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领读 | 如何突破能力界限

36氪领读·2021-10-11
你能逼自己走多远?极限在哪里?

本文摘编自图书《自控力:斯坦福大学掌控自我的心理学课程》,作者:凯利·麦格尼格尔,36氪经授权发布。

到底有没有一种方式能够真正实现自控,实现自我突破?

斯坦福大学教授凯利·麦格尼格尔教授结合神经学、人类学、生物学的知识,为读者呈现了一种实现自控的强有力工具。她深入研究运动与科学:运动是如何重塑大脑的生理结构,运动如何成为快乐的源泉,人们如何从运动中找到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帮助人类增强对快乐和社会关系的感知能力,包括自我表达、社交联系和掌控能力。

读者将了解到他们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利用运动的力量来创造快乐、意义和幸福,帮助读者找到能量、目的和继续向前的勇气。从而更加了解如何掌控自我,掌控自己的生活。

我们用来形容勇气的词语,许多都是在描述身体动作。比如说克服障碍,冲破屏障,穿过烈火;又如肩负重任,寻求帮助,并互相扶持。这就是人类谈论勇气和顽强的方式。我们在面对逆境或自我怀疑时,用身体去感受这些行为会有所帮助。有时我们真的需要翻越一座高山,让自己振作起来;或是共同承担重任,去领会这些词语所描述的特质是我们的一部分。大脑会本能地给行为赋予意义,接受赋予这些动作的象征意义,你便可以完完全全地感觉到你内在的力量和它们给你的支持。

人类很擅长讲故事,而我们的故事塑造了我们对自己和世界的看法。运动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就是通过改变内心深处的故事来改变我们。无论是跳入泥塘、学会倒立,还是举起超乎想象的重物,身体上取得的成就能够改变你对自己及自己能力的认识。不要低估这种突破的重要性。20岁出头的阿拉利亚·明·塞内拉特(Araliya Ming Senerat)生活在一个远离家人朋友的城市,工作不顺心,过得很抑郁。她制订了一个自杀计划,就在她准备行动的那天,她去健身房健了一次身。她硬拉了185磅,超越了自己的极限。放下杠铃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不想死。她回忆说:“我想看看自己能有多强壮。”五年后,她可以硬拉300磅的重量。

我第一次知道“强悍泥人”——长达10英里的障碍赛,被人称为“世界上最艰难的比赛”——是一位心理系的学生告诉我的,他对这个项目给他带来的乐趣赞不绝口。他还给了我一个优惠码,说我要是有兴趣可以试一试。我在网上查了下,看到许多障碍赛的照片,比如蟒蛇、战壕、地狱之梯等。然后我就想,算了吧,不可能,我绝对不要去。我对“强悍泥人”——有释放模拟催泪瓦斯的隧道,还有着火的滑梯——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给受虐狂证明自己耐受能力的游乐场。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记者丽兹·韦迪科比(Lizzie Widdicombe)将其比作男孩们的成人礼,“如果能把手伸进满是咬人蚁的手套里待几分钟不叫出来,就能正式成为男人”。我在读到相关报道,并与完成挑战的人交谈之后,我发现很多人都将其描述为发现、赋能甚至是救赎之旅。人们在这里克服了障碍,并借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我想对挑战过程有个更好的了解,于是联系了诺兰·孔博尔(Nolan Kombol),他是障碍赛的总设计师。孔博尔在华盛顿州克洛附近的一个农场里长大,小时候经常被防牲畜护栏电击,正是这段经历让他设计出了“强悍泥人”中“臭名昭著”的障碍“电击疗法”——使用的就是带电的牛栅栏线。孔博尔解释说,当设计团队构思新的障碍时,不会去想“怎么让人受伤”,而是在想如何创造一个人们在事后愿意分享的故事。表面上看也许是“我穿过了电网”,但更深层的故事是“我做到了原以为不可能的事”。

设计师在设计障碍时,面向的是各种恐惧,比如幽闭恐惧、恐高、恐黑,或者怕脏。他们的原则是激起你足够的恐惧,但刚好能让你鼓起勇气完成挑战。设计团队在一开始就意识到恐惧和畏惧不同,区分这一点非常重要。恐惧是预期的害怕,或者预期某事会很糟糕;畏惧则是切实经历了可怕的体验。“强悍泥人”的障碍设计原则是多恐惧,少畏惧。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在2011年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挑战中第一次亮相的一项障碍,则是一次彻底的失败。那项挑战是吃哈瓦那辣椒。听起来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故事,设计团队认为人们肯定会把这项挑战当作精彩时刻来回忆:我吃了很辣的辣椒!实际上,挑战者在参赛过程中根本没时间思考,团队也低估了辣椒的威力。大多数挑战者都是直接把辣椒放进嘴里,然后接着向前跑。“恐惧成分很少,畏惧成分太多了。”孔博尔回忆说。设计团队吸取了教训,他们想进一步加大恐惧和畏惧之间的差别。(他们会先在公司员工身上测试新的障碍。)在测试新的障碍时,设计团队请人们分别对开始前和结束后的恐惧程度打分。他们希望能给参赛者打造把恐惧转化为胜利的体验,这样才能有英雄的感觉。

