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神马的都是浮云?

新用户1857620179 · 2013-06-08
网络杂志The Kernel的创始人和主编Milo Yiannopoulos表示,所谓的共享经济根植于一种完全背离人性、创业家精神和自由资本主义,甚至违背常识的意识形态。再者,共享经济这种表达本身也经不起哪怕最粗糙的审视。你怎么看?

编译者按:由于本文观点过激,请各位看官自行准备垃圾桶,以便吐槽。如影响食欲,或污损屏幕,概不负责。

Milo Yiannopoulos是网络杂志The Kernel的创始人和主编。昨天,他在LeWeb伦敦科技会议上做了题为“为什么说共享经济是扯淡”的有悖于主流观点的发言。本文是Milo Yiannopoulos自己总结的,颇有点“政治挂帅”的味道。你觉得这是离经叛道,或未及重点?又或者,你有点赞同他?

我相信,所谓的共享经济根植于一种完全背离人性、创业家精神和自由资本主义,甚至违背常识的意识形态。再者,共享经济这种表达本身也经不起哪怕最粗糙的审视。

Airbnb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门不错的生意,但是它体现的并不是“共享”精神:严格来说,它只是一种房屋短租服务。同样的模式还有私家搭乘服务Uber:它可能打造了一个更有效的分配市场,但毕竟没人是以利他主义的目的去开出租车。没有一个租车服务是为了“共享”:事实就是,你付钱,你开车;你不爽了,可以打电话跟Uber投诉。这不叫共享,这就是租赁。

共享经济并不经济,可能恰恰相反:正如Groupon等鼓吹的“蝗虫”(经济)行为会吸引许多不稳定的用户,并使得他们变得更不稳定。中小企业成功的核心价值(品牌忠诚度和品牌惯性)在“蝗虫”经济体里变得无法生存。由于Groupon公司的业务挤压,能够并且愿意体验当地人士运营的食宿业的人数急剧下降。

共享经济是危险的:曾经发生Airbnb食宿服务包含娼妓和毒品的(原文编者注:孤立)案例;而共享驾车服务允许无证驾驶和不买保险,因为这样车钥匙卡可以在朋友之间共享(这即将是又一场公关危机,让我拭目以待。我们会在欧洲大陆比如柏林等城市先发现这样的问题,因为那里共享驾车服务比伦敦渗透得更厉害)。我不得不说,法规和牌照的存在总是有它们的理由的。酒店行业花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血的教训,才学会遵守这些规则。而短租私人业主永远也不会了解,Airbnb甚至会“选择性”忽略这些。

糟糕的政治

共享经济是糟糕的政治。事实上,它大量掺杂着狂热的左翼力量和西方有罪论者。它背负着巨大的政治包袱,以至于几乎在梦想登上英国《卫报》的评论版。这些年,左翼在媒体上说我们消费过多,说那些生活优越的大都市人被鼓励去嘲笑那些无法拒绝加大号汉堡包套餐的屌丝们。

我们被告知要过更简朴的生活,分享物品——如果实在要想消费,那么也要低调些。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要爆粗口了:去他妈的!

我不知道在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和印度,有多少人会在晚上不睡觉,为超市大采购焦虑地搓着手,在那里思索怎么去共享洗衣粉,以减轻他们的罪恶感?!事实上,共享经济就是纽约时报上Krugmanesque之流的空谈的升级。世风日下,自甘堕落啊,这些都是“伪君子”政治惹的祸。

其实,共享经济只为富人服务。如果你听信了炒作,你可能会认为Airbnb等租赁服务极大地改变了对个人财产的定义,转变极大,至少是现在。事实上,旅行和昂贵的消费品对中产阶级来说依旧是奢侈品。为了拥有一个冲浪板,或是借用一个,你总得会冲浪吧。上次我查过一下,那些尝试Airbnb的人都住得起酒店,只不过是出于新鲜感罢了,这不是真正的需求。

“共享经济”运营者是不会共享他们的财富的

总有些人(往往是公司管理者)会圈走远远多过他们应得的钱。共享经济运营者是不会共享他们自己的财富的,这绝对是真理。那么到最后,这个“经济体”的参与者会发现这一点,然后就不玩了,就因为他们发现被捉弄了。

共享经济是脆弱、沮丧和泄气的,因为个人财产权利是我们的社会基础,而共享经济违反了我们购买物品时所带来的身份认同。在我们作出一项大的消费决策时,我们正通过这项决策来向世人证明我们的思想、愿望和身份。

分享消费品削弱了体现个性与品味的品牌价值,事实上导致我们在这个消费品上投资的贬值。

宗教式的崇拜

共享经济让人警觉到它是一种宗教式的崇拜。正如科技领域众多热词和趋势——大数据、透明、开源数据,OMG,还有“精益创业”,当你真的去细究一下它们的具体含义,你会发现其丝毫木有科技性和经济性,而会发现许多概念就出自贪婪无序的Groupon们的市场部门之手。

在科技产业中,当某些事物变为一种教条,它就会成为公知们心中的危险信号。当共享经济作为教条席卷而来,就会带来一系列预设的政治问题,直接跟企业精神和创业精神对立。

我也强烈反对它产生的社会压力:仅因为不愿意敞开家门、共享你的工作所得,就显得多么的自私和无良。且当我自私罢,我为家庭辛苦工作,创造财富,但我就不愿意陌生人染指,怎么了我?!就这点而言,我相信我是多数派。

不能跟陌生人分享的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

在任何情况下,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就是那些我们支付多少钱都愿意的珍贵经历——是不能也不会跟陌生人分享的。孩子、宠物和悠悠假期——事实上,我们会倾其所有来获取、保障和改善——都不会对所谓的“分享”感冒。来看看与柏林的GetYourGuide类似的一些成功案例吧,这股对美丽、可定制和个性化的经历和产品的追求的趋势才是人们所向往的。

共享经济是共享主义最后的疯狂,这是一个可怕的发展阶段:就如同我们正在适应现时的将个人生活永久公开在互联网上一样,突然间,这股与私有化相悖的需求正在入侵我们的物质财产和空间。某公司如是说:“我们不仅拥有你在互联网上的所有个人数据,最好再'刮走'一点你的私有财产”。

精神和物质的私有空间对人的身心健康至关重要,而这些空间正在被侵蚀,所以,“新运动”让人不安。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继接连推出Chromebook、Chromebook Pixel之后,谷歌可能正在秘密开发一款基于Chrome OS的新设备:Chrome Dongle(也称为ChromeKey),价格只有35美元。Chrome Dongle是一个尺寸仅有U盘大小的全功能计算设备,机身上只有两个接口:供电口Mini USB,输出口HDMI。这种设备其实是谷歌想把Chrome OS引入会客厅的一种尝试,更深远地说,是想让基于Web的操作系统从抢占会客厅开始,逐步侵蚀传统操作系统的市场。

2013-06-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