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能手机项目(上)

新用户18576201792014-09-13
本文作者Adam Clark Estes,原载于gizmodo.com。 前段时间我前去拜访五角大楼的R&D部门,到了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却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破败的购物中心门口。手机里的Google Maps 却清楚标明我所在的正是 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

本文作者Adam Clark Estes,原载于gizmodo.com

前段时间我前去拜访五角大楼的R&D部门,到了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却发现自己面前是一个破败的购物中心门口。手机里的Google Maps 却清楚标明我所在的正是 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

被DARPA称为总部的飞船状建筑藏身在Ballston Common Mall后面。当我终于找到正确的入口,踏入楼梯时,周围的景象变得不那么陌生了——利落的线条和干净的墙面,就像我访问过的众多科技公司一样。不过金属探测器就不那么常见了,我的手机被安检台毫不犹豫的给“没收了”。当然了,不像DAPRA,大多数科技公司可不会制造武器,比如强悍的人形机器人,或是能从潜艇飞出来的无人机等。

DAPRA 做的远不止武器。这家曾经发明了互联网并且造就了美国科技创业潮的政府机构越来越像一家创业企业。简单来说,DARPA正在开发适用于战场的智能手机,好让士兵可以充分利用近年来惠及无数普通民众的移动科技。

对军队这样一个充斥繁文缛节且被官僚束缚的组织而言,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任务。但是,一个由开发者和研究员组成的敏捷团队已经在过去的几年内为一个应用生态系统打下了基础,该项目叫做“改造应用 (Transformative Apps,简称TransApp)”,它将有望改变美军的作战方式。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军用的app store,所有的应用都被设计成具有高度安全性,且适于没有稳定网络连接的环境。这要比听上去的难多了。

为什么军队需要智能手机

DARPA的项目经理Doran Michels 在公关团队的陪伴下走出电梯,两手拿着貌似是他的午餐的东西。他留短发,笑容爽朗,和我握手时几乎没有停下脚步。他告知保安我们要去外面交谈,我才要回了我的手机。

作为DARPA TransApp计划的负责人,Doran 一直在战斗前线考察消费级智能手机技术能否作用于战斗场景。这可不是件易事,因为目前大多数士兵在战场上的导航工作,还在依赖砖头大小的无线电和纸质地图。但这是一个让Doran 乐于充当先锋的挑战。

![![

我们经过购物中心,走向另外一个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建筑时,Doran 告诉我:“智能手机非常了不起。我不确定如何学习获取和分享信息背后的深刻影响是否被我们完全领悟了。但你能确切的知道,它是人类进化史上了不起的、变革性的东西。”

你应该经常听闻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讲述他们的产品如何具有颠覆性,但听一个国防部的人激情的讲述安卓系统的无边界特性、对三星新手机大加评论,会是一种全新的感觉。

Doran 接着解释了为什么硅谷卖给普通的人的技术不管多炫,基本上都无法适用与战场。这些设备大多数需要网络的支持。如果没有网络——正如真实的战场环境那样——你手里那块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一部昂贵的计算器。只需想象一下你手机没有信号时的样子就知道了,而这正是士兵们所处的环境。

但是,如果可以搭建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能在大多数无人区或战区城市使用,那么即使是最简单的智能手机功能都将发挥巨大的作用——不只在通讯方面,还能胜任一些战斗场景的简单任务。比如,智能手机实时查看地图的功能,这就是相对铅笔和纸绘地图的大幅进步。当然了,比起士兵们正在使用的板砖状无线电,智能手机还是一个高效的通讯工具。

所以,五角大楼支持DARPA开启了“改造应用”计划。如DARPA官网描述的那样,TransApp 旨在“用一系列新式的研发流程,开发出一系列多样化的军用软件”。而硬件设备本身的样子和美国人日常携带的差不多。接入网络的方式是重要的区别。因为民用网络的安全性不可靠,士兵们必须不断的用一套无线电和网络设备建立安全网络。相应的,TransApp开发了一套系统供士兵的智能手机接入。相关的app 也被设计成即使脱离网络也能实现基本功能。

智能手机如何应用于战场

Doran 讲述TransApp历史的样子,就像一个得意的父亲在讲述他的家庭。项目启动于2010年,前四年的预算为7900万美元,对于军队的万亿美元级总预算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大数字。TransApp 第一次上战场是在2011年,有3000套系统在阿富汗战场上投放,Doran 称该项目广受好评。测试app 的部队使用了很多不同的设备以应付具体的不同的任务——Doran告诉我,军队使用的都是民用智能手机而非军方独立开发的设备。Doran 展示时所用的设备都是三星生产的。

