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白白,5000万年轻人迷恋的互联网算“爱”大师

后浪研究所·2021-12-27 20:23
他做号的思路就是,大力出奇迹。

这里是后浪研究所的栏目「尺度」,记录新生代创新者的真心话与大冒险,推陈出新才是商业未来的尺度。

这半年间,陶白白常驻热搜。这位披着星座外衣的情感博主,不占星、不分析运势,全部内容集中于剖析人在生活中会遇到的各种情感类甚至情绪问题,十二星座也就是个分类方式罢了,却能坐拥全网超5000万粉丝。

这一期,我们和他聊了聊,陶白白到底是怎么炼成的?他又会如何剖析自我?

佛了。

一个从22岁就开始解答40多岁中年人情感问题的人,很容易表现出一副精通世事、万事万物皆为过眼云烟的状态。

他强力牵引着我们的对话围绕着他的心灵 修炼打圈。加上他本就擅长寻找共性总结规律的职业习惯,将全部可能带有起伏的经历与故事都盘成了圆润的哲学道理和内心感悟。

全程漂浮着“修炼”二字。

这位年轻人最迷恋的互联网算“爱”大师,言谈间倒像个寺庙里的老师父。虽然他不过才27岁。

还有人不知道陶白白是谁吗?

一个名副其实的热搜收割机,披着星座外衣的情感博主。

他不爱描述具体事物,都是笼统的;时间地点经过感受,全是模糊的。就像他常年按十二星座给人群分类、剖析的惯性所然。

对一个处在情感焦灼中期待能对号入座的提问者而言,这当然没什么问题,但对于一个需要写出他人物故事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他想要尽可能的弱化个人色彩,也怕暴露过多缺点不被粉丝喜欢。这沉甸甸的偶像包袱。

“确实是有一定的包袱成分在,我会不自主地把一些东西变得更抽象,忽视一些个人的东西,这样会显得更厉害一点,但我又不是很希望让别人觉得很厉害。确实这是很矛盾的点,我说真的,还是没办法找到一个内部的统一”,陶白白说。

2021年7月,由粉丝发起的#会为了我去陶白白搜星座吗#登上抖音话题榜,不断发酵下,做了5年多星座情感分析的陶白白,出圈了。

那个8月,光微博热搜和抖音话题榜陶白白就上了不下7次。此后每月,陶白白都会出现在热搜与话题榜中,而旗下专攻运势的白桃星座几乎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出现在热搜。

而陶白白抖音账号目前已涨粉到2400万,微博账号接近1700万,微信公众号粉丝超700万。他的微博常常转发过万,微信推文迅速10万+。

陶白白是一个擅长做情感分析的星座博主,说是星座博主,但他几乎不会像其他同类型博主一样,占星、分析运势,他的内容全部集中于解决或者说剖析人在生活中会遇到的各种情感类甚至情绪问题,比如天蝎座想/不想复合的表现、射手座彻底拉黑一个人的原因、十二星座作起来怎么办,以及十二星座如何缓解emo等。分散在情感中的每一个可以触发共鸣的痛点都会被他拉出来说一遍,只不过用十二星座将人群进行分类。

星座与情感,陶白白同时切入了当下最能引起年轻人注意的两个领域。他很会用场景与细节描述来展开十二星座在处理某一种情感状态时的表现,似乎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击穿你的内心。

陶白白短视频截图,“十二星座作起来怎么办”系列和“十二星座怎样才能忘掉一个人”系列

12月某个时尚盛典现场,一个穿白色棉服扎着宽松马尾的女生问他,“我是狮子座,狮子座最应该改变自己的是哪个方面?”

陶白白绕到女生身后看了一下,说,“你会不会是一个群体之中你很难融得进去,然后又在默默地觉得别人可能会这样想你那样想你?”

女生疯狂点头,手捂口罩笑着后退两步,“是的。”

“你很想要跟大家关系更好一点,包括室友的关系,你有的时候主动想要帮她们做什么,你会看她们脸色。”

女生又退了两步,不知道是不是被看穿后的战略性后退,但她嘴里一直应和着“对,对。”

就像这样,“陶白白好准”的相关评论一直漂浮在互联网的各个平台上,于是,一时间陶白白好像成了年轻人最迷信的互联网算“爱”大师,他的账号下总是挤满了年轻人心底的小秘密——

“怎么确认天秤男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怎么把摩羯摆平?”

“白什么时候出挽回系列!”

