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杭州经历的三波造富潮

十里村·2021-12-22 07:07
电商之都杭州

各位村民好,我是村长。

薇娅被罚之后,有人拍手称快。

作为这几年,最火热的直播行业,无论是主播还是像快手、抖音、淘宝这样的平台,都在其中吃到了红利,同时也包括了电商之都杭州。

除薇娅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头部80%以上的主播都有在杭州或者计划到杭州设立直播基地的。

但这次的雪梨、薇娅两大主播被罚,许多人对于杭州的电商市场、创业环境有点担忧了。

那么今天村长就和大家来聊一聊,我在几年来,看到杭州的三场创业、造富运动。

我是2015年夏天辞掉宁波的工作来到杭州的,中途回黄山老家了解茶叶市场,折腾了几个月后又回来了。

2016年,开始和别人一起创业至今,第一次创业项目,我们就拿到了5000万的融资。

而从2015到杭州至今一共6年的时间里,在杭州这篇创业的热土上,看到了很多的项目此起彼伏,比如共享经济、区块链、直播等,但印象深刻的有三次。

01P2P的疯狂与暴雷

我对P2P的了解比较简单,最初是在上大学的时候,知道一个叫拍拍贷的平台。

当时上面的利息很高,个人也可以直接在上面放贷,即所谓的投资。

我记得当时拍拍贷把一个用户申请的贷款分成很多份,每个人都可以去申领投资的金额。

比如一个人要借3000块钱,最低50元投资,那么你就可以选择投50还是500。

官方会给你计算好收益的和返还的时间,比如你借出50,可能要分三个月才可以拿到。

但那时候的利息很高,可能投50就能赚10元,当然也会有坏账。

等我2015年来到杭州,我就听到了很多相关的P2P公司,比如铜掌柜、微贷网51信用卡挖财等。

当时铜掌柜就在我公司隔壁楼,我们那时候是一小层,而他们是一栋楼,据说他们一年有上百亿交易额。

到了2017年年中的时候,我们在计划新的项目,因为当时团队里的两位老大哥都有金融领域很资深的背景。

又听说做金融公司利润巨大,许多公司的福利都很好,所以当时我想既然我们有认知、有人脉、有经验,还不如也做金融产品,这样成功率更高点,但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这条路。

2017年底,我们换了电商的项目做,当时我们一个投资人自己也有个参与的金融项目,既有放贷也有催收。

就是自己发布N多个贷款app,然后聚合其他的金融产品,从中赚点分成。

我们在他们办公室里短暂办公过一段时间,听说他们一年就能赚几千万,心里肯定是很羡慕的,因为他们团队也才100多号人。

但现在看来,当时自己的想法是愚蠢的。

从2018年开始,许多暴力催收、违法借贷的恶性事件接连不断,有人因此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而杭州上百家违规违法的P2P公司也相继暴雷,比如草根投资,包括我刚才提到的那些企业也陆续关闭,许多企业的创始人及核心人员都难逃牢狱之灾,至今还在吃牢饭,纵然之前能赚几千万、几个亿也得如数归还。

包括曾经的一些员工参与投资获得的违法收入也被依法追收追缴,所以我很庆幸当初没有去到任何一家金融P2P公司,也没有创业去做任何金融相关的业务。

而金融的故事远没有结束,虽然P2P平台倒了,但还有很多人会收到各种贷款相关的电话。

因为我们的许多信息都被各个平台泄露了,有一些催收公司还会去购买这些信息。

我认识一个人,从2016年开始就把公司搬到了广西南宁,在当地找了近200号人专门打催收的电话。

业绩好的,每一个员工都是月入过万的。

但自从国家颁布公民信息保护法和加大对违法催收的惩治后,这个公司的人全部解散,还亏了5000万,企业相关的领导也被抓了。

02社交电商蓬勃发展

2017年底,我开始正式做社交电商业务。

其实这时候已经算晚了,错过了第一波热潮了。

从2013年起,微商火了三年,到2016年传统囤货模式的微商就走不动了。

所以许多社交电商平台靠收割微商团队开始起盘,行业里比较知名的都在杭州了,要么就是杭州团队出去起的新盘子。

比如环球捕手(斑马优选)、云集、贝店全球时刻、贝壳优选、喜兔、够货等,至少可以列出几百个平台名单。

等我们开始做社交电商的时候,云集都快上市了,而2018年也正是社交电商最高光的时刻了。

那时候,还有社交电商的分支,就是淘客代理app。

因为2017年开始,微信群、QQ群的淘客发单受到了影响,许多团长都想把业务转移到自己的app上。

所以除了广州的花生日记外,杭州作为淘客的大本营,自然也有许多曾经在淘宝联盟的人员、招商淘客、社群淘客出来创业了。

像美逛、好省、粉象、熊猫优选、高佣联盟等头部的淘客代理app几乎都在杭州余杭区,而我当时正在和老胡做兔子优选,也招募了很多团长。

我们的确算赶上了第二波社交电商热潮,那时候无论是代理人数、交易量都突飞猛进,代理收入比我们自己还高,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而我了解的其他平台上的代理团队长,月入十万、二十万的也极其常见。

