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不再闪耀了么?为何成群结队的公司正在离开

「声动活泼」 · 2021-01-14
硅谷创新的发动机正在变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声动活泼”(ID:shengfmcn),作者:声小音,36氪经授权发布。

这是「硅谷早知道」第四季的完结篇。

在过去的 61 期节目中,我们探讨疫情对科技和商业模式产生的影响,关注大科技公司在政经形势变化下的反应,也谈论投融资新闻和经济走向。有些是快评式的回应,也有一些是深度访谈。此外,我们也试着做了几期英文节目。

除了内容外,我们也更换了平台和主播,第四季节目从 36kr 换到了声动活泼,一些听众对我们的变化有吐槽、也有非常赞的建议,在这里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虽然是总结,丁教 Diane 依然为大家带来了一些硅谷新近发生的变化。她观察到的各种现象让她觉得硅谷这个充满传奇色彩、吸引无数人才的创新之地在失去它的优势。更多内容,欢迎大家通过音频收听。

但无论如何,我们依然会站在科技和创新的最前沿。在冬歇的这段时间,我们也会为下一季节目做打算。如果大家对下一季节目有任何建议和期待,可以直接给我们写邮件,邮箱是 d@sheng.fm 。

01 越来越多人正在告别硅谷,前往德州

越来越多人正在上演「出硅谷记」的史诗级剧情,但其实这已称不上是什么新闻。

早在五六年前,就有媒体发出了诸如「硅谷正在死亡」的声音。美国硅谷——这个全球瞩目的创新之地,的确培育出不少改变了世界的大科技公司,但与之一同「成长」起来的,还有愈来愈高昂的房价和越来越糟糕的交通状况。而比起前者提供的创新氛围和诱人薪水,后者带来的生活压力似乎更让人难以忍受。

根据「经济学人」2019 年的报道,在过去 10 年中,1/4 搬离加州的居民迁往了得克萨斯州,光是在 2018 年,这个数字就超过了 86000 人。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包括 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在内的许多科技公司都允许并鼓励员工在家办公,其可行性也让不少「码农」和相关从业者把离开硅谷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加利福尼亚已经赢了很久了,而且我觉得他们有点把这看作理所当然。」有着「硅谷钢铁侠」之称的 Elon Musk 把加州比作一支长期连胜的运动队,批评它过于自满。去年 12 月,他宣布 Tesla 将于德州奥斯汀附近新建工厂,Space X 计划发射的地点亦设在德州南部。

除了 Elon Musk 和他的特斯拉,几个月前上市的明星企业 Palantir 早在去年 8 月就公布了把总部挪到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消息,其联合创始人 Joe Lonsdale 搬去了德州奥斯汀;Dropbox 的 CEO Drew Houston 和大数据监控公司 Splunk 的 CEO Doug Merritt 近期均已在德州购置房产,并计划长久在那里生活;在湾区红木城创立的软件公司甲骨文,去年 12 月宣布将总部搬至德州奥斯汀;惠普旗下的云服务企业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HPE)则表示会在休斯顿郊区建造新总部;早期风险投资公司 Blumberg Capital 创始人 David Blumberg 搬家去了南佛罗里达;Reddit 创始人 Alexis Ohanian 和硅谷黑帮之一、Founders Fund 合伙人 Keith Rabois 计划搬去迈阿密......

如果不限于篇幅,这个从硅谷搬离出去的名单还能列很长。

02 是什么让硅谷的光芒变得黯淡

「在以前,如果你是一个科技公司,就必须来到硅谷。你需要硅谷的网络,不管是找投资人、合伙人,技术大拿还是客户,他们全都在硅谷。」

时至今日,这个网络(the network of talent)还只能在硅谷获得吗?

