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2021:寻找有价值的量变 | 氪记

Ben·2022-01-24 10:57
或许2022才是元宇宙真正的元年

作者 | Ben

编辑 | 石亚琼

 

元宇宙的热度几乎持续了一整年。

有的人已经开始在元宇宙囤地;有的人在研究如何操控不同景深范围的空间触控;有的人拍卖一幅堆砌出来的NFT就能大赚几千万;有的人尝试用人工智能驱动虚拟个体在进化论中迭代升级,元宇宙中充斥着创业百态。

时至年尾,12月14日,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领投了Wonder Dynamics总额900万美元A轮融资,被视作93岁前首富在元宇宙领域的第一笔投资,Wonder Dynamics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AI媒体技术公司。

Wonder Dynamics

Wonder Dynamics的董事会阵容豪华,有好莱坞大佬斯皮尔伯格、《复联》导演乔·罗素、有来自伯克利和MIT的AI技术大牛,成立8个月以来,已经拿到115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还包括三星创投、Epic games等。

但是从其官网可见,产品和技术还停留在Coming soon阶段,这种PPT创业的风格,不禁让人想起几年前VR/AR风口的Magic Leap。

根据最新消息,AR领域曾经的当红炸子鸡Magic Leap几乎人去楼空,公司仅剩首席设计师在苦苦支撑,已经跳票无数次、下限是Hololens2的B端新品恐怕更难兑现。而在三个月前,2021年10月,Magic Leap还在官网宣布完成了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0亿美元;2019年,其估值曾达67亿美元;回到2014年10月,在完成一轮5.42亿美元融资后,其估值同样是20亿美元。

Magic Leap

换另一个角度来看,Wonder Dynamics的联创之一是《头号玩家》的主演Tye Sheridan,《头号玩家》、《失控玩家》、《雪崩》在今年初以来各种关于元宇宙的文章里频繁出现作为注解,也可见元宇宙真的很难用语言来表达。

此外,元宇宙中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关联。

一年来元宇宙中最大的热点事件无疑是Facebook公司All in元宇宙,并更名Meta。李嘉诚的维港投资曾经在2008年就投资了Facebook4.5亿美元,占股3%,去年Facebook的市值曾高达1万亿美元,这笔投资的价值300亿美元,涨了近70倍。

Meta的元宇宙叫Horizons Worlds,李超人的维港投资叫Horizons Ventures。

Meta为All in元宇宙先设定了5年规划,如果成功转型,那么年近百岁的超人也将是个大赢家,相信他未来还会押注更多的元宇宙公司,毕竟曾经错失腾讯的Web2.0红利无论如何也是个巨大的教训。

元宇宙的价值在于它和Web3.0以及第四次工业革命同步,无论它是一个概念、或者它是一门技术,都天生有着改变世界的可能。
 

元宇宙,可能真的要来了

乔布斯曾经说过:真正想做好软件体验的公司都会去做硬件。

对于科技大厂而言,截至目前,仅有苹果自己验证了这一点,可以说这句话即使是对的、但并没有普遍意义。事实上,如果可以站在苹果三万亿市值的高度,软件和硬件将是高度统一的,未来苹果必然入局元宇宙,而且,库克不止一次表达了对于AR的终极幻想。

现在,关于在元宇宙的早期,软件、硬件、内容、生态谁先启动,这个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老生常谈问题,接近有了答案。

OS依然会是元宇宙的制高点。

可以说iOS和安卓是Web2.0的基础,未来十年依然有效,而并行的Web3.0将不会建立在落后的操作系统之上。

近日,外媒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消息,Facebook母公司META已于2021年11月前停止开发其XROS操作系统。XROS项目始于2017年,是Facebook Reality Labs的核心项目之一,截至去年年底,项目团队已有300多人,而其被终止的原因尚不清楚。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XROS项目灵魂Mark Lucovsky此前宣布离职,并加入谷歌,担任谷歌AR工程和操作系统高级总监,领导AR操作系统团队。

而苹果这边,据彭博社记者Mark Gurman在最新一期的Power On中透露,苹果将于今年将发布一款VR终端,并支持部分AR功能,代号为n301。同时他表示,这款设备将搭载rOS操作系统,该系统内部代号为Oak。

