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笑声经济”内卷,开心麻花越走越窄

文娱商业观察·2022-01-14 08:09
视频网站酣战喜综,开心麻花挑不起大梁

爱奇艺《一年一度喜剧大会》收官第二天,优酷《麻花特开心》光速补位播出,几乎同时腾讯视频与笑果文化官宣正在筹备一个“不说脱口秀的大会”。

视频网站的喜剧综艺卷了起来,喜剧厂牌们也变得更加抢手,而继米未、笑果文化、德云社、本山传媒后,平台争夺的下一个焦点落到了开心麻花身上。

优酷《麻花特开心》为开心麻花首部团综,在腾讯视频“不说脱口秀的大会”已公布的合作伙伴里,排在首位的也是开心麻花。

开心麻花成为平台喜综未来的一大希望所在,但观众并不都这么认为。

“乏味”、“煽情”、“老套”、“自嗨”,在豆瓣等社交平台上搜索《麻花特开心》,总能看到诸如此类的负面评价,开心麻花也给自己又添了一重烦恼。

难结良果的泛娱乐内容版图

《麻花特开心》落地经历了一段很长的孕育期。

早在2018优酷秋集上,开心麻花就已官宣将和优酷合作推出开心麻花综艺首秀,只是彼时的节目名称采用的是沈腾出演的开心麻花第一部舞台喜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

隔年4月,开心麻花在猎聘网上发布了招聘综艺节目节目策划的信息,主要工作职责包括配合公司进行综艺节目、影视内容的自主研发及本土化改编。

但在此之后,这档综艺首秀却陷入漫长的沉寂,直到2022优酷精品先鉴会才重新正式出现在公众视野。当天,沈腾、艾伦、常远还亲自到现场做了一番倾情推荐,这也是《麻花特开心》赢得高期待值的一大主因。

可惜,观众、开心麻花以及优酷等到的都是失落,而这已经不是开心麻花第一次扩延版图失利了。

2020年,开心麻花和优酷联合出品的“开心麻花首部网络短剧” 《亲爱的没想到吧》虽收获到了7.4豆瓣口碑,但评分人数却不足4000,传播热度和网络关注度平庸。

这部短剧后,开心麻花继续和优酷合作的《兄弟得罪了》以及和好看视频合作的《发光的大叔》,更难让人违心夸赞。

无独有偶,其在同年主控推出的首部部网络电影《老爹特烦恼》仅获得2900多人给出的3.1豆瓣评分,分账票房也未能挤进爱奇艺网络电影2020年度票房榜TOP10。

短剧与网络电影之外,开心麻花在短视频、音频以及网剧市场也皆有动作。

也是2020年,快手官宣将与开心麻花从短视频制作、喜剧人选拔与培养、综艺IP打造等方面来共建喜剧生态。

时间再往前推,2018年,开心麻花通过内部孵化项目“剧好听”探索音频市场的可能,并在2020年进一步加码,在与酷我畅听合作上线开心麻花音频剧场的同时,又联合推出独家定制的衍生作品,发力可以听的话剧。

2012年,开心麻花通过与乐视网联手出品全国首部周播网络情景剧《开心麻花剧场》正式进军网剧市场,随后又在2015年和优酷土豆、上海辛迪加影视共同出品了武侠喜剧《江湖学院》,2020年和爱奇艺官宣合作新式职场喜剧《开心合伙人》。

开心麻花在急于通过内容版图扩张撬动更多可以变现的可能,但目前来看,上述领域距离真正盈利都还需要更多用心。

跌进口碑泥潭的高光业务

新领域频频“碰壁”,这还不是让开心麻花最头疼的。

2015年,开心麻花试水的首部院线电影《夏洛特烦恼》以14.4亿票房将开心麻花推进公众视野,并拉动公司当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4.8%。

两年后,7000万成本的《羞羞的铁拳》斩获22.13亿票房,受其带动开心麻花的影视及衍生业务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反超传统话剧演出业务收入,达到49.74%,年度净利润更借势增长了422.64%。

