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焦点分析丨平安好医生:要增长,不要创始人

杨亚茹 · 2020-05-20
王涛千亿市值梦醒,平安好医生股价坐上过山车。

文丨杨亚茹

编辑丨Cheer

这场高层洗牌运动,在外界看来,是突然而至。

重新出任执行董事仅仅24天后,创始人王涛被免职,平安好医生的换帅行动雷厉风行。与王涛一起离开的,还有一众被称为阿里系的老将。

5月19日,财新报道称,王涛背后的阿里旧人已遭集体“清退”,由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对此,平安好医生回应36氪时并没有否认,称“管理层的变动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和管理”。

彼时,平安好医生已在港股连续两日收跌,市值蒸发120亿港元,股价临近跌落100港元关口。

就在市场纷纷猜测缘由时,平安好医生将这件事的原因都归因于王涛个人。5月19日深夜,平安好医生发布补充公告称,由于王涛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经董事会决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等职务。王涛接受董事会本次决议,确认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并承诺后续积极配合本公司进行惯常性的离任审计。

被免当天的深夜,王涛在朋友圈写下“感恩和感谢”,告别了自己的6年奋战。时针倒拨一个月,平安好医生逆市收涨4.43%,总市值突破千亿港元,王涛感慨“千亿梦想,真的实现了”。

可是一直难见盈利的业绩,让千亿市值恍如空中楼阁,随时都有倾覆的风险。

5月20日,平安好医生港股低开高走,午后反弹上升,收盘报106.2港元,最新总市值为1133.47亿港元。 

平安好医生增长放缓,王涛“江郎才尽”?

推平安好医生App上线,为平安好医生融资,再带平安好医生去港交所敲钟,王涛这个纯技术背景的跨界人士,进入互联网医疗领域后,走的颇为顺畅,但他没能带平安好医生赚钱,在盈利的关键环节上“掉了链子”。

据第一财经报道,接近平安好医生的人士透露,王涛的离开,可能与平安好医生的经营业绩有一定关系。

亏损,是平安好医生诞生6年以来常谈常新的话题。2017年,平安好医生巨亏10.02亿元,2018年再亏9.12亿元,王涛声称的“流量阶段”不能再继续作为亏损的理由。2019年,平安好医生力推私人医生付费服务,同时严格控费,将销售及营销费用增速从2018年的增长71.2%优化至下降2.6%。

36氪制图;数据来源:平安好医生招股书、财报,彭博一致预期(截至2020年5月20日)

一边开源,一边节流,平安好医生2019年的净亏损收窄至7.34亿元,向盈利靠拢的趋势明显了,但距离真正盈利尚需时间。王涛在业绩会上给出了2021年盈利的时间表。现在看来,平安集团或许等不及。

4月23日,中国平安公布了2020年Q1财报,营收同比下降11.97%,净利润同比下降42.7%,包含有平安好医生在内的科技业务板块,净利润同比下降8%。

对于做流量生意的平安好医生而言,亏损只是表象,就现有的业务模式和布局,它正在失去增长空间。2018年开始,平安好医生的营收增速逐渐放缓,2019年控费收窄亏损的同时,其注册用户数和MAU增速双双放缓,其中,注册用户数增速同比下降18.7个百分点至18.9%,MAU增速同比下降63.1个百分点至22.3%。

2019年下半年,平安好医生推出的私人医生业务,提供包括健康管理、实时问诊咨询、名医二诊和线下门诊就医安排等医疗健康服务,被认为是未来最大的看点。这一以盈利为目的推出的业务,也是各大券商报告中风险提示的“常客”,不能排除其推广不佳、变现不及预期的可能性。

疫情之下,在平安好医生营收版图中占比第三的在线医疗业务被放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心,急拉一波流量后,如何留存、转化,都是问题。回过头来再看,支撑平安好医生不断扩大营收规模的核心驱动力其实是健康商城业务。

王涛等一众阿里旧人带领下的平安好医生,有光鲜靓丽,亦有沉疴痼疾。

但需要注意的是,平安好医生的体量虽已然不小,但它还未盈利,仍是一家探索中的创业公司,当创业公司失去创始人,势必需要一段时间重新适应并调整航向。高层换血,股价应声下跌,实属必然。

新掌门人带来了新想象力?

与二级市场此前蔓延的悲观情绪不同,券商对接棒王涛的新掌舵人方蔚豪表示期待。

花旗称,新任CEO来自平安集团内部,这有望提升平安好医生与平安集团的协同效应和商保参与度。小摩表示,方蔚豪可引领公司向垂直医疗生态系统的发展方向迈进,并方便更好协调与政府的关系。

相比王涛的阿里系出身,方蔚豪是实实在在的平安集团内部人士。截至目前,方蔚豪身兼三职——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平安租赁董事长兼CEO、平安好医生执行董事兼CEO。

其中,医保科技和好医生是平安集团科技业务板块的重要成员,而这两者之间的业务既有重叠,也形成互补。

平安好医生目前有四大业务板块——在线医疗、健康商城、消费医疗、健康管理与互动,按照用户形态来分,既有to C,也有to B,其中,还包含有部分to G业务。3月31日,平安好医生宣布旗下互联网医院接入湖北医保在线支付,这也是平安好医生4月前20天股价蹿升的助推剂。

疫情期间,相关医保政策松动,常见病、慢病线上复诊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这背后是拥有3亿慢病人群的大市场。平安好医生先与湖北医保局打通,是开门红,如何获得更多医保支付通行证是接下来的重点。

回看平安好医生新任掌门人方蔚豪的“过往功绩”会发现,他精于to G。

根据中国平安年报,过去一年,平安医保科技中标国家医保局“宏观决策大数据应用子系统”“运行监测子系统”建设项目及山东、河北、青岛等省市平台建设工程项目,并为超过200个城市的医保管理机构提供医保精细化管理和参保人服务。

在中国平安“用户-服务商-支付方”的医疗健康生态圈中,平安好医生是流量端的入口,而平安医保科技是支付端的保障。

截至2019年末,平安好医生App注册用户数达3.15亿,在医疗健康类应用中处于头部地位。另据Trustdatd数据,2020年Q1,平安好医生全域生态流量同比增长21.8%至6700万。平安医保科技则是在为医保、商保及医疗服务提供方提供“系统+服务+运营”的智能化解决方案。

财新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此次方蔚豪执掌平安好医生,或将为两家公司最终的重组合并铺路。在互联网医疗体系中,长久以来因政策制约,支付一直是整个体系中难以闭合的最后一环。如今,医保接入在线支付放开,手握用户的平安好医生与深耕支付端的平安医保科技走到一起,似乎水到渠成。

不过,平安好医生长期被诟病的依赖平安集团求发展,在经历这次高管洗牌后,应该也还会长期存在,或许更甚。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自1月中旬以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价累计下跌了24%,远超同期大盘跌幅

2020-05-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