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打造国产大数据基础平台,到底有多硬核?

晨山资本2021-10-11
开启异构大数据处理新时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晨山资本”(ID:chenshancapital),作者:晨山资本,36氪经授权发布。

异构数据大爆炸、数字化转型、国产化替代……我们看到几波技术浪潮在今天汇流、碰撞。这场结构性的变革带来了哪些冲击和创新机遇?打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基础软件在此时意味着什么?大数据领域的创新还有哪些想象空间?一支年轻的创业团队又该如何回应时代机遇,有能力生存并走得更远?本期晨山Espresso,我们和炎凰数据CEO叶晓路来聊一聊。

晨山也正在积极布局数据库、数据仓库、中间件、数据分析引擎等底层技术赛道,欢迎更多创业者和我们交流。

「晨山Espresso」是晨山资本制作的一档被投企业CEO访谈栏目,每期对话一位产业互联网领域创业者,与你分享浓缩的创业感悟和前沿的技术洞察。干了这杯咖啡,让我们共同为明天奋斗。

🎧 点击收听本期节目

本期主播 

本期嘉宾 

shownotes

02:43 为什么国内少有“拿得出手”的基础软件

04:16 如何看待国产基础软件的价值

05:15 结构性变化所带来巨大冲击和机遇

08:59 异构大数据将占比80%以上

14:49 共事超十年,炎凰创始团队为何选择创业

18:25 从同事到创业伙伴,团队角色转换面临哪些挑战

21:04 只招成年人,足够的自驱力是最重要的特质

24:30 从零开始搭建异构大数据基础平台,到底有多硬核

28:51 炎凰数据新产品发布预告

为什么国内少有“拿得出手”的基础软件?

吴文超:从整个行业来看,基础软件是一件比较难的事。历史上真正做成功的其实并不是特别多。在你们创业之初,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技术软件尤其是偏数据分析平台和数据库的软件并不是特别成功?

叶晓路:为什么国内没有像样的拿得出手的基础软件,或者说四海皆准的有行业和产业影响力的基础软件,其实这个话题我们在各个场合讨论过好多次。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一直都被定义成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强调什么呢?就是快。快的话,就只能牺牲一些稳。

基础软件是做什么的?基础软件就是打地基的,地基扎得越深,整个建筑就变得越稳。我们在这样一个高速前进的过程中,势必就牺牲了一些东西。基础软件作为稳中之关键,其实是被牺牲掉的。无论是市场还是资金,都没有对基础软件领域投入足够的关注。To C互联网蓬勃发展,但底层的这些东西在一段时间内并不受重视。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随着我们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基础是重中之重,它的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沉淀,一定会浮上水面,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一切的前提。现在是个好时候。

吴文超:一是大环境层面发生了变化,二是时机和资本各方面越来越成熟。你们原来的背景也比较特殊,信创对你们做的事情有怎样的推动作用?

叶晓路:你说的其实就已经切中要害了。我们选择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其实就是借东风、借好势,是大环境直接带来的影响和结果。信创产业是万亿规模的一个产业,它背后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其实就是双边关系的割裂。这个结构性的变化,其实对跟这个变化相关的人,都会有巨大的冲击,也会带来新的机遇。

这个结构性的变化,就是国产替代。主要体现在三大方面:芯片,操作系统以及操作系统上面包括像数据库、中间件一类的这种基础软件,这都是国产替代的重中之重。所以,我们就是刚刚好在这样的时机,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觉得是占了天时的。

吴文超:你刚才也提到技术软件里面有很多品类,数据库、中间件、大数据平台等等。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现在这个产品品类?

叶晓路:其实我不敢说是我们去选择这个品类,我们是被选择的。我在行业内的工作经验,到今年大概有18年,其中有将近十二三年的时间,都是在跟数据打交道。之前是做内容管理与文本化数据的管理,然后到上一家公司是做纯粹的异构数据的管理和搜索引擎。炎凰这个创业团队本身的背景和最强项就在这个领域上,所以我们其实是被选择的。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就是做大数据基础软件的。

大数据分析引擎发展前景如何?

