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秀凶猛,网易如何面对?

锌刻度 · 2021-03-08
昔日安稳的悠哉日子逐渐逝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 陈邓新

编辑/ 孟会缘

网易,距离上市满二十一年,还有三个月。

在此之际,公司却有了微妙的变化:2020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15.98亿元,而市场预期为17亿元,净利润不及市场预期;网易云音乐副总裁李茵离职,网易云音乐CEO 朱一闻被降权;网易有道进行业务架构调整……

这一切的背后,是网易对未来的竞争势态感到焦虑。

游戏堪称网易的生命线,当下正面临米哈游与莉莉丝发起的挑战,行业老二的位置真能稳如金汤?网易游戏增长显疲态,下一个突破口在哪儿?游戏主业焦虑之下,第二条业绩增长曲线何以艰难求解?

前有标兵腾讯,后有追兵米哈游

其实,网易游戏的赚钱能力,粗看不俗。

据网易2020年财报显示,全年净收入为736.7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服务约占四分之三,净收入为546.087亿元,而2019年为464.226亿元;来自于手游的净收入占在线游戏服务净营收的71.9%,与2019年的71.4%基本持平。

网易2020年过得并不舒坦

这意味着,网易游戏非但首次突破500亿元净收入大关,更是连续11个季度破百亿元,日子看上去似乎过得颇为滋润。

然而,细究之下,内忧外患不容忽视。

游戏业务,2020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134亿元,而同年第三季度为138.6亿元,环比下降3.3%,明显遭遇增长瓶颈。

游戏研究员杨树清告诉锌刻度:“《梦幻西游》《大话西游》《阴阳师》等台柱处于成熟期,新鲜血液的流入不足,这是网易游戏季度收入老是在一百多亿元徘徊,迟迟无法再上一个台阶的原因。”

而其对标的腾讯游戏,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据公开数据显示,腾讯游戏2019年第三季度净收入为286亿元,而2020年第三季度净收入为414.22亿元,并未放缓增长的步伐。

这意味着,腾讯游戏一个季度的净收入正在逼近网易游戏全年的净收入表现,两者的差距正逐年拉大。

更为关键的是追赶者浮现,正在努力颠覆“全中国只有三家游戏公司,一家是腾讯游戏,一家是网易游戏,还有一家叫其他”的行业印象。

从事游戏服务端主程开发的齐林东告诉锌刻度:“以前,从来没有人想过去颠覆‘两超多强’的格局,现在好像也不是天方夜谭了,米哈游与莉莉丝不断上跃,隐隐向第三极发起了冲刺。”

据App Annie 发布了《2021年移动市场报告》显示,莉莉丝的收入位列2020年全球游戏公司第十名,而第一名与第三名分别为腾讯、网易;而据Sensor Tower报告显示,在iOS 2020年全球收入榜Top 10当中,除了 腾讯之外,莉莉丝是唯一拥有两款游戏入围的游戏公司。

相比莉莉丝,米哈游的风头更盛。

米哈游打造的现象级游戏《原神》,曾先后登陆过中国、日本、美国等30多个市场畅销榜榜首,截至2020年底在全球移动端的总收入接近5.6亿美元,米哈游一跃成为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收入增长最快的手游厂商。

米哈游创始人兼CEO蔡浩宇近期在上海交通大学硅谷校友会组织的交流会上透漏,2020年9月底《原神》上线之后,“米哈游营收突破50亿元,实现了收入同比翻倍。”

换而言之,米哈游2021年净收入保守估算为125亿元,而《原神》热度现在来看并未减,净收入实际更高的可能性更大。

扭转增长疲态,怎么那么难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此消彼长持续二三年,网易把持多年的游戏行业第二把交椅,就存在易主的可能。

此背景下,网易焦虑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想短时间之内改变游戏主业增长疲态并非易事,当下其面临两大挑战。

一方面,直播成为游戏流量的重要入口,亦是维系游戏生态的关键工具,在这一环上网易缺乏话语权,皆因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多在腾讯旗下。

其实,网易也不是没想过突围,早早就推出了CC直播,不过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9年3月熊猫直播倒下才迎来转机,发布了“熊猫星人接收计划”,承诺“地球不毁灭,我们不欠薪”,试图接过熊猫直播的主播资源与观众。

