这或许也开启了它独特于Netflix和Disney+的另一种可能性。

能让导演们任性而为的HBO Max,才有后来居上的机会

事实上,就在《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上线前一周,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T提高了对HBO Max和HBO的用户数量预期。

预计到2025年底,HBO Max和HBO的全球用户数将达到1.2亿至1.5亿。

早在2019年10月,AT&T所设定了目标还相当保守,其预计到2025年其美国本土用户数能达到5000万,如果考虑到付费电视频道HBO在HBO Max推出前就已经拥有约3300万用户,AT&T这一目标可谓是异常之低。

至于在全球范围内,到2021年底,HBO Max的全球用户数将达到6700万至7000万,今年6月HBO Max将开始进入拉丁美洲,并持续在海外市场上线。AT&T此前设定的预期是到2025年全球用户数将达到7500万至9000万。

显而易见,Disney+短短一年时间在全球范围内用户过亿的壮举,极大地刺激到了AT&T和华纳传媒。

与此同时,去年年底华纳大胆宣布将把2021年的全部新片投入HBO Max进行同步发行的举动,尽管激怒了部分电影人和合作伙伴,但《神奇女侠1984》的确为HBO Max带来了明显的用户量提升。

在1月份的财报会议上,AT&T首席执行官John Stankey就表示“《神奇女侠1984》的上映帮助推动我们的本土HBO Max和HBO用户总数超过了4100万,比我们最初的预测快了整整两年。”受益于华纳与Roku的合作协议,以及《神奇女侠1984》几乎独占圣诞档期,都让HBO Max在2020年年底拥有了1717万已激活服务的用户,这一数字是去年第四季度初的两倍。

可以说HBO Max在出师不利之后所祭出的“大招”并未完全无效,甚至某种程度上,这恰恰是迎合了当下流媒体取代原先成为发行主流渠道的潮流。

当然大导演如诺兰和维伦纽瓦绝对不会同意这种看法,但归根到底,如何发行一部电影最终依然只有电影公司才有决定权。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

而从扎导这个个案,HBO Max或许给出了一种并不令所有人满意到又是足够现实的方案。

过去观众渴望在大银幕上看到知名IP,不论是超级英雄还是怪兽打斗或是魔法世界,但电影发行的高风险低收益又决定了制片厂往往只会选择最保守的方式去开发这些IP。这种冲突往往比过去一些独立电影作品来的更加激烈,从漫威到DC再到星战,创作者与制片厂几乎都在拉锯。

扎导应该说是其中的幸运者,因为最终他还是得以实现自己的个人愿景,而绝多数导演在与制片厂的对抗中都只能悻悻而归。

而当这些IP被搬上流媒体之后,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就得到了改变,一方面小荧幕发行使得内容与形式都可以变得更多元,另一方面订阅制而非买电影票那般的一锤子买卖,都让评价的宽容度得以提高。

在家躺着花15美元全家看一部《神奇女侠1984》,与一个人花20美元还得专程去电影院看,最终被其糟糕程度冒犯到的程度绝对是不同的。

这也是为什么《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既可以做成R级,也可以是任性的4:3IMAX画幅,同时还能保持四个小时的时长,甚至原本扎导还设想过要将其作为四集迷你剧集。

因为一旦观影环境换成家里,就不需要在考虑排片也不需要考虑观众会太过疲劳,反正随时都可以暂停去上个厕所再回来也不会损失什么。而之后HBO Max还会发行黑白版本的《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或许还会有大量花絮陆续被披露,这些内容都能让人在HBO Max上待的更久。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剧照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论是拥有宏大愿景的创作者还是渴求保持个人趣味的鬼才,其实都有用了更多的创作空间。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大卫·芬奇会选择毅然投入到Netflix怀抱中的一大原因,顺带一提,扎克·施奈德下一部作品同样是与Netflix合作,并且后者已经明确表示会为他提供足以打造一个全新电影宇宙的预算和创作空间。

对于华纳和HBO Max来说,即便是处在追赶者的位置,但只要HBO Max能够成为一个足够自由和开放流媒体创作平台,基于手上的海量知名IP,势必还是会有大量创作者愿意与其合作。

另一头,人们依然会渴求更多既定框架之外的内容,R级《小丑》的十亿票房与《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的超高口碑已经彰显了这一点,而华纳和HBO Max的表现也已然证明了他们根本学不会迪士尼对Disney+缜密规划那一套,那不如就独辟蹊径,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自由生长之路。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下一篇

归其根本,公司的产品竞争力仍为决定因素。

2021-03-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