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另类”入华

新经济沸点 · 2021-01-19
还有那么一丁点机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经济沸点”(ID:xinjingjifeidian),作者: 郭娟,36氪经授权发布。

在中国,第三方支付的市场格局早已成定局,艾瑞的最新数据显示,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市场份额加起来占到93%。

2021年1月8日,却传出第三方支付的“鼻祖”PayPal完成对国付宝的100%控股,成为国内第一个外资全控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这意味着,觊觎中国市场已久的PayPal名正言顺地来了。

然而,它错过了两家本土企业在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厮杀,此时入华,机会在哪里?意义又何在?

01

资料显示,国付宝成立于2011年1月,是一家以第三方支付为基础的科技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其业务更偏向于企业级服务:云账户、跨境支付、航空票务和聚合支付。

国付宝也是国内第三批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公司。2016年12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53家支付企业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资格,国付宝就是其中之一。

往前可查的资料显示,2015年,国付宝获取“基金支付牌照”;2016年5月,又得到“跨境支付业务”的许可。

虽然在第三方支付的市场份额上,国付宝一直未见上榜,然而,这却是个牌照齐全的支付企业。

在我国,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过程就颇为曲折,但也奠定了互联网公司涉足金融支付需纳入监管的传统,监管的表现之一,便是开展支付业务的企业,应先得到各种牌照的许可。

另一方面,直到2018年3月21日,央行印发《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明确外商投资机构的准入和监管政策,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程度,并表示欢迎和鼓励外资机构参与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的发展与竞争。

这些政策因素,导致对中国市场摩拳擦掌的PayPal无资格入华。

PayPal成立于1998年,这个年代颇为久远,然而,他有两个创始人日后在美国互联网界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个叫彼得·盖尔,另一个是埃隆·马斯克。

1998年12月,彼得·盖尔和另一位创始人成立了Confinity,1999年,PayPal正式上线,2000年,Confinity与埃隆·马斯克创立的X.com合并,2001年,整合后的PayPal上线。

2002年,PayPal纳斯达克上市,随即就被ebay收购,成为这家电商网站的在线支付工具。创始人因此套现15亿美元后,相继离职,去开创自己的新事业。

彼得·蒂尔于2004年在Facebook还在萌芽期时投资了50万美元,收获了10亿美元,后来写了本书叫《从0到1》;埃隆·马斯克的经历就更为精彩,离开payPal后,他拿着1.6亿美元实现对特斯拉的控股,在2020年,由于特斯拉的股价大涨,马斯克一跃成为世界首富。

被ebay收购后,PayPal和它的关系,类似于淘宝和支付宝组合,这样维持了13年,到了2014年10月,传出PayPal于2015年起被分拆出来独立运营的消息,据当时的报道,此举是为了使eBay与PayPal“分别在变动剧烈的电子商务及支付市场追求更多的成长机会。”

2020年,PayPal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截至2020年Q3,有3.61亿活跃支付账户。对照我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这个用户数不算很大,据蚂蚁集团的上市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支付宝月度用户达到7.11亿,年度用户活跃用户为10亿+。

然而,与支付宝后来成长为多业态的“庞然大物”不同,PayPal的业务一直聚焦在支付领域,且吸金能力远高过支付宝,2020年上半年,PayPal营收营收639亿元,净利润为16.14亿美元,而蚂蚁集团公开的招股书则显示,其上半年支付业务营收约为260亿元。

这背后也有国内第三方支付因竞争激烈,导致其低费率运营,例如,支付宝的支付业务上,8000万商家,仅有0.5%的费率,而微信支付给到商家的费率也统一在0.6%上下,反观PayPal,其给到商家手续费通常在3.9%或4.5%左右。

02

所以,当PayPal全资入华时,用他的高费率去与国内支付企业的低费率竞争,显然没什么优势。

另外,在C端支付份额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瓜分的前提下,PayPal似乎可以继续B端支付的路子,然而, 在这个领域,中国的数家支付企业此前几年为了避开与巨头竞争,也在积极布局。

