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之后又一大财富机遇?一份你看得懂的NFT“入坑指南”

IT时报·2022-01-17 18:00
如果你读过好几篇关于NFT的文章后依然一知半解,那么不妨看看这篇,也许你会有不少收获。

2021年12月31日,周杰伦在社交账号上晒出一个穿着以自己生日“18”为背号球衣的幻象熊NFT图片,将NFT的潮流从2021年带到了2022年。

2021年,NFT以一系列大事件刷屏,占据了各大新闻头条,刷新了我们对区块链的认知,甚至有媒体将2021年称为是NFT元年。

根据1confirmation统计,过去一年,NFT的交易量从2020年的8570万暴增到2021年的196亿。在全球各大NFT交易市场中,OpenSea是交易量最大的NFT市场。2021年,仅OpenSea的交易量就达到了160亿美元。

在大部分NFT玩家的心目中,NFT代表着未来的世界。NFT玩家enthe这样描述NFT未来的场景:“你就把NFT想成你平时买的衣服,元宇宙就是不同的场合。衣服始终是你的,你可以把它穿到任何场合,奢侈品则代表你的身份地位。”

01 NFT的出圈规则

“看不懂,理解不了,一张图片怎么能卖那么贵?”1月12日,在一个NFT元宇宙的微信交流群里,一位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这位网友口中的图片说的就是NFT。在此之前,群里正在讨论周杰伦合作发行的NFT系列Phanta Bear(幻象熊)。Phanta Bear是Ezek平台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首次限量发售NFT项目,限量1万个,售价为0.26ETH(以太坊,约870美元)。1月12日,Phanta Bear的地板价为5.37ETH(约折合11万元人民币),尽管对比最高价有所下跌,但仍然达到了发售价的20倍。

“不只是图片,NFT还有其他应用,类似于成为一张门票、通行证,让你可以参加其他活动。”很快,一位NFT玩家就在群里回复了这个问题。

以Phanta Bear为例,Phanta Bear不仅可以作为Ezek会员卡,享受俱乐部折扣,还能抢先购买演唱会门票,拥有免费后台通行证,又或是获得免费的电影首映门票,让买家有机会和演员见面。甚至在未来,它还能作为数字凭证,访问元宇宙上的Phanta Bear Clubhouse(幻象熊俱乐部),参加由Ezek主办/联合主办的VR/XR演唱会。

图源:EzekClub官网ROADMAP

“NFT是需要社群认可的,这样NFT才有价值。”在玩家enthe看来,除开Phanta Bear背后的附加值,周杰伦自带流量,是Phanta Bear在二级市场爆红的关键。他认为,好的艺术家、早期的大佬、好的项目组是产生高价值NFT的基本条件,因为“红人可以带动社群发展,然后赋予NFT价值。”

事实上,在NFT的世界里,规则似乎没那么重要。名不见经传的创作者爆红在NFT圈屡见不鲜。1月10日,一位来自印度尼西亚男子创作的名为“Ghozali Everyday”的NFT爆红网络。该系列NFT是他17至21岁期间,每天在电脑前的自拍照片。

图源:OpenSea

在一位NFT资深玩家看来,印尼小哥爆红也并不无迹可寻,一个高价值的NFT应该同时满足五个方面的条件:有流量、有交易属性的商品、有平台担保、有独特性以及有人愿意赌。“第五个是最重要的。”这位玩家说道。

02 在NFT世界里淘金

虽然对于不少进入NFT圈的玩家来说,NFT项目爆红背后的逻辑似乎还没有被摸透,但NFT制造的暴富神话还是吸引了一大批人来这个世界里“淘金”。

enthe就是去年加入NFT淘金队伍的玩家之一。根据他的描述,他在大学读金融,曾做过股票和期权,前几年开始接触虚拟货币,去年年初入局NFT。

如果说OpenSea是NFT的主要交易市场,那么社交平台Twitter就是NFT项目的孵化器。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NFT项目在Twitter上诞生。想要从各式各样良莠不齐的项目组里找到潜力股,需要花一番功夫。

进入NFT行业一年,enthe的投资准则是寻找好的项目组,判断标准就在于项目组是否公开,项目组成员是否有项目经验,项目组路线图是否清晰。但即便如此,也很难避开暴雷的风险。

“我之前就被项目组坑过。”enthe告诉《IT时报》记者,他之前投资的一个项目组跑路,让他损失了3000多美元。在NFT的世界里,资深玩家被“割”韭菜也是常事。据他透露,Twitter上人称“9哥”的大佬“9×9×9”,其所投的项目也在暴雷边缘反复横跳。

