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 Air Glass:退而求其次

雷科技·2021-12-16
OPPO发布首款消费级AR眼镜

当你清早醒来,刷牙洗脸整理着装时,你的眼前自动浮现出天气、温度、交通状况和热门新闻的信息,帮助你开启新的一天。当你走在异国他乡的陌生路口,感到迷茫不知所措时,眼前突然闪出一个虚拟形象,指引着你走上正确的道路。这些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今天看来却异常地有实感。

12月14日,OPPO 2021年度未来科技大会(OPPO INNO DAY 2021)在深圳正式开幕。在第一天的活动中,OPPO发布了自家第三款AR眼镜OPPO Air Glass,和前面两代OPPO AR眼镜不同的是,OPPO Air Glass是一款真正能量产、成本可控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常规产品,而不是只存在于宣传片之中的概念产品。

问题来了,对比前两代OPPO AR眼镜,OPPO Air Glass在硬件规格、产品功能上面存在哪些特点?作为OPPO首款量产上市的智能眼镜产品,OPPO Air Glass的推出是否能重新掀起智能眼镜的热潮?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OPPO AR,退而求其次

OPPO想要面向市场推出AR设备,这在手机行业里面应该算是一种公开的秘密。自2018年起,OPPO就在AR领域不断出手,先是联合商汤科技和浙江大学CAD实验室推出开发者平台——OPPO ARunit,随后更是接连发布了两款AR眼镜产品。尽管这两款产品都没有正式面向市场推出,但是我们依然能够从中看出OPPO的决心。

作为OPPO正式公布的第三款AR眼镜产品,OPPO Air Glass确实打破了很多人的想象。从外观设计上看,OPPO并没有采用前两代概念机的设计思路,OPPO Air Glass是一副单目智能眼镜,无法独立运作,需要用户将其主机吸附到自己的眼镜架上后方可使用。

这样独特的设计自然是有利有弊的,好处在于,OPPO Air Glass的机身重量得以减轻,整机的重量只有30克左右,而且分体式单目的设计使其体积也更加小巧,方便携带;缺点在于,这款产品的硬件配置受到了产品体积限制的影响,必须配合手机使用,就和智能手环一样。

正因如此,OPPO Air Glass的硬件配置可能比你想象的要逊色不少。根据官方介绍,该机采用高通骁龙4100处理器——这是高通去年发布的可穿戴设备芯片,在性能方面基本不用做什么期待。

不过,该机在显示方面还是下了功夫的,OPPO Air Glass采用了当下主流的衍射光波导技术和硅基Micro-LED显示屏,将芝麻大小的Micro-LED微型显示屏隐藏于镜架之中,通过先进的光波导镜片,让光线进行无数次反射和扩散,最终传递到人眼前。

当然,对消费者来说,最关心的肯定还是功能。首先是通知提醒功能,根据OPPO官方演示,只要用户将AR眼镜和手机进行配对,就能通过手机端安装的Edith Control APP进行设置。用户可以通过眼镜获取天气、日程、运动健康状况等所需求的信息,无须再拿出手机看。

此外,OPPO Air Glass还支持导航功能、提词功能和即时翻译,基本上都是些浅显易懂的功能。其中让小雷比较感兴趣的是导航功能,OPPO Air Glass目前支持在步行与骑行中的导航功能,用户需要提前在手机上设置好导航路线或是语音询问才能打开导航模式。

相比起手机和手表上的导航,OPPO Air Glass上面的导航减少了低头查看的风险,只要眼镜做得足够通透且不阻挡视野,那么在安全性和便捷性上必然要更胜一筹,这也是目前OPPO Air Glass上可能最实用的功能,对于那些需要经常骑行的用户来说,甚至可能会是刚需。

细心的读者应该发现了,在功能层面,OPPO Air Glass主要还是以信息呈现为主,以往经常提到的AR观影、AR游戏、AR家居与AR拍摄等用户级AR应用场景,这款设备的机能应该是支撑不起来的。这块单色的Micro-LED屏幕,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这款产品的发挥空间。

显然,相对于没能量产的OPPO AR Glass 2020/2021两代产品,OPPO Air Glass为了量产做了太多精简。不过,这也是目前很多国内厂商在无奈之下的选择,例如小米在今年9月对外发布的小米AR智能眼镜探索版,这款产品同样采用了可穿戴设备芯片+单色Micro-LED屏幕的设计方案。

