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虚拟偶像“成灾”

不二研究·2022-01-10 07:10
虚拟偶像时代来啦?

穿梭于各大明星阵营和跨年晚会的洛天依,活络于网络直播的A-SOUL,频频出神曲的乐正绫,驰骋带货领域的翎Ling……

当真人偶像频频塌房,虚拟偶像却异军突起;其出道之后再出圈,屡屡打破次元壁,实现次元文化碰撞。

据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将达62.2亿元;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将达1074.9亿元。

2021年喷涌而出的虚拟偶像们,似乎都在表明虚拟偶像时代已至。但是,细究之下,即使大波虚拟偶像已然涌来,被大众所熟知的也仅有以洛天依、A-SOUL等寥寥几个。

刚刚过去不久的跨年夜,虚拟偶像的出镜,再次催发了产业风口。

当互联网大厂、娱乐巨头、风险资本等纷纷入局,在资本、技术、流量与技术等加持之下,虚拟偶像确实处于一个大发展时期,但并非都是下一个A-SOUL。

既是风口,渐成红海?虚拟偶像风口已至?

西南证券数据整理,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68.8%;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2020年已达645.6亿元,刚刚过去的2021年则预计达到1074.9亿元。

预计到2023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市场规模超过200亿元。磅礴市场与巨大潜力,虚拟偶像的风口吸引诸多竞争者入局。

首屈一指的,当属“闻风而动”的互联网巨头,路径各有不同。

Bilibili(下称B站)构建虚拟偶像全产业链布局,收购上海禾念,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并通过入股等方式加快全产业链布局。

此间,B站主办一些业界重要的演唱会,包括中国最早的虚拟偶像线下演唱会品牌BML-VR,2020年12月,B站举行了BML-VR2020,直播在线人气峰值突破1087万。

腾讯运营热门IP孵化虚拟偶像,打造虚拟演出平台。2020年,王者荣耀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面世;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EM)与虚拟演出服务品牌Wave达成战略合作。

阿里巴巴推出虚拟主播助力内容电商,打造淘宝天猫带货虚拟偶像“Mika”和新国风偶像“苏多多”,以及天猫超市品牌IP形象“小铛家”。此外,积极推进明星虚拟形象建立,推出张艺兴和易烊千玺的虚拟形象“张小Z”和“千喵”。

爱奇艺则打造虚拟偶像选秀节目,推出虚拟偶像长RICH BOOM,登陆《青春有你2》《中国新说唱》等综艺节目;更有虚拟偶像选秀节目《跨次元新星》,截止收官,爱奇艺官方数据显示,其内容热度峰值突破6300,豆瓣评分7.9,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亦超过12亿。

互联网公司之外,娱乐公司也是虚拟偶像产业的重要“流派”。乐华就是来自娱乐公司的早期入局者,旗下A-SOUL从“国v之耻”走到“国v之光”,成功打破“资本傀儡”“套皮练习生”等质疑。

与此同时,各路风险资本也纷纷涌入虚拟偶像产业,加速风口孵化。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8日,2021年虚拟偶像领域的初创企业已获得25笔融资,所融金额从数百万人民币到数千万美元不等,创世伙伴资本、万象文化、网易资本、顺为资本、金沙江创投等明星机构纷纷入局。

对比真人偶像,虚拟偶像在某些方面占据着优势。历经2021塌房元年,“顶流”一个接一个的人设倒塌。而虚拟偶像既不会有绯闻,也不存在毁人设一说,甚至有大部分的人设还是粉丝赋予的。

更为重要的是,在Z世代高压力、渴望陪伴的情感需求下,催生“孤独经济”,虚拟偶像的优势也由此彰显。不似真人偶像的咫尺千里,虚拟偶像的陪伴属性以及归属感吸引诸多忠粉;这也使得许多虚拟偶像选择化繁为简,简化技术方面的设计,主要以陪伴和粉丝互动属性为主。

在「不二研究」看来,二次元虚拟偶像本属小众,近年叠加各种必然及偶然因素,虚拟偶像产业已是公认的风口、潜力空间充满想象。

硬币的另一面则是,风险资本加持,互联网大厂与娱乐巨头涌入,虚拟偶像的赛道愈加拥挤,渐成红海竞争之势,对于入局者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资本可以复制下一个A-SOUL吗?