可惜,在争夺熊猫直播空出来的地盘中,斗鱼与虎牙成为最大赢家,落败的CC直播依然扮演着边缘角色,难以为网易游戏贡献充沛的流量。

另外一方面,网易祭出的借鉴打法备受争议,旗下《第五人格》《荒野行动》《镇魔曲》《逆水寒》《阴阳师》等数十款游戏陷入“抄袭”的质疑中。

譬如,《绝地求生》炙手可热之时,网易跟进发布《荒野行动》《终结者2:审判日》,被出品方蓝洞诉诸法庭。

在起诉书中,蓝洞列举了网易游戏的25项侵权行为,涉及高度相符的宣传标语、人物设计、游戏风格、游戏道具设计以及游戏标语等。

再譬如,大名鼎鼎的《阴阳师》也存在争议,在玩法上借鉴《魔灵召唤》,在画风上借鉴《跨越我的尸体2》。

有观察人士就此评论:“抄A的玩法再抄B的画风,都选小众游戏抄,抄得很有技巧,看来是没少干这种事。”

借鉴打法之下,网易游戏的“人设”崩塌,昔日苦心塑造的“游戏爱好者”形象,再难以诠释,久而久之就陷入“吃老本”的窘境。

不妨回忆一下,网易游戏上一次出圈是多久。

对此,网易公司CEO丁磊在2020年12月的网易未来大会上表示:“科技公司缺的不是‘上天’的勇气,而是追逐星辰大海的创新氛围,大家要做的是,要从学习和模仿,转向真正的创新为王。”

网易端手游收入占比

不靠游戏,拿什么撑起排面

游戏之外,网易面临的考验也不轻松。

2019 年年初,丁磊确定网易四大战略为“游戏、电商、教育、音乐”,电商为网易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战略部署,并未如丁磊预期的那样再造一个“网易”。

网易公司CEO丁磊

深耕海淘领域的网易考拉做到行业第一,却因为烧钱过甚短时看不到扭亏的希望,最终未逃过被甩卖的命运,剩下的网易严选独木难支,逐渐淡出主流视线,如今电商业务已不在网易财报中单独列出。

相比电商业务的颓势,教育业务颇为能打。

据公开数据显示,网易有道2020年净收入为31.68亿元,同比增长142.7%,毛利率由2019年的28.4%增长至45.9%。

不过,教育业务体量尚小,短时间内无法成为网易的排面。

这么一来,音乐业务成为网易的重要抓手,丁磊甚至亲自出马实际掌管音乐业务。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网易云音乐高层动荡皆因“营收一直做不上去,创新也没有结果”,而网易云音乐上市迟迟无进展,丁磊曾在内部说过高管不要想着套现,要凭热爱去做事。

鞭策之下,网易云音乐正在在微妙的变化,上线了对谈互动功能“侃侃”,加入“中国版Clubhouse”争夺战,切入语音社交赛道。

不可否认,马斯克光环加持之下,Clubhouse下载量短短15日增加了460万人,其估值飙升至10亿美元,令语音社交在资本市场迸发的巨大想象力。

尽管如此,网易云音乐能在语音社交赛道跑多远并不可而知,毕竟Clubhouse本尊都遭遇了阴霾,黑客可窃取实时音频,“听后即焚”变成了笑话。

Facebook公司前安全主管、SIO现任主管亚历克斯·斯塔莫斯讽刺道:“Clubhouse不能为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任何一场谈话提供任何隐私承诺。”

另外,网易也渴望在视频领域发力,计划重返视频市场,将投资10亿元支持旗下的内容创作者。

丁磊于2021年1月下旬表示:“内容视频化是未来网易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网易非常重视内容和内容创造者的价值。”

问题在于,视频赛道的竞争早已白热化,爱优腾把持长视频,抖音快手把持短视频,中视频成为两大阵营争夺的焦点。

缺乏基本盘的网易何以参与逐鹿,砸下10亿元又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毕竟上述玩家要么本身就是互联网头部企业,要么背后站着互联网头部企业。

总而言之,游戏业务遭两头夹击,网易昔日安稳的悠哉日子正逐渐逝去,如若寻求不到第二条业绩增长曲线,未来何以在江湖立足。

从这个角度来看,网易之所以焦虑,源于对未来的迷茫。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