据新经济沸点统计,像易宝支付汇付天下拉卡拉这样的企业,都是这个“戏路”。

易宝支付的董事长唐彬曾经向新经济沸点透露,其布局的行业支付,聚焦在航空、旅游和保险这样的领域,与C端支付着力于营销不同,行业支付的发力点是做中后台的技术支撑。

据了解,易宝支付在航空领域布局较早,至今,“购买十张机票的网上支付中,有三到四张为易宝支付在后台提供服务”,易宝支付合作的航空公司包括南航、东航、国航、香港航空等。

“机票支付这件事,消费者看似简单的提交、付款,后面则需要整合各家银行、航空公司的后台,一旦发生退票、换票等,又要依据航空业的退、换票流程与各个环节发起交互”,而这些努力最后呈现的效果是,“让用户退机票时,快速得到退款。”

艾媒咨询在2019年发布一份报告显示,B端支付领域里面前几位的玩家分别是:拉卡拉、苏宁支付、易宝支付等。在这样的情形下,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进入到中国市场的PayPal未必对B端支付能形成优势。

一方面,是第三方支付领头羊企业有双边效应,既对C端形成垄断,又在近两年加紧布局B端;另一方面,还有拉卡拉、易宝支付这样一直专注于B端支付的梯队,PayPal再来布局已经没有多少机会。

在中国,如果互联网支付的C和B市场都不是PayPal入华的优势,那么PayPal为何这么积极入华?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薛洪言统计,跨境贸易支付一直为PayPal稳定贡献着约20%的交易量,由于受到牌照的限制,在中国、东南亚和南美洲的大部分市场,PayPal的重心均是跨境支付。

在PayPal全球覆盖的200多个国家里,它已是许多欧美国家在线购物平台(实物、服务)的标配,同时支持100多种货币支付和56种货币提现操作。2018年的数据显示,PayPal美国以外的市场贡献了43%的交易量和54%的净收入,所以PayPal在全球的覆盖还是具有较强的C端优势。

反观中国,前几年第三方支付巨头都热衷于出海,基本思路也局限在“中国人在哪里,我们的服务在哪里”,所以,在旅游场景中见得比较多,其他领域,则在撼动国外用户使用银行卡习惯方面建树不大。

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向证券时报分析,PayPal在跨境支付方面有着较强的优势,长远来看,应该有盯住VISA、万事达卡、美国运通这些国际卡组织进入中国清算市场后的商机, “让出境的中国人用他们的卡和支付服务”。

PayPal与卡组织在跨境交易的合作中更成熟,针对即将进入中国清算市场的境外卡组织,或许就是PayPal在中国支付市场中错位竞争的优势所在。

PayPal方面也透露过自己的“心机”。2019 年三季度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时任 PayPal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Dan Schulman 透露,该公司正寻求为中国消费者提供通过Paypal 向海外商家购买商品的服务,并为中国商家提供通过Paypal 向海外消费者销售商品的服务。

此外,PayPal做中国方面的跨境支付,还有一个机会,整个2020年,包括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这样的第三方工具,都先后被印度和美国封禁,这反而成了PayPal的机会。

薛洪言分析,由于跨国支付有汇率风险,PayPal在这个领域的摸爬滚打中,掌握了对“套期保值对冲工具”的灵活应用,累积了较多的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他同时预测,放眼三五年,PayPal在国内市场的业务以跨境支付为突破口,“积累C端用户和B端用户,三五年后视政策变化,再做打算。”

一些做跨境贸易的国内商户也表示,不看好PayPal未来的服务,因为费用太高。

*本文写作过程中,参照了证券时报、苏宁金融研究院的报道。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界面友好,深入浅出。负责报道新经济领域的话题、现象、大公司。
新经济沸点特邀作者

界面友好,深入浅出。负责报道新经济领域的话题、现象、大公司。

文章提及的项目

汇付天下

支付宝

易宝支付

国付宝

微信

拉卡拉

中国人民...

得到

特斯拉

蒂尔

电商网

开PA

万商

速得

下一篇

短视频行业来到深秋。

2021-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