另有消息指出,rOS操作系统预计将在2022年6月的WWDC上正式亮相。

WWDC2022

是的,元宇宙的OS之争,或许依然来自苹果和谷歌,当然,不能排除会有超新选手入场,颠覆传统的格局将会带来更多创新机会。但是如果考虑到OS for Web3需要向下兼容的问题,开发难度会非常大。

并且,可以预见,元宇宙的OS将可能会是原生3D操作系统。

如果在操作系统中直接引入Z轴,XR的空间属性才能真正被激活,也因此,或许2022才是元宇宙真正的元年

此外,作为Web1.0及之前OS界的霸主,微软虽然错过了Web2.0,但是绝不希望再错失Web3.0。

微软已明确了其构建未来CPS(赛博物理空间)或数字孪生的发展逻辑:在最底层,Microsoft Mesh、Azure作为一种计算仿真的平台,用于支撑各种各样的服务;在中间层,微软用Microsoft Dynamic 365、Microsoft Mesh、AltspaceVR建设生态;最上层的表现形式是微软的HoloLens2、VR等智能终端设备。

曾经的芯片巨头也不会缺席,英特尔高级副总裁Raja Koduri指出:元宇宙可能是继万维网和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但是当下的计算机、存储和网络基础设施根本不足以实现真正的元宇宙,而是需要目前服务器1000倍或以上的集群计算性能。

为此,在软件领域英特尔开发了持续计算技术(Continual Compute),被认为将是元宇宙中重要的基础设施,解决低性能设备无法有效运行高性能要求应用的问题,让任意设备都可以运行3A甚至元宇宙级别的游戏和应用。

可见传统巨头都在布局全栈开发能力的基础上,试图寻找到元宇宙的破局点。

对于国内企业而言,在OS、CPU、GPU等核心领域,尽管一直在追赶,但差距却还未缩小。

审视泛元宇宙领域,机遇更多出现在特定场景。

从XR设备的市场空间来看,下限可以参考游戏主机,而上限则是手机。

多位XR硬件领域的创业者不约而同向36氪表示:价格是XR设备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的主要门槛,中美间人均GDP的差异也是短期内无法对标的鸿沟。

这个观点本身的依据绝对没有问题,Oculus Quest 2在北美299美元的价格,仅相当于当地平均月薪的1/20左右,而在中国,2千元左右的价格则相当于大城市平均月薪的1/3左右,更何况Oculus Quest 2不在中国区销售,而中国市场的同类产品体验不足、价格却更高。

但是这个观点又可以轻松找到悖论。

价格始终保持在5000-1万区间的苹果手机,可以渗透到中国从一线到十八线城市的各年龄段人群,十年不变。

价格超过一千元人民币的AirPods可以凭单品每年实现超过二百亿美元的营收。

因此,也可以推断,价格并不是XR硬件进入主流市场的障碍,甚至性价比也不是,创新 +品牌才能跨越障碍。

国内空间定位技术研发企业NOLO VR的创始人张道宁告诉36氪:未来的XR会有相当多样性的交互方式,可能是以配件的形式接入到庞大的系统中,这也将衍生出巨大的周边设备市场。

可以想见,原生3D结合Z轴可眼控的景深将为XR设备提供开放的扩展空间,并且未来3D内容创作、应用开发势必会衍生出全新的格局,这也是元宇宙愿景中沉浸、多元化的体现。

一位长期关注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投资人向36氪表示:PGC、UGC对于构建元宇宙内容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元宇宙之所以被称作元宇宙,海量内容从成本导向到质量导向的过渡,一定将取决于AIGC的能力。

商汤刚刚于香港上市,在其招股书中“元宇宙“这个词共出现了44次,作为AI第一梯队中的巨头,商汤的态度至关重要,同时也表明AI 会是虚拟世界的核心要素。

一方面AI需要寻找有价值的场景落地;另一方面元宇宙存在多个层面,既需要再造、又需要创造,亟需更具效率的生产力工具,AI和各种生产力工具的融合将会成为元宇宙的源动力。