从产品设计角度来看,OPPO Air Glass本质上只能算是改了一种形式的智能手环,用户可用功能比较基础,而且实际应用场景有限。小雷认为,OPPO Air Glass或许是OPPO能给出来的适用于现阶段的最优解,但是这样的产品确实很难称之为真正的「AR眼镜」。

AR技术之殇

事实上,所谓的AR眼镜确实不能算是什么新鲜概念,早在2012年,谷歌便已经推出过Google Project Glass,这款产品具有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功能,可以通过声音控制拍照、视频通话和地图导航,甚至还能上网冲浪、处理文字信息和电子邮件等,说是集中了人们对可穿戴设备的各种想象也不为过。

随后,在2012年到2015年间,因为相应技术的不断成熟,吸引了一些巨头入场,AR产业突然进入了一段快速成长期。资料显示,当时包含谷歌、微软、微软、Facebook在内的国际科技巨擘纷纷入局AR领域,也因此诞生了诸如微软HoloLens这样具有象征性的硬件产品。一些AR明星初创公司因此迎来大量投资,仅Magic Leap一家,其总融资额就达到了29.5亿美元。

然而,在一时的繁华之后,迎来的却是落寞。2015年中旬,谷歌宣布停止销售初版谷歌眼镜,并正式关闭Google Glass Explorer计划;次年,国内首家AR公司奥图宣布倒闭,三年时间只卖出六百多台AR眼镜;到了2018年底,国外更是迎来AR/VR公司的倒闭潮,全球AR产业的发展很快降至冰点。

现在看来,AR设备不受市场青睐的原因主要有三点。首先是技术问题,想要做好「AR眼镜」,就必须会遇到机身和硬件之间存在的矛盾。仔细想想,低功耗处理器、小尺寸的相机和低容量的电池放在一起,不仅实际应用体验不好,续航时间更是根本无法解决的一大问题。

其次,是应用问题。不管是初代Google Glass,还是Magic Leap One,这些自称为「消费级」的AR产品全部存在着功能少、交互差、缺乏使用场景和应用生态的问题,因此未能打入C端市场。即便是针对专业人群的微软HoloLens系列产品和Google Glass EE2 ,也存在着需要企业自行开发定制特定功能的情况。

最后则是价格因素,尽管这些产品被定位为消费级AR产品,但是初代Google Glass的定价高达1500美元(折合人民币9500元),而Magic Leap One售价高达2295美元(折合人民币14600元),就算是目前价格最亲民的Google Glass EE2售价依然达到999美元(折合人民币6700元),不管哪款产品都不是普通消费者能够消费得起的。

消费级AR真的要来了?

尽管在技术方面,谷歌、微软这些科技企业肯定要比硬件厂商更加优秀。但是说到消费市场,那么这些硬件厂商可能更有发言权。不论如何,要想AR产品被市场所接受,那最重要的是将价格控制在普通消费者都能接受的程度,而OPPO、小米和TCL都很清楚这一点。

和过往的消费级AR产品不同,国内厂商选择从消息提醒这种比较基础的功能点出发,优先解决佩戴体验、产品价格这两点最基础的问题,普及AR概念,让用户慢慢养成新的使用习惯。借助比较完善的「手机+可穿戴设备」生态,让发展稍显滞后的AR眼镜跨过量产的门槛。

问题来了,那真正的消费级「AR眼镜」呢?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苹果和Meta(原Facebook)都有可能成为下一家推出消费级「AR眼镜」的公司,其中Meta团队在此前的Facebook Connect活动中介绍了一款名为Project Azeray的消费级AR设备,据说这款产品将会采用前所未有的薄镜片设计,给消费者带来真正的AR体验。

至于苹果这边,尽管一直没有官方消息,但是苹果自2015年便一直在布局AR领域,而库克更是一直在强调AR技术的重要性。根据彭博社Mark Gurman推测,苹果AR眼镜预计会在2022年年中的WWDC开发者大会发布,然后会在2022年底或者2023年发货。

由此看来,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受限于芯片、电池等技术的发展,我们依然很难接触到真正的消费级「AR眼镜」,所谓智能眼镜取代智能手机的言论无异于空中楼阁。不过,从各家厂商的动作来看,AR确实已经成为各大手机厂商逐鹿的潜在 “新战场”。究竟「AR眼镜」能否像国内厂商所想的那样,从新概念产品,逐步演化为部分场景下的手机替代品呢?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科技”(ID:leitech),作者:三明治,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或许没有哪一位外交官比卢旺达驻华大使詹姆斯·基莫尼奥更懂带货直播,他是第一个走入中国电商直播间的非洲国家政府官员。

2021-12-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