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明星之前,先去横店送外卖

零售老板内参 · 2020-05-20
“疫情期间很多群演索性离开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零售老板参考”(ID:lslb168),作者:赵小米,36氪经授权发布。

虽然影视主管部门没有明确通知,但是随着大家对6月底院线有望复工的预期,今年几乎全面停摆的影视制作行业,才算稍稍见到一缕曙光。

而在此之间的中国影视基地晴雨表的浙江横店,除了极少数片场,已经很久没什么成规模剧组开工了。这个行业过去两年经历了多年来罕见的严峻监管,大量资金离开。又因为有着人群聚集的开工特性,又属于非必须的民生行业,来自疫情的影响已经到了全面停摆的程度。

“疫情期间很多群演索性改行或者暂时离开”,这是横店影视城的普遍现象。横店一半的风景是群演,群演的离开,已经是这个行业真实现状的最后一幕。

图为等待进组的群演

这些人是横店产业链的基层劳动力,不管他们在娱乐话语中被描绘的多么有“明星梦”,打工挣钱吃饭才是这个群体生活的主旋律。当没有剧组开工没有钱挣的时候,留在横店的群演们的吃饭问题,没有人关心这个。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要吃饭。这些要吃饭的群演们,以给别人送饭的跑腿活,先混口饭吃。他们什么时候还在送外卖,横店什么时候就还没完全复工。

大年初五,订单消失

以前,隔三岔五,汪明和同事都会在下午空闲的时候,从自己运营的饿了么站点沿一条叫横店老桥的街走十来分钟,到南边山上的寺庙大智禅寺里拜佛。

他们祈求的内容很多,愿天再热点,让更多人选择点外卖而不是开炉灶;又愿天不要太热,让一天暴露在室外十小时以上的外卖员舒服些;愿拿到的外卖都包装紧实;愿不要遇到事儿多的顾客……

而在往年四、五月的时候,汪明只有一个最热切的愿望:明天下雨吧!

只有雨天,外卖的订单数会增加到平日的1.5~2倍。但从今年年后,汪明一次都没有上山拜过佛。

因为没人要点餐了。汪明负责横店小镇周围五个饿了么站点的运营,覆盖影视城到附近居民区方圆十公里。虽然现在疫情在国内已被控制,但是四月份的数据显示,这些站点平均每日的订单总数仍只有以往的40~50%。勉强接近往年业务量的一半。

外卖订单的,主要由于其中原先占据总单量一半以上的剧组与群演订单的消失。

从过年开始,被疫情困在横店的剧组有十几个,为节省开支与安全方面考虑,剧组人员全部选择吃剧组集体供应的盒饭。而一个月前刚刚得以从老家返回横店的群演们,则因为无戏可接,无法选择外卖这一“奢侈”的食物。汪明经常看到,横店街边游荡的群演结伴前往山上寺庙吃其提供的免费斋饭。“虽然没有肉,但可以吃饱,实在没办法了。”

这场疫情给汪明带来的直接负面影响,是单量下降带来的薪酬降低,工资结构为底薪+绩效的他持续4个月只能拿到底薪。

图为曾经热闹的横店街头

除夕那天(1月24日),疫情的消息已经蔓延至全国所有地方。可是即便得知了武汉封城那天,汪明并未在意这条消息。他已经三年没有回过老家了,正待在站点为大年初一后的一波将要来临的订单小高峰做准备。在横店这个依托横漂与游客的旅游景点,年前订单量很少,汪明将一月份的绩效奖金寄托在这个小高峰上。

往年的初一到十五,影视城附近的站点,日订单量都能保持在3000-4000以上。

年初一,汪明晚上照常查询自己负责站点的日订单量,结果让他很满意,一个站点接了3454单,和往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变故是从大年初五开始的。外卖午高峰一般从中午11点开始,但到下午一点,汪明的电脑上显示的进单数竟然只有几十单。订单的突然消失让他吃了一惊,紧接着他就看到相识的餐馆老板发来一张微信群聊截图。