但仅间隔一年,故事就起了巨变。

2018年,尽管开心麻花参与出品制作的电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共计取得超过31 亿累计票房,公司的年度收入和净利润却呈现严重下滑,影视及衍生业务的收入占比也降至33.71%。

原因很简单,累积票房超25亿的《西虹市首富》是由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主控出品,开心麻花仅在这家公司持股15%,而其主控的《李茶的姑妈》累积票房不过6亿出头,口碑也遭遇了滑铁卢。

受挫后,开心麻花开始息影沉淀,在2019年—2021年仅参与出品了一部院线电影《半部喜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麻花系演员却更频繁的出现在大银幕上。

据文娱君统计,这三年期间沈腾、马丽、艾伦各自分别主演、参演了7部院线电影,黄才伦6部,魏翔5部,常远3部,吴昱翰2部。

问题是,这些影片中虽有诸如《我和我的家乡》《你好,李焕英》《疯狂外星人》等口碑与票房兼具的佳作,但更多还是以《人间·喜剧》《跳舞吧!大象》《温暖的抱抱》《阳光劫匪》《日不落酒店》《测谎人》《捞世界》等为代表的烂片,而受这些烂片影响,吐槽“开心麻花创作水平下滑”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毕竟,习惯认脸的普通观众不都会花时间仔细查阅每一部作品的出品关联栏,尤其是像《温暖的抱抱》《人间·喜剧》《日不落酒店》一样汇聚了多位“麻花熟脸”的影片。

所以我们看到,《李茂扮太子》上映后,不少观众同样把枪口对准了开心麻花。而这一“认知误区”,开心麻花短时间内是很难扭转的。

公司主控的《超能一家人》已经宣布退出春节档,三番出品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猫眼想看人数虽位居春节档影片TOP3,但首次担纲主演的魏翔能否带来惊喜存在较大变数。

麻花真烦恼

开心麻花有点冤,但从中我们也确实能窥见问题。

首先是在艺人管理合作方面。

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开心麻花的头部艺人与公司品牌虽具备紧密的绑定关系,但都未持有公司股份,且基本独立成立了公司或工作室。

天眼查显示,包括在2020年冲上微博热搜的海口那可是家大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沈腾名下共计有12家实际控制权的关联公司,马丽6家,常远7家,艾伦2家。而排在开心麻花2017年财报前四位的内容供应商,正分别由沈腾、艾伦、马丽、常远掌舵。

到了2018年,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和马丽创建的另一家工作室——新沂马丽影视文化工作室依然出现在财报中。

与头部艺人缺乏股权层面的利益分享,无疑会加大开心麻花对明星IP的掌控难度,而与明星IP的深度绑定又是“开心麻花”喜剧厂牌得以发展的根本,这一点从观众对“含腾量”的密切关注就能清楚窥见。

由此又延伸到了另一个问题——迟迟难以治愈的“沈腾依赖症”。

艾伦、黄才伦等挑大梁的作品以及常远、吴昱翰等首次尝试执导的院线处女作,基本都在上文提到的烂片中。这一层面上,开心麻花和优酷合作《麻花特开心》显然也有捧新人的意图。

最后是创作停滞。

“戏剧+电影”的联动模式曾经是“麻花喜剧电影”的最大优势所在,《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皆改编自公司的同名经典舞台剧。但自2015年《牢友记》《李茶的姑妈》上演后,开心麻花迟迟未能更新自己的舞台代表剧。

为了满足影视化需求,其不得不购入外部版权。比如《西虹市首富》改编自国外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超能一家人》的灵感来源于俄罗斯电影《Супербобровы》,《这个杀手不太冷静》改编自日本电影《魔幻时刻》……

只是,购入外部版权虽节约了孵化时间,但也加剧了成本风险。

于是,除了沈腾,开心麻花还通过押宝闫非、宋阳给《西虹市首富》《超能一家人》上了一另重保险,而这又暴露了开心麻花在导演、编剧等创作人才上的储备窘境。

如今的开心麻花确实足以令人不禁感叹一声,时过境迁,但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开心麻花正在沉淀一份新的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富贵,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揭秘三农自媒体赚钱的秘密

2022-01-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