AI+AR、AI+VR、AI+PLG…...以此为基础的元宇宙,才可能从纵深方向改变教育、时尚、社交、健康、工业、农业、体育、艺术等等能想到的各种领域。

 

中美大厂难以对标

为了理性看待在中美之间不同层面所存在着的差距,先要从大厂的元宇宙布局入手。

苹果、谷歌、微软、英特尔的布局在前文已经有所涉及,巨头们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有价值的风口。

美国大厂

Roblox

Roblox的体量和其他大厂相比,可能相差了不止一个量级,但是谈到元宇宙,它就是一个大厂。

Roblox Metaverse

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纽交所上市,市值曾高达770亿美元,风头盖过暴雪、Take Two、EA等游戏领域的上市公司。Roblox作为UGC沙盒类游戏,主要面向青少年群体。

单看游戏层面,Minecraft是更受深度玩家欢迎的一款沙盒类游戏,不少Minecraft玩家有着惊人的创造能力,也使得它获得了成功,全球月活用户数过亿,最终微软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inecraft背后开发商Mojang。

Roblox尽管与Minecraft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是创新性的创作者交易计划,使Roblox变得完全不同,甚至开创了新的时代。

据Roblox于2021年11月发布的第三季财报显示,收入同比增长102%至5.093亿美元;净亏损为7400万美元;现金流同比增长7%,达到1.706亿美元。

其CEO David Baszucki在电话会议上谈到:在第三季度,来自全球各个年龄段的人们在 Roblox上花费超过110亿小时;开发者社区在本季度的收入超过1.3亿美元,全年有望超过 5 亿美元。

META

对于Facebook而言,元宇宙抑或是救命稻草,但All in元宇宙绝不是拍拍脑袋的决定。

在2014年重注Oculus,在2017年成立Facebook Reality Labs,并持续布局XR领域,打造基于微内核的操作系统,从底层开始设计,提供XR系统所需的性能和效率;还在研究光学系统的大规模产能问题,通过液晶偏振全息(LCPHs)这种显示技术彻底改变XR的近眼显示系统。

而已经发布一年的VR终端终于迎来了高光时刻。

Oculus Quest

年末,Oculus Quest 2头显及Oculus App在2021的北美及全球多地圣诞季“屠榜”。

12月25日,Oculus App打败了TikTok、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软件,登顶美国区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的免费下载榜。

另据美国科技媒体Road to VR报道,在接入Steam的VR终端设备中,Oculus Quest 2的比例持续上升,在2021年底已占据39.62%的份额。

英伟达

英伟达正试图让十年来区块链上的红利延续到元宇宙中。

11月9日,英伟达GTC 2021上进行了密集的产品发布,既包括将产品路线升级为GPU+CPU+DPU的”三芯“战略,同时,还将其升级发布的Omniverse开发平台定位为工程师的元宇宙。

Omniverse avatar

相对于META面向办公、社交、娱乐的元宇宙,英伟达的Omniverse平台更偏向工业级的元宇宙,用数字孪生的方式去构建与现实世界等比存在的虚拟世界,并再造工业流程。Omniverse未来会在建筑、工程,制造,超级计算等行业颠覆现有的应用场景。

此外, GTC 2021 大会中,黄仁勋的虚拟化身再一次成为焦点,集成了目前业界规模最大的预训练NLP模型Megatron 530B,卡通的小黄模仿黄仁勋自己的声音、形象和姿态,可以流利地与人进行多语言交流。超强的光追特效,从细节推敲甚至连眼睛这样的半透明体,在光线变化时所产生的反光都可以精准捕捉。

据英伟达公告,Omniverse现已被 700 多家公司及7 万多名个人创作者采用,Omniverse 也从测试版升级为通用版,扩展到软件生态系统,可触达4000万3D设计师,按每位3D设计师每年1000美元的License费用计算,新的软件市场空间可达 400 亿美元/年。

