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女性向游戏太多,女性玩家不够用了

王毓婵·2021-12-31 07:30
“我的钱有限,希望你能努力争取。”

文 | 王毓婵  编 | 张信宇

“我不仅仅是女明星,我还是峡谷召唤师,恋语市制作人,未名市律师,圣塞西尔小画家,本丸审神者,空桑少主,es的普罗丢桑,fgo的咕哒子,提瓦特旅行者,还有两个女儿要养,是大宋脚踏多条船的渣女,还开了一家叫天鹅座的咖啡店。”

一个 ID 名为“白起的学妹”的用户在网易新女性向游戏《绝对演绎》的 B 站官方账号下写下了这段留言:“我这么说你明白吗?也不是非你不可。我的钱有限,希望你能努力争取。”白起,是叠纸现象级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的名字。

这就是女性向游戏玩家的现状。在游戏版号已经停发 5 个月的今天,女性向游戏玩家仍然能过个好年——字节跳动发布了《花亦山心之月》,网易发布了《绝对演绎》,腾讯《璀璨星途》定档 1 月 13 日上线,叠纸的 3D 新作《恋与深空》也开启宣发,《恋与制作人》同时迎来了周年庆。排在后面的还有换装游戏《以闪亮之名》、养娃游戏《箱庭小偶》等。

《绝对演绎》

如果再把这个名单放宽,上线不久玩家还没玩腻的其他选项还有:米哈游《未定事件簿》、网易《时空中的绘旅人》、腾讯《光与夜之恋》、友谊时光《浮生为卿歌》等。

联想今年的版号稀缺程度,即可知女性向游戏是各大游戏厂商重点布局的品类。开发商互卷波及玩家,令女性陷入“甜蜜的烦恼”。“白起的学妹”同时玩着十几款游戏,每天分给每个游戏五六分钟,“就是害怕游戏搞活动,别人过节我加班。”

截图来自B站

女性向游戏在变泛,女性向赛道在变宽

今年上线的几款女性向游戏,都流露出突破传统窠臼的味道,玩家能做的不仅仅是穿好看衣服、跟帅哥谈恋爱。在《花亦山心之月》里,玩家要上课修学分;在《绝对演绎》里,要磨练演技当女明星;在《璀璨星途》里,要谈资源、跑通告、伺候艺人当金牌经纪人。

相比开国产女性向游戏先河的《恋与制作人》,今年扎堆发布的多款女性向游戏都呈现出“非典型特征”——与男人的恋爱戏少了,女主的智商和事业心提高了——这既是监管收紧后厂商规避风险的必然结果,也体现出女性玩家的口味转变。

还有一点现实的原因是:2021 年,网易只拿到了 11 个版号,腾讯只拿到了 9 个。去年这两家游戏巨头拿到版号的数量分别是 21 和 16。版号的极度稀缺让“做一个精品游戏,打一个细分市场”的风险变得巨高。可以预见,只要版号审批不放开,游戏大厂未来一定会有更强的动力去做全年龄、一般大品类的游戏,而非小而美的作品。

换句话说,就算你不是爱好女性向游戏的女人,甚至就算你是男人,也有可能在游戏中获得并不尴尬的体验。

女性向游戏和它所在的这个赛道都在起变化。叠纸游戏的 3D 新作《恋与深空》并不是《恋与制作人》的 3D 版,而是一个独立的“恋爱动作手游”,女主会与男主并肩作战,一起对抗机甲。这家以创作女性向游戏而闻名的公司还有一款新作正在筹备中——但它不是女性向游戏,而是一款具有潜行元素的 3D 即时战术手游。

叠纸最开始做女性向游戏时,这还是一个没有被大公司上眼的赛道,有小公司崛起的机会。但今非昔比,大公司已经开始用打大品类的战术打小赛道。

今年,腾讯投资了 5 家女性向游戏研发公司,并发布了多款女性向游戏。目前为止,除了已经发布的《光与夜之恋》和开启公测的《璀璨星途》外,还有《精灵之境》《拣爱》《代号:佳人》等在路上。 

国产游戏需要女人来拯救

挨了“版号停发”和“未成年人防沉迷新规”两记重拳,2021 年是游戏行业非常难熬的一年。

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2965.13 亿元,同比增长 6.40%,增幅比例较去年同比缩减近 15%。相比版号停发 9 个月的 2018 年(5.32%),仅高出大约一个百分点而已。2021 年游戏行业增速是仅小幅高于 2018 年的次低点。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 6.66 亿人,同比仅增长 0.22%。

中国游戏用户规模及增长率

前几年,虽然用户增长缓慢,但是用户规模每年大多还是以千万级增长,而今年的增幅与2020年相比,用户规模变化不大。今年下半年的用户规模比上半年呈现下降态势,主要是因为防沉迷新规落地。

未成年人走了,男性玩家渗透率已到顶,新用户从哪来?

极光研究报告显示,2021 年 9 月,中国手机游戏玩家的性别分布比例是男性 61.7%,女性 38.3%,女性只占到了总人群的 1/3。而同时,中国女性人口数量为 68844 万人,占中国人口总数的 48.76%,女性玩家待挖掘潜力巨大。

图片来源:极光

在消费能力上,目前女性用户 ARPU 值仅为整体游戏用户 ARPU 值的一半,但呈现出快速上涨趋势。从 2015-2020 年,女性玩家的 ARPU 值从 95.2 增长到了 213.6元,增幅达 124%,远高于整体用户 69% 的增幅。

资料来源: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华经产业研究院整理

同时,根据智联招聘数据,职场女性整体薪酬与男性的差距已连续两年收窄。预计收入增长后的女性玩家会将更多的预算拨给游戏花销。在人均收入水平更高的北美和日本,女性玩家的 ARPU 值都高于男性。

图片来源:中泰国际研究部

这样看来,经历了用户增长停滞后的大厂扎堆女性向游戏赛道也不足为奇。但一是扎堆出新作竞争激烈,二是女性玩家的眼光也今非昔比,生意并不好做。几款刚刚上线或只是开启了公测的游戏,在 B 站和 TapTap 等游戏社区上被玩家“残酷”对比,从游戏画质,到立绘画风,再到抽奖概率和氪金水平,每款游戏都要面对同一群玩家的苛刻挑拣。

而且,有些尴尬的是,这一门类似乎进入了人才和创意资源赶不上投资节奏的时期。如果你是一个资深女性向游戏玩家,很容易就会在一个新游戏里见到疑似自己“前男友”的角色。新角色的人设、画风、配音、台词总是似曾相识,甚至可以说总是由《恋与制作人》的那五个男人裂变而来。

《恋与制作人》五个男主角

《恋与制作人》之后,国产女性向游戏赛道虽然偶有小爆款,但再也没出现过现象级作品。大厂加入内卷后,这块小门类一定又会有一批不成熟的作品经历快速的淘汰。

供求关系的改变,或许已经让“女性向游戏”从众人垂涎的馅饼,变成了投入产出难以捉摸的一个陷阱。单纯的模仿肯定抢不到本就不多的用户,女性向游戏厂商们需要寻找新的出路。

+1
4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网易

星途

米哈游

智联招聘

下一篇

这是消费领域潮起潮落的一年

2021-12-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