寻找到自认为好的项目组还不是终点,想要以最低的价钱买入心仪的NFT,还得做更多功课。常见的方式就是通过Twitter找到项目组官方Discord链接(专属社交社区),进入社区、做任务,申请白名单或者获得抽奖资格。根据每个项目的要求不同,需要花费的时间在几小时和几天不等。

XRabbitsClub专属社交社区 图源:Twitter

“火的项目在公开发售的时候可能会有gas war(竞价)。gas fee(费用)会上天。所以一般都要去‘肝’白名单,来规避高额的gas fee。”enthe吐槽道。据了解,以太坊是NFT的最主流交易方式,而通过以太坊交易、执行智能合约,都需要消耗gas,也就是需要付费,而抢购一款热门的NFT作品可能就要花去非常不菲的gas fee。

相比于花时间完成社区任务、“肝”白名单,enthe更倾向于在二级市场捡漏。但由于虚拟币价格本身处于浮动之中,不稳定,同时OpenSea缺乏审核机制,平台上时常出现假货,这些因素都进一步增加了投资者风险。

“NFT是高风险的投资,大家还是量力而行。”enthe说:“要有分摊风险的方法。”

03 创作NFT不难,卖掉难

在区块链和虚拟币的加持下,NFT一直略显神秘和高深莫测。实际上,想要成为一名NFT作者并不难,难的是,成功复制NFT圈内的暴富神话。

某系列NFT七天价值增长了两百多万倍,图源:OpenSea

宏链财经创办人李丽宏说:“NFT主要是认知门槛,参与门槛并不高。”目前国内外都有很多NFT交易平台,每个人都能制作属于自己的NFT作品。

《IT时报》记者试着在OpenSea上创作并发售自己的作品。打开OpenSea的网站,根据网站提示进行注册,添加好数字钱包,就能进入OpenSea平台。

制作铸造和发售NFT作品的方式也特别简单。上传自己所要铸造的作品,给作品起个名称、写好简介,链接到自己的主页,就能把自己的作品铸造为NFT。点击“SELL”,选择分类,给作品打上标签,填好价格,就能把作品上架到OpenSea商店中。

这个过程没有任何技术门槛。唯一有可能阻挡你售卖NFT作品的,就是平台的gas fee。1月11日,《IT时报》记者尝试出售自己的NFT作品时,平台提示,需要收取0.072 ETH(约240美元)的gas fee才能上架作品。

成为一名NFT创作者容易,但想要卖掉自己的创作却并不容易。《IT时报》记者将自己的作品铸造为NFT挂上平台,2天之后,仍然无人问津。

NFT创作者小鱼告诉记者,自己本职工作是一名设计师。因为对NFT感兴趣,于是去年12月开始,她尝试在OpenSea售卖自己创作的NFT作品,但鲜有人问津。入驻平台1个多月,她总共发售了24款作品,每款定价0.015ETH(约50美元),但一个也没卖出去。

“光有作品还不行,更重要的是营销。”小鱼告诉记者,如果作者本身缺乏知名度,作品很难获得浏览量和关注度。

04 国内NFT平台建设成热门生意

转战国内,脱离了虚拟币的NFT市场呈现出了另一种生态。

一位做NFT、元宇宙链游的开发者告诉《IT时报》记者,相较于投资NFT项目,创建NFT平台是国内更为火热的一种投资方式,他说:“有资金弄个平台,能赚到钱。”

2021年,NFT平台在国内层出不穷。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大头都推出了自己的NFT平台。新年伊始,数字藏品发行与交易平台“淘派”上线。但是相比国外NFT平台,这些平台大多只进行一级市场的交易,很少支持二级市场交易。这一点大大限制了NFT在市场的流通,让建设平台成为一门热生意。

上述开发者告诉记者,一个NFT基础平台的开发周期约1个月,需要花费的资金在20万元~30万元左右。具体根据每个商家定制功能的不同而有所变化。据他透露,一般平台会对入驻的NFT品牌收取10%的交易手续费。“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说:“平台就是躺着赚钱。”

在国家强监管的背景下,国内NFT二手市场受到限制。“NFT本质上还是一种数字权益凭证,或者说是数字商品。”李丽宏建议:“提醒大家不要以投资心态去购买NFT,以收藏的心态,或者购买一件自己喜欢的数字商品的心态会好一些。”

尽管国内外NFT的市场格局截然不同,但NFT玩家对NFT的未来达成了共识:“今年上半年,NFT肯定大火。”

李丽宏认为,NFT未来可以赋能万事万物,未来万物皆可NFT。“Web3.0时代,我们把万事万物存在区块链上变成NFT资产,让价值可以高效流通。NFT会成为资产数字化一个重要的表达方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范昕茹,编辑:王昕 挨踢妹,36氪经授权发布。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火山喷发,地震海啸,这个周末你为地球焦虑了吗?

2022-01-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