国内大厂

国内大厂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布局元宇宙的机会,这一局如果输掉,可能就看不到十年后的未来。于是,大家开始不约而同的注册关于元宇宙的商标,例如腾讯的“王者元宇宙”、“QQ元宇宙”、阿里的“阿里元宇宙”、“淘宝元宇宙”、“钉钉元宇宙”、网易的“网易元宇宙”“雷火元宇宙”“伏羲元宇宙”、米哈游的“米宇宙”、爱奇艺的“奇遇元宇宙”、完美世界的“完美元宇宙”等,内容庞杂、数量繁多,不做赘述。

此外,明显可以看到,国内大厂在布局元宇宙的策略上,投资是主旋律、合作在其次、自研就很少被提及了。

字节跳动

2021年8月底,字节跳动以溢价近9倍、15亿美元(约9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VR终端制造商Pico,在与腾讯的竞购中最终胜出。

Pico NEO3

字节曾对外表示,将支持Pico作为在XR领域的长期投资,并逐步深化在元宇宙领域的长期投资。在资金方面,已融资10亿美元,用于元宇宙平台级开发。

字节此前也曾投资1亿人民币支持前文所提到的代码乾坤;并于更早些时候投资了AR衍射光学和半导体微纳加工技术厂商光舟半导体

腾讯

站在投资的角度,腾讯布局元宇宙不可谓不超前,早在2012年,腾讯就以3.3亿美元收购了Epic Games的48.4%已发行股份,据其450亿美元的近期估值中,腾讯的40%股份价值已超200亿美元。

Epic Games Unreal Engine

2019年,腾讯与Roblox合作成立子公司,腾讯持股49%,推出了中文版的罗布乐思,2020年Roblox的G轮融资中腾讯也有参与。

时间轴来看,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在先,Roblox对于元宇宙的定义在后。在更早些时候,2017年11月,腾讯还曾宣布入股Snap公司10%的股权,Snap2021年收购AR技术公司WaveOptics的举动,被视作这家次世代社交平台布局元宇宙的重要棋子。

阿里

阿里的元宇宙由达摩院的XR实验室支持,由谭平坐镇,谭平任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计算机视觉首席科学家,此前打造了爆款天猫精灵。

谭平指出:我们今天熟悉的社交、电商、教育、游戏、支付在内的各种互联网应用,在元宇宙上都将会有新的呈现方式。

阿里进一步将元宇宙划分为四层:

L1(全息构建):在虚拟世界构建地图/人/物模型,并在终端硬件上进行显示,诸如现在市面上已有的VR看房等应用;

L2(全息仿真):虚拟世界的人/物模拟现实世界的动态,让虚拟无限逼近真实世界,诸如现在市面上已有的VR游戏、数字孪生的应用等;

L3(虚实融合):虚拟世界的信息叠加到现实世界显示,技术本质是构建整个世界的高精度三维地图,并在这一地图上准确地实现定位、虚拟信息叠加等;

L4(虚实联动):虚拟世界的行为在现实世界产生反馈,通过改变虚拟世界来改造真实世界。

采用并行发展的策略,目前:

在L1层级,与天猫合作构建全息店铺;

在L2层级,与创业公司合作虚拟人;

在L3层级,与松美术馆合作搭建了AR艺术展;

在L4层级,做出了一款苹果采摘机器人。

百度

2021年12月26日,百度宣布与英伟达达成协议,双方合作共建AI元宇宙。并且,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英伟达全球副总裁暨亚太区总裁 Raymond Teh受邀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

 百度 希壤

这次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希壤”中举办,这也是国内首次在元宇宙中举办的大型会议。“希壤”的造型是一个莫比乌斯环星球,城市设计融入了大量中国元素,包括中国山水、中国文化、中国历史都融入了城市建设和互动体验中。

百度从11月申请元宇宙商标,到12月27日正式发布”希壤“作为百度的元宇宙,效率不可谓不高,却又难免欲速则不达。提前一周希壤启动了内测,但在产品正式发布后,差评占据了主流,甚至被评价为十年前的网络游戏。

 

创新企业从底层发力,不断缩小与世界的差距

2021年8月,红衫和高瓴在天使轮共同投资了一家国内初创公司Motphys,在投资界和刚刚出现的元宇宙圈子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这两家头部VC此前从未在天使轮同时出手。据悉,作为国内唯二的物理引擎公司,Motphys的天使轮从开始到关闭仅耗时一周。

