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之美:摄影师Peter Belanger是如何为苹果产品拍照的

新用户1857620179 · 2013-05-09
Peter Belanger这个名字你可能听都没听过,但他的摄影作品你一定看到过、甚至是拥有过——他与苹果有过多次合作,拍摄过不少苹果的产品。听他聊聊他和苹果是怎么合作、是怎么个拍法的吧:

Peter Belanger是何方神圣?他的名字你可能听都没听过,但他的摄影作品你一定看到过、甚至是拥有过——他就是那些充满个性、令人惊叹的苹果产品照片的摄影师。作为旧金山的顶级产品图片设计师的Peter,他还拥有eBay, Nike, Pixer和Square等客户。

你现在的工作主要是产品和广告摄影师。你当初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

当初在学习摄影的时候,我的专业更加倾向于概念的学习而不是技术,最终的作品主要用于博物馆展示。直到有一天,我想学习如何将摄影技术用于商业环境,于是我申请了一份在旧金山的实习。我觉那里有很多机会是因为在硅谷有非常多的创新公司。在一个计算机产品不断涌现的时代,那里充满了挑战和机会,我很享受和我的顾客一起去解决这些挑战。

你最常用的是什么摄影设备?

Canon 5D Mark III,这是我随身携带的相机。常用的镜头是24-70mm,这个镜头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适用。这个2.8光圈镜头所带来的景深让我印象深刻。

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看到过你的作品,但是可能大多说人都没有听说过你。在纽约市,我每天都能看到你的摄影图片。你是如何与苹果展开如此多的合作的?

最初我只是一个拥有苹果帐号的自由摄影人。久而久之,一些中介发展起来了,很多的设计师和摄影师进入了苹果。因为我和他们保持了一个良好的关系,所以我很幸运的得到了这些机会。

在为苹果产品拍摄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苹果的工作团队往往提前设计好拍摄计划和草稿,而我的工作就是将这些画稿变成摄影作品。我们首先选择产品的拍摄角度,然后将它放入摄影灯光下。苹果产品的材质都经过精心挑选和加工,因此需要仔细斟酌拍摄的光线,以准确展现产品的品质。我会先从一个角度开始,然后自己思考该如何表现产品做工和材质。

这个过程完成后,我会进入下一个环节。而这正是最为挑战的部分。我需要精确掌握每个角度和构图才能满足客户对突出产品特性的要求。就好像在Photoshop上处理图片。你不可能在一个图层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把不同程度的光线组合看作是不同的图层,以达到最佳的效果。

当你进行创作的时候,你是如何平衡实际摄影效果和后期处理效果的?

我尽量用照相机去达到我需要的效果,但每张照片都免不了需要后期处理。不管产品的生产工艺如何精细,当你将图片放大100倍的时候,总能看见一些肉眼无法察觉的东西。一些看上去完整、平滑的外观,一经放大,就会有一些细小的划痕和缺陷。有时我会用一种叫做“自我毁灭”的摄影方法:我从不同的角度分别进行拍摄,然后用Photoshop将结果合成为一张。这种方法在我需要回避一些真实情况或者需要做出一些相机无法实现的效果时十分有效。在去年为The Broken Music Box 设计封面的时候,我将精心制作的不同图片结合成为一张构图,光线极佳的作品。

在你的作品中,产品的技术细节往往游走在简约明了和详尽全面之中。有的时候,在闪光灯的覆盖范围以外,产品特性将无法展现。你是如何在摄影时把握这些问题的?

最大的决定因素其实取决于我一天需要完成多少件作品。我会尽量控制我每天的摄影次数,以保证每件产品都有足够的摄影次数。最理想的状态下,我会先思考产品的材质,然后选择最合适的光线。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我会将产品的外壳去掉。当一个产品由很多复杂的配件和部分组成时,就需要对每个单独的部分进行光线和阴影的精确控制。

如果时间有限或者产品本身限制,我只能简化拍摄中光线的调控。有一次,我为一款高档皮鞋摄影时,还有一条真的蛇盘踞于产品周围。这时,我就只能对场景使用比较简单的光线,因为那条蛇在不停的游走我必须快速捕捉每个镜头。

有没有哪个艺术家给了你最深刻的影响?

很难具体说出是哪一个,但是我十分喜欢翻阅杂志。因为常常能看一些十分具有创意的图片和构图。一些与我的一贯风格完全不同的摄影作品或者图像往往能够给我带来很多的灵感和独特的感受。当然,电影和电视也对我有很深的影响。

你最喜欢拍什么?

我的孩子们。这也听上去挺无聊,但是对我而言却充满了乐趣。为他们拍照和工作摄影完全不同,于我更像是一种休息。我完全不用顾忌客户或其他人的想法。由于没有压力,我可以进行各种实验。在孩子的棒球比赛上,我也会带着我的400mm镜头。我小孩也常常会和他们的朋友说介绍我“我爸爸就是干这个的,别管他。”每到年终,我会将贴有365张照片的相册给孩子们看。我已经拍了10本。有些我的家庭照甚至被用作苹果的市场营销。

你一般会看谁的摄影作品?

我很喜欢Anto Corbijin的作品。我一直是他的粉丝,特别是他常常和一些我十分喜欢的歌手合作,例如Depeche Mode和U2. 他的作品倾向于纪录片风格,并且他的委托人的气质和我的委托人的气场完全不同。即使是很简单的图片,也往往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和故事在里面。

你在工作中都用到什么工具和软件?

软件方面我会使用Aperture来转换Canon的RAW格式的照片,用Capture One来转换Phase One的RAW格式照片,还有Photoshop。xScope是一款小巧但是高效的软件。Evernote和Dropbox可以帮我实现无纸办公和整理素材,Blinkbid用来记账。通常我会及时更新我的摄影设备。直到去年,我只有Profoto的器材,然后又增加了Broncolor的器材。在工作室中,我是用的是Phase One的数码背机搭配Sinar X 相机模块,和Phase One645 相机系统。在室外一般用Canon 5D Mark III。

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True Romance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它充满了激情,展现了人们对于挚爱的追求,模糊了对与错的界限。我本来想给我的孩子起名叫Alabama(主角之一),但是我太太不同意。

你最梦想的摄影对象是谁(什么)?

是那些还没有问世,还没有被拍摄了成千上万次的产品。我喜欢自己去琢磨如何摄影而不是按照别人的意志去创作。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朋友说

下一篇

一月份的时候,我们曾经报道过一家让丑陋的二维码不再突兀的以色列公司Visualead。当时引起了不少讨论反响,我们还有读者在看到文章后写了相应的测评。而在今年的GMIC上,我和这个以色列团队Visualead碰面了,认识了他们的CEO Nevo Alva及CMO Uriel Peled。在和Nevo和Uriel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点,和大家分享一下:

2013-05-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