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测试了Google Glass,看到的是未来

新用户62500658 · 2013-02-25
Google 纽约总部的第 11 层,一个女人从一扇半透明的玻璃门走出来向我打招呼。她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中等个、苗条的身材、聪慧的目光,但是当我与她握手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她在戴眼镜的地方佩戴的一个设备:一条细细的铝质镜框、一块塑料和菱形的镜片 - Google Glass。 这个在一年前还看似很遥远的产品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而且有可能在今年底就可以买到。Glass 是一个全新的、革命性个人智能设备:可穿戴、为不分散注意力而设计、自然的用户体验。它是智能手机的反义词,彻底重新定义我们使用科技产品和互联网的方式。

Google纽约总部,第11层,一位女士从半透明的玻璃门走出来向我打招呼。她看起来并不特别的,中等个儿、身材苗条、目光聪慧,但当我与她握手时,我注意到了她在戴眼镜的地方佩戴的一个设备:一条细细的铝质镜框、一块塑料和菱形的镜片 - Google Glass。

这个在一年前还看似遥远的产品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而且有可能在今年底就可以买到。Glass是一个全新的、革命性个人智能设备:可穿戴、为不分散注意力而设计、自然的用户体验。它是智能手机的反物质,彻底重新定义我们使用科技产品和互联网的方式。

当我松开手,凝视她戴着的Google Glass,我开始反复思考一个问题:谁会在公共场合戴这个奇怪的东西?

寻找Google Glass

Google Glass是在三年前由一位名为Babak Parviz的工程师在Google的X Lab里开始研发的。X Lab里在孵化的项目还包括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和人工智能网。Glass与其它X Lab项目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它的实现比任何人预料的都要快。Google在去年底开始给开发者提供Google Glass,而刚刚在上周,Google开始在Twitter和G+上展开“#ifihadglass”活动,让在美国的部分人可以抢先试用Google Glass。

我也将试用Glass,但是开始之前,我有一些问题。

在一间很不起眼的房间里,Glass产品团队的首席产品总监Steve Lee和首席工业设计师Isabelle Olsson和我坐在一起。Steve和Isabelle是一对不错的搭档。Steve容易激动,每一次说到Glass眼睛都会亮起来,而Isabelle则更加保守,但提到Glass时,声音里也会有一种狂热。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谈Glass之前,一头红发的Isabelle和我就什么是海军蓝色展开了争论;她对设计充满热情。我也能看得出来,强调设计是Google最近的一个趋势。

我先问了一下为什么Google要做Glass。Steve回答:“我们为什么要做Google Glass?我们知道人们喜欢通过互联网与其他人沟通、保持联系和互动:亲朋好友互发短信、体育迷查看比赛分数、常出差的人查看登机信息等。这些都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发展的结果。但有一个问题:很多现在的科技和智能设备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假设你是一位家长,你去看你小孩的足球比赛或演出,很多家长会在整场比赛或演出中都拿着台照相机或手机。但结果是,他们完全错过了真正去欣赏和享受比赛或演出的机会,就像喜剧演员Louis C.K.说的:你的小孩在真实世界中的分辨率会更高。”

iPhone诞生以后,人们有了一个新问题:人们会老盯着自己的手机看,而忽略了周围现实生活中在发生些什么。那些乐队表演和小孩子的完美瞬间都是通过相机和手机的镜头而看到的,而且会时常被手机的震动和通知打断。

Steve接着说:“那如果我们把科技和感官的距离缩短呢?你可以很快的获得信息并与他人联系,但当你不用这些的时候,它会从你的眼前消失。这就是Glass的初衷。”

我同意。我们的注意力现在过多放在了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屏幕上,而错过了身边分分秒秒在发生的生活。这是新问题,我们会适应和习惯吗?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是Glass不想干等着。Isabella这样描述她茅塞顿开的那一瞬间:“我每天上班都要从Mountain View坐车到旧金山,在车站等车的人人都在低头玩手机,而我不想像他们那样。Glass可能听起来很科幻和离奇,但我们必须让它成功。”

