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亿日元的电竞比赛,是一款你想不到的游戏

游戏进行时·2021-11-29 07:05
未来不都是电竞,但电竞一定是未来。

《影之诗》最高级别世界大赛World Grand Prix(下简称WGP)日前在日本开赛,共有全球48名顶尖选手参加。虽然相较于顶尖电竞赛事,WGP在规模上略显单薄,但是奖金方面却是极其丰厚。 

本届WGP冠军奖金就有1.5亿日元,总奖池更是高达2.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40万元。对比同品类前辈——《炉石传说》,举办了好几年HCT世界赛,总奖金不过100万美元。 

而刚刚落幕的S11总奖池也只有22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20万元,EDG夺冠能拿到大约312万人民币,远低于WGP冠军得主收益。

对比之下,《影之诗》在电竞领域出手称得上阔绰,而2.8亿规模的奖池也同样刷新了日本当地的最高赛事奖金。 

而这场电竞豪掷的发起者,正是《影之诗》的开发公司——Cygames。 

浓度超标的精品手游厂商

不只是公众,就连《影之诗》部分玩家都会对Cygames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在日本当地,这个名字已经与“精品手游”定位牢牢绑定。

Cygames,亦称赛杰思、Cy社,成立于2011年5月9日,并在同年推出第一款自主开发游戏《巴哈姆特之怒》,在日本本土市场大受欢迎。不仅如此,Cy社还专门投资拍摄了同名动漫《巴哈姆特之怒》,堪称游戏界最贵“广告片”之一。 

此后,Cy社的精品之路便越走越广。《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同样在2011年推出,续作《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 星光舞台》在2015年推出后,仍旧经常闯入日本App Store畅销榜前列。《碧蓝幻想》就更不必说,随便翻翻论坛到处都能见到骑空士的陷阱。 

而后便是本篇文章的主角《影之诗》,于2016年6月正式上线。由于版号等客观因素影响,网易虽然在2017年就已经宣布代理《影之诗》,大部分国内玩家在2018年才玩到这款游戏。 

但卡牌游戏终究是个小品类,真正让国内玩家了解到Cy社,也让这家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的,当属后续的“二连击”——《公主连接Re:Dive》、《赛马娘Pretty Derby》。 

前者国内由B站代理运营,以超高二次元浓度和“卖大楼”营销狂扫国内畅销榜。根据DataEye数据显示,2020年12月《公主连接Re:Dive》国服流水(iOS端)突破1000w,日服更是再度拉升26%达到4200w+的流水。

而《赛马娘》作为Cy社最新作,今年4月官方数据显示下载量已经突破400万,收入预估已经超过141.2亿日元,赶超《公主链接》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Cy社全游戏游玩经历者,综合来看Cy社之所以能做到“款款炸服”,除了高强度二次元元素注入、萌系画风怼脸、福利远超同行外,更重要的在于品牌形象的塑造。就像是PC界的波兰蠢驴、海外手游界的Supercell一样,让人玩到之后立马先入为主“这是Cy社的游戏,肯定很不错”,即便有些微小瑕疵仍旧可以吹起来。

将视角拉升,可以发现Cy社无论是做动画、赞助球队(没错,尤文图斯)、帮助画师成立个人公司,其目的都可以归结于对品牌的打造。 

顺理成章地推断,电竞方向的投资同样没有脱离这一主线。

打破本土电竞困局

先谈一个冷知识——日本电竞选手是很难靠奖金吃饱饭的。 

日本有一条名为“景品表示法”的法令,规定了“经营者为了促进商品销售而向消费者提供的金钱及物品都会被视为奖金,最高上限为10万日币”。 

这意味着日本本土的比赛,最高奖金不过人民币5500元。需要理解的是,由于日本本土“黑颜色”社团的合法性,导致政府必须防范金融犯罪,此项法令实属迫不得已。 

但无论如何,“景品表示法”对当地电竞行业的打击是致命性的。也正因如此,在去年日本富山游戏玩家日,为了吸引玩家参加比赛,特意举办了一场“帝王蟹锦标赛”,优胜者可以获得100只当地红雪蟹,总价值3000美元,总算是用“钻空子”的方式增添了一些选手福利。 

如此环境下,可以想象Cy社拿出2.8亿日元举办WGP在当地是多么震撼的事情了。至于为什么Cy社可以突破“景品表示法”上限,一方面由于WGP是国际性质比赛,只不过举办地点选在日本;另一方面,或许日本自己也察觉到再这么搞下去,本土电竞就真完蛋了... 

不止《影之诗》,Cygames早就在电竞领域铺砖加瓦了。格斗游戏《碧蓝幻想Versus》是依托于“碧蓝幻想”IP的衍生之作。为了让这款游戏在电竞行业顺利出航,Cygames在去年宣布不再赞助旗下电竞战队Cygames Beast。 

此举自然是为了避嫌。一旦《碧蓝幻想Versus》开赛,作为游戏开发者兼主办方的Cygames,如果让自己赞助的战队去参赛,很难不被喷到退赛。

从投资宣传、动画宣传,再到现在的电竞宣传,Cy社化身探路先锋,为手游公司们展示了完美的营销进化论,也让电竞的多元效用得以凸显。 

未来不都是电竞,但电竞一定是未来

你或许没有玩过《Dota2》,但一定在朋友圈见过“为什么不Ban猛犸”之类的怒喝;你或许没有玩过《英雄联盟》,但一定在大学四年听到过响彻寝室楼的“IG牛X”、“FPX牛X”“EDG牛X”。 

电竞并非只有比赛,转播、营销、推广,每一环都再向外推送,不同圈层的人在不同平台以不同方式,获得相同游戏产品的信息,或许你会讨厌它,但你一定很难忘记它。实现产品知名度最快破圈,是电竞的首要效用。

而拉伸产品运营周期,则是电竞的重要效用。无论一款游戏多受欢迎,也很难拥有五年甚至十年的高热期,玩家终究会厌倦离场。 

但电竞比赛将大幅提升游戏产品的寿命,比如Cy社2.8亿砸向《影之诗》电竞比赛,这款五年多的卡牌手游自11月15日以来,在日服畅销榜上逆流而上,最高冲到了12名的位置。

最后一层效用,自然是赚钱。别看2.8亿投入奖池像是Cy社忍痛放血,只要能够吸引到资本的目光,这点钱真不是大事。类比这几天微博宣布以“WBG”战队入局LPL,其前身正是S10夺冠大热SN战队,微博的资金投入或许不比Cy社要小多少。 

打电竞的早已不是网瘾少年,看电竞的也不都是狂热爱好者。电竞,正在走向全民化,没有游戏企业会愿意放弃这个机会,他们终将铸造起触手万千的电竞世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PCgank”(ID:NPCgank),作者:作者:NPC,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仅仅3个月内,喜茶这一新晋“VC”投了7家茶饮相关公司

2021-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