但这波热潮也没有持续多久,到了2019年底,淘客代理app的业务量就开始锐减了。

所以老胡决定和好省进行合并。

其实我们这个结果算是好的,因为相比那些做非淘系的社交电商APP来说,在面对一轮罚款、约谈之后,几乎都关停了。

2019年上半年,还是有一些人对社交电商抱有幻想的,所以那时候像蓝晶社、蓝晶淘以及来势汹汹的未来集市都挣扎过一段时间。

当时吴召国的号召力是有的,但奈何做法还是不合规,做不了多久就结束了。

这里面还有一个大玩家,那就是阿里。

阿里曾经投入了不少钱来搞淘小铺,找的人也是对的,但奈何人家路子太野,最终也草草收场了。

那现在还有社交电商平台吗?

有的,还有一些人在偷偷搞跨境电商电商平台,比如单创等等,但要严格查起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前不久,贝店因拖欠商家款项,至今仍无结论,我的一个商家朋友款项也没有要回来,据说创始人早就联系不上了。

03直播电商兴起

2019年好省合并之后,我继续在做电商的业务,明显感受到了直播带货的风潮。

有一个朋友,已经在快手、抖音上做直播带货了,还让我给他提供了一些产品。

他也力劝我一定要做直播带货,于是我在自己的平台上开通了直播带货的频道测试,转化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那时候关于直播带货有几个方向:

第一类是做直播带货工具的,因为腾讯直播热闹过一阵子,许多人都说是大风口,一些人就做直播带货工具赚钱。

第二类是自己做直播带货平台的,提供代理分享的功能,比如你购买399、699等会员,可以开通直播带货权限,还可以发展其他会员成为代理,其实本质上还是社交电商人头费那一套,也是割韭菜。

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村长之前的写的一篇文章——别上了直播社交电商的当。

第三类是去淘宝、快手、抖音上做直播带货的,但那时候的玩家肯定不如现在多,尤其是抖音上的玩家。

其实要说2019年直播带货变现的话,闷声发财的其实的快手。

到了2020年五六月份之后,整个市场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连映客这样的公司,都在杭州设立的直播基地,在淘宝等平台上搞直播带货,我一个朋友就去了那里做招商总监。

而我以前许多做电商相关的同事自从做了直播,下班的时间也从晚上的七八点,变成了夜里的一两点。

后面的故事大部分都知道了,滨江有罗永浩、薇娅、雪梨,余杭有大狼狗夫妇、涂磊、瑜大公子等头部主播,包括大家熟知的快手许多主播也几乎都在杭州做直播带货。

在这期间,不管是大主播还是品牌自播,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造富速度都超过了你我的想象。

其中还有像爱逛、蘑菇街这样的小平台。

我认识的许多朋友的确靠着这波赚钱热潮赚到了不少钱,而这里面就有许多收入上的问题。

在这次税务稽查整顿的过程中,也没有逃过应有的惩罚,比如找税务洼地逃税,隐匿个人收入等。

当然,也有反省快的,在2020年年中左右,就主动去补交了,算是保住了账号,但数目也在千万起。

这就是我来杭州经历过最强烈的三波造富潮,其实最早的一波应该是淘宝,只是那时候我还没有毕业。

而后还有像共享经济如出行、充电宝、便利柜、以及社区团购如小区乐、赞麦等都有杭州创业者的身影。

我们不可否认,杭州依旧是当下,全国最适合创业的城市。

不仅有丰富的供应链资源,良好的生活环境,还有全面优秀的人才市场。

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但知法犯法的之行为是不值得同情的。

不论是薇娅、雪梨被罚、还是之前的社交电商平台被罚,本质的原因和政府监管无关,和创业者是否遵纪守法有关。

另外,直播带货的热潮还会一直在,因为这是大趋势,罚款只是纠正方向,而不是抹杀、封路。

而在未来,还会有新的创业潮在杭州这片热土上诞生。

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员工,让我们拭目以待,也让我们全心投入,享受时代带来新红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十里村”(ID:shilipxl),作者:村长住在十里村,36氪经授权发布。

+1
8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偶尔分享生活,关注电商,科技,新事物。公众号:十里村
特邀作者

偶尔分享生活,关注电商,科技,新事物。公众号:十里村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