“想听巨蟹如何暴富 如何选择工作发展方向!!!!!”

……

将星座和情感打包,这是一个老少皆宜的生意,尤其对女性。当年轻人情感出问题时,比起分析自己,更倾向于听听星座怎么说。

从2016年同道大叔以3亿人民币卖身他人便能对这一行业的变现能力窥见一斑,自然也可以想象这条赛道上竞争的激烈程度。陶白白出圈前,这条赛道上已经立着苏珊米勒、同道大叔、Alex是大叔等头部博主。

能从几座大山中走出来,除了陶白白自己说的运气外,还有更多可确定性的因素。

陶白白的内容是典型的星座X一切,且套路稳定,“从单点的内容运营维度,过度到了系统层面的产品维度来做内容。很多比较初级从业者对于内容就是不断的试,咱们就把他叫做单点突围,但当你内容的整体方向非常稳定的时候,任何题材只需要融入。”以AI解决MCN机构内容生产效率的创业者王伟男这么解析陶白白。

陶白白视频截图

曾经王伟男手下最多时也有过上百网红,短视频、直播平台也都没少试水,他发现,在互联网带动所有事情都加速向前推进时,尤其是短视频平台显现出来的是一面是,“给每个人一个造梦的梦想,这种欲望让每个人觉得红特别简单。”于是投到他手下的人总是希望自己能在一个月内就爆红,多数人撑不过半年。在他看来,陶白白最难得的地方就是坚持。

陶白白的抖音账号从2018年5月21日开始运营,至今(2021年12月26日)1316天,一共上传了816个作品,平均1.6天一个。更幸运的是,陶白白开始运营抖音账号的2018年正是短视频起飞的一年,QusestMobile在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中表明,当年短视频月总使用时长全面超越在线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

做内容逃不开的一点就在于是否能持续的产出。2016年下半年陶白白就从微博开始做长图文,入局短视频时又恰好踩上了抖音的增量爆发期,“他起来是必然的。”在王伟男看来,“他做号思路就是大力出奇迹。”

陶白白

蜂群文化CEO莫力洋还记得5年前收到那封求职邮件。邮件比一般的求职信长,差不多有800字。应聘者自称是个刚工作半个月的应届大学毕业生,“高高的瘦瘦的帅帅的”。

当时莫力洋运营了一个主做搞笑长图文的微博账号。

邮件是陶冶发的,毕业后刚被父母安排进了一所研究院,邮件中他说里面都是“死气沉沉的理工男和不苟言笑的大叔”。而那则招聘启事让他“重新燃起了斗志”。他说自己能策划、写文案,“只要你一个OK,我立马辞职过去。”

长邮件还是打动了莫力洋的,陶冶获得了面试机会。但在两人口中那都是一场糟糕的面试,“问什么都不知道”。莫力洋让男孩回去等通知,男孩说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10分钟,我再想一条段子。10分钟后,男孩的段子还是很一般,他又被搪塞回去了。

莫力洋觉得到此也就结束了,但没想到第二天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时,又看到了这个男孩,据说已经等了他一小时。莫力洋被吓了一跳,他甚至有些生气,“我又没有通知你,你干嘛要直接来,觉得有点不太礼貌。”莫力洋发现自己无法让他离开,而对方这种没皮没脸的劲儿又很适合新媒体,于是决定让他试试。

起初的陶白白账号,熬过鸡汤、写过干货、模仿过搞笑长图文,但一直不见起色。直到他把视角放到当下20岁左右年轻人的一些心理痛点,“一些他们想要找到怎么样让自己提升或者说对感情思考的这样的一个内容。”他觉得太过于正规或专业的内容并不易于阅读与接受,不如娱乐一点,以星座为切入口去进行突破。

这次被他摸准了脉。

互联网算“爱”大师到底是怎么炼成的?他会如何剖析自我?好在,跟我们的第二次对话中,陶白白开始卸下了包袱,倾吐他与自己内心的大小战争。

以下为后浪研究所与陶白白的对话,经整理后发出——

01 “可以说我写得不好,但不能说我炒冷饭”

后浪研究所(以下简称后浪):你很少发星座运势,甚至后来把运势单独剥离出来做了白桃星座,很多人说你根本不会看星盘,说得准是因为通过大量跟人沟通后的总结规律,利用了心理学上的“巴纳姆效应”,是吗?