吴文超:被选是一个方面,如果从这个东西的前景角度来讲,你觉得未来的一些场景或者需求,会在什么地方体现出来?另外,未来的发展空间到底有多大?简单地说,你们为什么觉得这个品类是一个好的品类?

叶晓路:其实我第一次听到数据爆炸,应该是十几年以前了。最近的几年,这个词已经耳熟能详了,所有的人都是深切地沉浸在其中去使用或者享受大数据带来的各种便利。但同样,还有很多不便的地方,这是后话。这个大潮就是势不可挡地在推动着行业向前进。

我们知道数据的产生量,不是以几十倍、上百倍、上千倍,而是以更大级别的规模在产生。我相信当时晨山选择我们的时候,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选择的这个更加细分的领域,叫做非结构化数据,或者叫半结构化数据加结构化数据,统称为异构数据的这样一个数据分析处理引擎,就是真真切切地正对着这个大数据爆发的年代。我们看到的跟大数据相关的产业报告里都提到,在这样一个数据真正爆发的时代,异构数据(非结构化数据和半结构化数据)将会占到80%以上的比例,而传统的结构化数据只占到20%,或者更少。我们解决的就是新出现的这些数据的问题。简单概括,就是异构数据的分析和处理。

吴文超:这听起来是一个比较fancy的事情,但过程中会遇到比较大的障碍,异构数据的分析和处理对稳定性、鲁棒性的要求也比较高。这里面踩过多少坑,有什么让你觉得印象深刻的事情?

叶晓路:基础软件特别耗人、耗时、耗钱,要考虑的东西特别的细致和繁琐,然后又要保证刚才你提到的鲁棒性、健壮性,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说处处是坑,但是这些坑你还不得不跳进去,之后还得爬上来,因为你不爬上来就倒下了,我们不希望成为倒下那个人,我们会利用我们的这个专业所长和过去积累的东西,尽可能地绕开一些,但还是很艰难。

我们公司成立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每天晚上九点,都会有一个standup meeting ,大家把当天的情况来同步一下,然后来互相来告知下面的安排。过去的一年的时间里,我们这个9点的standup meeting ,只停了3天。你就知道我们在这上面投入了无限的时间和精力。

角色转型:波动、怀疑和坚持

吴文超:这个过程中遇到了这么多挫折,有没有质疑过当时是不是应该创业?毕竟你们之前的一些工作经历和能力,其实能支撑你们在一个大的公司日子过得很好,有后悔或者遗憾的时候吗?

叶晓路:这个咱们还得实话实说,我也不想甩出一些大道理,说此生无悔之类的。在我们面对一些特别高压的场景的时候,无论是研发还是市场方面,或多或少,我内心是有曾经产生过波动和怀疑的,我不讳言这一点。我记得我给你看过我的体重数据,三个多月掉了十四五斤。但是每当这个时候,还是会问一下自己,当初到底是什么样的初衷促使我去做这件事情。

基础软件这个事情,国内实话实说,不太行,至少没那么行。你不做,我不做,那谁来做,总有人来做,我相信我们不做,也有人来做。碰巧我们又有这个能力,我们又是在这样一个大时代的结构性的变化中,如果这都不能把自己这些所长发挥出来,我觉得我以后会有巨大的遗憾。本着这样的初衷,我觉得那些小的挫折,都不算什么。

吴文超:大家都带着一些情怀在做这个事情。

叶晓路:钱也是要赚的(笑),但是我们还是要秉承这个原则。我们核心团队的人在一起共事超过了十年以上,我们不是因利而聚,我们也不会因利而散,这是很基础的一点。

吴文超:你们创业的时候,整个团队是怎么搭建的?你怎么打动大家来做这件事的。

叶晓路:我们团队的这些人其实选择太多了。很多国内互联网头部的企业,至少提前半年就给出了offer,他们有各种各样的选择。但怎么界定要不要做这件事,有几个点。刚才我提过了,团队的核心人员在一起共事超过十年,所以我们互相之间非常信任,应该说达到了相濡以沫的程度,这是一个大前提。

当和何宁(炎凰数据合伙人&董事长)决定去做这个事的时候,我们周围的这一票朋友们,这些荣辱与共的伙伴们其实就把其他所有选择都放下了。对他们来说,就只有一个选择,要一起做这个事。用现在行业里最简单的一句话:就是干,没毛病。

吴文超:以前你们都是在一个大公司,是同事关系,但创业的话,你要引领大家去干一些事情,你觉得这中间的转变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吗?

