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参加淘宝“丑东西颁奖盛典”,我被感动到哭

Vista氢商业·2021-12-26 14:30
让丑东西自信绽放

昨天一大早收到快递小哥的电话,说有个超大箱子放在公司楼下赶快去拿。 高冷回复好的谢谢,内心早就鸡叫了。 

是哪位圣诞老人这么准时?颅内上演了好几场神秘霸总暗恋我的偶像剧弱智剧情。 

哼哧哼哧把箱子搬到楼上,迫不及待拆箱。我知道,自己将是今天办公室里最耀眼的女孩。 

直到映入眼帘的“丑”字,将我拉回现实,并掀开历史的尘封,勾起那段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记忆...... 

大约两周前,我接到leader安排的出差任务,说要我出席一个颁奖典礼。我说我没有晚礼服,她微微一笑说不用那么正式,穿得不正常一点最合适。 

拿到行程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是“淘宝丑东西大会”,早有耳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淘宝就是一个孕育着“各路妖魔鬼怪”的大森林;有不怕丑的好事者把离经叛道的丑东西分享到豆瓣小组上,竟引起强烈反响。 

去年淘宝跟豆瓣丑东保护协会丑味相投、一拍即合,打造第一届淘宝丑东西颁奖典礼。 

第一届印象最深刻的获奖选手,一位是上山打虎连裤袜,当时忍不住入手,为了凸显它的高贵买了一条白色短裙来配; 

另一位是呼声最高的绿头鱼,它有种夺魂摄魄的魔力,今年上了央视新闻在全国人民面前露脸了。 

正因为人类对 没有最丑、只有更丑”的追求,我才有幸参加第二届淘宝丑东西颁奖盛典。12月的上海冷风瑟瑟,典礼那天阳光格外明媚。 

会场外人流攒动,每个人带着口罩都能看出来洋溢着笑容。嘉宾需要在入场前选一件丑东西走红毯。 

这里有贞子同款长头发背包、南方大蟑螂抱枕、抠脚大汉拖鞋、外星人丑娃娃,已经有嘉宾牵着只胶皮蟾蜍走向红毯,摄影师手动摇臂追踪,嘉宾一秒3个pose360度无死角展示手里的蟾蜍。在这里,丑东西才是主角,人是真的工具人, 

女明星走红毯争奇斗艳地展示动人曲线和时尚资源,丑东西界的met gala反其道而行地打破了内卷。选美总是残酷的,比丑却可以很洒脱。 

去年典礼的舞美就一度被网友称赞,金光闪闪的塑料流苏布景,华丽中带着土气、隆重兼顾地气。 

今年舞美延续着以往的风格,主持人和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做最后准备,上届拔得头丑的绿头鱼卖家带着头套上台彩排时,台上的保洁阿姨满脸疑惑拖着地,我猜她在反思“我是谁,我在哪”。 

今年的入围选手应该说海纳了百川的丑,涉猎时尚、生活家居、厨具、床上用品等领域。丑味相投奖项竞争非常激烈,入围选手都是时尚圈首屈一指的奇葩, 最后这双梦幻蝴蝶短靴在京剧脸基尼、高跟运动鞋、三色三层T恤等强劲对手中脱颖而出。 

组委会对这双靴子设计理念给予高度评价,当你不再少女,粉色被黑白灰代替,别人都说粉色娇嫩你如今几岁,梦幻短靴让你重新把时尚踩在脚下,重新做一只自由的花花蝴蝶。 

作家郑执在《生吞》里说“讽刺的是,人这一辈子,唯一逆生长的东西就是胆量。” 

蝴蝶短靴获奖时我泪目了,还有什么比即便被人嘲笑,也要坚持时尚初心更令人感动的? 