Google级别的设计

忘记普通的眼镜,忘记粗黑镜框的文艺青年眼镜,忘记列侬的圆框眼镜,忘记所有这些东西。

Glass的设计是美丽而有内涵的;Glass看起来既熟悉又陌生,既未来主义又符合当代。这是苹果级别的设计。不,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超越了苹果最近推出的产品。它是大胆的、是新颖的、是调皮的、也是简单的。它的材料握在手里质感很好,戴在头上也很轻、很舒服。如果Google继续推出这样的产品,我们会在不久后开始说:“这是Google级别的设计。”

Glass由几个部分组成:主体是软塑料的,装有芯片、电池等。第一批的Glass将会有灰色、橘黄色、黑色、白色和浅蓝色等。我们开始讨论对一款可穿戴产品而言,颜色的重要性如何。“你可能会觉得颜色无所谓,但是我们后来发现,用户会因为颜色而对产品产生感情”,Isabelle说。我开始不太信,但是后来试戴不同颜色的Glass时,我发现明显更喜欢蓝色的,而且会考虑哪个颜色更符合自己。就像一款喜欢的墨镜一样,Glass应该感觉像是属于自己的。

Isabelle原来在Yves Behar设计工作室工作。她刚加入时,Glass的设计还非常粗糙,就是一副眼镜上加一块集成电路版。Isabelle的工作是把它变成一款你想穿戴的产品——虽然现在可能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最新的探路者版Glass将配有一个零件,用户可以把眼镜的款式换成墨镜或其它自己喜欢的眼镜款式。我们也知道Google将与眼镜电商Warby Parker合作,打造更有型的Google Glass。

虽然我觉得Glass看起来很漂亮,我还是不太想戴它。

实战测试

我为这一刻已经等了一天,但是我终于拿到了一副Google Glass,而且可以在现实生活里测试一番。

当你开启Glass的时候,你应该可以在视野的右上角看到一个很小的显示屏。我一开始没有看到,但是Steve和Isabelle调了一下镜框后就没有问题了。

这种显示是需要一小段时间适应的,尤其是第一次看到时。你会看到:时间,以及下面的一小段字“Ok Glass"。这是语音控制的关键词。启动Glass分为两步:首先你需要仰头,用手碰一下右边的触控镜框,然后你需要说“Ok Glass”或者继续用触控镜框来选择命令。手指向前滑动是向上选择,手指向后滑动是向下选择,敲击是确定,而手指向下滑动是返回。

Glass有几种接收无线信号的方式,包括Wi-Fi、3G、4G和蓝牙。Glass无法接受移动电话信号,但是有GPS定位。

我想说一下,Google最新发布的Glass演示视频绝对不是CGI,因为使用起来就是那样子-简单、漂亮、合理。视野中的显示屏不让人觉得是一种干扰,而且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会出现,平时是隐蔽的。它会变成你视野中的一部分。

当你说“Ok glass”的时候,Glass可以接受一系列的语音命令。如果你想拍照,可以说“take a picture”;如果想录像,可以说“record a video”;如果想搜索,可以说“"ok glass, Google...”,而搜索的结果是以类似Google Now的形式显示给用户的。

自然语言的搜索绝大多数时候都没有问题,但出问题时,则会让用户感到困惑。如果你语速太快,Glass的语音识别有时就会出问题。但语速适中,Glass的语音识别效果还是不错的。另外一个更基础的问题是信号。如果Glass没有一个很好的网络信号,它基本毫无用处。Steve和Isabelle知道现在的用户体验还不完美,但是他们计划在测试阶段每月都推出Glass软件的更新。

Glass最有意思的功能并不在于它的搜索功能。是的,它可以告诉你布拉德·皮特今年有多大,但是Google更想让它帮你做一些正在发生的事情。需要天气信息?可以。需要导航?没问题。需要在Google Hangout上分享你的视野?当然可以。