曾参与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向36氪表示:物理引擎的门槛非常高,脱离现有的技术架构、另辟蹊径难上加难,而中美公司间的对标更是凸显了项目的稀缺性。

有别于热度更高的游戏引擎,物理引擎无疑是个冷门领域,此前二十年,全球范围也仅有三数家公司专注于此,三大物理引擎公司:PhysX、Havok、Bullet,目前都被美国芯片巨头收购。

Havok 物理引擎

其中使用量第一的PhysX,由AGEIA公司开发,2008年被NVIDIA收购,Top2的游戏引擎Unreal Engine和Unity核心都采用PhysX作为物理引擎;Havok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2007年9月被Intel收购;Bullet是一个全开源的物理引擎,也是AMD的开放物理计划的核心。

准确的说,Motphys定位动作物理引擎,而在物理引擎这个细分赛道上,另一家国内创业公司起步更早些,代码乾坤曾被字节投资,更为外界所知的是其游戏社交平台重启世界对标Roblox。

代码乾坤的创始人邢山虎告诉36氪:重启世界物理引擎项目原计划3年内完成开发,但是国内技术储备几乎为零,团队从最底层入手,期间数次推翻重来,花了近5年才终于解决了将实体物理空间映射到物理引擎上所遇到多重维度的问题。

诸如物理引擎之类的很多细分赛道,此前并不被资本关注,但在元宇宙中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这些创业公司正在试图缩短不断膨胀的元宇宙中,中美、中国和世界间的距离。

尽管元宇宙的风口已持续近一年,尽管在各类文章和多数人的潜意识中,站在风口的元宇宙创业公司们应该数钱到手软,但事实是多数国内泛元宇宙领域的创业公司依旧在苦苦挣扎,上一次VR虚火的寒冬还没有过去。

从2016-2021XR领域的投融资图表可见一斑:

2012-2022 国内XR领域融资数量及金额(来自IT桔子)

 某上市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向36氪表示:尽管公司对元宇宙的投资提出了硬性指标,半年来熟悉的、不熟悉的市场已经梳理了两遍,谈过的初创公司不下一百家,但是谈过的企业越多越觉得,比估值虚高更为严重的是,市场并没有走出5-6年前VR投资热的怪圈。

而站在创业公司的角度,当前元宇宙这个风口,相对于曾经的VR、共享经济、P2P等猪都可以飞起的时代,难以同日而语,PPT创业不复存在,把元宇宙作为主赛道的投资人甚至比大量创业者更专业。

谈到元宇宙,微软的CEO Satya Nadella近期曾表示:元宇宙,就是把物理世界加到计算中,把计算加到物理世界中。

市值2.5万亿的微软曾获XR硬件领域的最大订单,还是排行前三的云计算厂牌和游戏主机厂牌,CEO对元宇宙的概括简单而有穿透力,物理世界和计算的交互关系所衍生的AR和VR是元宇宙的大门。

但是,短期内元宇宙及周边领域还很难看到系统性的机会,即使Oculus Quest 2卖到了千万台,也并不能代表META在元宇宙方面取得了成功,对于希望在元宇宙中大展拳脚的创业公司而言,元宇宙的版图还缺少一些核心元素,现阶段夯实技术底座才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从产业的角度来说,元宇宙已经逐渐在场景化落地,因此产业链也开始逐渐成型。元宇宙产业链上下游的需求将会不断动态变化,在变化的过程中,创新企业的需求以及业务也将快速迭代。

在短期内,B端产品和应用凭借贴近产业链的优势,更容易在单点形成突破,AR在工业、安防等垂直领域的应用已经被市场认可,VR在企业端培训、协同办公等的场景化应用也成为VR硬件突围的有效途径。B端的行业Knowhow是显著的门槛,打通B端也可能会成为未来进军C端的加分项。内容方面,或将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但是相关领域如边缘计算、流媒体数据等会渐进式的推动元宇宙数据底座的落地。