叶晓路:你说得对。我相信很多创业公司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跟其他创业公司比起来,我们初始团队的建制还是比较完整的,规模比较大的,但每个人的角色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举例子说,研发人员他原来只要做某个领域的某件事情或者某一类事情就可以,现在所有人都是全栈式的。前端后端出现了重大的问题,或者有漏洞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临时要换到其他的地方去做。以我个人举例,我原来就是做管理研发的工作,现在行政、财务、HR ,还有公司的保安、门卫这些事也都是汇集一身。还有就是融资,也是我的工作的一部分。对我来说,这些巨大的变化是创业过程中最有意思的地方。

吴文超:同事们也会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吗?还是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不那么开心的事情。

叶晓路:并不是每个人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都是一样的,我们允许差异化。我们在一起合作这么长时间,前提就是我们对差异化有巨大的容忍度。我们团队里有的人做的就是特别高精尖的事情,别的事我们都不让他干,他也不愿意干。我们允许这样的存在,而且还不在少数。这是我觉得作为研发来说的一个重要特点,我们需要保护这样特定的人群,尊重他们带来的完全不一样的价值。同样,我们也标榜和宣扬刚才我提到的这种弹性。我觉得这两种东西不冲突,它们可以并存,而且在我们这儿,他们一起共存得很好。

吴文超:刚才提到我们这个团队以前共事了很多年,但是从多元化的角度来看,吸收一些外部的新力量和新理念是必要的。你们现阶段招人会更看重什么样的品质?

叶晓路:这是个特别关键的问题。借用奈飞的那本书,我相信IT或者TMT相关的从业人员应该都看过《奈飞文化手册》这本书,里面提到了“要招成年人”,不是你年纪够大,而是你有足够的自我驱动力。我们今天下午还聊这事,我们最看重的到底是人的哪个特点?就是他有自驱能力,足够强的自驱能力,不需要什么其他人的管理。他知道这件事的目标在哪,之后他会用他所有的资源,尽他所有的努力去达成这个目标。至于过程是怎样的,我们也不关心,他自己搞定就好,所以这个自驱力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

吴文超:公司成立将近一年时间了,过程中你觉得挑战比较大的事情是什么?有没有比较suffer的事?

叶晓路:我觉得就是受到的肯定变得很少。从研发角度来说的话,处处都是挑战。你会不停地撞各种各样的墙,也没有人告诉你怎么跳过去,或者怎么把墙撞破。另外,来自市场和客户的肯定也会很少,因为我们产品目前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这时候每个人的自我驱动力是最重要的,它能够帮助你去克服这些挑战,去克服刚才你提到的这个特别suffer的这样一个阶段。我和我们董事长何宁,作为核心的管理者,我们在给大家树立一个大方向的同时,也会更多地把我们自己内在的这个动力,尽可能去向外转化,转化为每个人心中的动力。我觉得这是我们管理上的一个挑战。

吴文超:这是慢慢建立的一个过程,我们现在还比较早期,到产品逐渐成熟、市场慢慢打开之后,反馈和肯定也会越来越多,大家的信心也会越来越足。现在公司会宣传一种什么样的企业文化,这些东西怎么来传达给员工?