陶白白:我从小展露出来的天赋就是善于寻找规律、总结归纳,然后能够用一种让别人觉得很合理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潜移默化的让别人觉得这个东西说完之后很有帮助的这样一个天赋。

(运势)这个东西会让我涨很多的粉,有很多的流量,但它会让我变成一个梗,我是个内容创作者,我每天都在辛苦写东西,做直播,当我发现我认认真真做的内容反而没有一个梗就带来受益价值高的话,我是去玩梗呢还是做内容呢?后来关注我的人都因为这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并不是我想表达的,所以我把它咔掉了,要看去那边看,我这边不搞,不要把这个东西和我连在一起

后浪:你从22岁就开始直播连麦给那些40岁左右的中年人解答情感困惑,现在也不过才27岁,凭什么别人要信服你?

陶白白:因为我不会因为讨好他们而去说他们想听的话,而是站在中立的视角去说我该说的话。所以我的风格是比较直接的,这样反而更能让人引起共鸣。

可能说起来很夸张,我就跟人家接触一下,聊个天说个三五句,他是个什么样的一个画像,他对象是个什么样的画像,我都能够说的八九不离十。包括工作环境、家庭情况,平时什么的一个穿着打扮我都能给他说出来。

后浪:这听起来特别像互联网算命。

陶白白:但是我是不带有任何功利性的,也不是说靠他们去赚钱,所以它生产出来就是让人觉得比较有信服力的这种感觉。

后浪:让你形成对一个人群精准认知的这种大量样本从哪儿来?会主动出去跟人聊吗?

陶白白:直播。2016年那时候一个直播平台刚上线,邀请一帮人去内测,全公司就只有我一个人参与了。那时候我一天播4小时跟粉丝们接触,每周休息一天,我遇到的什么类型,什么样的人都有,去把他们的一些东西放在脑子里当作样本,然后写,然后拍。包括我出去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或者演讲活动跟人家聊聊。

后浪:选题枯竭的时候怎么办?

陶白白:这也算是个最大的瓶颈,现在我直播700多场,星座写了1000多篇,那十二星座写了十几轮了,我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出来那有多难呢对吧?如果说我整个人都停滞不前,写的东西跟之前重复,发出去之后人家说“唉?陶白白净炒冷饭,一个观点翻来覆去的说”,那我看到这种东西我心里会怎么想?那第一反应肯定是不公,我认认真真勤勤恳恳那么多年,最终得到这么一个下场。然后就出家门,再去思考,再去创作新的内容。那时候刚好快年底了,就参加一堆峰会,认识了更高层次更高维度的人,回来之后思路泉涌,写了半年。

我现在开始控制直播频次了,我是希望每一场直播都要有新的东西出来,人家说我不准说我写的不好我都无所谓。但如果说我炒冷饭、说我没有创新,我会很自责。就挺体面人,我不喜欢这样,好像显得很没用的样子。

后浪:居然能让你写上半年,他们讨论的令你有启发的话题都是什么?

陶白白:我写的东西要得到人的共鸣,抓到人的痛点,那痛点不可能都是情情爱爱吧?跳出来之后,你发现哪怕是有钱的人、没钱的人、企业家还是平民老百姓,他们都会有同样的问题,比如友情啊,emo啊,就从情爱方面出来了嘛。有的时候不是说要从他们的身上去吸取什么样的东西,你这样一出门能够与时俱进,看看大家都在想什么,其实就会有一些新的灵感碰撞出来。

后浪:角落观察者。

陶白白:算是一种天赋,我坐那吃饭,旁边三桌人他们在说什么,我基本上记得清清楚楚,然后我就回到家再把它翻出来咀嚼。

后浪:你不喜欢social,但是特别喜欢在屏幕背后跟人家聊天。

陶白白:那肯定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人家跟我说啊,那我们企业今年怎么怎么样,“噢啊挺厉害”,我只能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突然间说“你星座精准的,你看我是天蝎的,今天下半年什么财运?”我能说什么?就很尴尬,我没有办法也在那个身份去跟人家social,而且人家就看到我,他这些话题跟场面话都会改变,就决定了我很难去这样对吧?