可爱小熊花洒最终摘得“略胜一丑奖”,一开始我不理解,看着看着就理解了。你在凝视那双似笑非笑的熊猫眼,熊猫眼也在凝视你,粉白配色和微笑唇烘托出更加诡异气氛。希区柯克的“浴室惊魂”经典片段甚至也逊色几分。 

最后大奖延续了上一届的头套精神,绿头鱼的淘宝卖家戴着头套为本届的冠军“橘子头套”卖家颁奖。 

橘子头套卖家激动地接过奖杯,誓言“我将再接再厉,为丑头套事业贡献一份力量”,薪火相传、丑丑传承场面令人动容。 

在掌声雷动中,丑东西颁奖典礼落下帷幕。说实话我能从台下嘉宾的脸上看到“意犹未尽”的表情,毕竟美好的事物总是千篇一律,丑的东西各有千秋。 

参加丑东西大会对我来说是一次精神颠覆,感受审美的参差。有人为“选美”煞费苦心,同时有群无聊但有趣的人,给丑东西一个名分。 

我留下感悟的泪水,不只是因为眼睛被辣,而是为精神层次的提升喜极而泣。正如主持人的开场致辞: 

“我们愿意看到这样的丑,他们有自己的个性、可能过于前卫显得特别;他们彰显着态度无拘无束、自由洒脱,他们能带来一定的启迪,哪怕只是一次开怀大笑。” 

无法莅临现场的网友们在社交平台围观着丑东西盛宴,满屏飘过弹幕“好丑啊哈哈哈但好可爱啊”。 

有人质疑淘宝有黑幕,“很多有实力的选手被埋没了”;有人已经领悟这场典礼的深意“其实,每一个丑东西都值得一座奖杯”。而后引发更多的人晒出自己珍藏已久的丑东西,独丑丑不如众丑丑。 

从国内最大丑东西集散地“丑东西保护协会小组”的诞生,到淘宝为丑东西们出钱出力,把一度被嫌弃的丑东西当宝贝,拍大片走红毯,它们是最耀眼的大明星。 

淘宝对丑东西的翻译不叫“ugly show”,而是“cute show"。 

所以看到 丑东西,我们为什么会先故作嫌弃、然后会心一笑,最后不可自拔呢? 

“丑(ugly)”这个词来源于中世纪挪威语,意为“令人感到害怕和恐惧”。传统审美观总是把丑和美进行对立,要想证明某个事物是美的,必须先找到一个丑的对立面。 

马克思告诉我们要以辩证的眼光看问题,丑和美本来就是相爱相杀、难舍难分、还能相互转化的概念。 

1913 年,当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作品展览时,批评者们认为他的作品非常“丑”,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学生们焚烧了他的作品《蓝色的裸体》(Blue Nude)肖像。 

如今艺术史的课堂,老师们都会把马蒂斯的大作拿出来夸半节课。被认为丑陋的野兽派,现在都被某高端鲜花家居店拿来当名字了。 

维克多·雨果为丑正名:美,是最简单的考虑形态。而丑,是种笼罩我们的伟大存在,它不是与人类、而是与其他宏大的造物相平衡。 

价值拔高了我们往下降一降,丑东西被欣赏、被爱戴,当然是因为丑东西为我们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欢声笑语。 

《新周刊》前几天评选了2021年十大辣眼睛,徐志胜一骑绝尘、当之无愧名列第一。 他靠着一张过目难忘的脸,以及为颜值锦上添花的才华和幽默,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有人说徐志胜治好了自己的容貌焦虑,还脱敏了颜控的毛病。“脱口秀界鹿晗”当之无愧,徐志胜实现了美与丑的无缝转化,模糊了二者之间的界限。 

正如215349个成员将“丑东西保护协会”视为精神家园, 他们努力保护丑东西,甚至种草了不少。其实,这群人守护的是快乐的源泉。 

淘宝丑东西颁奖典礼视频回放,“怎么办想要看第三届了”的评论赢得共鸣,谁又不是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氢商业”(ID:Qingshangye666),作者:橘总,36氪经授权发布。

+1
5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从华尔街到新元素,“洋创业”倒在疫情下

2021-12-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