叶晓路:这也是另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我们今年也招了一些应届生,都来自于很好的学校。他们选择我们的offer,大概率不是冲着钱来的。因为我们现在能offer的东西,跟互联网的头部大厂比起来,肯定还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还需要时间来弥补。那我们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他们呢?有一点,就是我们做的事非常hardcore,非常的硬核。

对应到我们的研发过程中来,就是我们真真正正没有借助什么外力,比如说没有借助开源的框架和平台,从零开始搭建一个处理异构大数据的基础平台,从数据的输入、存储、索引、检索到最终的展示,我们都自己来。这就我说的特别硬核的一个点。说得再大一点的话,就是一件特别rock&roll的一件事。我们愿意去干别人觉得你们这小公司不可能做出来的这样一件事情。我们当然也有信心,因为我们团队有这样的经验和背景。我们企业文化的一个核心,就是我们非常硬核。

第二点,我们招来的同事也会问,你们这么一个硬核的团队怎么接纳新人,你们怎么花时间来让我成为你们的一份子?非常简单,我们这个团队的核心人员在一起都十几年了,团队规模也在不停地扩大,从十年前的一两个人,到十年后的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我们就是希望我们是一个小而美、小而精的团队。我希望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能成为我们10年、20年甚至30年旅程中的一个陪伴者,都成为真正的伙伴。虽然不是像结婚一样的契约书,但是我们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对待我们周围每一个伙伴的。

一是刚才我说过的硬核,二是对合适的人的这种信赖和无条件的接纳,这是我们整个公司文化最核心的地方。

吴文超:你刚提到10年、20年这个时间的概念。你们对公司的预期是怎样的?希望公司未来10年甚至20年之后,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叶晓路:我先说一下起点,我觉得对我们公司来说,上市不是一个终点,甚至都不是一个中间点,上市是一个起点,这是我们在二级市场融资的一个开场而已。我们的方向,就像刚才我提到,华夏儿女、炎黄子孙,这是我们公司名字的由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能够造福我们现在这一代人或者下一代人的事情。20年以后,我们希望成为Oracle、IBM 那样的公司,华为是一个例子,我觉得中国伟大的公司之一是华为,我们会成为那样的公司。这是我们的一个大方向。

即将到来的新产品

吴文超:近期我们有个产品发布会,最新版本的产品有什么特色,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做发布会?

叶晓路:我们成立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之前产品其实已经发布过几版,也有大量的试用用户在使用这个版本,但我们觉得离真正的商业化还有一段路要走。它还不是一个多节点的、支持集群的版本,是一个单节点的版本。我们即将发布的2.0版本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支持集群,而且这个集群完完全全是由我们从头开始自己来实现的。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迈进,标志着我们产品在理论上将拥有非常大的横向扩充的能力。

如果用户使用其他平台的话,我们的产品可以无缝部署上去,如果用户是内建的系统或者是内部私有云的话,我们不依赖于任何一个平台就可以完成集群的事情。所以这是我们一个重大的突破,性能上其他数字的一些飞升我就不多说了。

不一样的星辰大海

叶晓路:晨山是我们的第一个投资人,也是我们接触的第一个投资人。

当时晨山在一件事上给我个人非常大的一个触动。当时你和蒋总从北京来到我们上海的临时办公室,提到两个事情:一是国运。我们想做的就是国产的基础软件,中国的大数据解决方案,就是跟国运绑在一起。这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因为我们在外企做了这么久,看到了太多的技术封锁和技术壁垒

第二件事,当时你们提到了星辰大海这个词。其实我知道在创投圈里边,星辰大海说得很多。那为什么这个词还是在我心中激起了无限的波澜呢?我在很久以前,初中的时候,就看过一部小说,叫做《银河英雄传说》,作者叫田中芳树。男主人公的一句话: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他的这个星辰大海,是指真正的全银河系、全宇宙,因为他当时在建立一支要征服全宇宙的一个舰队。“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句话迅速让我产生了无限的共鸣。我从年轻时候积蓄下来的这些力量突然就有了突破和宣泄。这两点到现在还一直激励着我,当别人问怎么就这么快敲定了合作,我说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喜欢,没办法。

吴文超:谢谢你们的肯定,这确实也是我们投资你们的初衷。我们一开始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去的。今天非常开心跟晓路聊了很多关于公司创业和团队的话题,也希望以后与炎凰数据越走越远,共谋大业,一起走向星辰大海。

叶晓路:好,希望我们互相都不要辜负,咱们争取先完成一个小目标。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掌握科学的增长方法就可以事半功倍。

2021-10-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