中期,大厂主流硬件的产业链日趋完善,中小规模创业公司可以在交互内容的爆发中发现大量创新机遇,并且其他领域的前沿技术会大量融入元宇宙向垂直领域的渗透过程中;内容方面势必会迎来爆发,数字孪生、3D内容的生产力工具、引擎技术、社交软件、视听软件、电子商务软件等领域会快速洗牌,去中心化的元宇宙会以何种形式大范围落地将逐渐水落石出。

描述长期的元宇宙远景,从现阶段来看并不容易,不然几部耳熟能详的电影和小说不会被频繁引用。比如Mojo AR以及若干脑机接口公司的研究让人拭目以待,但是MagicLeap的所作所为确实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硬件方面的远期愿景如MR隐形眼镜,如果要在十年左右的时间实现,将是一次庞大的系统工程。同时,元宇宙对于工业、农业、交通、能源、等行业的宏观性影响将逐渐扩大,从B端产业的效能提升,向C端更多的娱乐时长传导,而分布式办公也会减少出行的需求,叠加自动驾驶等相关领域的发展,未来充满变量,元宇宙对于全社会广义效能的提升也将日益明显。

具体到以下领域,中国甚至已经快追上全球范围头部企业的进度,包括但不限于:未来显示技术(Micro LED、量子点、激光显示);光波导(阵列、衍射、体全息);固态锂电池;空间定位;电子束曝光及纳米压印;分布式云计算;图形引擎;物理引擎;光场技术;CAD协同等等。

期待更多掌握核心技术的创新企业积蓄力量,等待在元宇宙爆发的机会。

 

泛元宇宙领域,机遇、挑战、还是陷阱

对于元宇宙,有着各种各样乐观的市场预期,彭博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元宇宙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市场规模;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更加乐观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表示,元宇宙可能代表着8万亿美元的机会,但如何让人们对使用它感兴趣将会是一个挑战。

增强现实AR和人工智能AI专家则表示,元宇宙可以放大社会的两极分化。

2021年的夏天,斯坦福大学开设了元宇宙课程,报名的263名学生头戴VR头显,持手柄在VR场景中上课、互动,并最终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元宇宙,选择课程的263名学生在元宇宙里中共同度过超20万分钟。从 2020年疫情之后,斯坦福就开始向所有参加虚拟人课程的学生邮寄Facebook的Oculus Quest设备。 

斯坦福的虚拟人课程

教育元宇宙必将从基础上改变教育体系,但是一方面从技术上,近眼视觉系统可能并不适合视觉系统还未发育完善的青少年;另一方面,从成本的角度来说,可以体验元宇宙的硬件设备以及生态系统还离普惠制的基础教育体系想去很远。

NFT在元宇宙中自带赚钱属性,它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利润率超高,毕竟制造一个数字皮包的成本要比实物低得多;而且高效,传统的设计、打样、制作流程缩短为只需设计、发布。

对于奢侈品牌而言,元宇宙开辟了新大陆,因此积极布局元宇宙平台,比如开云集团旗下的巴黎世家与Epic Games旗下元宇宙游戏堡垒之夜合作,推出了售价不到10美元的虚拟角色皮肤服装和配饰。巴黎世家也已创建了专门的虚拟时尚业务部门,以探索元宇宙时尚界的机会。

但是按照实体经济的经验,过高利润率的商业模式无法大范围复制,从法律、法规、市场、人性等多角度都曾得以验证。以割韭菜为目的的生意无法做大、也不会长久。

回顾2021年的元宇宙,会发现它可能是个早产儿。

某位AR领域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曾对36氪表示:创业多年来,经历了行业的高潮和低谷,对于波澜和元宇宙这样的概念早已能够看淡,但是每每想到XR领域的终局,依然感觉是一团迷雾。

在一年来媒体、自媒体的无数文章中;在一场又一场的发布会、闭门会、年会中;在大部头的元宇宙丛书、讲座中,谈到元宇宙的终局,通常会演变成《头号玩家》、《失控玩家》、《雪崩》这道多选题,偶尔可能会加入黑客帝国,但是很难找到具象的答案。