截图内容是当地监管局,在横店区域餐饮群中,发布禁止横店区域所有餐厅营业的公告。监管人员正在挨家挨户登记查封,偷偷继续营业接单的商家被发现后会立马吊销被执照。一日之间,横店还营业的几十家饭店全部关闭,甚至大型商超、菜市场也全部关门。

每次看向电脑屏幕,跳单数基本都为0,站点日订单总数仅在一百左右。

汪明向上级汇报情况,又去监管局找了人详细询问,发现自己对这场灾难无能为力。

幸亏情况有慢慢好转。大年初十(2月3日),商超与菜市场被批准可以营业,这让日订单数达到两三百,恢复到了往日的1/10,2月中旬,横店影视城发布了关于剧组有序复工的条款。“2月16日214单,17日245单,18日276单,19日374单。”汪明翻着电脑上的数据。

真正的复苏信号出现在2月20日,这天,横店区域食品监管局和相关卫生部门,通知餐饮商户可提交复工申请,通过审核后便可接堂食与外卖单。

消息下来后,汪明的餐馆老板朋友将群里的通知第一时间截图给汪明看。2月20日,站点的订单数翻了三倍,达到912单。21日的订单数超过1500单,其后每日的订单量都增长一百多。这种势头一直持续到三月中旬,单个站点订单保持在3500单左右。

从早晨10点,接单到凌晨2点

订单猛增的那天,汪明并没有来得及为此而感到高兴,他反而心情有点糟糕。另一个难题又摆在他眼前:骑手不够了。

为防止人员流动,横店区域内的各个村不允许居民进出,一人一天只能持证出小区一次。汪明管辖的170多位骑手中,只有不到20人可以出勤。订单量上来了,却无人可以接单。

“那时我根本没注意每天的订单具体有多少单。我每天都在外面找社区,找村委,打电话求也好,开证明也好,我只想到让这些骑手尽快回岗。”

除了帮已有骑手复工,汪明在22日开始在同城平台、朋友圈、人才市场等地方发布信息招募新骑手。信息发出三四天时间,每天都有十几二十人前来面试。很快,能出勤的骑手就超过百人。

这些前来面试的人,90%都是当地的群演。这些人抱着追梦的心来到横店,但往往迫于生存压力,选择送外卖赚钱。

在抖音上爆火的“钢琴骑手”李瑞丰,便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在今年4月成为饿了么骑手,半个月不到,他在文荣医院大厅弹奏钢琴的视频被路人拍下,并被《东阳日报》发布在抖音号上。当天点击量就达到42万,点赞数2.9万,评论有1322条。

图为意外火起来的李瑞丰

李瑞丰想象过很多种自己出名的场景。36岁的他坐过办公室,也做过生意;他小时候在艺校学过5年音乐,还上过央视表演节目,但他从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为人所知。

去年4月,他来到横店追梦,成为一名群演。他的梦想是将自己正在写的剧本拍成电影,“不一定要上映,但一定要拍出来。”

疫情发生时,李瑞丰在东北老家过年。虽然留在横店的朋友告诉他没戏可拍,他还是在3月份航班刚恢复的时候,花600元买了机票匆匆跑回横店,只为完成手上的剧本。横店对他仿佛有种魔力,“我只有在横店,我才能把这些东西想法写出来,在老家我写不出来。”

在横店待了一个月,他完成了自己剧本的大纲,也把从老家带来的2000元花光了。

吃不起饭的李瑞丰有了新的人生感悟:“我以前认为梦想很重要,有梦想我用不着吃饭。但是现在我首先要生活下来,才能完成梦想。”