反正就很奇怪的,我也没办法,我也不喜欢这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更不可能装模作样去说,“唉是吧,你财运挺不错的怎么怎么样”,我完全不会。

直播状态下的陶白白

02 “爆红的人每个月都有,但每个月也都会有人消失”

后浪:今年出圈爆红之后你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陶白白:5年的时间,我直播700多场,写了近1000篇文章,拍了三四百个视频。甚至在这之前,我全网已经有将近两三千万的粉丝了,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在所谓的抖音涨波粉之后,还会有媒体杂志跑过来说“你突然爆火,你有什么想法?”我有什么想法?我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我没有觉得这对我来说叫爆火。

后浪:看来你挺不喜欢别人说你爆火。

陶白白:不是不喜欢。只是我不想说“自媒体涨了粉然后你有什么获奖感言?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觉得这东西做得很成功,星座领域做得很不错,这种人太多了,每个月甚至每周都有,但是也每个月都会有人消失。就像早一点在微博那边的网红,现在抖音的网红,现在有几个你还能记得他名字?或者他火之前每天内容很有意思,火之后抑郁了,创作不好了,为什么?就是输给自己了,一直强调我爆火了爆火了,这辈子我有着落了,我要赚大钱了,我要起飞了,一个创作者这种心态,能创造出什么东西?

后浪:不管你本人是否认可这是一次爆火,但在外界看来,你的这个现象就是这样的,而且还是一次现象级出圈,你的心态就没有任何波动吗?

陶白白:最大的波动就在于,当我发现所谓的爆火,无论拍视频还是做直播,最后的结果大概是涨粉和广告收入的提升这些事情,已经无法给我带来任何的满足感的时候,让我坚定的相信我必须要完成下一步了,这是最大的波动。

后浪:下一步是什么?

陶白白:必须要从博主的身份走出来,不能够再依赖自己的账号所带来的价值和回报去过我的生活,更不能有“啊,天天这么多人评论,这么多人喜欢,这么多人找你合作,很了不起”这种想法。

后浪:听说你前一阵子自闭了?

陶白白:也不算自闭。举个例子,我出去吃饭,一桌人,莫名其妙我就要坐到正位,一堆人给我敬酒,“陶白白,我今天看你的文章,看你的视频,我白羊座的,我看你说白羊座跟天蝎座很配什么的”,那我只能微笑,我不知道说什么呀。他说“啊我是你的粉丝,唉你看前天是发了微博说什么,我都记得,我真的是你热心的读者是你的铁粉”,这种我能很开心吗?我只会更加自省啊对不对?人家都这样说了,你肯定得端着点了。

后浪:被架在那了。

陶白白:被架的太多了,真的有段时间整个人比较自闭,原因就是我一出门就被人家架着,然后架得我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就总是端着。搞了一段时间,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生活了。

后浪:人出名之后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吧,那怎么办?

陶白白:我现在把自己放在陶冶身份上,陶白白只是我做这个账号,我这个IP,我为什么要被陶白白所约束?调整好之后也会跟人开个玩笑,再问我就我说了,“过来打球聊什么星座?”

后浪:你们广告明显变多了。要怎么稳住心态创作内容?

陶白白:那一个月广告,就每天问几十条,我推都推不过来,最后那个月从月头到月尾都在拍广告。虽然赚了一些钱,我就跟我老婆聊,这种生活不行,我本来的生活已经很平衡了,广告来一波直接给我人冲傻了,我要在这种生活中再持续半年,估计我人得疯。

我就马上开会,你们扪心自问这一波涨粉,是因为你们的努力来关注你们的吗?如果你误以为自己有很多本事,停止了学习,你能力跟不上,这帮人关注一段时间发现你好像没有这么多的东西,你觉得这个最后的结果是好是坏?越是在这个时候你们越要稳住,所有人全力主攻白桃星座。

后浪:你才27岁,这么年轻就做到这种地步,会不会飘?

陶白白:3年前,大概有1000多万粉丝,那一年觉得自己很厉害,开始有点膨胀,跟朋友闹矛盾,跟家人也疏远了,闹了一些身边的感情危机。

后浪:你膨胀的表现是什么?

陶白白:就是整个人表现出来很强势,说话很急很快,然后就表达欲很强,总是在命令别人,觉得应该的就是这样。就觉得自己很厉害,遭到跟别人的排斥。其实无非就是缺乏满足他缺乏关注度,让他更多的尊重我。

后来看了一些名人传记发现大多数有比较高精神成就的人,可能骨子里都缺乏认同感以及渴望获得别人尊重。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不断的去严格要求自己。

后浪:怎么警醒的?

陶白白:老婆跟我说,你身边的人都远离你了。

演讲中的陶白白

03 “你战胜不了这个欲望,那就不要去碰”

后浪:听说你原来是公司里最难接触的博主?