Facebook押注元宇宙,更名META,在全球范围提高了公众对元宇宙的认识,并形成大范围的热点话题,但即使是扎克伯格对元宇宙也只能做出模糊的定义。

扎克伯格在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中表示:理解元宇宙的最好方法是亲自体验它,但目前来说这还是有点困难,因为它还不完全存在。

一些观点在元宇宙是代表从真实到虚拟空间的技术还是只是一个概念上存在分歧,而另一些观点则直接否定元宇宙的存在,甚至看空大量支撑元宇宙的底层技术。

对前沿科技持开放态度,用第一性原理彻底改造航天、汽车工业,希望将人类带到火星的马斯克近期也对元宇宙发声: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相信元宇宙这个东西,尽管经常有人和我谈论它。我不相信人们会放弃物理世界而用虚拟世界取代它,特别是在他们脸上还有一个屏幕。

马斯克进一步绘声绘色的表示:你知道,当我长大的时候,总是说“不要离电视太近,对视力不好”,而现在电视就直接放在眼眼睛跟前了,嗯……这对你有好处吗?更是直言不讳地说:长时间把屏幕贴在脸上就很荒谬,谁会整天把一个屏幕绑在脸上。

在商言商,马斯克并没有反对元宇宙,只是对VR终端表达了不屑,可能是针对META,也可能是对自己的Neuralink脑机接口公司存了些私心。

Neuralink 脑机接口

就像Roblox对于元宇宙的定义,站在商业化的角度,无可厚非。但是要放之四海而皆准,就未必了。

元宇宙就是一个这样的话题,开始的时候会有太多觉得应该表达的东西,但是真的话到嘴边,又觉得无从谈起。

而信息的不对称,必然会加大早期项目的风险。

前沿科技项目,即使如量子计算、可控核聚变等超级艰深的领域,从业者和科学家也都可以用深入浅出的方式把项目的方方面面剖析透彻。但是在元宇宙中,却有不少谜一样的项目,BP里的每一个字和词都能看懂,但放在一起却让人一头雾水。

曾有投资人表示,当一个创业公司的BP中充斥着艰深的概念和不知所云的术语,那项目的创始人不是坏就是蠢。

根本的矛盾是数字资产重塑原有的价值体系过程中,对于价值本身的相互认同。

在元宇宙所致敬的电影中,主角的身份可以在元宇宙中逆转,但在现实中,所谓元宇宙中的地产、艺术品,已经让韭菜们望而却步。这应该不符合大众可以正向接受的价值观,过度的投机和商业导向,可能会把更有价值的创新扼杀在摇篮中。

据市场调查机构Chainalysis报告,2021年NFT市场规模已经至少达到26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00亿元,相信这类数据近几年都会呈指数级暴涨。

NFT

12月21日,英国电信公司沃达丰成功将世界上第一条短信以NFT形式拍卖,成交价10.7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6.9万元。

2021年12月,耐克宣布收购数字时尚平台RTKAF,并开启元宇宙收藏鞋的新事业,这也是耐克继11月宣布进军元宇宙卖鞋后的又一新举动。此前,耐克已多次布局元宇宙,甚至早在2019年12月,耐克就为CryptoKicks申请了专利,将其实物鞋和NFT鞋绑定,以验证所有权,这项专利还包括将两款运动鞋设计组合成一款新运动鞋的技术。

元宇宙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限量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上限10000,单价0.26个以太币(约人民币6200元),销售通道打开,大量用户差点让服务器宕机,5分钟即卖掉了3000个,40分钟彻底售罄。

2022年1月18日,是周杰伦43岁生日,Phanta Bear NFT的平均价相较高点已缩水近一半,而成交量也仅有高点的1/10。

任何的创新都无可厚非,时间、市场规律会大浪淘沙,而每一个无辜的郁金香球茎都可能看不到阳光。

 

结语

李嘉诚在90岁退休那年出席了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

在演讲中,他勉励年轻人:“在平庸圈套的死胡同徘徊,徒然浪费资源事倍功半。要探求不一样的方法,才可寻找到有价值的量变。”

以此为投身元宇宙,并将其视为事业的创业者共勉。

+1
6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NFT现在正在迅速进入主流。

2022-01-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