过去几年,TransApps的应用场景包括从训练士兵,到增强波士顿马拉松赛和总统就职典礼场合的安防能力的各个场合。尤其让Doran 感到骄傲的是数个月前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事件,由国家和当地机构通过复杂的合作来确保安全。从FBI到波士顿消防,所有部门的所有人都需要知道其他人正在做什么,用于士兵作战的app在这里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你能从app 的截图种看到每个小组和checkpoint的位置,现场的长官还能通过搜索,找到更为精细的信息。

<img src=](http://a.36krcnd.com/photo/2014/e74f0c42a4e8fa8b0eec00a6065448c0.jpg)

Doran 做完背景介绍,我们已经离开了闷热的室外,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办公室。不知道是否是有意为之,外面的牌子上写的绝对不是“DARPA”,而是一个三字母缩写,具体我也记不清了。我们进入了一个很大的会议室,外面有一个穿军队制服的哨兵假人。这不是普通的制服,绑在防弹衣上的是一个沙漠色的盒子,有午餐盒大小,但是很薄。当我看到附在上面的手写笔时,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智能手机/平板的夹子。

这个特殊的盒子里面装着一部三星Galaxy Note 3,后来DARPA的研究员们告诉我这是他们最喜欢的设备之一。有了这个盒子,士兵在低头看屏幕时就能同时保持双手自由,并且在后面还附着了足以供设备连续运行一周的备用电池组——这些全部是专门定制的,除了那个印有三星Logo的塑料块。

“终端用户设备是整个系统重要的一部分”,Doran接着解释说,政府尝试自行开发的设备是如何的无用,在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语气就好像是:进行这种尝试本身就有点傻,因为消费市场的设备已经适用于千百万人的日常生活,士兵也习惯于使用它们。TransApp的团队只需弄清哪个设备最适于哪个具体任务的需求,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对设备做出调整。

Doran 继续说:“我们持续在采购不同的硬件设备,并把它们放进烤箱,或放在放大镜下查看屏幕亮度”等等,这些实验在即使三星的R&D部门也很少见。“我们必须保持高度动态化,我们不必要给所有人配同样的设备,但是所有的设备必须能够配合。”为此,所有设备都运行着一个高度定制化的安卓系统。

我们越多的谈论网络技术,我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也越多。比如,我听说过 Wave Relay 无线电,但却弄不太明白它究竟是如何被军方利用起来、在坎大哈建立安全的移动网络的。后来,Doran 向我展示了一个无线电系统,它能附在无人机上飞行并基于手机信号定位恐怖份子。——显然,我们深入到了公众无法获知的细节。当“机密”这个词开始频繁的出现时,我意识到,这些技术并不仅用于保护战斗中的士兵,有些为的是更高效的杀戮......

继续阅读:探访美国军方的秘密智能手机项目(下)]( title=)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简单任务

去外面

净的

下一篇

全球有1.4%的人群(相当于德国人口)存在发展性障碍,比方说不久前兴起的冰桶挑战筹款运动针对的渐冻人(ALS)、闭锁综合症(LIS)等,著名的英国科学家霍金就是一位渐冻人。这类人群往往存在表达困难、沟通障碍,由于缺乏表达,其预期平均寿命要比普通人群少20年。而目前其唯一的表达手段是增强性或替代性沟通设备(AAC)。 但是一般的AAC设备往往需要数千美元,而且其输入速度也不够快,设备也很笨重。因此,在2014年Google科学竞赛(2014 Google Science Fair,面向13至18岁青年举办的网上竞赛)上,16岁的印度男孩Arsh Shah Dilbagi决心想出一种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的答案是—TALK,一种廉价、轻便、高效、通用的AAC设备。 TALK是一种可以将人的呼吸转换为字母的装置,其原理类似于二进制。装置要求用户能够发出两种可分辨的呼气声(强度和时长不一样),然后再利用微机电麦克风(MEMS Microphone)将这两种呼气转化为电信号。电信号随后再利用微处理器进行处理—短呼气将会用点来表示,长呼气则用破折号表示,然后再进一步解析成摩尔斯电码,电码随后被转化为词/句发送给另一个微处理器进行合成并读出来。

2014-09-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