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人经济”时代,谁才是真正掌握主动权的人?

神译局·2021-12-02
主动权依旧在雇主手中。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随着疫情的发展,美国的劳动力出现了短缺的趋势,尤其是酒店行业和餐饮行业等,进入了经济学家们所谓的“工人经济”状态。随着市场上空缺岗位越来越多,员工们的话语权也在提高。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泽拉·罗伯茨(Zella Roberts)的经理告诉她,她是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Asheville, North Carolina) 索尼克汽车餐厅业绩最好的女服务员之一,但在疫情期间,罗伯茨也曾质疑过自己的工作。有些顾客不守规矩,而且不戴口罩,在2020年11月的一个下午,当她给一名男子端热狗时,这名男子居然对着她的脸咳嗽。罗伯茨回家后哭了起来。

泽拉·罗伯茨的一些同事已经辞职了,22岁的罗伯茨可以看出,经理们正为员工辞职的事情发愁,所以她没有离开,而是写了一份请愿书。她要求索尼克餐厅想办法让顾客更容易给服务员小费。几周后,她的经理把她拉到一边,说索尼克现在允许信用卡小费了。

回到家里,罗伯茨和她的朋友们大声播放工会的老歌来庆祝,这首歌是皮特·西格(Pete Seeger)的《你站在哪一边?》

“员工们受够了,餐馆也绝望了,”罗伯茨说,“现在我们很稀缺,我们有更高的标准,这给了我们比以前更大的力量。”

由于美国的劳动力减少了400多万人,而且辞职率很高,雇主们都在拼命招聘。自疫情爆发前以来,ZipRecruiter上提供退休计划的招聘广告比例上升了30%,标注弹性工作制的职位增长了三倍。

尽管如此,离开岗位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今年8月,每14名酒店业员工中就有一人辞职,辞职率比疫情爆发前高出50%以上。

如今,求职者发现的空缺职位比新冠疫情前增加了近50%,由于各行业新的灵活的工作安排,许多人可以将寻找工作的范围扩大到家乡以外。

面对大量的选择,员工们感到了更多的可能性。有些人辞职,有些人在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有一些人在上班的同时也在增加自己的要求,比如要求加薪或选择远程工作。雇主们注意到了员工需求的激增,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意识到权力的转移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ZipRecruiter的首席经济学家茱莉亚·波拉克(Julia Pollak)说:“职位空缺增加了50%,这给了求职者更大的优势。”企业正在争先恐后地为员工提供新的福利,包括奖金和家庭保险计划。一些酒店公司向管理人员承诺高达7.5万美元的“住宿奖金”,以防止挖人。与此同时,员工们也正借此机会向老板提出更大胆的要求。

33岁的亚当·瑞安(Adam Ryan)在弗吉尼亚州克里斯蒂安堡(Christiansburg)的一家塔吉特百货(Target)工作。自2017年他在塔吉特百货工作以来,一直试图组织没有加入工会的同事要求更好的薪酬和工作条件。在疫情之前,当瑞安请同事们在他的请愿书上签名时,同事们的脸上常常浮现出恐惧的表情。

但最近几周,瑞安的同事们一直渴望听到他的想法,许多人同意加入他的运动,要求为在疫情期间工作的人支付每小时2美元的危险工资。

瑞安说:“随着劳动力短缺,人们感到更有价值,也更难被替代。”

上个月,塔吉特宣布,它将在假期高峰期向员工每小时额外支付2美元,瑞安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应对像他这样的员工给公司带来的压力。他计算出,奖金最多能让他的同事在这一季多赚180美元,这让他有精力继续提出更大的要求。

塔吉特公司的员工希望获得更高的工资、更好的福利或更灵活的工作安排,这类公司越来越多。据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工业与劳动关系学院(School of Industrial and Labor Relations)的跟踪数据,截至10月中旬,今年已有178名雇主参加了罢工。

但是,尽管像瑞安这样的员工在提出要求时感到了新的自信,但他们知道,老板们仍然掌握着一种基本的杠杆:工作。在一些公司,员工已经收到警告信号,如果组织得太吵或太公开,可能会危及他们的工作。

即使在经济学家称之为“工人经济”的时代,许多技术和服务行业的员工也都有可能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被解雇。虽然员工们成功地维持了胜利,但他们在工作条件或收入方面看到的改善往往是微乎其微的。例如,餐厅员工的周薪已经提高了,因为酒店业难雇到新人。但截至9月,非管理人员的年收入只有大约2.2万美元。

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所长海蒂·谢尔霍兹(Heidi Shierholz)说:“目前势头很好,但员工们要真正获得持续的权力,还存在一些非常严重的障碍。”

谢尔霍兹补充说:“雇主们试图证明,疫情对每个人都很艰难。但我们绝对知道,雇主掌握着主动权。”

不过,虽然说工人们现在感受到的一些权力是有限的,甚至是虚幻的,但在远程工作问题上确实取得了一些具体的胜利。

在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跨国制造公司3M,内部调查显示87%的员工看重工作场所的灵活性。今年8月,当delta变种还在传播的时候,该公司宣布了一种远程工作的新方法,让员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来办公室。在普华永道,4万多名员工可以在任意地方工作。即使在那些高度重视亲自到办公室办公的公司,也在远程办公这件事情上做了一定的妥协。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迎合法律系学生和年轻律师的期望和愿望,”布拉德·卡普(Brad Karp)说,他是Paul Weiss律师事务所的主席,该公司要求大多数员工从本月开始每周至少在办公室呆三天,但远程工作的灵活性要比疫情前高得多。

卡普说,过去的一年让员工们有了勇气发声,告诉老板他们想在哪里、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工作。他说:现在,员工有了更多表达自己想法的能力。”

译者:Jane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普华永道

康奈

下一篇

随着互联互通的阶段性落地,淘宝也在储备用户互动的多种形态,以迎接可能到来的社交流量。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