当互联网大厂纷纷“带资”入场、布局虚拟偶像,也都各自掌握着几十万粉丝与巨大流量入口,钱途似乎不言而喻。

据艾媒咨询2021中国虚拟偶像爱好者画像显示,有92.3%的虚拟偶像爱好者年龄在19-30岁之间,女性占53.6%,男性占46.4%,男女比例相当,多为中高收入人群,月平均收入5k以上有75%。

但是,资本与流量可以复制已经成功“出圈”的虚拟偶像吗?

下意识的排外,以及对资本的警惕,是V圈(Virtual YouTuber,用虚拟形象活跃在YouTube这一网站上的视频主,现也指代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等在虚拟或现实世界进行活动的由真人扮演的虚拟形象)原著居民的本能反应。

其中最典型案例就是乐华旗下的A-SOUL。

2020年11月,A-SOUL团体发布出道视频,弹幕一度被“差不多得了”霸屏,对这支还未出道的少女组合恶意满满。不过没过多久也迎来了“真香”的打脸。

虽然A-SOUL“带资入场”,但对于不熟悉的圈子却是十分生涩,即使作为王牌的嘉然,首播节目效果也十分尴尬,全靠可爱的形象和声线撑场。

不过,结尾一套“宅舞20连跳”成功拉回了观众的视线,让来看笑话的众人纷纷黑转粉,也成为圈内的一段佳话。

除却嘉然,其他成员也一一为组合的成长努力着。自诩“大魔王”的向晚,每天啃食着评论区的弹幕,从开始的尬聊,化身为后来的“梗天使”。

A-Soul的蜕变也见证了成员的不简单。贝拉做为队长,也是团队的舞担,身体力行着贝极星(贝拉粉丝名)口头禅:“懂不懂A-SOUL队长的含金量啊?”

纯素人的乃琳也不甘落后,虽然女团底子差,但凭借着高强的学习能力,很快就能够对那些分不清褒贬的各种“怪话”应答自如,并有效反杀。

相比之下,曾被关入“小黑屋”的珈乐是五人之中融入最慢的。好在“禁闭”之后,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加之出色的唱跳能力,也收获了一众好评。

曾有一位“黑转粉”的嘉心糖(嘉然粉丝名)向「不二研究」表示,本来是抱着看戏心态,但不知不觉被她们积极努力的样子打动,加上并不俗的艺人素质,“毕竟流量练习生的门槛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迈进来的”。

截至1月7日,A-SOUL五位团员共拥有19981位舰长(B站的“大航海”也称直播舰队,是B站开发的月票机制,可以帮助喜欢的主播获取收益。B站大航海,主要有三个头衔,从低到高分别为:舰长、提督、总督),而一位舰长一个月的价格为198元,粗略最低合计收入396万元。

风口之下,虚拟偶像在2021年喷涌而出,无不期望复制下一个A-SOUL。

其中无法被忽视的问题,正如《艾媒咨询|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所提及:类似于洛天依、A-SOUL此类的虚拟偶像生产及运营成本高,入局门槛也较高。虽然头部IP蓬勃发展,但腰部和尾部IP破圈难度较大。

在「不二研究」看来,A-SOUL的成功并非偶然,但也并非仅凭资本就可随手复制,也不是随便一个“程咬金”就可以替代。

有个注脚是前述报告的另一组数据显示:表示只要喜欢就会支持的人占比52.30%,仅有22.10%的人表示不会轻易更换虚拟偶像。

若从消费者的角度切入,复制下一个A-SOUL也并非毫无机会。

氪金还是“氪”情?