他在网上搜到了附近饿了么站点的地址,第二天就前往应聘,三四天后便正式上岗。

和其他工作时长动辄15个小时的骑手不同,李瑞丰每天早晨9点出门,下午7点半准时下班回家。他的剩余时间用来写剧本、弹琴和剪视频。

虽然一天通常只能接不到20单,挣的钱不够百元,但李瑞丰对目前的状态很满意。

“送外卖只是为了生存,不可能做一辈子。咱是有梦想的,有其他要干的事。”他的语气很笃定。

许冠平与李继伟夫妇则属于更拼命的类型,二人的工作时间是从早晨10点到凌晨2点,一周七天。

许冠平原先是横店群演领班,管理着百余人,而他的妻子李继伟则是2018年初来到横店当群演。

跑外卖的念头是从去年2月李继伟怀孕时产生的。群演的薪酬是10个小时90元,超一个小时加十元,二人一个月挣的钱加起来通常超不过六千。

要给孩子赚奶粉钱,这是二人唯一的目标。许冠平先辞去了领班职务,在去年4月成为了饿了么骑手,李继伟也在出月子不到两个月后同样成为骑手。

现在,二人每天能跑30单左右,挣的钱比做群演时的一倍还多。“这还是受疫情影响,所以订单偏少,最多的时候每天可以跑到50单。”许冠平说。

累的时候,李继伟会翻看手机里宝宝的照片,现在宝宝在老家由婆婆带。她不想离开横店,“横店这篇区域像一个小城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希望我们可以留在这里。”

横店何时回暖?

无论是希望重拾影视梦的李瑞丰;希望多接单赚钱的许冠平夫妇;或是0绩效奖金的汪明,众人都在期盼,横店彻底回暖的那天。

3月28日,电视剧《妈妈在等你》在横店影视城明清宫苑开始拍摄,成为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停摆之后,第一个开机的新剧组。

据《浙江日报》报道,疫情期间,滞留在横店的30多个剧组中20多个已全部开工,还有40多个正在筹备中。报道中还表示,仅这些剧组成员就超过5000人。

可能疫情带来的阴霾未散,汪明并没有从外卖订单中感受到这些剧组的生机。以往,仅剧组人员的订单就在总量中占比20%左右,如今在订单总量减半的情况下,剧组订单占比不到10%。这意味着,目前横店大约只有两成剧组有正常复工。

阴霾不仅笼罩在外卖员和剧组身上,汪明观察到,横店区域原先800多家饭店,已经有100多家倒闭关门。

其实,2020年的横店,本来就不太好过。从2018下半年爆出逃税事件后,19年初便有大量剧组陆续撤离了租金较为高昂的横店。从外卖订单量来看,截止2019年底,汪明估摸一大半剧组都搬走了。

“那时的压力很大,因为订单下滑严重,我们跟剧组食堂合作,把单量尽量拉回来,很困难才保持住原先的水平。”

4月19日晚上,汪明习惯性地查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有雨。

他有点雀跃,两年前刚来这个站点做外卖时,正是一场持续几天的雨使得订单量从2000单涨到7000单,并将订单量从此维持在这个数字上。

他在骑手群聊里@全体成员,通知大家第二天必须全体到岗,提前检查好车辆和雨具的情况。这场雨从19日夜里便开始下,下了一整天,20日晚上10点多才停。

5800单,这天的订单量涨了接近三分之二。汪明欢喜之余,更多的是对第二天订单量的期盼。会不会像两年前一样,由一场雨唤醒横店的外卖市场。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第二天订单量又掉回了3500单的量级。

汪明没有再像2017年一样上山拜佛求雨,他说自己没有时间。疫情期间,订单配送也没那么容易了。有一个站点所在区域的村委,执意不允许骑手进站点换电动车电池。汪明找了辆小三轮车,将充好电的锂电池拉到村口,再将骑手换下来的拉进站点充电,一次拉60多块,半小时拉一次。

“我也不知道疫情会影响横店多久,但是2020年,不好过。”汪明说。

横店少了很多来做明星梦的人,但是留下来的,总还是要想办法生存下去。生存下去之后干什么,继续坚持梦想吧!很多横店群演,都在拿周星驰《新喜剧之王》的结尾,当作自己梦想的支撑点。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5月7日、8日,Lyft和Uber相继公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共享出行企业能否实现盈利?在疫情的影响下,哪种网约车模式的业绩更能经得住考验?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将Uber和Lyft的财报数据作出对比,试图讨论网约车市场的可持续性。

2020-05-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