Keith Rabois 在接受播客 「This Week in Startups」的采访时表示,在过去三到五年间, Founders Fund 在湾区和旧金山之外投资的许多公司都发展得很好。他还谈道,在硅谷拥有众多关系网络的人可能已经很难想象,放弃这个网络并非难以生存。

经济和税务因素是导致人们离开的一个方面。

如果说普通人在硅谷的压力主要来自生活成本,那么对于像 Elon Musk 这样的商业巨头而言,包括税收在内的政策无论是对其自身还是公司都算不上友好。

在加州,年收入超过 100 万美元的群体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占其收入的 13.3%,属全美最高。值得一提的是,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均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2020 年 11 月份,旧金山还通过了美国第一例高管税法案。如果高管的收入是员工薪水中位数的 100 倍,需要支付 0.1% 的额外税收;如果是 200 倍,就要多付上 0.2%,以此类推。10% 的居民贡献了 80% 的加州税收,而这些搬离硅谷的人,正是「纳税的主力军」。

不断增多的无家可归者数量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犯罪问题,也是「逼迫」人们出走硅谷的重要原因。

在旧金山——这个面积不及深圳南山区的土地上生活着 88 万人口,据 San Francisco Examiner 的报道,疫情后,无家可归者的人数达到近 30000 人,占旧金山人口总数的 3.5%。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比例,在 2007 年,这个数字还只是 5703。

● 图片来源:Kevin N. Hume/S.F. Examiner

纪录片导演 Christopher Rufo 在去年 8 月拍摄的纪录片「Chaos by the Bay」中,以一种极为沉重和惆怅的氛围描述了旧金山的无家可归者问题(这时他调研到的人数还是 18000 左右)——到处支起的帐篷占领了居民区的空地,无家可归者在大街上过着支离破碎的生活,毒瘾发作者坐在地上抽搐,有人在垃圾桶翻找食物,甚至有人吃自己的呕吐物。而 Covid-19 疫情让一切变得更不可控了。丁教表示,「我身边的朋友都不太敢进城了,基本每年进城车窗都会被砸一次。店家不敢把商品摆出来,因为随时会被抢。」

一批人离开了,另一批人却涌了进来。许多无家可归者从周边地区搬到旧金山,因为这里是公共露营、吸毒和财产犯罪的「圣地」,搭帐篷、使用毒品、嫖娼、在公共场所排泄等行为都是合法的,盗窃/抢劫金额在 950 美元以下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 图片来源:纪录片 Chaos by the Bay

那么,政府还做了什么?

旧金山每年花在治理无家可归者的经费都在飞涨。节目中也分析到,2019 年财年有 3.04 亿美元被用于帮助无家可归者,平均帮助一个人所需开销是 300927 美元。但很遗憾,这些钱并没有让无家可归者过上更好的生活。

● 图片来源:纪录片 Chaos by the Bay

今年 5 月,为了控制疫情在无家可归者之中的传播,旧金山政府租下了平均 200 美元一晚的酒店为他们提供隔离空间,甚至还提供免费的酒水和大麻。在有些官员看来,无家可归者是社会不平等、种族歧视和联邦住房政策的受害者,因此需要给予更多人道主义的关怀。

但这些所谓的进步政策(progressive policy),真的能起作用么?这背后更复杂的文化和政治因素亦是影响人们离开的理由。

而这些堆积起来的消极面,则是我们对硅谷的未来感到些许悲观的原因。

03 硅谷还能继续引领全球创新吗?

当然,我们也不否认——硅谷仍然是一些最炙手可热的公司的所在地。

去年,Airbnb、DoorDash 和 Snowflake 都成功上市 ,整体而言,2020 年上市公司的市值总和达到了 2000 年时期互联网泡沫(dot-com bubble)前的最高值。

另外,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疫情期间,Google 和 Twitter 在硅谷反而租赁了更多的办公空间。从数据上看,硅谷依然还是初创企业的中心,去年 4 月至 12 月初,在硅谷拿到投资的早期创业公司占全美初创企业的 26.6%,这一数据与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基本持平。以及别忘了,即便是宣称自己是得克萨斯人的 Elon Musk,也还有很大一部分业务在加州运营。

只能说,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最好时机。长期来看,这些科技公司和名人搬离之后会对硅谷产生何种影响?硅谷的未来又将会变得如何?

请持续关注我们下一季的报道。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声动活泼

关系网

特斯拉

惠普

微信

下一篇

​当职场走出“乌托邦”

2021-01-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