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Mason任Groupon CEO期间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上)

新用户158082013-03-03
一个月前,为了准备Fast Company一个专题,我采访了Groupon的CEO Andrew Mason,请他谈谈Groupon的未来。他在过程中表现出了犹疑、防备、疲倦、好斗以及天真,这一切预示着他上周离职的下场。

一个月前,为了准备Fast Company一个专题,我采访了Groupon的CEO Andrew Mason,请他谈谈Groupon的未来。他在过程中表现出了犹疑、防备、疲倦、好斗以及天真,这一切预示着他上周离职的下场。

Andrew Mason在上周四离职。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前一天下午公布的Groupon季度收益报告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尽管营收有所增加,但谁也没料到公司的亏损会如此之多,对下一季度的展望也大大低于分析师的预期。正如Mason在写给员工的离职信中所坦言的:“如果你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是因为你不怎么关注公司的境况。(意即事情很明显。)”

“公司上市时的指标引起争议,两个季度没能达到预期,股价也在上市价格的四分之一处徘徊,过去一年半的种种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作为CEO,我负有责任。”Mason说。

四周前,我已经预见了如今的结果。我想Mason肯定也心中有数。

2月1号,我和Mason在Palo Alto碰面,一起吃早餐,聊报道的事情。我们所在的Madera餐厅归斯坦福大学所有。它位于Sand Hill路,风投公司KPCB也座落于此。早上七点半,这家餐厅还十分冷清,偌大的餐厅中只零星坐着几位身着正装的男士,在翻看报纸或摆弄手机。

Mason没有穿正装,他穿灰色T恤,套棕色羊毛衫,配上牛仔裤,那模样就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Mason曾经为了让自己能在床上多赖一会儿而尝试过穿着外套睡觉,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Mason看起来既警惕又疲惫,这种状态就好比是你被一头熊追赶,但一转身却发现它不见了,这时候你会感到精疲力竭,但同时你还会紧张兮兮,担心熊随时再向你扑来。

这不难理解,过去一年,Mason几乎就被来自市场和媒体的压力给活活吞掉了。尽管去年也有一些亮点出现——它们就像是满布的杂草丛中的零星雏菊——老虎基金收购Groupon 9.9%股份就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去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那只熊仍在那里,潜伏着,只等Groupon和Mason一露出破绽就扑将上来。

再过四周他就要发布第四季度收益报告了,情况并不乐观。去年11月,Groupon的董事会就曾讨论过CEO Mason的去留问题。据称Groupon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Eric Lefkovsky在会上力挺Mason,但会议火药味很浓,Lefkovsky是否顶住了其他董事的压力继续支持Mason,我们不得而知。

我问Mason他多久和Lefkovksy交谈一次。“经常。”他说。具体多久一次呢?他轻哼一声,“无可奉告”。当我联系Lefkovsky时,他的发言人告诉我Lefkovsky已经决定在今年夏季紧密跟进Groupon的事务,并让我联系Groupon的通信主管Paul Taaffe来回答我的问题。可见双方都没有要谈论彼此的意向。

Mason很有防御性,即便是聊一些无伤大雅的话题,他也十分警惕,仿佛在他眼里我的每一个问题都是设了陷阱的。我的这次报道主要着眼于Groupon最新的R&D项目以及他们正在开发的的一些有趣的技术,但当我问及Groupon是否正成为一家科技公司时,他显得很抗拒,仿佛我的问题像是某种指责。“什么样的公司叫科技公司?”他说,“我们公司的确没有哪个部门是在研究太空升降舱的。”我解释道我所指的科技公司更多是商业概念上的:看一家公司的价值是不是主要由与科技相关的知识产权组合决定的,并没有含沙射影的意思。

他语气缓和了些:“我认为,在公司的第一阶段,我们的邮件清单系统被过度夸赞了。我们的邮件系统并不智能,每天发送一次邮件,由销售人员来促使最后的交易得以实现...当然,知识产权是我们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我想正是这点使我们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别人也许会问,我们是一家营销公司吗?对的。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吗?也没错。是一家科技公司吗?同样也是。”

Mason认为在当时要定义Groupon并不容易。Groupon Goods是该公司营收增长最快却同时也是利润最低的业务之一。Groupon之后收购一批有趣的新兴的技术公司,当中许多都前景光明,但由于都过于早期,并未给公司带来实际的收益。前年,Groupon的国际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之后却遭遇了欧洲宏观经济疲软、整合上的问题,在北美出现的种种问题也在国际市场上重现了。

Andrew Mason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点是,他并不会受到其他创业者的威胁。这一点看似无关紧要,但要知道,企业家是一个十分脆弱的“物种”,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尊。Mason最坚定的拥护者都是那些被Groupon收购的公司的创业者。COO Kal Raman称Mason是他所结识的最好的倾听者之一。(华尔街或许对此会有异议,但我打赌Raman并没说错,Mason只会倾听他愿意倾听的人。)

产品管理副总裁Jeff Holden和Mason曾邀请Mason到他家中呆过两天。Holden说他们两人的交谈十分有默契,仿佛两人对于世界的认知如出一辙。Groupon的餐厅销售点系统Breadcrumb的创始人Seth Harris是一个为餐厅而生的男人,但他却被说服加入了Groupon——他喜欢Mason用更好的基础建设和工具来本地商家的愿景。正如Mason所说的:“不管你怎么看我,我有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

在Mason看来,许多上市公司的CEO并不懂这一点。

他除了要向高管团队介绍Groupon究竟是什么之外,这个世界也在等着他给Groupon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沟通,至少在这方面的沟通,就不是Mason的强项了。

无论Mason在公司内部能形成多大的凝聚力,对外时他就显得很勉强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Mason面对聚光灯时会感到不自在。他带些自嘲地说:“有关于我在公众场合局促不安的故事,但却不能反映我日常的真实状态。我有些怪,但却也是严肃十足的人。”

阅读下篇点击这里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前《每日野兽》的作家、现自立门户的Andrew Sullivan很不喜欢广告,他的网站完全是靠读者订阅来运营的。他对BuzzFeed之类以“赞助商内容”代替传统广告形式的不喜欢 对于所有的媒体形式来说,这种模式在伦理上应该受到质疑。 但是无论你喜欢与否,这种现象已经越来越普遍,不仅BuzzFeed之类的新媒体如此,大西洋月刊这样的传统媒体亦然。这是在线媒体的救世主,还是广告沙漠的海市蜃楼?

2013-03-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