而人们最关注的功能,可能也是你最想用的,其实是Glass拍摄第一人称视角照片和录像的功能。通过语音命令或者手指轻弹几下拍照或者录像——真的是一个很赞的功能。

测试Glass的时候,我们去了一家星巴克。进去之后,星巴克的员工立刻告诉我们的摄像师不可以录像。我们说没问题,但是我点咖啡的时候,一直继续在用Glass录像。虽然你可以看到镜头和一盏红色的显示灯,但是现在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当更多人拿到测试版Glass的时候,这类问题会更多。Steve说Glass“探索者”测试的一个最主要目的就是看人们将如何用Google Glass,“以前测试Glass的人主要来自我们的团队和Google,但是Glass不是一个软件,而是一款全新的产品,所以我们想看人们会如何使用它。这是一款与用户生活非常亲密的产品,而这些测试用户的反馈也将影响Glass的未来,并且这些人会建立Glass使用的规矩。”

我问他们什么是“Glass使用的规矩”,他们回答:“我们不知道人们会怎么看待一台不用手持就可以拍照和录像的设备。他们会习惯吗?他们应该习惯吗?”隐私是Google Glass面临的挑战之一。

戴着Glass在一个城市里漫游,到底是什么感觉?答案是,非常棒。

假设你在大街上收到一条短信,你需要掏出手机、打开手机后才可以查看短信,而这些事情都会让你分心,让你无法将注意力放在路上。但如果你有Glass,你可以在视野里直接看到短信,并进行回复——只需轻轻碰一下镜框即可,完全不影响你眼前在做的事情。

概念很简单,但是在实践中极其强大。

导航也是一样。我在纽约生活十年,但是常常还是需要查看Google地图。虽然用Glass仍需调用地图,但是你不用盯着一部智能手机,而是可以边走边从视野里获得需要的导航信息。在一个城市里,Glass会让你感觉需要的信息尽在眼前,而且完全不分散注意力。

我承认现在戴Google Glass还是会引起一些人的围观,这令我感到有点尴尬。Steve说:”很多人都很好奇,而且想知道它是什么。我们对自己的设计很自信,但如果不戴出去,你永远不会知道人们的反应。”

但是我并不觉得Glass适合所有的场合。我同意它很适合家长记录自己的孩子,或者攀岩运动员等不能用手的人,或如果在泰国需要翻译和导航。但是,它明显不适合宴会、约会,或者看电影时穿戴。有时候,你需要一台智能手机去分散你的注意力,或者你可能希望别人能看见你,而不是脸上的一个电子设备。

我们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什么人会在公共场合戴Google Glass?

问题不是是否,而是什么时候

用了Glass之后,我发现我更喜欢它了。它戴起来很舒服,而且确实让我的视野里有了一些新的东西。刚戴上Glass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脸看起来很怪,但是时间久了,慢慢也不觉得了。Glass的墨镜配件应该会让它的外观更符合大众品味,与Ray-Ban或者Warby Parker的合作应该也会改善这一点。用完之后,我明显感觉还是可以习惯的。

那所有人都应该去买Glass吗?当然不是。而Glass团队还有很多方面可以改善Glass吗?当然有。

但试用之后,Glass说服了我。它并不是另一款Google的怪异科幻产品。我越用Glass越觉得它是合理的,而且越想拥有它。Glass团队告诉我,人们将可以把自己的普通眼镜变成一副具备"Glass科技"的Google Glass,我觉得这一点将是让所有人使用Google Glass的关键。

试用几小时后,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Google Glass是否会成功,而是什么时候它会完全普及。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抬下头触发动作感受器,或者轻触镜架,然后说“OK, Glass”,就会看到这些卡片(见题图)。第一张是当前时间,显示在屏幕正中央。从这里开始,你可以通过触摸镜架上的触控板,或者通过语音指令比如“Google ...”,“Take a picture”,“get directions to”或者“hang out with”,分别是用Google搜索某事、拍照、指路和发起视频聊天。可以左右滑动手指切换选项,快速移动可以像鼠标滚轮一样一次跳过多个选项卡。支持点击选中,下滑操作可以回到上级菜单,滑到底还能关掉屏幕。双指快速滑动可以在多任务间进行切换。

2013-02-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