凯茜·梅里菲尔德站在12英尺高的跳台上进退维谷,面对的正是“强悍泥人”挑战赛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做决定。孔博尔的团队想让每个障碍都能让参赛者有“天哪,我就要这样做了!”的感觉。他们希望参赛者停下来,思考一下自己要做的事情。来自洛杉矶的私教维克多·里维拉(Victor Rivera)在第一次参加“强悍泥人”活动,面对“极地震荡”——一个装满了8000磅冰的大垃圾箱时,对自己说:“你可以绕开,他们不会逼你的。”他在考虑要不要绕过时,意识到这个障碍也是一个比喻。“人生充满了岔路口,你要决定是向目标前进,还是面对逆境而放弃。”他决定宁可试一试,也不要在将来后悔错过。“即使之后的20分钟我都冻得像冰块一样,我还是很庆幸自己坚持蹚过了那些冰。我把这种精神代入举重、学业甚至养育孩子的经历中,”他说,“每次觉得自己到极限时,我知道我还可以再进一步。”

最能让“泥人们”驻足思考、犹豫的还是“电击疗法”,这是一个大约20英尺×40英尺的迷宫,由电线编成的帘子隔开。1万伏特的电流每分钟电击30次。迷宫没有墙,所以参赛者可以看到其他人在其中穿行,然后被电击的样子。很多人会在外面站着观察一会儿,然后再进去。“有人会在临进去时反悔,那绝对是恐惧。”孔博尔说,“你必须自己克服那座大山。”对大多数参赛者来说,“强悍泥人”的关键不在于现实中的种种障碍,而是心理上的障碍,而且这都是团队设计好的。“我们不希望人们说‘我去参加强悍泥人赛,站在传送带上,然后穿过许多电线’,这可能也是一种方法,”孔博尔说,“更希望人们说‘我面对这些障碍,思考究竟要不要进行下去’。你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去尝试。”

多年来,为了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电击疗法”都是“强悍泥人”的最后一关。这道障碍与其他大多数障碍不同,因为它传递了恐惧。在这一关,你真的会被电击,而成功跨越这道障碍的泥人也会告诉你,真的很疼。为什么要把这道障碍放在英雄之旅的最后一段呢?我在思考设计者设计这道障碍的心思时,惊喜地发现这和实验室里对老鼠的电击实验非常相似。在这项研究中,实验人员会在老鼠尾巴上连接电极,或是在笼子底部放置电网。如果以不可预知又无法避免的方式电击老鼠,会导致老鼠出现抑郁、焦虑,或是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些老鼠对进食、与其他老鼠互动的兴趣也会减弱。出现一点儿声音,或是有一点儿威胁的迹象,它们就马上静止不动。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免遭电击之后,在面对其他充满压力的环境时,它们也不会想办法改善自己的处境——这种现象叫作习得性无助。把老鼠扔进一桶水里,它们也不会游动,而是静静地沉入水底,这种现象被心理学家称为挫折反应。

有时,受惊吓的老鼠不会感到无助,甚至变得自信、勇敢。要逆转这种心理状态,关键是给老鼠掌控感——对任何事物的掌控感。比如某次实验中,实验人员给老鼠的尾巴接上电极后,将其放入一个转轮里。实验人员会持续电击老鼠,直到它跑起来。老鼠不能阻止新的电击,但它可以缩短电击持续的时间。这只老鼠没有变得抑郁或遭受精神创伤,反而在新的环境中变得更加勇敢,也更能适应未来的压力。

有些科研人员相信,通过可掌控的电击体验,老鼠与恐惧建立了不一样的联系。它们学到的不是“电击也没什么”,甚至也不是“转轮是个好东西”,它们学到的是“我能做些什么”。恐惧意味着行动,而不是停止。“强悍泥人”赛的参赛者经过“电击治疗”后,他们学到的不是“我喜欢被电击”或是“我能承受疼痛”,而是“我很勇敢”。凯茜·梅里菲尔德鼓起勇气从跳台跳入泥水中之后,学到的正是这一点。“凡是能让你逼自己一把,并且最终成功越过障碍的经历,都能给你增加一份自信。这份自信可以一直延续下去,再遇到逆境时也可以重新被唤起。你能逼自己走多远?极限在哪里?你会意识到,自己没有极限。”

书名:《自控力:斯坦福大学掌控自我的心理学课程》作者:【美】凯利·麦格尼格尔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凯利•麦格尼格尔(Kelly McGonigal,Ph.D)

斯坦福大学备受赞誉的心理学家

麦格尼格尔结合心理学、神经学和经济学等全新成果,为斯坦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开设包括《自控力科学》(The Science of Willpower)和《在压力下好好生活》(Living Well With Stress)两门课程,它们都是斯坦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历史上广受欢迎的课程。

+1
5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流量逻辑从旧到新的转变过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充满了很多变数和不确定性......

2021-10-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