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越南制造”遭遇危机,百万工人逃离耐克、苹果工厂

袁斯来2021-10-14
如果无法尽快解决供应链配套和公共管理的不稳定,越南制造业可能会陷入瓶颈。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越南工人正在逃离产线。

根据彭博社报道,因为恐惧疫情,工人们纷纷离开胡志明市。根据越南政府估计,可能会有超过200万人返乡。

这意味着在越南的制造企业会遭遇重创。根据美国证券公司BTIG分析师预计,仅仅是耐克一家,在越南就减少了1.8亿双鞋供应。同样在越南组装的iPhone 13可能也会延期。

电子制造业同样遇到生产危机。英特尔在隔离期间,已耗费了巨大的成本,胡志明市实行隔离政策后,一个月中,英特尔越南法人花了1400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3977万),确保员工住宿设施、交通和PCR检测。

三星的损失更显而易见,今年7月,他们关闭了胡志明市科技园中3家工厂,其中一家龚今年7月,三星关闭了位于胡志明市高科技园区的16家工厂中的3家,生产电脑屏幕的HCMC CE Complex 更是裁掉一多半员工。

虽然英特尔和三星的越南子公司都表示,计划在下个月底恢复在胡志明工厂的运营。然而,这次返乡潮后,英特尔、三星如何保证工人回到厂区,他们也没给出可靠的答案。

一些中资企业也在为返工担忧,在飞速发展几年后,越南制造业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冲击。

越南制造

这次疫情对越南冲击剧烈。胡志明市驻扎了很多高科技园,他们很多在今年7月和8月损失了20%的出口订单。在飞速发展几年后,越南的加工和出口遇到了第一次重大考验。

越南有着不容忽视的潜力。越南的人均GDP大概等同于中国十多年前,而增速和中国保持一致,2019年达到了7.02%。

对工厂来说,更诱人的是越南只有29岁平均年龄的庞大人口,其中15到34岁区间的人口占比达到了32%,而且他们的工资比中国低64%。

不少人看到了这片土地尚待开采的境况,包括国内的公司和资本。越南这几年涌入的资本中,不少来自中国。根据中金公司报告,2019年前11个月,来自中国内地的FDI(外商直接投资)规模达到了22.8亿,低基数下同比也有155.5%的增长。

根据新华社报道,国有五大行已经完成了在越南的布局,“中农工建交”在2018年中旬就在当地设置了7个分支机构。

工厂在越南大城市遍地开花。南部胡志明市、平阳省、同奈省是中国、韩国、日本设厂的集中地,比如主要的鞋类制造商韩国泰光工厂落在同奈省,他们在越南有近5.6万个员工,占了全球总员工的三分之二。

北越则以电子制造产业见长,北宁市有三星手机和显示器工厂,有大约12万员工,早晨会有上百辆员工巴士出动。在另一个制造业大省海防市,可以看到很多中资企业,包括电机行业龙头卧龙电气,国内最大的安全气囊生产厂商华懋科技,这里也能看到LG这样韩国企业的身影。

整个越南北部,最为人关注的可能是富士康。富士康2007年就在北宁建立了第一家越南工厂,但富士康真正在越南发力还是这几年,他们在广宁省投了2600万美元建厂,又准备在北江省花2.7亿美元新建工厂。富士康计划每年在这里生产800万台笔记本和平板。

富士康在越南大刀阔斧地砸钱,有扩张考虑,也有客户的要求,毕竟苹果已经有不少产品在越南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产品的生产者,仍然是中国公司。根据《日经经济评论》报道,苹果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在越南大规模生产AirPods,仅仅第一季度,就产出了300-400万对,占到了整体代工的15%左右。而主导生产的,仍然是苹果供应链老人:立讯精密歌尔声学,只是场地改成了越南。

越来越难做的越南制造业

越南出口起飞的速度惊人。2019年,越南出口了239.6万台手机,而同期中国手机出口额是374万部。2019年,越南的进出口总额达到了5172.6亿美元,和中国2001年刚刚加入WTO时相当。

这些大厂入驻无疑改变了当地生活,如工业城市北宁,人均GDP达到了全国3倍。

但无疑越南目前配套设施并不完善。一位在华南从事制造业的厂主告诉36氪,即便将生产线搬到华南,很多原材料、零配件仍然要从国内进口。

在2020年越南政府报告中,提到越南全国虽然有约1800家生产零配件的公司,但他们很多无法达到跨国企业的要求,越南本土企业仅仅能满足大厂需求量的10%

以越南规模庞大的纺织行业为例,一般来说,原材料和辅料会占到这些产品价值的68-75%,是绝对的大头,但越南本土仅能满足一半需求。越南纺织服装协会主席武德江曾经提到,越南的55-60%的纺织原辅料都要从中国进口。而越南出口量最大的电子产品,本土化程度更是只有5-15%。

财经杂志在《中国工厂,越南江湖》提到过,2013年歌尔在越南建厂时,越南本地只能找到印刷厂、包材和一些弹簧,80%零件仍然要进口。

产业链配套不齐全也是转移最大的瓶颈。尤其是动辄几百上千个零件的电子设备,链条层层传导,更是需要极快的反应速度,而这些产品的厂商,多集中在珠三角一带。

这样产线和材料分离无疑存在很高风险。疫情前期,越南防控效果不错,三星的工厂也未受影响。但因为当时国内疫情严重,大批零件因为陆路交通阻隔困在中国,三星只能临时增加海运和空运。

而且,“made in Vietnam”也正在变得昂贵。2019年时,因为蜂拥而至的工厂,胡志明市的租金飙升到了4.1美元/平米,基本和苏州同一价位,甚至高于当时东莞的租金水平。

而更让人不安的是越南的人力成本。疫情前,富士康的工人工资在2000元左右,远低于中国,但越南毕竟人口基数只有1亿左右,工厂们也陆续出现抢人的现象。越南工人的工资10年中翻了3倍,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增长,未来几年中会达到国内的水平。

越南在全球制造中分量越来越重。三星2019年在越南的四家子公司营收已经达到658亿美元,而且越南产能占了全球的一半。

稳定性成为越南必须解决的问题。这次疫情让在越南的外企第一次意识到了黑天鹅事件的破坏性力量。很明显,短期内,这些技术含量高,依赖于材料供应能力的产业无法转移到越南,如苹果的AirPods生产又紧急移回中国。如果无法尽快解决供应链配套和公共管理的不稳定,越南制造业可能会陷入瓶颈。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有客

富士康

英特尔

立讯精密

歌尔声学

新华社

耐克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