尽管诞生之际自带“人设”,但在虚拟偶像的成长道路中,与粉丝的互动陪伴、被赋予更多属性,使其与粉丝有了更深羁绊。

这个羁绊不仅仅是虚拟皮相与人设,也是真金与真情。

来自艾媒报告显示,2021年,有8成网民为虚拟偶像每月花费在1000元以内,且37.6%的网民表示愿意花更多的钱支持虚拟偶像。

有29.5%的人为虚拟偶像月均花费在500-1000元,27.3%的人花费在200-500元,23.2%的人话费在200元以下,更有1.6%的人月均花费在1.6%。

随着虚拟偶像产业的延伸业态不断发展,手办、唱片等产品已经成为了虚拟偶像流量变现的重要渠道,粉丝愿意花费更多的金钱和精力去支持。

氪金还是氪情?

一位A-SOUL粉丝向「不二研究」表示,A-SOUL经常会和粉丝的连线娱乐,进行类似你画我猜一类网络上爆火的小游戏,五位团员也会陪粉丝在线聊天。

起初,其被周边引流得知A-SOUL,但深入了解后发现她们的性格招人喜欢,聊起天来也丝毫没有代沟,反而十分有趣,久而久之开始习惯有她们的陪伴。

也许正是由于情感羁绊,虚拟偶像的内部结构与真人偶像大为不同:没有“粉头”“站姐”,却有主动出击的“警察”藏匿在各处,监督是否有人私自搞“小团体”,为此还闹出过诸多乌龙。

在「不二研究」看来,A-SOUL的粉丝团体,从弹幕的缝合度,彰显着次元文化的碰撞。她们的弹幕里集聚了“撸友”“刀友”“豆友”“抖友”……让那些本毫不相干或水火不容的团体,奇妙的达成了和平共处,可谓 “亚文化巴比伦塔”。

或许“不控评”“包容一切”就是这个圈子的法则,这也才有了A-SOUL从“差不多得了”到“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的大型反转史,被人们反复翻出来吃瓜观摩。

用粉丝的话来讲就是:“不接受一切的资本舆论导向,我们的爱是发自内心的。”

正如那首A-SOUL粉丝圈著名二创歌曲《发病ing》中所写,“所有的怪话拆开,全部都写着喜欢你”。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的人眼中,虚拟皮相终成空,仅是幻梦一场;有的人眼中,虚拟偶像却是投入真金白银与真情实感的喜爱。

不可否认的是, 当“二次元”主力群体Z世代逐渐拥有自主消费能力,虚拟偶像IP价值在风口下更加凸显;且在破圈效应之下,其受众群体不断延伸,流量变现能力增强,或将突破更多圈层壁垒。

虚拟偶像在2022还能飞多远?

2016年洛天依的出席,以虚拟偶像+真人明星的次元组合打成了双倍的收视率;A-SOUL的第一次线下直播活动,让往年充裕的萤火虫门票提前一扫而空,舞台被围得水泄不通;网络神曲《九九八十一》等也出自虚拟歌姬乐正绫之手。

风口之下,虚拟偶像在2022还能飞多远?

于虚拟偶像而言,虽然避免诸多真人偶像“塌房”事件,但也并非万无一失,翻车事件在所难免,也要时刻做好“万人嘲”的心理准备。另一方面,在这一亚文化聚集地,消费者看似更加注重虚拟偶像的陪伴属性和归属感,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精进的技术也要提上日程。

毕竟目前来看,出圈走红的并不包括那些简单的“套皮人”。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虚拟女团A-SOUL,为何成为了网络亚文化的巴比伦塔?》,游研社

2.《次世代专题研究,虚拟偶像市场》,西南证券

3.《艾媒咨询|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艾媒咨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二研究”(ID:bueryanjiu),作者:弋辄,排版:艺馨,监制:Yoda,36氪经授权发布。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咖啡因就是生产力

2022-0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