陶白白:对啊,我知道啊。公司商务部会说接了部广告,我会说这需求不能做,为什么能做?我说不能做就不能做,不能说这东西能够有开运效果。我因为这个事情跟公司各个环节的人都有不断的矛盾,只要涉及到内容,我会很严格的。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变得圆滑,变得功利,就总是说别人爱听的东西,那肯定就写不出什么内容。我认为这个东西还是要坚守。

我广告拒了太多了,起码拒了80%以上。

后浪:真是钱送上门都不要。

陶白白:无论哪个阶段做什么不做什么,我讲究的是适度适量尽力尽心。

那广告也是,我一个月公司成本多少,广告控制多少,多的话影响我的生活,影响我的心情,影响我的精力,我就不做。那不管怎么样,我一个月必须要出多少推文,做多少直播,我要陪我女儿出去玩多少次,都是同样重要的,我是约好了说今天下午要去打篮球,那有个活动,我打篮球跟去参加这个活动同样重要,见我的球友跟见企业家同样重要,这就是我的态度。

后浪: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商业化?

陶白白:倒没有排斥,但我自己不会参与太多。我之前700多场直播连麦,这是我锻炼口才、思维的一个东西,但现在说我一场直播赚多少钱,那我以后再去做这种内容的时候,我脑子会不会产生一种想法——这事情为什么要浪费时间?为什么不去赚钱?我现在写篇2000字的文章两个小时,如果写一篇商业推广那是多少钱?我参加一个活动是多少钱?

一个人把所谓的这个能力跟价值全部跟钱去挂钩的话,我能想到我会变成什么样,你战胜不了这个欲望,那就是不去触碰。我只要不把自己定义成一个网红博主,我就可以不这样做。

同一个量级的(博主),我的收入跟他们比,我不说是最少的,几乎是没有可比性的。可能外界觉得我收入挺不错的,但我心里是有数的,就我刻意地去压低了很大部分的收入情况,包括所谓的直播带货。

后浪:公司里别人没意见吗?

陶白白:你选择跟我一起合伙做事情,你肯定是相信我呀。而且整个IP都是围绕我的想法再弄,公司也不会干预过多。 

后浪:直播和公号推文这么多内容都是你自己一个人?

陶白白:我跟你说我效率很高,我写篇1400字的文章只要30分钟,我去公司开个会开一个小时我就走,看起来好像每天干这干那,我放松的时间特别多,就全部拿来我自己去消化。

后浪:内容和IP全靠你一个人,不怕风险太大吗?

陶白白:我应该不会垮。

做内容跟做企业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你一个人要想既做内容又做企业基本是不可能的,一个是功利型的,一个是养成型的。

你白天开会,我今天要拿下这个客户,我要赚钱我跟他social,然后第二天睡醒来写个文章。不可能。这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思维方式。

后浪:所以你才不怎么去公司的?

陶白白:我在公司的意义就是寻找人、培养人,我跟所有人都这样说,你公司你奖惩KPI都不要找我,你工作做得好与不好都不要找我,有什么困惑你可以找我对不对?我是属于自己培养合伙人这种概念。

后浪:你现在是陶白白工作室负责人,但是听说你去年很渴望有一个合伙人?

陶白白:就希望能有个什么样的人拉我一下。因为从台前转到幕后的时候,发现真挺难的,然后就开始恶补管理知识。再后来就发现自己能搞定了。因为我觉得拉的了一时,拉不了一世。

后浪:去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希望有一个合伙人?

陶白白:就是焦虑,觉得怎么阅读量下降了,粉丝涨幅度变慢了,大家会不会开始慢慢的遗忘我,会不会开始不关注我了?后来发现好像担心有点多余,因来粉丝又涨上来了,阅读量又上来了。一下就释怀了。

后浪:你之前一直提到的那个大目标是什么?孵化更大的IP和矩阵吗?

陶白白:嗯我之前敢说,现在反而不敢说了。有的时候我会去思考他们(知名企业家们)都快乐吗?他们都能得到满足感吗?他们在什么时候开始因为太多的忙碌和太多的外界压力而停止了思考、停止了学习、停止了成长?最后他们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们的哪条路走对了,哪条走错了?那无论是企业也好,还是名人也好,还是作者作家也好,还是艺术家也好,我在这个年纪,在有稳定的事业为家庭的一个情况下,我希望的肯定是在能够兼顾所有的平衡的情况下,能够让自己尽量能够到最高的高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杨小彤、巴芮,编辑:巴芮、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1
9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5次被控抄袭也伤不了它

2021-12-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